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人回魂 二

时间:2020-09-02   访问量:71

四月初八是浴佛节,四月初七是狼谷一年一度的灵机大会。

好巧,好巧。

既然好巧,自然不免观摩。

狼谷南门广场上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每家每户都自己搬着桌椅板凳找地方做好,有些还备下了小食。这让段放想起了小时候看露天电影、看草台班子唱戏的情景。这些在山下的城市当中已经很难寻觅,倒颇有几分重温旧梦的意思。

这样的场景让没有过类似经历的白夜很是兴奋,忙着跑前跑后拍照,甚至爬到树杈上拍全景。看着她忙碌的样子,陆芫觉得很是好笑,不过笑归笑,还是紧跟着陆芫,在旁边做摄像助理。

将近10点钟,广场上的人也都已经基本坐定。只是理论上应该存在的高台,却并没有搭建,白夜也在一旁抓耳挠腮,这大会的观众是不是看起来很费劲?

段放环视了一下四周,扫视着每一个人。

岳天太目视前方,微微扬头:“别看了,212个人。除了我那小姑婆,其他所有人都在了。”说罢还努了努嘴。

跟着岳天太的目光,胡黄铎正扶着白里香慢慢地走过来。胡黄铎家出门就是狼谷南广场,一眼可见,他们却是最晚到的。

白里香的出现,让现场略有骚动,这对于狼谷来说不啻为近千年来头一遭,离穴出来第一人,很多人都想知道离穴里头究竟有什么,也不知道今天的灵机大会,白里香会不会讲述离穴里头的神奇。

灵机大会的主持人是林云巳。他的身旁还有胡黄铎、胡黄泽以及两个此前未见的人。林旭然给段放他们介绍了一下,那两人分别是林间石和胡重宇,是间字辈和重字辈的传人。

“传人是什么意思?传人和族长是不是一回事?”陆芫也不禁有些好奇。林旭然并没有回答,只说一会儿就知道了。

广场前并没有搭台,但是很快答案就来了。

林云巳等人轻轻一抬手,只见几十米开外的砖石木板腾空而起,就好像被设置了程序一样,不到一分钟,一米高十米见方的台子就搭建完毕。

白夜看得呆了,都忘了按下快门,她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睛花了。这怎么可能?然而所有的不可能还在继续。

台子搭建完毕,林云巳缓缓走上。

“各位,又是一年灵机大会了。你们都知道,山上每年也就今天是没有蔽障的。每年的今天都是检验年轻人的时候,不过今年的不同在于林苍珩、胡斓皓将要挑战传人考核。林氏23代、胡氏24代,一直无人挑战,我希望今天他们能够顺利通过,我也希望后生子弟青出于蓝。不过,在此之前,照例是稚童表演和灵机归流。”

稚童表演更像是宗塾的期末考试,林间石、胡重宇同时担任着宗塾的授课老师,表演也由他们主持。林间石走上台前,一一介绍今天上台的学生,从五六岁到十二三岁都有。继而又将韩星邀请上台,让他协助做互动。韩星随便在铁盒子里藏了一些东西,孩子们几乎秒答对。随后又是迅速记忆等测试,结果也都十分惊人。简直就是大型魔术现场,只不过这些都不是障眼法。

随后进行的是灵机归流,这是每年灵机大会的最主要的一项科目,相当于狼谷成人礼。所有当年满18岁的狼谷人参加此项,灵机归流之后,只有极少部分可以继续全面学习精进,大部分人则是择一二特长进行深入,譬如此前段放在藏书阁看的铁匠、木工、琴棋书画等。

今年的灵机归流总共有五人参加,其中之一便是林苍馨。设置的考核项目有四个,通过其中三个即视为过关。狼谷惯例,林胡两姓交换出题,林云巳出物质、空间的题;而胡黄铎出意识、时间的题。

第一项为空间穿越,从台上穿越到台下10米以外即视为过关。空间穿越是狼谷基础能力项之一,距离长短体现了对空间的掌控力;距离越长则难度越大;短距离可以常速穿越,也就是用正常走完穿越距离的时间来完成穿越,类似穿墙术之类。而长距离穿越如果也用常速的话,危险系数极大,所以一般需要同时掌控时间,以实现即时穿越。这项考核难度并不是很大,三人通过,林苍馨在列。

第二项为念力举重,要求500斤石锁举高一丈,保持30秒。这是一项物体控制力的考核,相对于物体移动又困难了很多,因为物体移动可以取巧做个穿越空间,很容易实现;但是保持30秒对于念力专注要求较高。果然,这一关只有两人通过,林苍馨31秒涉险过关。

两项考核之后已经有两人被淘汰,剩下三人进入第三轮考核。

第三项为意识控制,林间石牵过来三条狗,让三人随便各自挑选一条。接下来的时间,他们需要对狗的意识进行控制,让他们来完成相应行为。这过程当中不允许做任何动作、发出任何声音。胡黄铎出的考题竟然是让狗作画。段放、岳天太尚能保持镇定,但是陆芫、白夜乃至韩星都已经坐不住了,这种考核已经过于疯狂了。果然,这一关仅一人顺利通关,并且此人连过三关顺利通过。林苍馨则有些焦急,一不小心喊出了声,被判违规失败。

最后一项为预知,场上只剩下了林苍馨一个人,只要她完成这关也可以通过,一旦这项有所闪失,那么可能她在狼谷就只能另作选择了。

白夜穿着林苍馨的衣服,自然是希望林苍馨这一关能够顺利通过。这狼谷的成年礼在她看来,越来越觉得像是霍格沃兹的入学考试,看着有趣又刺激。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今年的预知考核项规则。

段放看着胡黄铎半晌不说,轻轻对岳天太说:“不会预知的考题是,预知《预知》一科的考题是什么吧?”听得岳天太等人忍俊不禁,真要这么出题,那简直太坑人了。

只见胡黄铎拿来一个大锤,随手捡过一块石头:“来,你可以预测一下一锤之后,有多少块碎石。”

难!太难!这项的难度在于,即便看到了几分钟之后砸碎的石头,却很难统计到底有多少碎石,因为可能会产生很多碎屑,极难观察。

“924块。”林苍馨略作沉吟,便很干脆地做了回答。

胡黄铎一锤砸下,碎石飞溅,不过早已做好准备做了围挡,所有的碎石全部落在了一匹白布上。

“我来数吧,你们可以监督着有没有遗漏。”

1、2、3、4……明显的石块不过17块,而剩下的几乎都是大小不一的碎屑,甚至接近齑粉。林苍馨拿着镊子,小心地一块一块地数着,白夜干脆就拿着照相机围了上去。

900、901……923、924!

果然,不多不少,924!林苍馨成功通过。一旁的林云巳也很开心地上前,轻抚着孙女的头发,还捏了捏她的脸蛋。看起来比林苍馨自己还要开心得多。

台下,白夜有些懵,悄悄问岳天太:“哥,这个很难吗?我怎么觉得还不如之前孩子们猜东西难度大啊。”

岳天太笑笑:“你说的那是魔术难度。隔箱猜物有很多种方法达成,比如读取放置者的思想、意识穿透等,都是当时发生的,只要梦里生花基础功就可以。但是预知碎石是未来时,而且即便看到还要短时间内数清楚,难度极大。因为未来充满变数,所以没法直接看到结果。在时间掌控这块,遥知过往千年易,预知未来三天难。这是砸石头还可以有线索可寻,要预知你嫁给谁什么的就太难了。一般只能说通过基本规律去框定一个大概。”

白夜似懂非懂,反正知道难度大就是了。

 

灵机归流结束,传人考核也就此展开。狼谷实行的是传人迭代制,也就是前两代传人共同辅导第三代传人,这样可以规避很多意外,同时也可以让传承更好进行。然而自从上一辈传人相继离世,林胡两姓这一代始终无人挑战传人考核,使得狼谷这十多年来一直没有诞生新一代传人。

传人考核的规则很简单,挑战者任意进行三个项目现场演示,每个项目由现场四个传人进行难度和完成度评定,全体通过即可。

首先上场的是林苍珩,他朝着台下鞠了一下躬,然后微微一笑。

“我要开始了。”

话音刚落,他拿手臂挡了一下脸,旋即放下。只见林苍珩已经完全换了一个样子,不仅容貌成了一个四十多岁中年人的模样,身高也矮下去一截。

他不慌不忙地走到几个传人面前:“易容易型,并无取巧。”林苍珩的声音也随着容貌变化而苍老。

几人仔细打量,不住点头,一齐通过。

“太厉害了吧!”白夜拿着相机不住拍照,“三十六变、七十二变一样啊!”

白夜的惊呼引起一种人等目光,陆芫赶紧推了推她,示意不要那么一惊一乍地抢戏。白夜看岳天太也在看着她,于是吐吐舌头,做个鬼脸,又把相机对准舞台,不再多说了。

胡斓皓紧接着出场,他鞠躬示意之后,指了指天空。

只见天空东南方向黑压压地一片。白夜拿长焦一看,那是一群鸟,正在朝狼谷飞来。

不多时鸟群已经到了狼谷上空,胡斓皓有节奏地指挥着鸟群,而鸟群也随之聚散、起落,画面极是壮观优雅。

这时胡斓皓三声口哨响起,百鸟齐鸣,四下飞散。

“好!”台上的林间石胡重宇也不禁喝彩!

没有意外,全员通过。

胡斓皓暂作休息,林苍珩继续上场。只见他搬了一张桌子上台,笔墨纸砚一应俱全。

书法是什么意思?

只见林苍珩不慌不忙,点燃一支香。香烟袅袅,林苍珩却端坐不动。

正当台下疑惑之时,林苍珩霍然起身奋笔疾书。看那神情极为专注,下笔之时不假思索、飞龙走凤。不过三五分钟,就已经完成。

林苍珩手掌略浮于纸面,轻轻一抹,墨迹已然牢固,便拿起奉过。这是一幅《兰亭序》。

“借当时之意,写当时之字。”林苍珩嘴角挂着笑容。

段放在台下瞬间明白,林苍珩这一手是捕捉了王羲之在兰亭雅集之时的所有意识和情绪,与写兰亭序时的王羲之形意体相合,写就了这样一幅作品。将时间、空间、意识三者融会贯通,巧妙利用。

林云巳看罢有些疑惑的看着林苍珩,这并非怀疑,而是有点出乎意料的惊喜。

“各位,苍珩已经不需要再做其他了,这一项就已经足够了,你们觉得呢?”林云巳还是难掩激动。

台上的另外三个传人也表示同意,确实这手功夫太过漂亮。

等等。”

几人惊讶,难道有谁不同意吗?

说话的是胡斓皓,他看着那幅兰亭序说道:“苍珩叔不觉得这幅兰亭序少了一些什么吗?”

林苍珩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要帮我钤印吗?”

传世的兰亭序摹本盖满了各种印章,而林苍珩刚刚手书的兰亭序则就像当年王羲之初作时一样,并未钤印。

胡斓皓将兰亭序重新放在桌上铺平,然后闭上了双眼。不一会儿右手向前一探,果然凭空抓出一个三寸见方的印章来。均匀地擦上印泥,仔细盖好。钤印完毕,又把印章放回空中,消失不见。

段放暗道,不错,不过这一手的难度和刚刚林苍珩相比还是差了不少,更何况这种手法可实现的路径颇多,很难获得太好的认可。

果然,几个评委也都只是表示不错,但却并未做其他表示,甚至于可能没把这个环节当作是胡斓皓的一个挑战项目,只当作林苍珩兰亭序的一个花絮而已。

林苍珩将兰亭序递到台下供大家传阅。

“我有个主意啊。”看着兰亭序传阅,白夜突然灵机一动,“这个和真迹无异的话,拿去拍卖行,能卖几十亿吧。”说罢满脸笑容可掬。

“然后一做碳14,上周的。”韩星挖苦道,“顶多就是被认定为一个极致的仿品。”

一句话说得白夜泄了气。

几分钟后,兰亭序已经到了几人手中。各花入各眼,每个人的关注点截然不同。段放首先注意到的是那个印章,“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虫鸟篆!刚刚胡斓皓手握的竟然是失传千年的传国玉玺!

岳天太也注意到这个细节,不由得仔细观察。传国玉玺并没有在历史上留下图样,这是一次极好的观摩机会。

“不对啊,怎么跟我们平时看到的兰亭序有些不一样呢?”白夜也发现了异常,毕竟兰亭序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即便不专注于书法,也会有很深的印象。

“现在流传最广的是冯承素的双钩摹本,与真迹自然不同。也有一些考证冯承素当年临摹的很有可能本身也是摹本,可能是王献之临摹王羲之的版本。比如最明显的区别在于‘九’字的写法,我们看到兰亭序当中的‘九’是上勾,但王羲之行书的习惯,一般‘九’都是下勾,王献之则恰恰相反。你再看这幅兰亭序,‘九’是上勾。”岳天太很认真地给解释着,这些可比刚刚说的时间空间好懂多了,她很快就明白了。

“有生之年,让你见到兰亭序的真迹你也不亏了。”

“不是拍不上几十亿吗?”白夜嘟嘟嘴。

 

台下,兰亭序还在传阅;台上胡斓皓准备开始新的项目,不过他表示想和林苍珩共同来完成这个项目。林云巳等略作商议,表示同意。

只见胡斓皓和林云巳相对而立,各自做了一下深呼吸。

天,骤然变黑。正午11点的狼谷转眼间已经漆黑一片。

俄顷一轮明月从天空中升起,让地面微微泛起一些皎白。一只萤火虫在夜空中飞翔,慢慢地萤火越来越大,变成了一盏白灯笼,一个人打着白灯笼快步走过。一个红衣男子摇摇晃晃地追了过来,虽然摇晃但是脚步却极轻,打灯笼的那个人毫无觉察。

突然一阵亮光在众人眼前眩过,剑出鞘,映着月光展示着它的杀气。剑本来没有光,但是它能让日月星辰变成自己的光,是光却让人心寒。

红衣男子的宝剑穿透了提灯人的胸膛,在刺入提灯人胸膛的那一刻,红衣男子抖出一个漂亮的浑圆的剑花。一个圆窟窿出现在了提灯人的胸口,风吹过,还能感觉到一丝寒冷,提灯人知道,此命已绝。鲜红的血则顺着剑花,刺穿了灯笼。留下在风中摇曳的“李府”二字。

霎那间,乌云散尽。哪里有什么黑夜,四月初七又哪里有什么明月。只是狼谷南广场,多了一个提灯笼的人还有他身后以剑拄地的红衣男子。

白夜早在提灯人出来那一刻就已经躲在了一边,捂好了眼睛。陆芫和韩星则兴奋异常,赶紧上前仔细观察眼前的那个红衣男子,他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诗仙李白,多么难得的机会啊。

与陆芫的兴奋相比,狼谷的人却是异常的沉默。乌云散尽之时,他们关心的并不是这台下的两个人偶,而是看着林苍珩胡斓皓满场沉默。因为他俩这场表演所展示的功力已经超过了在场的所有传人。

“二阶六层!”台下有人在沉默之后惊呼。

狼谷有一个念力体系,分为三阶;三阶又各有三层;三层之中再各分三级;总共三阶九层二十七级。每升一级难度提升数倍,阶的突破更是犹如天堑一般困难。狼谷中人一般都可以达到一阶三层,但是二阶四层对于很多人只能望洋兴叹。灵机分流考核的就是有没有达到二阶四层。至于三阶,狼谷已经有几百年没有人突破了。百年来狼谷缺乏老祖宗式的天才,念力突破也日渐式微,一百年前狼谷的传人还可以达到二阶六层,而今林云巳等不过二阶五层,甚至只是初达五层而已。老祖宗曾经达到的臻于至境的三阶九层二十七级,只能是神话一样的存在。

今天,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林苍珩、胡斓皓合力竟然展现了二阶六层的功力,念力六层必可进六重阁,林云巳预估的两人数年可达六重阁差点在这一刻就实现,这让所有懂得念力的人惊喜不已。

通过表决已经毫无意义。

胡黄铎有些激动,不过台下却传来了白里香轻轻的一声咳嗽。胡黄铎定了定神,把激动的情绪压了压。

林云巳,这个平日远比胡黄铎沉稳的族长,眼里却闪现了泪光。在林苍珩、胡斓皓的身上他看到了一种可能。也许,他们在某一天能够再次突破三阶,直入七重阁。

林苍珩和胡斓皓看着台下略有羞涩,虽然这两年他们确实是狼谷最优秀的年轻人,但从未享受如此英雄般瞩目的待遇。

林苍珩略长两岁,过了一会儿他定了定神走到:“族长,特别抱歉。前两天我和斓皓一起研究唐朝时空的视见来着,因为有蔽障,所以并没有掌握好度,弄出来就没法消失了。后来也是我调皮,说试试就这样放在外头会怎样,于是还惊动了您和黄铎叔,还麻烦了几位警官。”

林云巳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抚摸两人的脸庞。

一旁的林间石则递过了几本书。

林云巳把书拿在手上,说道:“从今天开始,你们就可以练习《六道轮回》了。此书事关重大,也很不容易,你们二人可要小心再小心。此前之所以不让你们练习,是因为五层以下必受其伤,如果念力在有不慎,甚至可能灰飞烟灭。如今你二人合力可达六层,便可以放心传于你们了。”

“慢!”

正当林云巳正要将《六道轮回》交予林苍珩、胡斓皓之时,段放大喊一声。

所有人都目光都落在了段放身上,怎么回事?一个外人为什么叫停了传人继承仪典?

在众人的注视下,段放不紧不慢地走上台,他的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林苍珩、胡斓皓。

段放上下左右打量了一下四周,面对所有人的疑惑,确认没有人走神。于是半眯着眼睛,捏了捏那茬红胡子:“林苍珩、胡斓皓,会不会是传人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喊什么停?台下略有躁动。

“他们以后能不能做到今天所作的一切,我也不知道。”

众人有些愤怒,好不容易有两个新传人,怎么来了个捣乱的?难道是生气拿假尸体报案?

“但是!今天他们两个人只是傀儡!刚刚你们所看到的一切,和他们的能力没有任何关系!他俩只是被人操控着走上台前而已!”

段放话音刚落,台下却一片死寂,他们都想听段放说下去。

“段大哥说笑了,我们怎敢诳骗长辈。”林苍珩脸上略有尴尬,想解释一些什么。

段放不等二人再做解释,掀起二人的外衣,从腰间扯下两个香囊来。

“你们要这香囊何用?”

“这也不代表什么啊,随身携带香囊不过是个雅趣而已。”胡斓皓解释道。

“很好,雅趣。但是你们鼻子中塞入香粉又作何解释?在这样一天,你们应该让自己的嗅觉更灵敏才是,偏偏用重香,那么结论只有一个,让人更好地控制你们,不至于中断了掌控。香可以让人更加入你们的神。”

一旁的林云巳、胡黄铎兄弟,刚刚写在脸上的喜悦这个时候已经逐渐消散,段放所言不差,林苍珩、胡斓皓举止行为怪异,本不该如此。

“你们俩,还有那背后那个人,都是聪明人,就别装了,没意义的。”段放毫不客气。林苍珩和胡斓皓却突然耷拉下了眼皮,而后身体又猛然一震。

台上的几个人传人自然不会看不到。

胡黄泽起身:“你们是忘了山上的规矩吗?决不能在我辈同仁身上施法。”

本来,儿子成为传人他很高兴,这是他当年没能做到的,偏偏高兴不到一刻,就变成了奇耻大辱,传人考核作假,这是狼谷千百年来头一遭,让他极是愤恨。

“爹,如果我们是自愿被控制,就不算违背祖训。”胡斓皓已经跪倒在地。这几年来,他是狼谷胡姓最出色的年轻人,一直被认为是胡姓传人不二的人选,而今天一切却突然有了反转。

段放该说的已经说完,看着这台上风雨降至,赶紧拱手下台,下去的速度可比上台快了不止一点。

“你们背后是谁?”林云巳也有些恼怒,这些年林苍珩、胡斓皓是他重点培养的两个年轻人,期望值极高,原以为能够青出于蓝,现在看来这些年即便平日都很难说背后有没有人捉刀。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林苍珩开口了:“云巳爷,您知道我们不能失信于人,我们答应过不说的,所以我们没法说。”

林云巳苦笑了几声,叹了一口气,只得作罢。确实,与从他们之口查出是谁相比,让人信守承诺更为要紧。当然,他想到了十重人。

白夜在台下听得入神:“太帅了,这说不说就不说,说不问就不问,魏晋风范啊。”

岳天太轻轻踢了她一脚,示意别说话。

 

台下一会儿寂静无语,一会儿又交头接耳,场面尴尬至极,没有人知道该如何收场。

一旁,胡九鹏轻轻地拉了拉胡黄铎的衣服,低声耳语了几句,胡黄铎听罢点点头,然后起身走到中间。

各位!你们可知道老祖宗曾经有一盏青灯?”

此话一出,台下的人一个个充满疑惑,他们似乎从未听说过有这样一盏神灯。林云巳听罢则是肉眼可见的紧张,他想过去拉过胡黄铎,但是胡黄铎已经开腔了。

老祖青灯,这个秘密本来只有林胡两姓的传人才知道,因为这盏青灯灌注着老祖宗和无数先祖念力。昔日老祖宗和开姓二祖就是在这盏青灯下参悟天下之道,修四项法门。对于任何参悟修行,有着极大的助力。但此灯念力太大,即便如我历代传人,也多有不受。十世祖之后,无人敢用这盏灯,别轩老祖将此灯带入离穴之后,已经将近600年没有出世。今日又是四月初七,每年只有今夜亥子交界时分可将此灯取出。”

狼谷确实并无秘密,但是老祖青灯是为数不多的不可传说之戒,甚至远比《六道轮回》更不可轻传,因为一旦稍有不济,青灯对于狼谷子弟唯有反噬。虽是世外桃源,即便无欲无求,总还是有人心存好奇,总有人不自量力。更重要的是,取出青灯还要进入离穴,这几乎是没人可以完成的。

林云巳看胡黄铎毫不遮掩地说出青灯的秘密,眉头紧蹙。胡黄铎当年如果不是因为妻离子散,以他的天分兴许可以让狼谷有个小小的中兴,但世事变化莫测。未来最是难以预测,即便能照见千年,把历史上的每一个时空看得清清楚楚,但是对于未来的人和事却难撼分毫。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自己现身,那么好,如果今晚你能取出老祖青灯,你就可以是传人,你已经远胜现在山上所有人。”

胡黄铎向神秘人发出了挑战,他知道这个神秘人不是外人,但是即便今日狼谷不设蔽障,他们所有人还是没法感知到是谁。

胡黄铎还要再说什么,却已经让林云巳给拉下台去。


上一篇:狼谷·人回魂 一

下一篇:狼谷·人回魂 三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