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人回魂 一

时间:2020-09-02   访问量:112

五月是最宜人的时光,不冷不热。

狼谷的五月,早晚还有些微寒。些许清寒的空气里却时不时飘来几缕山上刚刚开放的新花的香气。

胡黄铎家门口不大的院子里有几株茉莉,这天正绽出几朵。露珠在花瓣上摇摇欲坠,初升的阳光闪在露珠上,让茉莉花显得格外娇艳。

然而房子的主人却无心欣赏,这两天他一步也没有离开白里香的床前。

胡黄铎,回想着六十年前与白里香的过往。从相识到上山,从胡重香的呱呱坠地再到一家三口的幸福时光。胡黄铎干枯的脸上渐渐浮现着一些笑容。

嗯~嗯~嗯~

白里香的喉咙发出一阵阵声响,她的精力好像恢复了很多,这时似乎想说一些什么。

胡黄铎等待着的就是这一刻,他想让白里香在恢复了的第一时间就能看到他,他不想浪费哪怕一秒的时间。这个时候自然是喜出望外,赶紧上前搀扶。

“水,给我点水。”白里香有了一些力气,坐了起来。胡黄铎则赶紧跑过去倒水。

白里香的神色却并不正常,甚至很是惊诧;她看着胡黄铎,又细细打量着自己身上。

“你……”

“怎么了小香?是不是我老了,你认不出我了?”胡黄铎知道50年的时间所带来的是什么,甚至可能对于白里香来说只是一觉就睡了50年。

但白里香脸上却绝不是见到胡黄铎的惊讶,而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复杂,夹杂着诧异、喜悦、困惑等等等等。

“你是胡黄……铎?”白里香对于这个名字似乎没有印象,但却分明并无陌生感。

“是啊。来,喝水。”说罢,胡黄铎半搀着白里香,喂了半碗水。

“胡州同是你什么人?”白里香似乎真的不认识胡黄铎了。

胡黄铎有些发愣,白里香怎么光记得爷爷不记得自己了呢?虽然惊讶,但还是回答道:“那是我爷爷啊。”

“我是胡九鹏。胡州同是我儿子!”白里香突然冒出来的话,让胡黄铎大吃一惊,眼前的爱妻白里香变成了曾祖父?

“今年是哪年?”胡九鹏继续问道。

“2018年。”

“我是一元七三六年进的离穴。”

一元历?今年是一元历八四九年,那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胡黄铎明白,这个历法只在狼谷使用,白里香虽然嫁入狼谷10年,但对此并不熟悉,如此说来眼前的这个人可能真的不是白里香。

“你去拿镜子来,我得看看我这身体长什么样?竟然把我装在了曾孙媳妇的身体里。”胡九鹏吩咐道,他对于自己现在的容貌也是十分好奇。

对着镜子,胡九鹏细细端详,不由得长叹一声。“罢罢罢。皮囊而已!”

转而,胡九鹏把镜子递还给胡黄铎。

“州字辈、青字辈的人还在的吗?现在这里谁的年纪最大?”

“胡姓黄字辈已经是最高辈份了,林姓尚有云字辈的。年龄而言,林间龙103岁。”

“他出生的时候我已经不在十年了,看来没有一个我认识的了。”胡九鹏这时候的精神似乎已经好了不少,准备下床。

鞋。”

胡黄铎赶紧从一旁把鞋子拿到床沿。

看着小巧的女鞋,看着自己的纤纤玉手。胡九鹏略是无奈,但已经不再纠结,穿上鞋下了床。

一阵风突然吹起,哐地一下关把房门撞给关上了。胡黄铎的脸上微微一动,这手隔空关门让他确认是曾祖父胡九鹏无疑,当下的林胡二姓之中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手。

走出内室,胡九鹏有些感慨。胡黄铎的这套房正是他当年的住房,100多年过去了,虽然物件、陈设都已有不少变化,但大部分家具依然是他当年的家具。客厅罗汉床依然保持着最初的位置,那正是他当年休憩打坐的地方。自从他离开的时候,没有想到自己还会在百余年后再回到这里,虽然身体不是自己的,但是灵魂终究会来了。抚摸着屋里的家具,胡九鹏仿佛回到了百年之前。

“孩子,我暂时还是白里香。你先不要透露实情,我倒想知道是谁把我弄回来的,便是我自己也未必能把谁的灵魂寻找回来。”

胡九鹏之所以暂时保密身份,是因为他知道那个人知道他不是白里香,但是那个人是否知道他是胡九鹏?这就很难说了,大概率是并不知道,因为灵魂的捕捉本身就极不容易,精准捕捉即便是老祖宗都未必轻松。

自胡九鹏表明身份之后,胡黄铎在思考无数的可能性,为什么胡九鹏的意识装在了白里香的身体里,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在作祟,他不敢想,也不能猜疑,但是胡九鹏却分明确定了。

“那倒是奇怪了。自您之后无人念力可以突破6层,我所知达到5层念力者也仅仅是云巳叔、黄泽、我等寥寥几人。”胡黄铎思索着,“按说这这件事不可能是外人做的,难道有人隐瞒了自己的功力?”

胡九鹏没有说话,而是继续一遍遍抚摸着屋里的器物,仿佛和一个个老友久别重逢。

过了一阵子,胡九鹏忽然想起了什么,走向门口,胡黄铎赶紧跟着,生怕他摔着了,他似乎忘了自己的身体已经是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而胡九鹏的身体正年轻。

打开门,骤见阳光,分外刺眼,眼前还是熟悉的风貌。胡九鹏却看出了什么不同,问道:“今天是四月初七?”

“是的,正是四月初七,灵机大会。”

胡黄铎回答完,心下也是一凛。这真的是巧合?偏偏在灵机大会当日,胡九鹏清醒了过来?

那边,胡九鹏也沉默不语,他似乎也觉得这时候醒来确实过于凑巧。

稍过片刻,胡九鹏朝胡黄铎招了招手,示意他在身边坐下。恍惚间,胡黄铎觉得是曾经的白里香在与自己亲密,虽然过去坐下却有些出神。

胡九鹏却把手伸向了胡黄铎的腰间,掀起了上衣。

“魄铃还真在你这儿。”胡九鹏毕竟不是白里香,这也毕竟不是夫妻间的恩爱。他只是从胡黄铎身边抓过来一只小铃铛。说是铃铛,但这是一个怎么用力都无法摇响的铃铛。魄铃和胡九鹏也是老朋友了,曾经相伴几十年。

胡九鹏对胡黄铎说道:“我先用几天。”

胡黄铎刚刚从出神中回来,点点头。魄铃是狼谷之中两姓传人专用的信物,有魄铃的便是引者。胡九鹏一百多年前便是胡姓传人,自然现在他比胡黄铎更有资格用这个魄铃。

胡九鹏轻轻抚摸了一下魄铃,微闭双眼,轻轻用念力驱动魄铃。只有念力才可以让魄铃响起,这种响起也并非常人能够听到,只有另外一个魄铃的佩戴者才可以听到这声音,哪怕隔着千山万水。

不过,另一个魄铃并不在远处,百米之遥而已。

不出一盏茶的功夫,林云巳便出现在了房中,他便是另一个魄铃的拥有者。

看到端坐着的白里香和胡黄铎,林云巳面带笑容。

黄铎,里香醒过来了啊,恭喜你了。终于夫妻团圆了。”

白里香却并没有说话,只是对着林云巳笑了一下。

胡黄铎倒是很快解释:

“云巳叔,白里香确实回来了,但他不是白里香,他是我曾祖胡九鹏。刚刚的魄铃也是他催起的。”胡黄铎虽然年纪比林云巳大十几岁,辈分却要小一辈。

“九鹏爷?”林云巳也有些吃惊,不过这些天狼谷让他疑惑的事情不少,那么这种事情也便不算得太吃惊了。

几百年来,进入离穴的人没有再回来,胡九鹏是第一个。没有人知道离穴当中的情形,没有人知道在离穴当中肉身与灵魂如何存在。相比较胡黄铎的复杂情感,林云巳脑海中的反应自然会更直接一些。在这100多年中,胡九鹏究竟有了哪些经历?

胡九鹏一眼就明白林云巳所想。

“自从我进入离穴之后,百余年来一直在各种穿梭,倒也是收获颇满。不过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今日便是灵机大会,我想先知道现在山上的一些情况,百多年来,可有不世之才?也许真的该是十重人降临之际了。”

狼谷如世外桃源一般存在,外人难窥其径。狼谷之学比之修仙有过之无不及,只不过不求肉身而已。老祖宗如创世主一般存在,开通天之学;林胡二祖追随辅助百余年,虽然尽得所学但也一分为二。就如同那九重藏书阁,老祖宗自然登顶九重阁,林胡二祖合二人之力才可登及九重;其后十代,纵然一个个天赋异秉也不过能入窥七重阁;再往后六重阁成为顶峰,甚至胡九鹏之后再无人登及六重阁。天下学问其实莫不如是,老祖宗建立的体系实在太过庞大,心力念力所及实在太过深入,让后人唯有亦步亦趋,虽然略有当世显学加入,但那些并不值一提。

破易立难,更何况无从破更无从立。

这百余年来,狼谷虽然也有不少人被寄予厚望,譬如胡黄铎,但都却都没有把厚望变成现实,确实并不是他们后继乏力,而是高山仰止。近年来狼谷年轻人当中最被寄予厚望的当属林苍珩和胡斓皓。几年前自从胡斓皓通过灵机归流之后,早两年通过的林苍珩好像一下子找到了最合适的搭档,这两人近年来进步神速,甚至已经登及五重阁,今年要挑战传人考核也是水到渠成。从林云巳看来,通过传人考核之后的两人,几年内登及六重阁的可能性极大,这样他们将是狼谷新的希望。

胡九鹏细细打听了两个人的情况,却摇了摇头:“十重人不会是他们。”

“生地死,死地生。生死之地,死生连。乾坤易,阴阳和。彼此之间,无彼此。”林云巳也默念着老祖宗离开前的最后一句话。

老祖宗曾经对林胡二祖讲过,几百年后狼谷将出现一个十重人,这个人将狼谷千百年之学重新改写秩序,甚至一举突破九重阁,自建十重阁。狼谷的引者还获得了其他一些零碎的提示。

十重人,成为几百年来狼谷上下最期待的那个人。如今,“生地死,死地生。生死之地,死生连”的出现,十重人的预言自然又成为难以回避掉的期待。

十重人,可就在这狼谷之中?

“黄铎,刚刚你说白里香确实回来了,是什么意思?只是这个身体?”林云巳回味起来,觉得胡黄铎的话里有话。

这一问却似乎问到了胡黄铎的痛处,看得出来他的情绪有些激动。胡黄铎从小就展现出极高的天赋,但是父亲胡青峰曾说此子用情太深,必遭情害。果然,自从当年白里香失踪之后,胡黄铎便失魂落魄,什么梦里生花什么天地玄机,全都抛诸脑后,只心心念念着白里香。

“白里香确实回来了,身体回来了,灵魂也回来了,但是却没有在一起。”胡黄铎又有一些哽咽,“天太就是白里香转世。”

胡九鹏和林云巳听后皆有吃惊。这是开山以来狼谷第一个灵魂转世之人,狼谷从老祖宗开始,以每个人的念力,如果想转世的话,几乎每个人都可以转世,却偏偏是没有念力的白里香第一个灵魂转世。

“列祖列宗不恋尘世,自然不会转世至此,白里香执念很深,所以回来也并不奇怪。只是如此一来,可以确定的是她的前世已了。魂与肉早已分离,那么九鹏爷的这身体也是奇怪得很了。”林云巳倒是很快明白了。

我怕是有人已经到过六重阁了。”胡九鹏的脸上挂着的竟然是欣喜的笑容,“如果说这个肉身不是离穴找回的话,那就只能是女娲术。”

女娲术?中国的神话当中女娲抟土造人,这个女娲术莫非就是造人之术?林云巳和胡黄铎都没有到过六重阁,自然对女娲术并不熟悉。

“我虽到过六重阁,也看过女娲术,但并未去练习,心力念力而言,自觉还差一些。当然也没有必要去做此术。女娲术可以造肉身,可以容纳灵魂,但是却没法生造灵魂,再者灵魂的捕捉也极不容易,如果不是离穴这样特殊之处,肉身难造灵魂难求。看来这山上已经有人到过六重阁了。”胡九鹏倒真的很开心。

这种开心倒也可以理解,毕竟这可能是狼谷百余年来第一个造访六重阁之人。

这个人会不会就是十重人?转世的岳天太会不会是十重人?还有那个意外到来的段放,会不会是十重人?


上一篇:狼谷·鬼门关 九

下一篇:狼谷·人回魂 二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