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鬼门关 九

时间:2020-09-02   访问量:98

话说段放走后,岳天太在西侧院看看白夜确实没什么事,便又再次来到了胡黄铎处,这几天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

胡黄铎不用说,守在床前并无离开。看到岳天太来到,点点头让他坐在一边。

“孩子,你回来可有事吗?看你欲言又止的样子。”

“小时候我一直会做一个梦,总是在重复。后来开始练习梦里生花,慢慢地也没有时间去梦见那些,但是这两天我又做那个梦了,有些很清晰有些却极为模糊。”

岳天太是练过的,最基础的就是对梦境的记忆,按理说凡是梦中的一切他都应该记得清楚,但是唯独这个梦,他却恍惚了,只有几个粗浅的却深刻的印象。

胡黄铎眉头一皱,用眼神继续询问着。

窗口有一张书案,纸笔俱全。岳天太将记忆中的那些场景努力地画出来,他常年在野外工作,素描功底很是不错。

梨树下,一眼浅井,边上一圈青草。

一个少年郎中回眸一笑。

一支凤头发簪。

一个婴儿喜笑颜开。

岳天太将四张纸交给胡黄铎。

“前因后果之类一概没有印象,唯独这几个场面始终在脑海中翻滚。”岳天太的疑惑并不多,这可能也是唯一的一个。

胡黄铎翻看着,似乎看到了一些什么,神色有些激动。一张一张反复地翻来覆去,仿佛很多画面早已在他的记忆深处。

不过,胡黄铎却并没有说话,抓住床上白里香的手,又抓起岳天太的手,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少顷,又从怀里摸出了定山罗盘。

“罗盘你拿上。本来这是不可能给你的,但偏偏变成了两个。我不知道哪个是原先的哪个是后来的,你带上一个吧。出门在外必能有助于你,可以指引任何你想要的时空。你现在的所学不过是重香启蒙的那些,在山上这些天,你可以多去藏书阁,那里可以让你有很大提升。”

岳天太接过罗盘,再看看胡黄铎,双目慈祥而温柔,老人虽然脾气并不好,却是个柔情之人。

“这个梦?”岳天太的疑惑并没有消除。

胡黄铎摆摆手,他不想再说话,一行眼泪却从眼角流到了嘴角。

 

 

回到西侧院,一进院门就看到白夜坐在房门口码字,电脑还连着相机。显然她还是对屋内的灯笼人敬而远之。看见段放和林云巳回来,抬了一下眼皮又继续干活,工作起来倒也挺认真。

屋内的两人也在各自忙碌,陆芫还在分析者草甸采集过来的标本,韩星在电脑前鼓捣着数据模块,岳天太并不房里。

再看看屋角,灯笼依然在有些昏暗了的房间内跳动着光芒。

不过!

段放发现,唐朝小胖子的左手上多了个东西!

段放快步上前,拿在手里。

定山罗盘!

竟然又一个定山罗盘出现了!号称孤品的定山罗盘一天之内在狼谷竟然出现了三个!

段放的异样自然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定山罗盘!韩星和陆芫也发现了问题。

“这个和前面两个不一样。”韩星号称人体超级计算机,记忆力在这些人中当属最好,只一眼便可发现细微差异,何况这个罗盘确实和上午拿来的正版罗盘不同,甚至不同得很明显。虽然都是古铜色,但是这个罗盘却不是正圆形,而是一个多边形。

陆芫拿过来数了数,十七个边,正十七边形。除了形状不同外,这个罗盘的倒是和上午的两个几乎一致。

“这是怎么回事?”林云巳也有些意外,接过罗盘,闭上眼睛仔细地感受了一番,“确实,功能完全一致。”

段放问林云巳道:“复制一个完全一样的东西,难度有多大?”

林云巳稍作沉吟:“相当于用念力,把每个原子按照既定顺序复刻一遍。理论不复杂,但是需要念力极强,我只能做到一些简单的,这个罗盘结构不是一般的复杂,我无法办到。”

“那么如果重新做一个呢?”段放继续追问。

“几乎不可能。”林云巳回答得倒是极为干脆,“中正老太爷的念力和心力比当前高出的何止千百倍,重造比念力复制的难度更是高出不止一点。”

“就不能回到胡老太爷当初造罗盘的场景,依样来学?”段放知道狼谷的后人是可以操控时间的,随时进入历史场景不在话下。

林云巳苦笑了一下,摇了摇起头。

“如果说别处,千年不在话下。但在山上、在祖先的身边,除非……”林云巳似乎想起了什么欲言又止,“除非寻到一件至宝,否则百步之内休想近身。他们念力太强,自带蔽障。”

这个罗盘与前两个不同,显然是有意为之。段放简单判断来看,下午在胡黄铎家中出现的两个罗盘,有一个属于完全的复制,这种复制于原品根本无二,甚至从年代上也会没有不同。但是刚刚出现的这个,很可能是人为新造的,一方面尽可能地接近原物,一方面却又故意做出不同以表区别。

难道,制造这个罗盘的还是那个黑衣人?他这是在挑衅吗?

段放看看时间,下午四点,离狼谷的天黑还有一阵子。

“我上去看看,如果我两个小时内没回来,你们再来找我。”

绝知此事要躬行,段放决定验证一下这个罗盘的功能,上午正版罗盘在岳天太手上,况且中途被黑衣人抢走,并没有让段放有很好的把玩机会。既然有人能重造一个罗盘,那么他不妨当这个质检员。

韩星和陆芫想同去,段放拒绝。林云巳就在一旁看着段放,一言不发,只是嘴角略微露出一丝笑容。

拿上罗盘,段放小跑着上山。一路看着罗盘,没有任何变化,直到进了草甸之后,罗盘的指针变成了红色,而且转动了。

“不错不错。”段放暗道。

随着指针的动向,段放顺利走到两棵楝树拱门处,果然导向性明确。不过段放并没有再去探访山洞,而是扭头再次踏进草甸之中,罗盘好像明白了段放的意图,红色指针变成了绿色,不多时便又返回到了上山处。

定山罗盘似乎能够读懂人的意图。既然罗盘可以在空间上进行导向,那么时间上呢?段放心念一动,再看罗盘,指针已经不见,看看周围却是有一种在桑拿房的混沌之感,眼前的景象有些像在桑拿房,感觉视线都有了一些扭曲。

段放小心地往前走着,低头看看却发现看不见脚。再伸手,何止不见五指,他已经完全看不到自己了,就好像自己是个透明人一样。但是他分明感受到手上依然是拿着罗盘的。

段放并没有慌张,倒是觉得新奇,甚至比体验郁峰的意识更让他新奇。段放尝试跑起来,他发现自己的速度似乎完全不受限,只是无论自己跑多快并没有风掠过,有的只是被冲破的光和影。

嗖!段放发现右侧有一白色的影子一闪而过。好吧,似乎是跑得太快了,段放赶紧回退了几步,果然白色的人影又出现了,这次清晰可见。

是白里香。白里香身边搀扶的正是段放自己和岳天太。

原来,这个罗盘还有这功能。段放看着这熟悉的场景,有些感慨。悄悄走近,看着自己,这是一个从未有过的视角。当然,只能看无法触碰。

再往前半天是什么样?白里香是如何从山洞中出来的?段放不禁满是期待。

果然心随意动,眼前的场景已经变化了。楝树宫门下白里香一点点出现,就像南门那个灯笼人出现的模式一样,从淡淡的人形到逐渐完整。她并不是从洞里出来的。

白里香踉踉跄跄地向前走了几步,很快就倒在了草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段放还想再看看更早前的情形,但是无论怎么想怎么跑,似乎都只是茫茫的草甸,无其他一丝状况。他并没有看到前一日他们首次进入草甸的情形。

段放想到可能这个罗盘在时间指引上需要结合念力,而他全无念力,那么一天多的时间便是极限了。想到这里,段放便不再往前。

这时候周围瞬时变回常态,段放也又能看到自己了。

不错,确实是个宝物,即便这是一个新造的。看来这个黑衣人确实是有些厉害,那么短时间内能够新造一个罗盘。

黑衣人?段放想再回去看看黑衣人那段草甸的经历,不过再一想便打消了念头,黑衣人自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不然刚刚便已能看到。

明天这里会怎样?段放心思刚刚一动,周遭立马变得混沌不堪,可以说是光怪陆离的样子,乃至于都有些耳鸣。看来,未来太多变化,并无定数。

嗡嗡作响着实让人难受,段放赶紧退出,下山去了。

 

 

群山环绕,世外桃源。

房外凉亭下,两中年男子正各自教儿读书写字。房内两中年女子烧饭做菜,两白发老妇一弹琴一女红各自忙碌。

不多时,一白发老翁自外入院,怀抱一婴孩。两中年男子诧异起身赶紧上前问询,白发老者却道怀中是两中年男子之妹。

白发老者正是狼谷老祖宗,两种年男子正是林胡二姓始祖林天元、胡中正。屋内林姁、胡九娘二位夫人不解,女婴从何而来?又如何成为老祖宗之女?便是捡来的认作孙女即可,因为两个孙子这时候都已经十来岁了,怎么偏偏要大一辈?

老祖宗却说此女系亲生,只是非人母所出。老祖宗本身无父无母,不知从何而来,众人便也不再过问此女来历。老祖宗给她起名叫做“无缺”,从此两个孙子多了一个姑姑,不算辈分的话小孩子家也很是喜欢。

春夏秋冬,四时变化。转眼十几年过去,无缺也长大成人。单论聪明机智,老祖宗也说兄妹三人之中数她第一,但是偏偏无缺不愿修炼一点念力,虽然理论皆通,却连一个最简单的隔空取物都无法完成。不过无缺心力却着实惊人,甚至很多时候老祖宗破费思量之处,与兄妹几人探讨,都是无缺一语道破。如此一来,兄妹三人配合起来倒是极为默契,她俨然成为解决问题的最终一环。

狼谷开山之初不成文的规矩,有前十八年学、后十八年悟两个阶段,三十六岁下山游历。然而,无缺却成为了狼谷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下山不归之人,至于原因,无人知晓。虽然狼谷之后的几代后人与无缺姑姑都偶有相遇,相谈亦甚欢,却绝口不提回山。

无缺姑姑在世间的时候也办了几件大事。

朱元璋、陈友谅鄱阳湖大战,本来世外徒刘基、邹普胜各踞一方相持不下,甚至陈友谅大军已经占据上风。却不料无缺夜会刘伯温口传风法,在七月刮起东北风,火烧陈友谅船队致陈军死伤大半,一举扭转战局。之后,靖难之役、英宗复辟、宁王之乱等,无缺姑姑时不时掺和一下,反正在人世间游戏快活。

无缺姑姑大约200岁之后,狼谷的后人就再也没见过。这个名字也就渐渐很少被人提及,乃至于无人知晓了。

无缺没有念力,所以她究竟有没有后人,并无人知晓。不过在江南段氏的族谱上却写着一句话;“来处往,往处来,往来之处,来往已。乾坤易,阴阳和。有无之间,通有无。”

要说这段家也是神奇,清朝以来数百年,无人知晓这个家族做什么营生,不农不商不学不医,便是婚丧嫁娶红白喜事也是一概未见,却偏偏在村子里繁衍十几代。村民有什么难处,借钱借粮也总能接济,还得上还不上都不在意;甚至还得多了还得少了都随缘。

直到有一天,这个段家一夜之间从村子里消失了,再也无人见过这家人。

……

 

段放悠悠地醒来,伸了一个懒腰,又是一场梦。


上一篇:狼谷·鬼门关 八

下一篇:狼谷·人回魂 一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