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人回魂 三

时间:2020-09-02   访问量:79

灵机大会就这样结束了。

岳天太第一时间上前搀扶恢复了身体的外婆,虽然她家距离南广场只有短短的几十米。段放看着岳天太,眼神里透露出一丝疑惑,也跟着进了胡黄铎的宅子。

岂有此理!”胡黄铎一进屋就拍桌子!刚刚的灵机大会让他有些气愤,几百年的传人考核竟然出现了舞弊,更恼人的是背后操控的那个人依然不为人所知。

不过胡黄铎拍完桌子却马上回头看了一眼白里香,似乎略有一些惶恐。白里香倒是没做太多表示,和岳天太说着话。

胡黄铎环视屋内,段放一行人都跟着岳天太来了。

会做饭吗?”这话是对着陆芫和白夜说的。

“会。”陆芫满是自信。

“会一点。”白夜稍有犹豫,这姑丈公可从来不好伺候。

胡黄铎点点头,指了指一侧的厨房:“篮子里有菜,你俩做饭去吧。”

岳天太没有抬头,段放笑着看看两个姑娘,习惯性地撇了一下嘴,示意照做。

“这厨房已经20年没用了,你们稍微收拾一下。”

“既然这样,韩星你过去帮帮她俩。”段放顺势把韩星也支到了厨房。

胡黄铎家的厨房是传统的中国灶台,虽然说20年没用,不过掸掉了浮尘之后却也算干净,完全不见油烟。本来两位姑娘还比较紧张,怕是要收拾半晌。虽然厨房很久没人使用,但篮子里的食材却是刚刚送来,瓶瓶罐罐里的调料也还有新鲜的味道。当然了,这里是狼谷,三人也就不再细究了,认认真真做饭烧菜。

陆芫白夜都是从小在城市生活,生活里从来没有这种大灶,引火、烧柴、吹风,对于她们都是头一遭。也亏了韩星有丰富的户外经验帮忙烧火,不然两口大灶忙活,两个姑娘恐怕是很难搞得定。

胡黄铎看着段放一个人闲在那里,恨恨地看了一眼,段放倒是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好意思,报以微笑。

白里香看着坐在一旁的段放,便轻声问岳天太:“你的这位朋友怎么称呼?好像是他和你一起把我扶下山来的吧。”

“段放。”段放不等岳天太介绍,自己就凑了过去,“您怎么称呼?”

岳天太瞪了他一眼,意思很明显,这是我的外婆,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还明知故问。

但是白里香和胡黄铎的表情却和岳天太截然不同,两个人都没有任何情绪表示,甚至刚刚恨恨看着段放的胡黄铎此刻也温和了许多。

没有等白里香说话,段放很是自信地对岳天太说:“天太啊,他绝不是你外婆,因为他是男的。”说罢,直视“白里香”,笑容可掬。

“白里香”颜色一变,轻轻挥手关上了房门,顺带着把厨房的门也关上了。

岳天太有些惊讶,这个外婆的转变着实太快。

你把衣服脱了!”“白里香”突然厉声对段放道。

脱衣服?这是什么操作?岳天太很是纳闷,这外婆葫芦底里卖的什么药?段放倒似乎满不在乎,利利索索地脱掉了上衣,袒露上身。段放毛重,不仅胸腹覆毛,脊背上还连着明显的一线汗毛,不过这似乎并不是“白里香”所期待的。

一旁的胡黄铎很有默契地凑上前,仔仔细细得看着段放,那只看不见的右手还仔细地去抚摸感受。段放只觉得汗毛一根根被撩动,浑身痒得难受,左右乱晃。

“不是他。”胡黄铎回头看看胡九鹏,“不过这孩子也确实是体格资质极佳,难怪是……”

“为什么你不问我,你就把衣服脱了?”“白里香”倒是对段放如此听话的配合有些好奇。

段放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白里香”:“你想说自然会说,不会说我问也没用。既然你要求了,自有你的想法,也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依着你罢了。”

段放在很多时候倒是随和得很,无所谓的事情便不计较,能省很多时间。

“我的确不是白里香,我是胡九鹏!白里香是我的重孙媳妇。”胡九鹏本想趁着今天四月初七直接干预段放的想法,让他不再执着于他是谁,却不料段放的意识控制力让他无法侵入,这是他从未遭遇过的,“没有一点念力的人,竟然能不被我干扰到,你倒很让我吃惊。”

段放明白,趁着刚刚让他脱衣服分散注意力,胡九鹏显然是有所行动的,不过他自己是真的浑然不觉,不禁哈哈大笑:“是不是我的脾气太倔,简直又臭又硬。然后反倒百毒不侵了?哈哈哈哈!天太,你是知道我的。”

“天太,你也把衣服脱了我看看。”胡九鹏虽然还是女声,但说话的语气已经大不相同。

岳天太初听不免一惊,心想难道还想分散我的注意力,来控制我吗?不过马上明白,这两个祖宗必有他们自己的道理,于是稍稍犹豫也除去上衣。与段放不同,岳天太是一身白肉,真正说明了什么叫细皮嫩肉。

“也不是他。”胡九鹏摇了摇头。

“来,两位老前辈说说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外婆又变成了祖爷爷爷爷爷……”段放一时没想清楚辈份。

“外天祖。”岳天太一边整理衣服一边接过段放的话。

耳、云、仍、晜、来、玄、曾、孙、子、父、祖、曾、高、天、烈、太、远、鼻。能知道天祖以上和来孙以下的,都已不多了。

“刚刚我在这屋里设了个小蔽障,所以外人不至于探查到。这件事情也请不要张扬,我还是白里香。”胡九鹏于是如此这般描述了他回魂一事,从离穴出来,他是千古第一人,他也从没想过会再次出现在狼谷,而这背后很可能就是今天幕后那个人所为。

“那么说,现在也就是我们几个和那个神秘人知道你是谁。”段放道,“那么刚刚在灵机大会上,有没有什么特别引起你注意的呢?”

胡九鹏此时却稍显无奈,整场大会没有人引起他的特别注意,甚至台上林苍珩、胡斓皓的异样他也没有察觉,如果不是段放,他甚至真以为他俩就是这百年来最强传人,虽然他们并认为这两人是传说中的十重人。

“那个人也不一定知道我是谁。”胡九鹏下意识地摸了摸白里香的下巴,“他知道白里香不是真白里香,我今天的露面他肯定也会有所疑惑,因为我不该如此镇定地出现在灵机大会上。只是他也不好来验证我。至于那个神秘人我也确实还不知道是谁,一来没有什么苗头,二来在山上不疑不验也是祖训。如果换成是在山下,对象又是其他人,那倒是好办了。”

胡九鹏顿了顿,继续说:“其实也没必要一探究竟知道他到底是谁,只是有点担心他,这样下去会误入歧途伤害到自己。”

正是因为毫无发现,胡九鹏便让胡黄铎抛出了老祖青灯的信心,他相信那个人一定会对这盏灯有着很大的兴趣,甚至试图将这盏灯取出以作证明。问题在于去取那盏青灯风险确实极大,很可能是有去无回。几百年来山上无一个传人试图将青灯取出。一方面固然是敬畏,一方面却也是因为求之无门。胡九鹏和胡黄铎倒是笃信神秘人能够自己去判断风险,搏命式的冒险绝不应该是他的个性,那么让他因此知难而退也许也是一种好事。接下来反倒会让他重新认识自我,可以有所成就。

然而林云巳却不那么认为,他是生怕神秘人太过执着证明自己反被折损,这也是他阻拦的原因。

今晚必有事。

段放和岳天太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依这几天这个神秘人对他们的挑衅,那么不管他取不取青灯,今晚他几乎将肯定出现在离穴附近。

段放岳天太自然是想知道这个人是谁,但胡九鹏胡黄铎并不关心是谁人,是谁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太大意义,狼谷的传承才是他们所关心的。

“那你究竟要阻止他呢?还是要引诱他出现呢?”段放觉得他们的做法和他们的想法似乎有矛盾,“如果想保护这个人,为什么偏偏要把今晚的秘密说出来?”

胡九鹏低声说道:“他迟早会自己知道这个秘密,今晚是最安全的,而且我还能在。”

岳天太疑惑地看着胡九鹏,又看看胡黄铎,他在想这句话背后的意思,但是偏偏胡九鹏又没有解释。

“只要过了今晚,这个人知道了高低可能也就不会胡来了。他的心气太高了,但他也可以说是山上两百年来最顶尖的奇才,让他碰壁一次自然也就知道好歹了。”胡九鹏言毕又看了看岳天太,“这件事情你还得来帮我。”

这话说完,岳天太第一反应却是去看段放,段放却也看着他,只是他的眼里更多的是看热闹。这外天祖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这时候厨房里传来一些声响,看样子是饭菜准备差不多了。

“先吃饭!”胡九鹏示意不要把刚刚说的透露给厨房里的三人,还特意给段放一个确认的眼神,段放点头。

这顿饭吃得很是奇怪,桌上可以说是沉闷无比,只听得到每个人咀嚼饭菜的声音。胡九鹏是不想说,胡黄铎是没啥好说的,岳天太本来就不怎么说话,段放是觉得不说话更有意思,韩星是猜不到发生了什么,陆芫是看他们不说她都不好意思说,白夜甚至被这个气氛吓得有些不敢说了。

这样的一顿饭,吃得是几个人一肚子问号。

“吃完了吗?吃完了就都走吧!”整整半个小时,就只有胡黄铎那么一句话。

白里香看了一眼岳天太,眼神中突然闪现一丝亮光。胡黄铎的目光就没有离开“白里香”,虽然他知道那只是胡九鹏。白里香刚刚闪光的眼神,他也自然看在眼里。两人再一对眼,胡黄铎当时就明白他心中所想。有时候那种熟悉,即便换了一个灵魂,身体的语言却依然通行。

“天太,你和白夜留下。你们其他人就请吧!我们还有点家事!”胡黄铎的声音不大,但是在尴尬的安静当中,却显得分外清楚。

猝不及防的逐客令,让韩星陆芫有些傻,甚至他俩还没怎么吃饱。倒是段放毫不以为意,顺手抓起一只鸡腿,一句话不说叼着就往门外走。他向来如此,韩星陆芫见状也赶紧跟着出去。

白夜倒是很开心,因为她留了下来,这让她觉得胡家没拿她当外人,毕竟是自己的亲姑奶奶啊。

段放等人的背影已经消失,白里香的脸上闪现出难以捉摸的表情,让白夜看着有些起鸡皮疙瘩。虽然她没明白,但是她的感觉告诉她这个姑奶奶一定在打她什么主意。

白里香果然没有让白夜失望,起身拉过白夜,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圈,还搭着她的肩膀转了她好几圈。

“你跟我走吧!”白里香的话,似乎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白里香拉起白夜的手,露出一丝笑容,不过这个笑容却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我带你下山见见世面吧。”


上一篇:狼谷·人回魂 二

下一篇:狼谷·人回魂 四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