《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鬼门关 四

时间:2020-09-02   访问量:125

1968年8月28日,狼谷来了两个陌生人。

狼谷从来不会有外人,但历史都是用来改写的,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上来的。

这是两个穿着绿色军装的男人。一个年约40,身材瘦长;另一个则20左右,身形壮硕。

瘦长男子上了狼谷之后,不慌不忙点了一根烟,看着狼谷那一排排房子,对壮硕男子说:“小兵,在这里都听我的,不要随便动手。这里不比他处,留神一些的好。”

壮汉小兵点了点头,蹲在了地上,看瘦长男子抽烟。

瘦男人抽完烟,在地上掐灭了烟头,却把烟头收在了口袋里,这是他常年的习惯。

“谁在那里抽烟?”不远处传来一声呵斥。

看来是有人发现了他们了,两人起身拂了一下衣服,便朝着声音的方向转过脸去。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刚嫁到狼谷不久的叶无瑕。

狼谷的传统,胡姓大多住在南边前几排,林姓则镇北而居,两姓族长更是一前一后,职责明确。此时胡姓族长正是胡黄铎、胡黄泽兄弟的爷爷——胡州同。

叶无瑕很诧异出现在眼前的两个陌生人,虽然刚刚嫁到狼谷半年,但此处世外桃源,不过百来人口,不几日便可互相熟络,生人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甚至所有嫁入狼谷的,都很难自行下山,更别提上山了。

“鄙人郁峰,想来狼谷拜师学艺。”瘦长男子倒很是客气,鞠躬作揖一样不少,“还希望姑娘引荐一下胡老先生。”

此人竟然知道狼谷有胡姓?叶无瑕十分诧异,虽然略有惊慌却还不至失了分寸,“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叶无瑕满心疑惑地往回跑,不时还回头一看,生怕这两个人在背后做点什么。

 

郁峰目送着叶无瑕跑开,对着小兵微微一笑,“我敢说整个中国没有第二个人能够找到这里。”

小兵一脸崇拜地看着郁峰:“师父神机妙算天下无双,干嘛还要拜这里的人为师啊?”

“别的地方我敢说横着走,这里真的不能小瞧。上山道路能让我潜心研究一个月的,别无他处。而且我的几个祖师爷应该也出自这里。”

“祖师爷?”小兵不解。

“你没听过94所那个神秘传说吗?”

“吕陆姚赵四大家?那不是民国时候都已经消失了吗?”

郁峰这次没有回话,只是又轻轻笑了笑。

 

不多时,叶无瑕便折返回来,带着他们来到家中。

胡家四世同堂,胡州同正逗着腿上的曾孙女胡重香,儿子胡青峰坐在另一边,两个孙子胡黄铎、胡黄泽则分立两旁。看见郁峰和小兵到来,脸上并无过多惊讶,只是淡然问道:

“客从何来?来此作何?”

郁峰轻轻抱拳:“老先生好。鄙人郁峰,承蒙先人传授机宜,方知有此神仙地方,特来拜访,不胜叨扰。”

“熊十力死了吗?”胡州同冷不丁的一句话,让其他人颇感惊讶。

郁峰脸上也是一惊,不过他毕竟是老江湖,立时展颜笑道:“先生果然深算,十力先生于三个月前仙逝。我与熊先生有一年入室师徒之缘。”

“先父昔日游历天下,偶遇熊十力,那时他还是个小小少年,见其难得聪明且有大志,便有三日师徒之缘,事后还曾传书一本,内有再会之缘。这本书现在落到你手上了吧?”

郁峰点点头。

胡州同继续说:“不过,先父传熊十力乃开智之术而已,无涉其他。先父留下的机缘,十力尚不能解其中奥义,除非他另有际遇或顿悟天机。你是个聪明人, 你是如何得到那本书的?”

胡州同态度傲慢,一旁的小兵有点看不下去了,他没见过有人对郁峰那么没有礼貌。

“你怎么能那么对郁主任说话呢?他可是我们的革……”

郁峰连忙拉过小兵:“不好意思,小孩子没礼貌,老先生见谅。按说,我得此机缘确属不该,但也恰是缘分所在。故此郁峰特来此愿拜老先生为师!”

说罢,郁峰便要倒下磕头。

胡州同立时把胡重香抱到地上,然后双手架住郁峰,阻止了他的下跪。

“山野村夫,受不起这等大礼!快快请起!况且此间不收徒。”

小兵在旁边嘟囔:“这老头子有啥了不起,都不会谦虚一下吗?”

胡州同扶起郁峰:“不过既然能来到此间,我也决不至于让你空手而回,稍后自会赠书三卷。”

三本书就想把我们打发了?小兵在旁几乎气坏了,甚至把手伸向了腰间。却是郁峰拦下了他。郁峰明白,这老头子所言不虚,确实算是已经给了他极大的面子,不过这并非他的目的,他有他更大的野心。

胡州同扶起郁峰之后自己又回身坐下,却没有丝毫请来客入座的意思。气氛有些尴尬,倒是胡重香冲着来客做鬼脸,让胡家的几个人都露出了笑容。

“老先生,鄙人深知赐书已经是非常看得起郁某了。但郁某此行可不是为了我本人,狼谷的秘术足以改变这个世界,眼下正是国内形势一片大好之时,不拿出来报效祖国那才是暴殄天物。我也深知你们都是世外高人,不屑世间名利,那么由我来做这个出世之人;郁某甘当此大任,无论毁誉尽心尽力泽被天下。真人面前不需谦虚,论资质,我想普天之下未必有能胜得过我的。郁某可以算是诚意十足,您有什么条件可以尽管提,只要不是揽月摘星,我可以一律满足,绝不食言。”郁峰拱手道。

胡州同听罢不为所动,摆摆手,但语气却是极坚定。“师徒之事,休要再提。赠书三本是上山之缘!”

郁峰也不气恼,嘴角轻轻一瞥。“老先生,您觉得我是轻易放弃的人吗?”

郁峰的眼神里闪现的胸有成竹的姿态,似乎根本就不担心被拒绝,他自能够得偿所愿。

胡州同捻捻胡须:“你这一生应该尚未遭遇挫败。也罢,我且与你三日时间,三日之内你若悟出什么,咱们再提其他。”

一旁的小兵已经听得极不耐烦,直接把军装往上一提,露出了腰间的手枪来,然后使劲拍了拍,抛出一个凶狠的眼神。

“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郁主任什么身份?完全可以让同志们端了你们这破地方!装什么世外高人?!”

郁峰听罢先是对着胡州同笑了笑,然后脸一沉,转手就一巴掌狠狠地扇在小兵的脸上。

“刘小兵,如果你再多说一句话,以后你就从我面前消失!”

胡州同和胡青峰相视一眼,父子之间话不必多说已然明了,胡青峰起身离开。

郁峰则继续陪笑:“老先生,实在抱歉。我这个小徒弟实在是年轻气盛啊。虽然我是吃公家饭的,但在此处我就是一个小学生。况且什么身份地位,对于老先生这样的世外高人来说,不过粪土而已。怎敢以此要挟?”

一旁的胡黄泽不由得笑出声来:“这位主任,粪土还能当个肥料呢,不要把粪土说得一文不值,有用得很啊!”

刘小兵在旁早已气急败坏,但是慑于郁峰刚刚的教训,忍住了,只是恨恨地咬了咬牙。

郁峰倒是并不气恼,朝着胡黄泽拱手:“小兄弟说得极是,我失言了。”然后又对胡州同说道:“郁峰感谢老先生给予时间,请问有何点拨一二之处?”

无。”胡州同只回了一个字,然后又开始逗胡重香,享受起天伦之乐。

 

不过5分钟的时间,胡青峰便已经回来,手上拿了几本书。郁峰倒是有些好奇也有些期盼,他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传世秘笈会给到他。

胡青峰看着他的眼神,面露笑意,并没有让他等太多时间,便把书直接递给了他。然后又回头对儿子说;“黄铎,你带着两位去震九房,让他们先在那儿歇息吧。”

郁峰接过书,发现是三本农事书,不由心中暗恼,只是不便发作。再抬头一看,胡州同依然在和曾孙女玩耍,根本没有看他一眼。

胡青峰倒是相对客气一些:“此间幽静,无外界纷扰。郁先生这几日可用心研读,必有所成。于国于民,生计为上,意义重大!”

郁峰没有说话,只是跟着胡黄铎出了屋子。

 

郁峰前脚刚走,胡州同家又来了两个人,正是林氏族长林水侠和儿子林秀民。林水侠不仅年纪比之胡州同要大上几岁,辈份也大了一辈。

“水侠叔,你也知道有外人来山上了?”

林水侠点点头。“生地死,死地生。生死之地,死生连。乾坤易,阴阳和。彼此之间,无彼此。不过,似乎来人与此无关,倒像是一场劫数。八百年来应一劫,也不亏了。”

刚刚听无瑕说有人来的时候,我也在想这个谶语,但无一可对应。气观了一下这两个人,年轻的应该是个武林高手,打斗功夫超群,而且身上还有家伙。那个郁峰应该是将祖宗们流传在外的一些功夫学了不少。赵姚陆傅王的影子都有,在世间确实是个顶尖人物。可惜心术差了一些。”

心术差一点倒无所谓。真开悟了,也就无邪了,只能说还是利欲熏心,蒙蔽了智慧。”林水侠边说,边朝胡青峰道,“青峰,焚香。”

须臾,香炉里便升起缕缕白烟,飘来阵阵雅香。

香,历来是中国传统居室内必备之物,古人净手焚香是一种郑重,也是让人专注之用。

胡青峰和胡黄泽此时便很默契地要去扶胡州同上罗汉床,胡州同却摆摆手,反指了指儿子。

同时,林水侠拉了一把身边的林秀民:“你上!现在该是你和青峰了。”

看胡青峰和林秀民略有惊讶,林水侠接着道:“从现在开始,你俩就是族长,我们到了该退位的时候了。”

胡州同也在一旁点头。此事他俩从未商议,就在刚刚却同时心意相通做了决定,“你们试试进入那个郁峰的心意。”

林秀民和胡青峰也不推脱,上了罗汉床便背靠背打坐。

闭眼、集中注意力,郁峰的内心世界便向他们打开。

郁峰本人也是一名江湖奇人。中国历来不乏江湖奇人,从鬼谷子到诸葛亮、李淳风、刘伯温,一个个都被奉为神人,明清之后吕陆姚赵四派隐传于江湖,只是几乎无人见识。郁峰也是个奇才,尽然尽得四大派真传,其本身实力也已经远超任何一派,神机妙算早已不足以形容其所能。

郁峰是第二安全局的局长。凭借非凡的能力和十分强硬的手腕,仅仅五年就从十八级工资直升到七级,刚刚还当选局革委会主任。第二安全局有着太多的秘密,又收编了太多的能人异士,知道他的人,无一不对他礼让三分,绝对的惹不起的主儿。

熊十力是天才是狂人,却也是一枚顶级吃货,某日酒席之上得意之际无意间说出了昔日偶遇高人的秘密,便引来第二安全局的关注。第二安全局早已知道千年来中国的每一次历史进程都会有世外高人的介入,元明清莫不如是。于是对于熊十力极为关注,只是酒醒后的熊十力极力否认,无果而终。熊十力死后,郁峰通过政治手段接管了熊十力的所有遗物,最终发现了秘密。

寻找世外高人源头的通道已经打开,对于郁峰来说,有两个是他最关心的。一个是长生,古往今来求取长生之道者如过江之鲫,历代帝王更是热衷于此;郁峰倒是清楚永生不可能,但是他却知道狼谷先人过百岁者比比皆是,甚至有长寿达两百岁者,求得此方,自然能让自己更加官运亨通。另外一个就是呼风唤雨之术,传说中自有诸葛亮借东风,而情报显示美苏两国正在研究气象战争,如果第二安全局能把气象战术率先打响,那么他郁峰就会成为军界大佬。

林秀民和胡青峰的一席话让众人眉头紧皱,这个人还真的是一个棘手的角色。老祖宗在山上设下屏障,很多功夫施展起来阻碍重重,所以在武力值上,他们任何人都不是手持枪械的二人对手;硬拼虽然足以控制二人,但难免有所伤亡。怪只怪近两代的狼谷后继乏人,哪怕前一代林灵瑶、胡九鹏的本事他们也没完全继承。倘若此二人尚在,那么这俩人根本不足为惧。

众人,陷入了沉思。

胡黄泽此时插话道:“爷爷、太翁,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个郁峰可以上山来呢?以老祖宗的智慧,完全可以设置得万无一失啊。他虽然有祖宗功夫的一些皮毛,但实在是还差的太远啊。”

胡州同淡淡地说:“老祖宗故意的,凡事留一分,做到万无一失不如万有一失。留下一个口子,那么所有人都会想尽办法尝试从那个口子突破,即便被破也是在预料之中,可以应对;如果你自以为万无一失,那么你无法知道别人会怎么针对你,一旦出现问题,真正就被动了。”

也确实是留给有缘之人,算是入门考题。”林水侠补充道。

这时候胡黄铎突然推门而入:

爷爷,那俩人进了宗塾藏书阁了!”


上一篇:狼谷·鬼门关 三

下一篇:狼谷·鬼门关 五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