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鬼门关 七

时间:2020-09-02   访问量:90

段放出来藏书阁已是十点多,早不见了岳天太等人。手机很合时宜地响起,有岳天太留言:胡氏祠堂见。

胡黄铎并没有如约带他们上山,只是把那个宝贝罗盘借给了岳天太。他一刻也不想离开白里香。

草甸还是那片草甸,初时很美,只是见识了厉害之处之后让人心生畏惧。现在罗盘在手倒是多了几分勇气。

“你们跟着我的脚步走,错一步都不行!”岳天太是个认真的人,手捧着罗盘更是感觉责任重大。

“听你的!听你的!放心吧,在这里大家都不敢造次。”光听段放说话的语气很是敷衍;但说的倒是实话,一不小心就很难自己走出这草甸了。

岳天太手持罗盘带头,白夜紧紧抓住岳天太的衣襟、陆芫扶着白夜的腰,韩星倒是没那么紧张,只是紧跟着。段放断后,边走边记着每一步。

有了这个宝贝罗盘,草甸倒是通过得非常轻松,不过三五分钟,便到头了。踏出草甸的地方刚好有两棵楝树,这两棵楝树长得十分奇特,相依相靠,枝叶连在了一起就好像组成了天然的拱门。如果这是人工的话,极是巧妙;如是自然,那就更是巧夺天工了。

走出拱门是一道山脊,倒是不窄,有二十米左右,不过两侧却是峭壁。沿着山脊向前不远处有一块石碑,石碑前面是一丛茅草。胡黄铎交代过,茅草所在便是山洞所在,不可再往前一步,否则有去无回。所以纵然可以看到山峰,却只能止步于石碑。

 “乌龟!”陆芫眼尖,一下子发现了路旁有一只乌龟,跑过去捡。

“别动!”岳天太甚是慎重,怕有什么意外。不过说话还是迟了,陆芫已经捡起了乌龟,这是一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草龟。好在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没有什么机关也没有什么风吹草动。

啊!”白夜也紧跟着叫了一嗓子,不过听着倒并不是惊吓,“我踩到了一只乌龟。”

几人看去,怎么这里那么多乌龟?粗粗一看,附近还有五六只乌龟在爬来爬去,只不过那几只乌龟甚为规矩,绝不过楝树拱门一步,甚至段放故意把乌龟放到楝树附近,头朝草甸,乌龟也会自己掉头。

“这乌龟也知道草甸的厉害吗?”韩星也随手抓起一只乌龟摆弄。

段放仔细看看周边,楝树和石碑之间不过二三十米,乌龟只在这个区域活动。他吩咐几人把所有的乌龟都找出来,当然他自己也没闲着,以扫描模式观察周边。

地方不大,草也不长,很快所有的乌龟便都被发现,不多不少十二只。

岳教授,这乌龟有什么讲究吗?有没有什么乌龟阵法?”

岳天太摇摇头:“乌龟确实是四灵之一,不过并没有将乌龟用在阵法当中的习俗。龟壳倒是会有一些人用,最早的占卜就是拿龟壳来烧。这里出现那么多乌龟确实很奇怪,找不到支撑的理由。”

“会不会代表一年十二个月?”白夜倒是灵机一动。岳天太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

“呀!”一只乌龟突然咬在了陆芫的手上。

陆芫一撒手,两只乌龟掉在了地上。不过乌龟却并没有逃生的意思,反倒伸着脖子,瞪着眼睛看着陆芫。

几人发现,手上的乌龟都伸长了脖子,一副要咬人挣脱的样子。

“放地上看看情况。”岳天太对乌龟的反应很感兴趣。

12只乌龟似乎很是通灵,到了地上之后没有一只逃跑,倒很快列起了阵,两两一组排成了六行。有的首尾相接,有的头与头相近。

“什么意思?乌龟在告诉我们什么吗?”白夜半是诧异半是好奇。

“不会是卦象吧?”段放道,“狼谷民居是个未济,这个又是什么呢?这些岳教授你比较熟,你来看看。”

岳天太看着那布阵的乌龟,这样看来确实像是卦象。起身踱步绕着乌龟一圈,乌龟也十分配合,也是原地转了一圈,生怕岳天太把卦象看倒了。

这样看来,还真是卦象。这是一个‘困’卦。”岳天太慢慢说道,“上兑下坎,兑为泽坎为水;水在泽底,泽干涸,所以是个困。这乌龟是想说被困在此处了。”

岳天太的话说完,却见那12只乌龟一起不住点头。白夜早早就把摄像机拿了出来录下了这神奇的一幕。不知道这视频要是发出去,别人能否相信。

这时候更奇怪的一幕出现了,乌龟们很快重新摆出了一个阵型。

“Y?”白夜拿着摄像机继续记录着,“对啊,WHY?为什么会这样?”

“大姐,是人!人字!”韩星在一旁哭笑不得,陆芫却被白夜逗笑了。

“这乌龟是个人?他是说他被困在了乌龟的身体里?”岳天太的话说完之后,乌龟又是不住地点头。

段放看到这里,二话不说,直接蹲下来把乌龟们统统放进了包内。

你这是干吗?”岳天太十分不解,这几只乌龟着实引起了他的兴趣。还想继续看乌龟。

“咱们别在这儿把玩乌龟了行吗?一会儿下去之后有的是研究他们的时间。”山洞近在眼前,段放不想被分散太多注意力耽误太多时间。

“这里观察更有价值啊!”岳天太似乎很坚持。

“乌龟的事情我想我已经明白,一会儿告诉你。”段放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但是并不想在现在说。

既然段放如此笃定对乌龟的了解,岳天太也不再坚持,几人很快就来到了山洞前。

刚刚靠近石碑警戒,岳天太就将众人拦停。山洞的危险已经无需描述,但是此刻,他们心中更多的是兴奋。

韩星拿起强光手电照向山洞,阴暗的山洞并无一丝光线出现。经历过草甸,这不足为奇。

段放拿出刀来砍下一把茅草,稍作整理拼接在一起。继而他十分小心地将茅草伸向洞中。

一缕阳光下,前端的茅草缓缓消失,眼看着手上的茅草消失了一半,段放立时后退两步。他的手中只剩下半截茅草,切面整整齐齐。

段放轻轻地去抚摸那并不存在的茅草前端,他想感受一些什么,然后却什么也没有感受到。

岳天太从段放手中分过半束茅草也细细感受,但是很快他也摇摇头。段放则索性将茅草戳向白夜,只是并没有触碰到白夜的身子。

“有什么感受?”边说段放还边拂动,“你闭上眼睛体会一下。”

胡黄铎的右手就是在这个山洞里失去的,只是失去看得见的右手之后,胡黄铎多了一只看不见的右手,甚至可以钻进人的体内,但是茅草似乎真的是消失了。

这时候韩星拿出一架无人机来:“老大,这成本可有点高啊。”

白夜有点吃惊:“段哥,这无人机有去无回啊,就那么打水漂了。”

显然白夜也很明白这个是个什么都能吃了的山洞。

“试试吧,不然我还能扔你进去啊?”

段放说罢,白夜很自觉地退出去好几米,虽然明知不会把她推进去,但人总是有潜意识反应。

韩星已经启动了无人机,段放摆摆手示意慢慢向前飞。

临近洞口,几个人凑到跟前,看一眼飞机,看一眼屏幕。

韩星控制得十分小心,无人机缓缓逼近洞口。一个机翼率先消失,但是机身依旧保持着平衡。韩星缓缓地掉转机身,将摄像头朝向山洞,屏幕上已经漆黑一片。

半个无人机停留在空中,但是他并没有失去平衡。白夜接连按快门将这个景象拍了下来。

“恐怕是没什么可以不消失的。现在只是这些寻常物品,声光电什么的。我看哪怕超导态、超流态、中子态来做实验,也没任何结果。”岳天太摇摇头。

“有没有可能,这个山洞有个新的物态?”韩星说道。

“我们为什么要陷入一个思维陷阱呢?你是在用已知强行解释未知。”段放抄着手、闭着眼睛,还在仔细思索。

我姑奶奶能不能告诉我们答案啊?你们不是说她是从这里出来的吗?”白夜很努力地试图加入话题。

“知不知道是个问题、记不记得是个问题、说不说还是个问题。”韩星接话,“这类时间穿越者或多或少有都有一些失忆的问题。”

“这类?”陆芫顿生疑惑。

没等韩星再说什么,段放就放话了。

能进这个山洞的只有一样!意识。只是能把意识控制到这洞中,我很难想象如何实现。”

意识?”陆芫和白夜几乎异口同声地惊讶。

段放打量了一下两个人,然后凑到韩星耳边悄语了一句,韩星点点头。

白夜正好奇两人说什么,想凑上来偷听,却不料韩星迅速在她背后轻轻一敲。白夜顿时觉得后背酸麻脑袋发闷,然后整个人瘫软下来。当然,韩星早就扶住了她,轻轻放在地上。

“韩星,你这是干嘛?!”岳天太毕竟是白夜的表哥,赶紧上前推开韩星。

“老岳啊,你就放心吧,我只是韩星催让白夜睡个觉,一点事不会有的,韩星的手法我清楚。”段放嘻嘻笑道,“有些事情唯独不能让她知道。”

陆芫也过来看了看白夜的情况,肯定地点点头,岳天太总算放下心来。

“我得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段放一时间又变得严肃起来,从腰间摸出一块金属牌子来。韩星见状也跟着摸出一块来。

这是一块四四方方的牌子,乍看之下倒有些像个卐字符,只是右上角反了方向又多了一竖。

“这是什么?”陆芫低头凝视。

“两个数字。”

“94?!”

“对。我和韩星是94所的。”

人类的世界总是充满未知,而未知又总是吸引着人们去探索。这个世界有着太多的未解之谜也有太多的神秘现象。但是人类的知识储备实在太过于薄弱,从历史的长河来看,人类依然原始,我们对于世界的认知依然处于蒙昧阶段。

这个世界上几个大国都有专门的机构研究这些神秘与未知。这类机构涉及广泛,无论是外星人、特异功能还是超前科学,都囊括其中。只不过这些研究太过神秘,太多现象无法用现代科技解释,这就让这些机构本身都变得极为神秘。因为一旦公之于众,大众的误读与臆测会引发太多社会不可控因素。

中国政府的神秘研究早在民国期间就已经开始。民国政府曾经委任郁绍夫带领一众精英科学家与江湖高人展开研究,时称通天局。

建国后,在接管了通天局部分精英基础自上,第二保密局成立了,内部代号207局。207局进一步细分了神秘现象研究的工作,包括外星人研究、人体特异功能研究、神秘生物研究等都有专门的研究所。这些研究所之间,除了507所等极少数略有公开之外,兄弟单位之间甚至不知道彼此的存在。这其中超自然研究隶属94所,相比其他兄弟单位,94所不仅是个神秘研究机构,同时还是未来科技与知识的储备单位。

信息系统会将全国范围内的超自然神秘事件接入94所,94所评判之后会决定是否介入,而狼谷这次的现象第一时间吸引了段放的注意力,因为这背后可能和中国文化的根脉紧紧相连。

人类史前有没有超级文明?这已经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太多的考古发现让现代知识无法解释。在94所,进化论、相对论等现代认知是不被承认的,因为说到底都只是一种假想,从未有任何证据可以表明人类文明是直线进化而来。相反中国文化当中的阴阳五行却十分值得研究,当然94所并非热衷能量场人体特异功能的507所,他们也有自己的鄙视链,对于热衷于命理天机等江湖术士嗤之以鼻,正是因为历代方士等故弄玄虚,让一种宇宙观差点成为玄学,94所寻找的是这一文明背后的真正脉络,一种宇宙观背后的奥义。段放一直认为,中国文明并不是五千年自然发展而来,而可能是某种遗留。现代科学的发展正在碎片式地佐证一些文化现象,譬如DNA双螺旋结构与伏羲女娲图的惊人相似等。94所要作的工作就在于重新构建人类认知体系。

灯笼人的出现已经足以引起段放的兴趣,但他得知发现灯笼人的地方是狼谷,更是二话不说直接接管了这个案子。狼谷的传说他在多年前曾经听前辈提及,但似乎历史上从未有人进入其中,这次竟然能够进入狼谷,那么段放无论如何是不会错过的。

在藏书阁,段放印证了此前的推测,狼谷在一个无限秩序当中定义世界,而现在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是以一个有限秩序去推导的。譬如物质,无论是课本上的固态、液态、气态还是高级认知的离子态、超固态、中子态并未超脱物质认识论,只能一板一眼地认识到其存在的层面;而我们对于存在的验证又只能是用已知去揣度,所谓验有不验无,这就进入了一个悖论。阴阳、虚实、有无,二元对立统一下基础二进制思维,搭建了一个无所不包的物质认知体系,正如狼谷本身为负空间叠嶂形成,逻辑认知在狼谷成为事实。

对于灵魂和意识,现代认知无法用言语表述,甚至被归入玄学,但是狼谷修炼的核心正是基于意识能动的念力。用极细微的念力驱动改变物质立场之间的平衡关系,念力越强整体驱动力越强,直至随心所欲。只不过,这一部分段放知之甚少。

而所有这些都不如六道轮回的重新定义对段放的启发来得更大。六道轮回一直以来被误读为佛教概念中的生死轮回,但是狼谷的老祖宗却给出了一个全新的解释。六道并不是什么天人道、人道、畜牲道、阿修罗道、饿鬼道、地狱道,而是物质与空间的无限循环。

地球上有3×1037个原子,每个原子当中都有一个宇宙。第二层级每个宇宙当中的最小单位又有一个宇宙……如此往复,而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又在第六层宇宙的一个原子当中,如是形成了一个六道轮回的闭环。极大就是极小,极小就是极大;外就是内,内就是外。在六道轮回的概念之下,这世界所有的物质、空间、意识都可以被重新定义。

在六道轮回的体系当中,很多基础理论显得水到渠成。所有的宇宙都有各自的运行与循环系统。外在星球是一个循环系统、个体的生命也是一个循环系统,所以自古中国文化当中的天人合一、人体与宇宙循环、乃至于中医核心理论都是相通的。只不过这些无法用现代知识体系来做描述,当然这中间又有太多的江湖术士加工,让一切脱离了本源。理性与逻辑永远超前于感性认知的经验验证体系。

狼谷的基本逻辑便是如此,虽然很多细节段放一时之间很难明确,但即便这些发现,足以重新定义人类认知,现在的很多科学也将成为伪科学。同时无限秩序下,无论是阴阳、有无、色空等等对立统一概念,也不再仅仅是哲学概念,而是一种世界认知。

我想让你俩加入94所。”段放在一番说明之后,向岳天太和陆芫抛出了橄榄枝,“平时你们还是各自的角色,只是在需要的时候我们组队,就像我一样。岳教授的博学国内罕有,如果94所只能有两个人的话,就是你和我。”

岳天太听完,一半是沉思,因为段放说的这些是绝对的全新认识体系,逻辑上跑得通,但确实太过超前;一半是欣喜,做学问的人没有不对新认知甘之如饴的。岳天太从不是一个学术卫道士,相反如果能够推翻旧知识,他很乐意做回小学生。

“怎么了,想什么呢?岳教授难道还要矜持一下吗?你本来就是这狼谷的传人啊,我段放从来坑过你吗?”看着岳天太有些出神,段放又开始调笑他。

岳天太点点头,表示同意。

“那我呢?我可没岳教授那么大能耐,也不像韩星这样超级计算机。不会是想让我当小碎催吧?”陆芫有些意外段放让她加入。

“你说对了。”段放咧开了嘴。说着话又摸出两块94所的牌子来,递给了岳天太和陆芫,“这牌子认主人,养个两三天就会只听你一个人的。关于94所的其他一些资料,也都在这个牌子里。当然,只有在你们自己手上,他才可以正常使用。”

陆芫很是不信,甚至有些嫌弃金属牌牌一点都不精致,不过却看韩星也在一旁点头表示同意段放的话,将信将疑把牌子收好。

段放马上又换了一副面孔,他开始继续山洞的话题。

“这个山洞有几种可能。第一是狼谷这个层叠空间之中的类似空间黑洞的存在;第二这可能是一个可以突破六道轮回层级空间的通道。当然,还有无限种可能,甚至是揉杂了空间物质时间。所以唯一可能进入其中不受伤害的,只有意识,但是我们也没有办法灵魂出窍啊!当然我们中间可能意识进入其中的热人,也只有是岳教授。”

岳天太明白,梦里生花练到之高层次确实可以实现意识与自体的脱离,但这绝非他可以做到,他甚至这两天刚刚了解到梦里生花在控制梦境之外的作用和奥妙。

那我们现在能对这山洞做些什么?”陆芫倒是说在了点子上,“好像我们拿他毫无办法,什么都做不了,更别说探秘了。”

段放咂摸咂摸嘴:“还真的什么都没法做,也就是满足一下好奇心而已。”

岳天太并不理会段放,问道:“陆芫,这周围的植被、土壤都采集过了吗?影像资料都留存了吗?”

陆芫点点头,然后朝白夜努努嘴:“影像都在她那儿呢。”

岳天太蹲下身,拿过白夜的相机翻看。白夜到还算负责,摄像机是全程录像,从进入草甸到被韩星拍睡前,各个角落一点不少,照片也足够拍得全面。

韩星这时候也走了过来,轻轻摇了摇白夜。他并没有下什么重手,白夜只是睡了一小觉,迷糊着睁开眼来。

“我怎么睡着了?”

刚刚洞里飘过来一股白烟,然后你闻到了,就倒下了。我们也刚醒过来。”韩星一本正经地回答,这胡说八道的样子,几乎是尽得段放真传,陆芫朝着韩星抛过去一个狠狠的眼神表示不满,待到韩星走过来,又很隐蔽地踢了一脚。

“算了,我们还是赶紧下山吧。”白夜很快就完全醒过神来了,她甚至感觉到五脏庙开始抗议欠饷,“回头别那白烟又冒出来了!我都饿了!”

“我看行,我也饿了。”段放也揉了揉肚子。

正在这时,几个人突然感觉到一阵疾风掠过。

罗盘!”

陆芫惊呼一声,只见一个黑衣人闪过,从岳天太手中生生抢过了罗盘,这一变化突如其来。

反应最快的当属韩星,在陆芫还没有喊出来的时候就扑向了黑衣人。不过黑衣人实在是太快,韩星饶是迅猛却连衣角都没有抓住。

黑衣人跑得极快,不过数秒就进了草甸,韩星正犹豫是否要继续追,黑衣人却站住了,回过头来冲着他们摆了摆手指,得意、挑衅。

白夜不知从哪里捡了一块石头扔向黑衣人,不过她忘了在草甸之中石头的运动方向是极不规律的,石头落在了哪儿没人看见,反正是根本没有砸中黑衣人。

黑衣人索性至坐在了草甸上,欣赏着草甸外他们的无可奈何。

“你们退后!”段放冷笑了一声。

众人不知道段放要做什么,不过还是各自退出了几米远。

段放指了指黑衣人,吐了吐舌头。然后却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动作,他开始解皮带,一副准备迎风尿三尺的态势。

黑衣人见状,眉头一皱,转身便走。当然段放只是装个样子,并没有真的宽衣解带。

“师兄,你太流氓了!”陆芫在背后一副嫌弃的样子。

段放稍作整束,回过身来:“他们练法术的不得怕见这些啊,是吧?太太。”

岳天太一个白眼:“我懒得搭理你!那么恶俗的事情也就你做得出来!但是你做这个又有什么意义?”

段放回了一个捉摸不透的表情,然后又开始捋他那撮红胡子。

现在我们怎么回去?”白夜很着急。

回去倒是不难,难的只是早点回去罢了。大不了饿一顿午饭而已。”韩星抄着手在那里笑着。这两年跟着段放,韩星也学坏了。

“我不明白的是,他为什么抢我们的罗盘?这狼谷究竟有几个黑衣人?”陆芫很是困惑。

显然,这次的黑衣人不是之前跟踪白夜的小姑奶奶,这是一个高大魁梧的男性。但是既然胡黄铎都将罗盘借给了外孙,那么狼谷不应该再有人对此有异议,抢罗盘是什么意思?叶无瑕有心魔,那么这个黑衣人又是因为什么呢?几个人心里理其实都在想这个问题。

刚刚藏书阁之上,林云巳认为神秘人不该是狼谷任何一个人,因为狼谷没有秘密。但是这个黑衣人却分明在表示,他是一个看得见的人,而不是其他“非常态”的人,这是挑衅还是另有目的?或者眼前的这个黑衣人只是一个转移注意力的存在?他究竟是人还是另外一种存在物质?

韩星站在两棵楝树边,仔细地看着每一处细节。与上山进入草甸的开阔式不同,此处进入草甸只能从两棵楝树中间,刚刚过去的时间让草甸大阵已经产生很大变化,单纯记住来时的路径是决不能退出去的。不过韩星毕竟是计算天才,不多时只见他眼睛发亮。

“大家过来!”

“怎么了?”第一个响应的是白夜,“你知道怎么回去了?”

“试试看吧。”韩星话虽如此,却显得很是自信,“跟紧我,就像上山时候跟紧岳教授一样。”

白夜将信将疑,不过还是第一个抓紧了韩星的衣襟,就像刚刚上山时候紧抓岳天太一样。陆芫、岳天太、段放显然没有白夜如此紧张。

只见韩星也是神,半闭着眼睛信步向前,辗转腾挪丝毫不乱。几分钟之后,草甸已经在身后,他们成功通过。

“你太厉害了!比我哥都厉害!”白夜有些激动,直接拍了拍韩星的胸,过后好像又觉得有什么不妥,脸上略微有些热。

“记住每一步不难,但是这个草甸却始终在变化,这还能推导出来,确实不容易。”一旁的岳天太也很是赞许。

韩星倒也不谦虚,显然和段放相处久了:“刚才进来的时候我就记下了所有路径,根据路径变化,发现了一个函数。虽然现在环境时间有变,但好在函数还是管用。幸好是管用的,不然就糗大了!”


上一篇:狼谷·鬼门关 六

下一篇:狼谷·鬼门关 八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