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鬼门关 六

时间:2020-09-02   访问量:79

你说的这些,和我外婆有什么关系?”岳天太看着面前的叶无瑕。

“我刚刚嫁过来的时候,黄泽告诉我不要上前山。直到这件事之后,我才知道原因。更重要的是,我发现了一个罗盘,可以通过大阵的罗盘就在我公公的抽屉里。”

“于是你就和里香一起穿过了大阵,然后你把里香推了进去。”胡黄铎的眼里含着泪花。

老白夜并没有理会胡黄铎,自顾自说道:

“我和我姐姐穿过了大阵,这次没再叫嫂子,而是叫了一声姐姐。她并没有感到意外,似乎早就已经知道了我是白夜。她告诉我,对于当年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告诉任何人,还想让我回去见父母。呵呵。如果我相信她,我就不会和她约在那个地方了。她怎么可能不告诉家人,她才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只有让她消失了,我的秘密才不会有人知道,我早就做好了主意。和她聊着过往,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就把她推进了洞里。再没有人知道,我是白夜了。”

老白夜的老脸上,这个时候竟然还挂着笑容,似乎将亲姐姐推进洞中,对她来说是一件很有成就的事情。

“于是,你今天又要来制造意外,杀人灭口。你生怕让人知道,是你把我姑婆推进了洞里!”小白夜听着有些气愤。

老白夜并没有理会众人的愤怒,只是朝向胡黄铎说:“重香又是怎么知道我把她妈推进洞里的?不应该有人知道啊,更何况有大阵拦着,她一个娃娃怎么过得去?”

胡黄铎的呼吸在加重,往事点点滴滴浮现在眼前,仿佛这一切只在昨日。深刻的记忆从来不会因为时间而变淡。

“她流着的是胡家和白家的血液。她想找妈妈的时候,她自然能够看到你所做的一切。我一直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但是我不能告诉她我相信她。”

胡黄铎老泪纵横。

岳天太明白,孩子们往往是非分明,胡重香并不相信胡黄铎相信她,而她又太过于去分辨这中间的是非,于是对于父亲的不信任由此产生,以至于负气离开狼谷。这样看来,当年的老白夜又何尝不是如此,如果她相信奶奶的爱,就不至于做错事;如果相信姐姐的话,就不至于离家出走,也不至于一错再错。最在意的,往往成为一个人最大的桎梏。

小白夜有些不解,捅了捅岳天太:“啥意思,姑妈是咋看见姑婆的?”

梦里生花的一种,超强的感知。”

哦,你会吗?”

岳天太没有再说话,只是轻轻敲了敲小白夜的头。

老白夜说完这些,看了看胡黄铎,没有再说话,直接把头扭向窗外,虽然外面漆黑一片。

胡黄铎默默起身,打开了门,让在一边。很明显,逐客令。老白夜自然明白,这个大伯子时不时疯疯癫癫,那全是因为妻儿离别,根本上他是一个情感压抑很深的人,哪怕他已经完全确认了她就是造成他妻离子散的人,他都不会有一句情感发泄的话。

屋子里安静得可以听到白里香在床榻上的呼吸声,老白夜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夜色里。段放朝几人努努嘴,示意走人,大家会意,礼貌地向老爷子告别。段放最后一个出门,胡黄铎看他的眼色却有几分赞许。

几人刚刚走出门口,却传来胡黄铎喃喃自语却分明又是说给他们听的话。

“明天带你们上山,省得你们回去算计。”

自然,段放早已开始盘算如何去那个山洞打探一番,他确实没想到胡黄铎竟然如此痛快地让他们上山探秘。想想已经三次栽在那个草甸大阵上了,这可是段放平生未遇,更何况他和岳天太同时在场。

“你们把蛇放生了,别想着吃蛇肉!”走不多远,胡黄铎又蹦出一句话来,这一句却分外洪亮,甚至山间隐隐有了回声。

韩星手里攥着蛇袋子,他正想着和陆芫一起把蛇解决了当作夜宵,没料想老头子早看穿他的心思。陆芫朝韩星做了个鬼脸,两人跑一旁山脚下把蛇放了。

 

这一夜几个人没有再做梦,睡得是分外香甜,一觉醒来已经是8点多了。胡斓皓早就送过来了早餐,等着他们一一起床。

胡斓皓看他们一个个风卷残云,却发现没看到段放。

“段大哥还没起来吗?”

韩星和段放一个房间,他起来的时候段放早不见了踪影,不禁有些奇怪。

“你刚刚没看到他出来?”

胡斓皓摇摇头。

韩星跑回房内,段放的床上收拾得很干净,床下的鞋子也已经不见,显然他早已收拾停当。

“不用管他,他就喜欢一个人瞎溜达。”岳天太倒是了解段放,“今天要去看那个山洞,我不信他不回来。”

胡斓皓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郑重其事地说道:“你们还是找找吧,他应该没在附近溜达。”

“什么?”白夜有些诧异,“你怎么就知道他没在附近?”

胡斓皓没有解释,拿着食盒就离开了。

岳天太似乎并不疑惑,他拿起手机打了过去,电话那头传来的是“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韩星也拿出了手台,“老大老大,收到请回话。”然而,回话是没有的。

几个人面面相觑,他们倒是相信段放从不会让自己吃亏,但是这个时间他究竟去哪儿了?胡斓皓说他不在附近又是什么意思?

“你这表弟是监视器吗?他怎么知道段放不在附近?”白夜百思不得其解。

“他们从小训练感知能力,身上跟装着雷达似的。”也许是和段放相处久了,岳天太说的话也真假莫辩,又严肃认真又不着边际。

“真的假的啊?”白夜有些不信,却又很是相信的样子。

正在这时,韩星的电话却响了起来,正是段放:“我在藏书阁,给我带点吃的来。”

为什么段放明明就在藏书阁,胡斓皓却说不在附近呢?几人颇为奇怪,带着好奇便都一起成为送餐大军。

 

这一夜,段放做了整整一夜的梦,在梦里似乎把前因后果都捋清了,哈哈大笑把自己给笑醒了。但是醒了之后却偏偏不记得做的是什么梦了,这时候倒很是羡慕岳天太的梦里生花了。如果他能够把梦里的东西都记住了,那估计有趣的故事能写上百万字了。

笑醒之后,段放发现自己睡意全无。看看表,不到六点,段放回想着这几天在狼谷的经历。神秘出现的灯笼人,背后可能有着一个千年秘密。后山神奇的的瀑布和水潭,让经典物理学在这里被打破。前山草甸那个大阵,则更可能将空间、宇宙等概念进行改写。狼谷会不会就是陶渊明的笔下《桃花源记》的现实存在?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其他世外桃源的存在?

藏书阁。在昨晚50年前故事的讲述中,藏书阁并没有被过多提及,但是段放却在那时就有了强烈的兴趣,既然现在疑问丛丛,那么藏书阁也许就会有他想要的答案。想到这里,段放连忙起身,趁大家都还睡着,一个人去那边安静看会儿书,也许就有他想要的答案。

 

宗塾,这几天来大家已经路过很多次,只是一直没有进里头。这是狼谷唯一的一座楼房。一楼是几间课堂,上了楼梯就是藏书阁所在。仔细打量这个藏书阁,地方确实不大,只是满满当当地放满了书,倒是一个可以独自待上很久的地方。段放正席地而坐,见众人过来,赶紧招呼投食,自己却并不起身。

几人随手翻阅架上的书,果然几乎每一部都可以算是奇书,而且上至天文地理,下至衣食住行,几乎无所不包。仔细览读,各种技能类专著不仅记载细致,还将创造变化之法讲解得极为透彻,可以由此不断延伸演绎,千罗万象绵绵不绝。

陆芫看着一手拿书一手塞包子的段放,不禁十分好奇。

“师兄,你手上拿本是打铁的书吧?这你都看的那么认真?”

对啊。”段放连连指着那书,竖了个大拇指,“你学了这个,不会打铁都能是锻工王者。很多锻造技艺、配方貌似当前根本就没有。岳师傅学识广,来看看。”

岳天太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不必了。刚刚我也翻了几本,琴棋书画、百工技艺确实都极为精妙。更难得的是研究的脉络清晰、而且不少还在续著,不断完善,是几代人不断传承的。前两天外公和我说过,狼谷每个人各有所学,山下的各行各业在山上有都有顶尖的存在。”

“那这狼谷里头有记者吗?”白夜很是好奇。

“记者没有,估计像陆芫这样开膛破肚的倒是有不少。行医的杀猪的,都是。”段放故意吓唬着白夜玩。

白夜当然也知道段放是吓唬她,吐了吐舌头,跑边上去了。

边上有一排桌椅,想来是读书用的,白夜一屁股坐了上去。然而椅子却并不老实,白夜还没坐稳就自己猛地开始转动,吓得白夜一声惊叫,这一叫却出了意外。

陆芫的视线没有离开过白夜,她看见白夜坐下去之后,椅子就那么转一圈,白夜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什么情况?怎么到处都是机关啊?”段放挠了挠腮帮子,已经经历过祠堂的穿越,那么这种消失就不再显得那么让人惊讶。

岳天太也上前仔细瞧了瞧那把椅子,并无特殊之处,甚至椅子是四条腿的,并没有转轮,但是它刚刚分明是转了一圈。

段放想了片刻,没再犹豫,也拉出一把椅子坐了下去。

椅子原地转了一圈之后,段放回头却看不见了一个人。起身仔细观察,发现书架上的书已然不同,书架上已经没有太多的传世奇书,更多的是笔记书札,看看落款,无外乎林胡二姓,这和刚才并不是一个房间。这一排椅子并不是看书的,而是起到了楼梯的作用,但是白夜并不在这里。

两个房间的结构布局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所有的门窗都是封死的。虽然有阳光透过窗户照进,但是却看不到窗外,这个场景也颇为怪异。不过,这里是狼谷,已经见怪不怪,段放对此很接受。

窗台上放着一本书,很是显眼。段放拿起来一看《知物》,署名胡别轩。

天下大道,阴阳两极。有可见有不可见,有可知有不可知。见可见为见,见不可见为见;知可知为知,知不可知为知,切勿以知度不可知。

两极者相生相易……”

这是一本关于两极相对的笔记,万事皆有对应,绝对即是相对。段放看了一会儿心下一动,这狼谷无处不在强调平衡,狼谷所有的理论基础似乎都是在撬动平衡与构建新平衡之间设计,正如阿基米德撬动地球的杠杆一样,而这也恰是中国传统文化当中二元归一的内涵,只不过在后来的历史当中,中庸被当成了一种和稀泥的折中,而忽略了本身两个方向的实力建设。

随即,段放再去翻看书架上其他札记,太极、阴阳、正负等二元统一理念无处不在。

翻看了一会儿笔记,段放又坐上了椅子,他想看看这次把他送到什么地方。

不出所料,椅子转了一圈之后,又换了一个房间,只不过这次他并不是一个人,房间里站着一个白须老者,正是林云巳。

“林族长,好巧啊。”段放笑呵呵的。

“不巧。我是专门在这儿等你的。”林云巳倒是毫不掩饰,“从你踏进藏书阁开始,我足足等了你两个小时。”

段放是个很随性的人,要不是白夜一屁股坐椅子上,他很可能就不会去坐椅子,这样看来要是没有白夜林云巳还真可能空等一场,当然段放也就发现不了这几重藏书阁的秘密。

“似乎没有什么等我的理由吧?”段放并不疑惑,也不好奇,只是为了看林云巳的表情变化。

林云巳看着段放,倒是一脸严肃:“我想让你拜我为师。”

段放挠了挠下巴上的胡子茬,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林云巳继续他的话茬。

“你一定在说凭什么是吗?”林云巳嘴角轻轻上扬,“确实,常人看来你一个天才教授拜我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为师简直是笑话。但我并不想浪费功夫来寒暄,我自然有我的道理。你说我和你们几个人熟识吗?”

初次见面,毫无过往。”段放道。

“那就好,但是我知道你们很多事情,很多你都不知道的事情。比如韩星,他右臀有一颗毛痣、他家有两只哈士奇、他的学生证照片上的衣服是P上去的……你想知道什么我都知道,包括白夜、陆芫。你可以去问问韩星,我所言不虚,你就答应我如何?”林云巳半是得意半是严肃。

段放撇了撇嘴:“不需要求证了,既然你那么说,我就有理由相信你。不过我向来不喜欢认师父,共同探讨一些问题是可以的,师承就免了。有时候师承是一种阻碍,权威、规矩、崇拜什么的,都是籓笼。是故有师亦无师,而无师可以万物为师。族长既然是世外高人,自然也不必拘泥于这等小事!是吧?”

“哈哈哈哈!”林云巳放声大笑,“你这是让我无法反驳啊!”

“是啊,既然不是俗人,何必落入俗套?族长您有心于我,也不必在乎一个名分是吧?”

段放是个不爱吃亏的人,辈份这种事情从来就不愿当小辈,打小学校里虽然他年纪最小,但大多却得管他叫叔,甚至还有些要叫爷了。让他认个师父,那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此处并无他人,我们可以放心说话。你们94所已经不是第一次来狼谷了,不过你和50年前的那个人不同。”

段放还是没有说话,他的公开身份是东方公安大学教授、国内顶级刑侦专家。94所是一个极其神秘的机构,隶属于俗称207局的第二保密局,以超自然研究为方向。相比较207局研究外星人、特异功能的其他单位,94所更像是超前科学的研究单位,所有成员都有显赫的履历。94所之外,其他知道这个单位存在的人不超过10人,甚至于207局的其他单位也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兄弟单位。

“说说你都发现了什么了吧。”林云巳面带微笑。

段放点点头:“族长所言不差,我确实是94所的人。我们的研究几乎都是没法公之于众的,因为超越现实太多,现代科技根本无法来展示,也会被很多人当作封建迷信。

“狼谷就是一个违背现代认知的存在。简单创造个概念来说吧,应该是两个负空间冲击形成的一个正空间,很像是一个空间孤岛。所以在任何地图哪怕是地球影像当中是不会显示这个区域的。当然这个空间可能并不是简单的一个单体负空间冲击,里面可能还有很多层扭曲形成的多重空间形态,就像现在这个藏书阁,只是这些我现在没法判定。”

林云巳点点头:“完全正确。”

前山的草甸大阵,后山的逆流瀑布,一开始我也认为是一个空间叠嶂,就像狼谷空间当中蕴藏无数个微星体,但昨晚我突然觉得可能我之前的设想是错误的,只是没想好结果。”

林云巳还是微微点头。

那个尸体,根本不是尸体,而是一个可以穿透时间和空间的局部投影。虽然我不知道是怎么操作的,我也不知道这种该叫做几息合适,但我肯定是投影形态的出现。这种呈现方式我不知道现世科技还要多少年才能做到,确实让人叹为观止。”

你说的对。不过我也不知道是谁做的。因为据我所知,山上不应该有人能够做到。所以我怀疑,会不会还有其他人存在,不可见、不可感知的一个人。正因为如此,再有那个谶语,所以这才有了让你们上山。”林云巳也有他的困惑,“这个人不应该是现在山上任何一个人,因为山上从来毫无保留,我们巴不得有人能够达到当年老祖宗的高度。”

段放笑笑,话说到这里,是该讲述狼谷的来历了。林云巳和他在此处见面,显然最为保险,不会有旁人知晓。果然,林云巳没有让他失望。

你知道王重阳吧?”林云巳已经准备说出他的故事。

这个当然知道!”

史书上,王重阳只活了59岁,还不到一个甲子,但是你要知道,道家一向以善于养生著称,而王重阳作为道教宗师级的人物,不到60岁就去世,即便在古代也难说得过去。

其实王重阳并没有死,只是他使用了死遁之法,从世人面前消失了,甚至连他门下的弟子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之所以消失人间,是因为他发现了我们的老祖宗和这处神奇的地方。我们的老祖宗才是王重阳的关门弟子。

老祖宗无名无姓无来历,尚在襁褓之中就被王重阳带来此处,前十八年王重阳将毕生所学教授给老祖宗;老祖宗天资极高,几乎是言一通百,十八岁之时已经不在王重阳之下。再十八年是老祖宗与王重阳互为师徒,参悟、探讨,穷尽天下之学,比前十八年倒又精进了好几个层次。按王重阳当年对老祖宗的自述,前77年所知为一,后18年尽得其百。随后老祖宗云游天下,再参天机;王重阳则在山上直至终老。后来老祖宗103岁再回山上的时候,从山下带来了两位夫人,也就是山上两座祠堂的林夫人、胡夫人,这也是这两姓的来源。

老祖宗105岁、107岁时候,林胡两位夫人先后各产下一子,开始了山上两姓繁衍。老祖宗还是和当年王重阳一样,18岁前教授、再18年互相参悟精进。山上的学问大体可以分为四个体系:时间、空间、物质、灵魂。林胡两姓的先祖虽然也是绝顶聪明,但是比之老祖宗天资却是差了一些,所以老祖宗将自身所学精要分为两股,分别传授林胡二宗;林姓专攻灵魂与时间;胡姓专攻物质与空间;合两宗之力,倒也完满,只是近来传承越发乏力,几乎每一代都有所消减。

山上之学也有少许世外徒,只是不会轻授,只有资质品行俱佳才会点拨一二或赠宝书,教授之期长则一月短则三日,世外徒能得狼谷之学百中之一,已是当世名家。老祖宗亲授的世外徒也不过莫月鼎、张三丰、邓牧、张中、周颠、冷谦、彭莹玉、于梓人、赵宜真九人。其后诸位先祖,最多不过一位世外徒,八百年来林姓世外徒不过刘伯温、姚广孝、陆西星、洪承畴、傅山、刘纳铎、泰斯勒等几人;胡姓世外徒不过邹普胜、周思得、王守仁、范文程、王夫之、熊十力等几人。其实明末之后,山上几乎就已经不怎么过问世外之事了。我想你应该已经在两座祠堂见过这些人的塑像了。”

这些世外徒一个个都是当世巨擘,段放听着是不动声色,但之后段放告诉陆芫、白夜、韩星他们,这些人都是狼谷弟子,他们听得目瞪口呆。如果他们只窥狼谷之学百中之一,那么当年的老祖宗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生地死,死地生。生死之地,死生连。乾坤易,阴阳和。彼此之间,无彼此。”林云巳缓缓念出这几句谶语,“老祖宗离世之前,留下这句话,已经传了700多年,非常难以捉摸。但是现在上半句显然已经明白无误了,只是下半句还颇费解。”

“生地死,死地生。南广场是生地,出现的那个灯笼人是死人或死物。死地生,是说白老太太出现了,然后是来自那个洞穴,那个山洞是死地?”段放盘算着。

“你们也发现了,山上没有坟墓。从老祖宗开始,山上的老人在一定时候都会自己步入那个山洞告别现世,迄今为止从那里出来的只有白里香。”

“天下机要山间离穴、中门别开玄黄之外。那个山洞你们称之为离穴,是吗?南广场有一个隐蔽的大门,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最早陆芫、米露他们下山时候梦到的牌坊就是那个中门。对吧?”段放还记得宗祠当中的那两组字辈,当时他就发现了这中间隐藏的字句,只是不解其意。

林云巳默默点头:“你们第一天来的时候,白夜说到托梦,我就觉得这事蹊跷,因为按理说不该有人做这种事情,毫无必要。而且并不容易。”

段放相信林云巳并不知情:“不仅是那天,我们上山之后连着两天有人在给他们托梦,只是没有我和岳天太。甚至大白天控制过白夜的意识行为。”

林云巳眉头紧蹙,他想不出来有人有什么理由来做这个事情,即便恶作剧也没有必要。

“此事的背后一定另有原因。如果说托梦之类的事情发生在山下,那么一切都还好说。实不相瞒,老祖宗在山上设有蔽障,让念力练功的难度大幅提升,如果在蔽障之下白天还能通过念力控制一个清醒的人,当今山上似乎还没有人能够完成。当然意识控制还会有其他非念力的取巧方式,那些就简单很多。也不排除是这种方式来完成的。”

“蔽障?”

“你已经见过了。前山的大阵,既是一个去往离穴的阻碍,同时也让此地的功法施展大大受限。当然就好像绑着沙袋练轻功一样,解除蔽障之后健步如飞。整个山上只有藏书阁不受蔽障影响。”

“那么说,在这狼谷之上,念力极难发挥?”段放刚才已经在藏书阁翻阅了两个多小时,抽丝剥茧便对于这群世外高人的本事有了基本推断。

“念力而言,可能百不及一。”

“好。那您是想让我做什么?帮您找到这个人?”

林云巳看了看段放,显然收徒弟这是并不是心血来潮。

“凡天下之学,念从心起,运用自如、得心应手,这是念力;触类旁通、自成一格、开天辟地是心力。老祖宗是天纵奇才,不仅念力达到化境,心力也是当世无双,所以相辅相成,几乎无所不能、随心所欲。念力可以修炼,但心力却无可炼之法。老祖宗之后,林胡二祖合两人之力勉强可以与老祖宗相若,但是后世却一代一代式微,原因很简单,心力不济。虽然几乎个个都是天才,每个人都一学即会、过目不忘,但是老祖宗高高在上反倒成了各种禁锢。虽然各种道术皆有发展,但并不涉及心力,只是在原有基础上顺势而成罢了。几乎每个人都知道需要破局,但是知易行难,总会被限在既定的体系之下。虽然即便现在这些走入世间也足够惊世骇俗,但终究是无法突破老祖宗的格局,这总是一个巨大的危机。老祖宗的谶语,兴许就是对破局的预言,你的心力我已看到。所以我想收你为徒,也许你能重造一些东西。”

“哈哈哈,看来我这无法无天还是优势了。”段放其实是个很守规矩的人,只是他的规矩并不多,而且对于规矩的要求比较严格,前人的规矩都要审视修理一番。

我觉得是忘掉谶语、解决问题。如果想着破解谶语,反倒误了正事。眼下无非是查出是谁弄出了那个灯笼人,又是谁在控制白夜,这个人的目的又是什么?”段放继续说。

“好,你要不急着走的话,这两天可以常来藏书阁。这藏书阁共有九层,只有念力心力达成才可以进入下一层。你现在在的是四重阁,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也不过能到五重阁而已,更何况你毫无念力,仅凭心力就突破重阁,很是厉害。”


上一篇:狼谷·鬼门关 五

下一篇:狼谷·鬼门关 七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