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鬼门关 五

时间:2020-09-02   访问量:146

狼谷的宗塾是传统学堂,不过并不教授四书五经,一个老师正带着七八个大小不一的孩子讲解天文。

郁峰瞥了一眼教室,没有去打扰,而是径自走入了楼上的藏书阁。

狼谷不闭门户,藏书楼自然也是完全开放的。藏书楼里头并不是很大,也就是百来平米;十来个木制排书架一字排开,靠南则是一排座椅。整个房间郁峰随处翻动,此处的藏书让他眼界大开,随便瞟去便发现《连山》《归藏》《黄帝外经》《六韬》《括地志》《青囊书》《太公阴符》等一大堆见于史书不见实物的失传著作。

刘小兵见状是惊喜不已,看来郁峰说得没错,这个山旮旯还真是一个宝地。他在寻找他的武林秘籍,不过竖排繁体字让他很不适应。

郁峰翻看着那些书,却是连连发出哼声。人总是对未知的、未触及到抱有太大幻想,甚至神化,真正接触到了也就发现不过如此了。比如一些所谓的传世奇书,虽然确实难得,但对于郁峰来说,这些都没有太大意义,说是鸡肋一点不为过。

走动一圈,郁峰不免有些失望:“小兵,咱们走吧。这里没我们想要的东西。”

刘小兵还在寻找他的绝世神功,有点不甘心:“主任,咱们不拿几本走?”

郁峰冷笑道:“不是拿几本,过后我都要。不过眼下,还不必和这帮人撕破脸。”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小孩跑进了藏书阁,看见郁峰他们先是一愣,然后便自顾自飞速从书架上拿出一本书,也不坐在椅子上,倒直接坐在地上看了起来。

郁峰走上前去发现,孩子手里拿的正是《连山》。不过十岁的年纪便开始看这书,倒是意外得很。

“娃娃,这书你能看懂吗?”

小孩头也不抬,“很简单啊,要我教你吗?”

郁峰听着孩子的口气不小,也不惊讶,这里毕竟不同别处,不教人谦卑。突然他灵机一动;“娃娃,我俩初来此处拜师学艺,很多规矩不晓得。不知道这里当个学生有什么禁忌没有?”

小孩抬起头看了看他们,想了想:“嗯……别上前山就行。其他的不施法于同仁之类你们用不上。”

郁峰心意得逞,暗自窃喜,面子上却依然一副恭维孩子的样子:“记住了,记住了,谢谢小先生了。”

小孩看着礼貌的郁峰倒是颇有几分得意,挂着笑容继续看他的书了。郁峰则顺势拉起刘小兵退出了藏书阁。

如何上前山?郁峰并不知晓。但狼谷群山环绕,绕一绕总是可以绕到前山的。他知道南面是来时的路,狼谷广场与前山之间隔了一道深谷,唯有从东西两侧绕行方可到达。那么,东还是西呢?且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再说吧,即便此时狼谷早已黑夜。

郁峰向以艺高人胆大自诩,虽然现在身在狼谷,却也不改本性。在狼谷东侧徘徊良久,终于寻得一条上山的道路,刚好正是通往前山的路。

郁峰正在思忖着前山到底有什么秘密,一抬手电却发现照不到前面的道路,只能找到脚下一米的地方。心头不由得一紧,便回头去看刘小兵,然而哪里还有刘小兵的影子。手电筒四方扫射,却发现这光路的变化曲折离奇。郁峰是个极度冷静的人,但这个时候却有了人生中第一次的惊骇,他甚至从未想象到会有这样的异象出现,这种机关设计他从未见任何记载。

“嗖~”

不知从哪里飞来一颗子弹,擦着郁峰的右臂呼啸而过!

对了,一定是刘小兵,他也被困在这个草甸了,情急之下定是他开的枪。

“刘小兵!别开枪!”

可是刘小兵哪里听得到?!他进入草甸不久就发现不见了郁峰,而这片草甸却似乎无穷无尽走不到头,再看看那曲折的光路,刘小兵比郁峰更加恐惧,他害怕自己就这样被困死在了草甸之中。

“主任!”

“主任!”

任凭刘小兵如何呼喊,回应他的只有山谷里传来的回音。幽幽的回应带来的是一种深深的绝望。

刘小兵下意识地拔出了腰间的手枪,惊慌失措地朝着天空就是一枪。他本来是想郁峰能够听到枪响,然后来解救他;然而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却中枪了,子弹直接击穿了他的右掌,霎那间鲜血喷涌!

刘小兵惨叫着,他不知道这一枪究竟是如何打中他自己的。惊讶归惊讶,他还是从腰间的挎包里找到一卷纱布,咬着牙处理伤口。伤口的疼痛对于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刀光血影早习以为常,但是刚刚这一枪杀死的却是一个强壮的、连续三年全军散打冠军的希望。人生至今,他迷信自己的武力,从小到大他未尝败仗,无论是年龄比他大的或者体型比他大的,他从来都是一举拿下。他从未想过会有今日的困境,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无用。

天上只有昏暗的弯弯的一牙月亮,还时不时隐在云层之中。不能当作信号的手电筒只会让这夜更黑。在山风的鼓吹下,伴随着一阵阵狼嚎,8月的狼谷依然让人觉得寒冷透骨,刘小兵瘫坐在地上只能等着天亮。如果这里的天不会亮的话,那么他会彻底地疯掉。

郁峰也在等待着天亮。他希望天亮之后以他的见识能够找到一条破解之道。

天,终于还是亮了。

郁峰四下观瞧,很快发现刘小兵就在他身旁十米处,右手似乎还挂了彩。刘小兵也发现了郁峰,他们互相挥手,却发现谁也听不见谁说话;走向对方,一瞬间对方却又出现在了另一个方向,就好像扑向的是海市蜃楼。

郁峰赶紧朝刘小兵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别动,节省体力。

环顾四周,郁峰毫无头绪,这个时候什么乾坤震巽坎离兑艮,什么开休生伤杜景死惊,毫无一用。草甸上的一切,没有半点逻辑可言。

8月的白天,哪怕是在狼谷这样的山上,阳光依然炽热无比,更何况草甸之上毫无遮挡,晒得郁峰和刘小兵唇干舌燥。虽然不远处有两棵树却求路不得,只能无奈地让自己被曝晒着。

日出又日落,整整一天过去了。没有一只鸟飞过这片草甸,更没有一个人经过。滴水未沾,粒米未进,刘小兵早已绝望,郁峰却干脆打坐凝神,他相信终究会有人来解救他们,因为他相信这些世外高人的善良。

 

林水侠、胡州同一行人赶到宗塾的时候,郁峰他们早已不见踪影,藏书阁里只有一个小孩还在看着《连山》。

问了问情况,几个人心里都已经明白,这个郁峰必然去了前山。胡黄铎、胡黄泽兄弟有些着急,想着上山去追赶。

胡州同倒是很镇定:“慌什么?你们以为他们走得过去吗?”

“那我们怎么办?”胡黄泽不明白爷爷在想些什么。

“等上三天吧。”胡州同捻了捻胡须,“三天对于他们来说应该还是能撑过去的。”

几人明白,郁峰等人这次上山来势汹汹,对于目的甚至于不择手段,那么挫挫他们的锐气,让他们对于狼谷心存敬畏是必须的。如果再能在困局中找回本性,重新悟道,那么就更是一件善事了。

郁峰、刘小兵是度日如年;林水侠、胡州同却是气定神闲。

两天三夜之后,几人终于决定上山。

不过在进入草甸之前,林水侠和胡州同却叫住了其他人。

“今天天黑之前,你们不可踏入一步。”林水侠的语气十分沉重,“如果天黑前我们没回来,那么你们再进入。不管一会儿你们看到了什么,我决不允许你们进前一步。”

看着林水侠和胡州同的神色,几人明白二老是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虽然当前草甸困住了郁峰、刘小兵,但是同样草甸之内无法施展任何本事,那么两个老人相比较手持武器的少壮之人,自然是吃亏的,哪怕他们已经被困了两三天。

林秀民点点头,他明白二老的选择是当下最好的选择。

 

这两天三夜,郁峰一直在打坐,尽可能地降低自身的体力消耗。林胡二老走到郁峰跟前的时候,他微笑着站了起来:“这机关让郁某大开眼界,平生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啊,回去之后真得好好请教两位老先生了。”

林水侠看郁峰依然中气十足,没有丝毫劳累困顿,稍稍打量了一下他的气脉运行之处:“你这是傅山一脉的胎息法吧,你倒也算是真才实学了。”

因缘际会,不敢在高人面前卖弄。”郁峰倒还是一脸恭维,不过他眼中的锋芒林胡二老却分明看在眼里。

“我那个小兄弟受伤了,还请二位先生赶紧带我过去看看。”郁峰说话颇为焦急。

林水侠和胡州同对视了一眼,示意小心。不过两人的眼神交流却颇为隐蔽,不露声色带着郁峰向前走。

刘小兵虽然受了伤,也没有郁峰这样的定力,更不会胎息之术,不过他却是野外生存的高手。当晚在郁峰的提示下,不仅采食野草还给自己挖了一个能够容身遮蔽的洞穴,躲在洞穴之中倒是避免了暴晒也保持了一定体力,只是他周围一米以内可以说是寸草不生。

林水侠见到刘小兵刚要说话,郁峰却突然把枪顶在了他的后腰。即便如此,郁峰倒依然客客气气,只是语气里多了几分讥诮:“老爷子,麻烦你带我们走过去。我倒要看看你们是为了什么设置了这样的机关。”

刘小兵见状,左手也拔出了枪指着胡州同。

“主任,早该这样了!总算出了这口气了。”这种气势上的反制,让刘小兵瞬间忘了疼痛忘了疲惫。

“你就是那么对待你想拜的师父的吗?”胡州同冷笑着,“你知道吗,所谓心智,心在智前,心不正则智不达。”

“哼,你别拿这一套跟我说,哄小孩的我能信吗?”郁峰现在很是得意,他隐约感觉到,这个地方所有的奇门道法都会失效,那么枪杆子就是最大的道理。

“说吧,你想要什么?”胡州同很镇静,“你觉得你这样就能从这里获得什么呼风唤雨之术吗?”

郁峰一惊,自己的目的连刘小兵都不知晓,竟然在不知不觉间被读心。不过脸不变色心不跳是他的习惯。

“我想要的是,不想要任何秘密。”

刘小兵则显然没那么客气,粗野地推搡着胡州同。

“少废话,赶紧走。”

胡州同摇摇头。

“我怕你承受不起。”

林胡二老带着郁峰刘小兵辗转腾挪,不一会儿便走过了草甸,拐过一棵树,迎面就是一个山洞。

山洞前茅草丛生,足有一米多高,正面还立着一块石碑,上刻“有止”二字。

郁峰暗自高兴,毫无疑问重重阻碍之后,必定有着一个宝藏,不是这里还是哪里。

“孩子,这里面进去不得,有去无回。我知道这时候你不会相信,但我还是要告诉你。”林水侠淡淡地说道。

自然,无论是郁峰还是刘小兵根本不相信他的话。

郁峰朝胡州同一摆头:“你带头,先进去。”

胡州同不说话,看了一眼林水侠,长吸了一口气,径自走进山洞。刘小兵拿着枪紧跟着。

神奇的一幕在胡州同踏进山洞的那一刻诞生,刚刚迈进山洞的脚不见了,然而整个人都消失了。

刘小兵有些愣神,郁峰倒是很干脆。

“跟着。”

刘小兵不再犹豫,紧随其后进了山洞。

郁峰忽然感觉不对劲,左手拉回了林水侠,进而朝山洞内喊道:“小兵,里头怎么样?”

没有回应,也没有山洞该有的回声。

“我说过,有去无回。”林水侠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告诉我,这个山洞通向哪儿?”

“无处。无处不来,无处不在,无有无处。”

“什么乱七八糟的!”

郁峰顺手折下一根树枝,探到山洞里。很快树枝进去的一段就消失了,再往回一拉,分明就少了一段。这时候郁峰才感觉不妙,这俩老头说的没错,这是个吃人的山洞。

林水侠看着有些惊慌的郁峰,摇摇头。

“这个山洞确实是山上最大的秘密,如果能够在这里来去自由,那么你所想要的一切都可以轻松实现。你想进去吗?林胡两姓的列祖列宗,也都在里头等你。”

“这是你们的祖坟?”郁峰强压着自己的声音。

“可以那么说,但也不是。这是归宿、是来处,不是坟墓。”

“带我离开这里,我要下山。”郁峰这个时候不禁有些颤抖,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变调,“我不学了!”

你会回去的。”

林水侠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话音未落,一掌拍向他的头顶。郁峰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重重地挨了一下。

这一下打得郁峰眼冒金星,他忽然不记得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也不记得自己是谁,仿佛刚刚来到这个世界。

林水侠也不多说,拿过他手中的枪,自己转身走进了洞穴之中。

天黑之后,等候多时的人们再次来到洞口,只剩下郁峰一个人孤零零地瘫坐在洞口。他已经记不起任何事情,后来最终被林秀民带下山去,回到他来的那个世界。

一场风波,就这样突然降临却又骤然消散。这场风波之后的一个月,狼谷又发生了一件怪事。


上一篇:狼谷·鬼门关 四

下一篇:狼谷·鬼门关 六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