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鬼门关 八

时间:2020-09-02   访问量:100

 

“什么,你们竟然把定山罗盘丢了!”胡黄铎闻言大怒,正准备拍桌子却又突然想起床榻上的白里香,只得恨恨地四下打量,像是要寻找个趁手的家伙好好教训一下孩子们。

定山罗盘是狼谷的传世宝物,胡姓一世祖胡中正亲手制作并在胡姓族长之间流传,迄今已经22代。如果罗盘丢失,那就不仅仅是一个失传的问题,草甸大阵也将形同虚设,任何进入狼谷的人都可以在那里畅通无阻。

几个人上山以来从未有过如此沮丧,被人从手中抢过罗盘的岳天太更有无地自容之感,一言不发。

房间里只听得见胡黄铎的粗气,听不到其他任何的声音,哪怕是一个动作。有时候暴风骤雨倒可能很快带来风平浪静,但偏偏胡黄铎不能发泄满腔怒火,因为爱妻白里香正躺在床上。

不过,胡黄铎很快也冷静了下来。他也很是纳闷,这个黑衣人究竟能是什么人?事实上狼谷上能够自由出入草甸大阵的人也屈指可数,甚至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都只能踏入草甸一次,不再归来。狼谷的每个人都在胡黄铎的脑子中过了一遍,却全部都有充足的被否定理由。

慢慢地,胡黄铎的怒气逐渐消散,他知道定山罗盘的丢失怪不得孩子们,也许罗盘在他手上也未必躲得过那个黑衣人的突然掠夺。他又坐到了白里香床边,轻轻地抓着她的手,闭上了眼睛。

众人不敢做声,也不好离去,只得陪着胡黄铎陪着白里香,当然每个人的心思不尽相同。岳天太和白夜最老实,视线总在白里香和胡黄铎身上,毕竟也有血缘维系;韩星和陆芫则努力回想着山上的每个细节,试图找到蛛丝马迹;段放则早已神游物外,琢磨着藏书阁的点点滴滴,虽然他没有岳天太的梦里生花,但是狼谷的一些概念却不断在他大脑中突破边界。

胡黄铎突然神色一动,眼睛里放出光芒。

是白里香有变化?岳天太定睛一看,白里香依然静静躺在床上,并无半点变化。

胡黄铎却起了身,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白夜跟前,直视着白夜。白夜心里有些发毛,这老爷子又要干嘛?

却见胡黄铎一把夺过白夜身上的背包。韩星正要上前,段放却一把拦住,示意看胡黄铎要做什么。

打开白夜背包的一刹,白夜几乎尖叫出来,陆芫则第一时间捂住了她的嘴,因为胡黄铎实在太宠妻,这一声要是叫出来,老头不定怎么发狂呢。

定山罗盘,恰在白夜的包里。

罗盘什么时候在我身上的?”白夜一脸委屈,“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她差不多快哭出来了。

不过,大家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去说白夜,相反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罗盘没丢总算是好事。至于黑衣人是何时把罗盘放到白夜包里,又是怎么放进去的,过后可以研究,但此时并不重要了。

胡黄铎把罗盘揣进怀里,然后径自走向里屋,小心翼翼地又将定山罗盘锁进了柜子里。狼谷夜不闭户有门无锁,但是这个罗盘的待遇却是个例外。

从里屋出来,胡黄铎明显和蔼了很多。段放见状也摘下身上的背包,把乌龟一个个放出来,摆在了胡黄铎的面前。

看着乌龟的出现,胡黄铎的脸色又有了一丝变化,看得出来的沉重。这乌龟肯定有问题,白夜这几天在段放和岳天太身上学到不少,她知道胡黄铎这颜色变化的背后肯定又有故事。

不料,段放的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惊诧,虽然很快就消失。

“怎么了,让乌龟咬了?”白夜这几天没少被段放欺负,自然总想着机会报复。

段放并没有回答,只是手上却掏出了一个罗盘——定山罗盘!定山罗盘又在段放的包里出现了!

韩星和陆芫也下意识地检查自己的背包,不过他们的包里并没有罗盘的出现。

“这是怎么回事?”段放将罗盘递给胡黄铎。

胡黄铎刚刚看到一只只乌龟是神色凝重,再次看到罗盘却分明是惊讶。他刚刚把定山罗盘放好,怎么又跑了出来?仔细观瞧,却分明还是刚刚那只罗盘,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为定山罗盘世间仅此一只,便是这一只就足够成为稀世宝物,在草甸的方向指引其实不过是定山罗盘的功能之一而已。

胡黄铎没有说话,只是满腹狐疑地又一次走进了里屋,打开了刚刚的那个柜子。

然而,定山罗盘却分明静静地躺在柜子里。定山罗盘变成了两个了?这两个一模一样的罗盘,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或者……

看着从里屋走出,手上拿着两个罗盘的胡黄铎,几人也很是头大。全世界第一无二的宝贝有赝品并不可怕,甚至也算是好事,就好像兰亭集序有无数临摹的版本,冯承素摹本依然可以在真迹光辉照拂下成为传世珍品,但是如果本该独一无二的真品却一时有两,那才让人无处安放明辨之心。

段放突然有了一个很不厚道的想法,如果这个时候出现两个白里香,胡黄铎又会怎么样?不敢想,万一一想成真了,那就麻烦大了。

胡黄铎顿了几分钟,没有再把罗盘放回柜子里,而是直接塞进了衣服内袋,然后蹲下来看段放捉来的乌龟。

“离穴洞口抓来的吧?这畜生倒是不怕你。”

岳天太轻声说:“外公,这乌龟很怪异,似乎听的懂人话,刚刚在山上还摆出了一些造型。”

“是郁峰!”

还没等胡黄铎说话,段放就抢过话来,奇怪的是这声音却是重声。

一个人从外进来,是林云巳,他和段放几乎是异口同声。

胡黄铎看林云巳进来,也不打招呼,反倒扭转身子进又去照看白里香去了。这几日他总是如此,大家也早已习惯。

林云巳索性将大家领出门来,免得惊扰了床上年轻的白老太太。

胡姓祠堂的海棠下,是一个极好的所在,硕大的树冠荫护出一片阴凉,再吹过一阵山风,那是这下午最好的享受。

段放重又将一打乌龟拿出来一字排开。乌龟们很是听话,伸出脑袋四肢,却并没有四处乱爬,而是原地待命。

“好乖的小龟龟啊。”白夜忍不住蹲在地上捡起一根小树枝拨弄乌龟,陆芫在旁踢了一下她的脚后跟,因为刚刚段放和林云巳都说过“郁峰”,这还没说清楚怎么回事呢,不该如此玩弄乌龟。

“这几只乌龟很胆小,平日里都会在洞穴里不出来,不是特意寻它,几乎见不到。看来它想离开很久了,你们倒也算它的救星了。”林云巳倒也没有什么族长的架子,直接盘腿坐在了地上。

段放几人见状也各自坐下。地上并不烫,甚至有些微凉。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当年老族长掏空了郁峰的灵魂,转封在了这12只乌龟身上。”段放直视着林云巳,在等待着确定的答案。

“黄铎把50年前的故事讲给你们听了吧,不过他并没有告诉你们全部。哦,叶无瑕的事情我也已经知道,你们不必遮掩。”

白夜点点头,却发现只有她一个人在点头,其他人都在等待着林云巳继续往下说。

当年我爷爷临走的时候,带上了一把乌龟蛋。因为龟蛋尚未形成意识,所以是极好的灵魂容器。眼看郁峰无可救药,就把他的灵魂拆成12份,装入了龟蛋之中,埋在了警戒碑前。因为偷灵转魂之法有损道心,他便自入离穴。”

拆解灵魂?!

段放和岳天太很平静,韩星和陆芫则是有些兴奋,白夜则是一脸惊诧。

“现代科学不允许谈灵魂吧?”林云巳笑着对白夜说,“纯属自欺欺人。无论灵魂还是意识,从来都不是一种可以物化的东西,这是事实存在。但是因为没法证明,就索性被排除在外。”

狼谷的老祖宗将所学分为两股,林胡二姓各有专攻,林云巳相比胡黄铎在灵魂与时间上,更有发言权。也正是因为如此,刚刚胡黄铎在林云巳出现之后便转到一边。

林云巳清了清嗓子之后,道出了这个世界关于灵魂的真正秘密。

万物皆有灵,这是世界的既存事实。人的存在,在肉身之外更重要的是灵魂。人体是物质的,但是灵魂才是人的根本存在。人体和所有生物一样,都有一个生命周期,但是灵魂却是无止尽的;从宏观意义来看,所有的生物不过是一个灵魂的容器而已,灵魂不过是在假借肉身实现意识与意图。

灵、气、运一体,就构成了生命与世界运行的总体规律。灵是灵魂本身;气是生命力,长生、沐浴、冠带、临官、帝旺、衰、病、死、墓、绝、胎、养,说的就是这个,万事万物皆是如此;运是规律与发展,小到生命体大到天体宇宙,皆在运内,生命体的运行发展和宇宙运行并无二致。

生命无常,灵魂却是永恒的。一旦肉身结束生命周期,灵魂便会重新组合进入另一个生命容器当中。只不过灵魂的组合并非固定,体量也不一致。往往一个完整的人的灵魂在一个肉体死亡之后,也会四散分开;最终进入人体的灵魂往往属于重新组合,来自于不同的以往个体。这个世界上,每个生命体的灵魂载量也是不同的,人是装载灵魂最高的,其他动物则相应少了很多,甚至相差千万倍。植物某种意义上也能容纳极少数的灵魂体,但真的是极少的。至于现在被称之为无机物的金石等物,确实无法装载灵魂,灵石之类的并不存在。能否容纳灵魂,是生物和非生物之间的最大区别。

真正的修炼者并不屑于肉身的修炼,炼丹求长生什么的违背了灵气运的自然规律。修炼的根本是修心,提升的是智慧,是念力和心力;随着自我意识的不断强化,其灵魂往往会更具聚力,而不至于四散,所以完整灵魂转世的也不在少数。不过灵魂极少承载记忆,记忆体在于肉身,完整的前世记忆是极难出现的。不过几乎每个人都偶尔会出现各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些确实属于灵魂残留记忆。当然如果想办法重现一下前世内容,重新存储于现世大脑,那倒是可行的。灵魂不负载记忆,所以智力基本来自于肉体,但思想思考却来自于灵魂,尤其是前世念力、心力强悍的完整灵魂。我们看到太多高智商却没有思考力的乌合之众,便源于此种差异,智力有余,心念全无。

常人虽然无法让灵魂完整传承,但亲情等也会在不自觉当中产生念力。家族性的灵魂转世极为常见,往往也能保留了前世大部分灵魂体,只是一则记忆消失,二则无人去印证,人们发觉的机会倒是极小。

从老祖宗到如今,山上的人应该都具备完整的灵魂传承,但却没有一例转世,这倒是很让人奇怪。”林云巳说道。

林云巳讲完了,每个人的脑子都在飞速运转着,记忆并理解着。

“不忆前世,不记此生,不托来生。空空也空空!”段放听罢之后却莫名其妙地朗诵了一段。几人完全不知所谓,只有林云巳欣然点头。

段放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一颗花生米,坏笑着扔了出去,不偏不倚正落入白夜的口中。这半天,白夜是张大了嘴巴,痴痴地听着。这一颗花生,差点噎到白夜,呛了几声之后总算缓过气来,狠狠地瞪了段放一眼。

“这12只乌龟里头装着郁峰的灵魂,那合起来还是不是郁峰了?”陆芫问道。

林云巳笑着,却又透露出些许无奈。

“恐怕是没人能把这灵魂合起来喽!分比合容易得多得多,移除又比装回容易得多得多。”

“那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你不会骗我们?”白夜听了林云巳这番话之后很是疑惑,对于记者而言职业习惯让她刨根问底。

这回林云巳倒是发自内心的笑了。

“这样吧,我让你感受一下,让你通乌龟的灵吧,你自己去感知一下他的世界。你可以随便挑一只乌龟,不过因为是分解的灵魂,你感受到的未必是完整的。”

“刚才不是说灵魂不负载记忆吗?怎么这乌龟就能有啥了?可别骗我啊,好歹我也是本科毕业,我当年也是学霸啊!”白夜说这话的时候明显是噘着嘴,这几天她在狼谷之上倒似乎成了一个开心果,但是她不接受这种人设啊,在别的地方她可是正儿八经的都市白骨精啊。

林云巳捻须微笑:“你说的不错,如果是肉身死亡,灵魂自然脱离,那当然不会携带记忆。但是如果身体依然健旺,人为操作灵魂转移那么都是会携带着记忆的,也必须把身体中的记忆同时清除转移。再有,乌龟贵为四灵之一,封存灵魂同时也可以很好封存记忆。当然,也许我爷爷当年还想着有朝一日归还给郁峰一些灵魂和记忆。”

不行不行不行!”白夜跳起来,拔腿就跑。虽然很好奇,但是她是真不想再被控制意识什么的。

不过半分钟,隔壁的西侧院传来白夜一声尖叫。段放做了旁白:跑太急了,撞见那个唐朝小胖子了。

果然,也就那么叫了一声,后续是安静的。众人皆笑。

我来吧!我想知道一些民国年间的事情。”段放倒是主动求上身,通灵这种事情此前他见识过不少,但是在自己身上从未感知过,试试倒也不错。

林云巳打量了一下段放,微微点头。

“那你带上乌龟,跟我来吧。需要绝对的安静与密闭。”

陆芫有些发愣,她还等着看段放被乌龟附身,然后再有什么离奇经历呢,这就带走了?这两天没少看到白夜被控制,段放身上可是没见过,甚至他都没有被托梦,本来还以为有一场好戏。

看着略有失望的陆芫,林云巳微笑不语。

“你们自己找点事做吧。别让白夜乱跑,别回头又出岔子。”段放行动极快,三下五除二就收拾停当拍拍屁股起身了。

依然还是藏书阁。一个绝对安静而密闭的空间。进门之后,林云巳拉过段放,只一下两人就已经到了一个全新的房间。看来林云巳在这藏书阁并不需要通过椅子那个机关。

“你是想要94所的那些秘密吧?”林云巳倒是开门见山。

段放点点头:“族长爽快人,我也不隐瞒什么,确实如此。早年间94所的很多机密都在郁峰身上断了线索,包括一些绝密档案和研究成果,只有他知道。当然,可能这些即便不通过郁峰,您也能帮到我,但是那样忒麻烦您。”

“既然把你带到这里来,我自然是要帮你的。也许当年爷爷留下这些,也是发现了一些什么。”林云巳一边说着话,手上却不停摆弄。

不多时林云巳似乎已经准备完毕,深吸一口气,然后双手合十。没有出声,但分明看得到眉眼和口型一次次在变化。很快,一道红色的光圈出现在段放面前,就好像是一条上下的传输通道。

“你进去吧。不过我无法把12只乌龟的意识集中在一起,只能一只一只来,你所接收到的意识可能是极其碎片化的。一会儿坐地上,双手合十,集中精神!”

段放点点头,小心地走进了红圈。

没有麻木,没有刺痛,但是段放感觉到大脑皮层一次次被刺激到。下意识地出现一些场景、一些画面,乃至于一些记忆的片段。他尽力地让自己保持自己的专注。

□□□□□□隧道末,营川□□□,龙□□

□□□嘉靖中创天道门,观天下知气数,□□□必大妖,携弟子汇□□□,徒郁绍夫建通天局……

59年7月24日,开封马氏□□,三月余言一年后□□,果□□

非王非帝定乾坤,来自田间第一人。旧书新语真□□,□□一出见英明。□山□……

牛不二押十五□,□雕龙山库房中,□□沉铁牛……

美国局吕□报,艾森豪威尔令唐·科尔率气象□□□,墨西哥小镇大萨瓜龙卷风□□□□

……

段放始终端坐,只是脸上都是汗珠。

如此约莫一个小时,林云巳把最后一只乌龟放在地上。红光渐渐消失,段放慢慢睁开眼睛,他的身上已经湿透。

“怎么样?找到你要的答案了吗?”林云巳倒是没什么事,只不过脸上略微发红而已。

段放微笑:“谢谢。我回去还得消化一下,应该有很多有用的。”

“回去换身衣服吧,我还得找你帮忙呢。你得帮我查清楚那个神秘人物的身份。”

“其实以狼谷的本事,完全可以自己查出来,这应该并不难。”段放也是有疑惑的。

“不疑、不验。”林云巳说道,“不疑就没法查、没法做。山上的规矩,不疑人。”

不做任何怀疑,这还真是一个奇葩的规矩。不过又似乎很有道理,这样不怀疑不验证的做法,倒是坦荡又简单。人一旦开始怀疑一些事情,小心求证固然是好的,但很多时候这种验证会成为一个陷阱,让人深陷其中。

不疑、不验。这也就很好解释了为什么胡黄铎当初对弟媳妇的信任,并不仅仅是委曲求全,是因为他不能去做怀疑,哪怕他对女儿的话也并不怀疑。他相信女儿的话,但也无法去验证叶无瑕的恶。


上一篇:狼谷·鬼门关 七

下一篇:狼谷·鬼门关 九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