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白灯笼 一

时间:2019-05-28   访问量:138

狼谷四面环山,与世隔绝。

狼谷的夜来的特别早,即便夏日里,五六点钟也已经看不到太阳。

每当太阳落山,狼谷四周便传来此起彼伏的呜~呜~呜~~

虽然没有谁见过狼,但这里却坐实了狼谷的名号。

这天晚上有个人走在路上,手里提着个白灯笼,白灯笼上写着三个字“李府”,各位看官不禁要问,这不是两个字吗?

因为灯笼上有一个洞……这个洞模糊了字迹,而洞的那一头却是一个血窟窿,一个透光的血窟窿!

胡黄铎转了好几圈,细细地打量着提灯笼的人和那个血窟窿。他就像一个寻常行走在夜间的人,只是一动不动,只是身上多了一个血窟窿。

狼谷的风很大,奇怪的是那个灯笼却一动不动,甚至于火苗也不见跳跃摇曳。

胡黄铎的眼睛怒睁着,死死地盯着提灯笼的人,一直盯着。

 

东方渐白,狼谷也迎来新的一天。

“太爷早!”一个年轻人过来跟胡黄铎打招呼,他叫林旭然,“这个打灯笼的人是谁啊?怎么之前没见过?”

胡黄铎的眼睛依然怒睁,他瞥了一眼林旭然没有吭声。

“他身上有个洞!”林旭然突然大叫!

胡黄铎再没有理会林旭然和那个提着灯笼的人,甩甩袖子,径自离去!

很快,白灯笼旁边围了一群人。

 

报警是必然的,只是警察直到第二天下午才赶到狼谷,因为狼谷并不在手机地图上出现,即便是山下最近的城市,都鲜有人知道这个地方,上山的道路更是曲折。十几年前这里甚至没有通电,也没有什么电话。好在近年来有了风力发电机,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倒让这里的通讯一下子跨越了几个时代。

警察来了三人,两女一男。毫无疑问地震惊与错愕。

两天多的时间,无论是提灯笼的人还是灯笼都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窟窿上的血迹丝毫不见凝结,颜色也依然鲜亮。甚至燃烧了两天多的蜡烛,依然是一样的长度。如此诡异的景象又有谁曾见过。

“谁是这里的村长?”带头的女警问着周边的人,她叫米露。

“我们这儿没有村长,只有族长。”一个叫胡斓皓的年轻人回答道,“我爷爷就是族长。”

米露抬头看了一眼胡斓皓,他恰扶着一个七十来岁的老人,显然老人就是这里的族长。米露悄声问身边的男警察:“国城,什么是族长?”卢国城没有回答,他旁边的法医陆芫却差点笑了出来。

族长的精神不错,声音也颇为洪亮:“我们这里是山旮旯,只有胡、林两姓,这么多年来除了嫁娶之外,和外界就没什么联系,之前最近的镇子来这里都要走上个三五天,所以一直以来这里都不算一个正经村子,也没个名字,也就这几年外面叫狼谷叫习惯了。政府也知道我们这里不需要管,所以上上下下都是胡、林两个族长在打理,名义上我们也算村长。我是胡姓的族长,胡黄泽。”

米露不再纠结族长一事,开始例行程序开始询问记录。

一旁的陆芫则再次研究这具奇特的尸体。两天来村民们没有移动尸体,现场保护得出奇的好,这几乎就是被刺穿身体一瞬间的定格,只是没有按理倒下去。一边观察,一边手上的相机不停地按着快门。

族长大人,您看能不能找一间屋子,放一下这尸体?”陆芫观察得差不多,显然准备动手了,“顺便您叫俩小伙子帮我们一起抬一下。”

胡黄泽看了一眼人群,然后说道:“苍珩、斓皓、旭然,你们三个今天就跟着警察同志吧,他们有什么事你们就帮着点。胡家祠堂西侧院,就把人抬那儿吧。千万记住别走祠堂正门!”

被点名的三人都是20来岁的年轻小伙,林苍珩、胡斓皓、林旭然。陆芫抬头看了下,比较满意,转身对米露说,“米露姐,我看怎么就在狼谷做个尸检吧。搬到市局的话,怎么都得明天了,一路颠簸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米露点头同意。几个人去汽车后备箱拿了一副担架,戴上手套,开始搬运尸体。

 

狼谷有一东一西两座祠堂,村落的最东边的是林姓祠堂,村落的最西边的便是胡姓祠堂。狼谷的两座祠堂不同于他处,分为正院和东西两个侧院,相连却不相通。警方临时工作室的西侧院,有着一间三十来平米的传统青砖房,房间的西墙有一扇窗,下午时光正好投射进来一窗的阳光,映在拼接的案台上,让这里的气氛更为神秘。

陆芫拿起了手术刀准备动手,除了米露和卢国城之外,狼谷的三个年轻人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在旁观瞧。陆芫微微一笑,心道:“好奇害死猫,一会儿不把你们这几个山里头的嫩娃子吓吐才怪!”

两天来尸体的姿势依然保持得极好,毫不僵硬,宛如常人。陆芫的手术刀刚刚划开皮肤,没有吓倒三个狼谷的年轻人,却把她自己吓了一大跳!

手术刀划过皮肤,须臾之间便无刀痕,仿佛切割的是一波水流!即便她在切割同时用手向外拉,只要一松手,又是完整的皮肤!在手术刀切开之处,无论是血液还是血管又都是那么真实、清晰,只是没有一滴血流出来,也没有一滴血染在手术刀上。陆芫尝试用针筒抽血,但是血液仿佛被施加了魔法,只要松手便又从针筒流回体内。

整个西侧院,只听得到外面的松涛,里面的六个人没有谁能够解释他们眼前看到的景象。虽然在此之前的所有事情已经足够让人惊讶。

陆芫的电话突然响了。

“小师妹,刚才你找我有事啊?”电话的那头是东方省公安厅刑侦专家、东方公安大学教授段放。

陆芫如梦初醒,把现场勘察和刚刚解剖的状况一五一十地向段放做了说明。

电话那头,段放略作沉吟便道,“你们现在马上把尸体运到省厅。我给你们局长打电话,让他这就准备好车辆去山下接你们,你一个人随车过来就行,其他的人手我这边来安排!”

面对如此匪夷所思的场面,米露的面色已经显得很不自然,虽然是警察但毕竟还是女人。卢国城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又去捏了捏尸体,这分明和常人无异,甚至还依然略有体温,怎么会如此诡异?

 

狼谷的风依然在吹,夹杂着一声声狼嚎。狼谷的居民早已习惯这一切,也早已熟睡,但是对于陆芫、米露和卢国城来说,这样的景象却实在是太过于阴森恐怖!

狼谷的正南有一座牌坊,那正是入谷的门户,上面隐隐约约有四个字,却又十分模糊。

又一阵风吹来,在狼嚎之外却又多了一种奇怪的声音,三人抬头朝声音的方向看去,却看到了那个提着白灯笼的人,再一次站立在路口,而他身上的那个血窟窿迎着风成了一个天然的哨子,那奇怪的声音正是从血窟窿里传来!

“啊!”

米露的一声惊叫,惊醒了陆芫,与此同时卢国城也猛地扭了一把方向盘!这是一个梦。但奇怪的是,陆芫、米露乃至开车的卢国城同时做了同一个梦,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看看手机,距离离开狼谷也不过半个小时,按照上山的时间,他们至少还得两个小时才能盘桓到山脚下。

这个梦让三人更加困惑,为什么会做一样的梦?为什么会梦见白灯笼再次出现?为什么卢国城在崎岖的山路上做梦大家却能安然无恙?这一切也许没人能够解释。

不多久,车已行至山下。市局转运的车辆也已经在路旁等候,市局局长娄忠竟然亲自出现在了车里。

“娄局,您可真够快的。从市局到这里怎么都得一个半小时,我跟我师兄电话也不过一个小时。”陆芫说完这话,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一个小时?你看看这天色。”娄忠不仅是领导,他也把陆芫、米露这些年轻人当作自己孩子一样看待,“车上睡着了吧?”

陆芫再看一眼手机,果然已经离开狼谷三个多小时,但是她相信上次看手机距离现在绝对不超过半小时,但是这天色又如何解释?刚刚还有斜阳照入车窗,而现在却是明月当空。当然今天的怪事已经足够多,这点时间差似乎已经算不得什么。

 

换车之际,娄忠按捺不住好奇打开袋子打量着那具尸体。光是那个血窟窿就已经是他从警30余年来所未见,更何况旁边还有一盏吹不息、燃不尽的白灯笼。

“难怪小段都对这玩意儿那么感兴趣,果然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娄局,这案子您看我们怎么结?”米露面有难色,“就那么交给段哥了?”

如果说在以往,有什么命案,娄忠总是面色凝重的,但是这次显然不一样,娄忠甚至略有兴奋:“今天这事啊不算案子,再说了他段放接手的,我们就彻底放手好了。另外,你们三个切记,这事太过诡异,你们要守口如瓶,否则我可给你们纪律处分!在段放没有得出结论之前,谁也不许露半点口风,哪怕我们内部同事之间!这事弄不好,就会被人当作封建迷信,甚至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用来蛊惑人心!”

“是!”陆芫、米露、卢国城敬礼承诺!

警察和普通人一样,有话多的也有话少的,刑警和法医偏偏都是那种话少的居多,因为他们往往更喜欢沉思。一路上几个人只是默默地坐着,各自想各自的事。

“白灯笼!”又是米露打破了这种沉默!

白灯笼呢?众人发现,原本放在车厢一角的白灯笼不见了!陆芫见此情形,赶紧打开尸袋的拉链,尸体也已经消失!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狼谷·白灯笼 二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