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白灯笼 二

时间:2019-05-28   访问量:116

东方大学是国内综合排名前三的顶级院校,自然也是东方省最出色的大学。有着百年历史的校园,在早晨第一缕阳光映衬下,充满了活力。露水从枝头泛着阳光落下,滋润着土地;时而有猫悄悄爬上银杏树,却惊飞一树的乌鹊。

岳天太是东方大学最年轻也是最受欢迎的一个教授,因为别的教授往往只是专于一门,而他却精通历史、国学、考古乃至生物,是国内少有的博物学家。从“优青”、“杰青”到“长江学者”,岳天太都如探囊取物一般轻松,东方大学也自然视之为珍宝,不仅有专项研究经费还获准在新生当中任意遴选弟子。

他喜欢安静,所以他的办公室选在了一层甬道的尽头,面南见湖,面北见树。

他习惯早起,每天都是7点准时到达办公室。然而就在今天他推开办公室大门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满脸堆笑看着他。

“你怎么来了?”岳天太显然并不喜欢这个人,“我可没请你来我这里,你有事的话和我的助手预约,我很忙!”

椅子上的人显然料到岳天太有这样的态度,不过并无愠色,依然笑嘻嘻:“岳教授,不好意思没有提前通知您,您至少这一周被我包了,至于最终是半个月还是一个月,那我就不好说了。”

“段放,你搞什么鬼?!”岳天太显然很不耐烦,他平日里是一个很严肃很平静的人,只是这个段放却总让他浑身不自在。

“太太,你认识我也有十几年了吧,我什么时候和你开过玩笑?”段放很严肃地看着岳天太,这倒让岳天太有些词穷,照理说段放确实没有开什么玩笑,只是他从来把正经事搞得跟玩笑一般,这也恰是他让岳天太最不自在的地方。

“说吧,什么事?”显然岳天太知道段放也绝不是一个闲人。段放并不答言,只是递过去一沓照片。

岳天太只看到第一张照片眼里就闪现了星光,很快就看完一遍。

“什么时候走?”

“现在!”段放顺势从桌子底下推出一个拉杆箱,“生活用品我给你准备了,衣服都是你的号!现场工具我知道你有三套可以随时出发的装备!”

岳天太接过拉杆箱,转身就向门外走去,段放便也起身小跑着跟上。

 

车辆早已在外等候,随行的还有陆芫和段放的助手兼徒弟韩星。除了老冤家段放之外,岳天太对这两人倒颇为欣赏。陆芫硕士时候的导师也曾是他的导师,也算是他的小师妹,岳天太也曾亲自执导过她几番。韩星虽然不是出自东方大学体系,却是国内高智商俱乐部的风云人物,而且刚刚20岁,他也早有耳闻。

韩星看了一眼手表,7点10分,果然和段放说的分毫不差。趁着陆芫和岳天太寒暄,他悄悄问段放:“师父,岳老师果然没问去哪儿?”

段放笑笑:“这就是岳天太,他只管感不感兴趣,至于去哪儿他才不关心!”

 

上了车,陆芫开始向岳天太介绍具体情况,包括白灯笼事件的发现、勘察、解剖、消失,甚至于他们的梦境,都做了详细的说明。岳天太只是很认真地听着,并不提问,也不疑惑。倒是一旁的韩星神色凝重,搜索着解开这些谜团的各种答案,但是显然他并不能合理地做解释与推断。

开车护送他们的卢国城补充道:“刚刚,局里又接到了狼谷的报警电话。尸体又在同一个位置,以同样的姿态再次出现了,跟昨天丝毫不差!”

“那么说,我们昨天下山时候做的那个梦是真的?”陆芫道。

“所有这些都非常不合常理,我们也没有必要按照常规认知去试图解释!”这时候段放开口了,“连山市局的娄忠局长已经把所有掌握的情况汇报了省厅,这中间的诡异之处我想各位已经认识到了。这一事件已经超出了常规案件的范畴,所以现在由我、岳教授、陆芫、韩星四个人成立特别小组,这个小组的工作范围不限于事件真相调查和学术研究,可以算是东方大学、省公安厅、省公安大学三方协作。小组分工想来也不用多说,各展所长就好。发现、逻辑推理在我,知识储备在岳教授,分析、计算归韩星,动手的事情就是陆芫。”

“娄局长让我配合你们,我做些什么?”卢国城生怕段放把他忘了。

“小卢,这件事情还真的不是人越多越好。你把我们送到山脚的公路,然后我们自己上山,顺便看看这道路有没有蹊跷。娄局那儿你就说我让你回来的,他知道我的风格。”

“可是那儿的路真不好走,地图上根本没有狼谷这个地方,我们也是找了半天,才在一份几十年的老地图上找到了狼谷,好歹我昨天上去过一次,我怕你们……”卢国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一个警界传奇、一个大学传说、一个高智商俱乐部新锐、还有一个虽不甚了解却和他们很熟的女法医,他们会迷路的可能性几乎为0。

段放笑笑,并不说话。

韩星拍拍卢国城的肩膀:“卢哥,地图留下就行,我偶尔还玩个赛车。”

岳天太在路上惜字如金,始终没有说一句话,这会儿索性更是眯起了眼。

 

女人总是有一种直觉非敏锐。陆芫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当目光扫到后视镜的时候,她突然就明白了哪儿不对劲!

“有人在跟踪我们!”

和陆芫的惊诧不同,车上的其他人却一个比一个的淡定。

“这辆蓝色标致408在我们出东方大学门口的时候就一直跟着我们了,是个女司机,25-28岁,短发,黑色小西装。是个麻烦,但没什么危险。”韩星不紧不慢地说。

“你看到了怎么不说?你怎么知道她没有危险?”陆芫以为自己能够发现跟踪者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没想到韩星竟然早就观察得如此仔细。

“看穿着月收入在一万元到一万五千元之间;空气刘海、两缕挑染、圆框复古眼镜,这些特征基本表明此人热爱生活,收入中上,和危险型人物特征完全不同。当然还有开车的姿势细节反映出来的性格。”韩星略作卖弄,也算是向段放交待功课。

段放听罢微微一下,只说了四个字:“你惹的祸!”

韩星愕然,怎么是我惹的祸?陆芫更是不懂。

段放并不作答,只是跟卢国城说:“你看看怎么甩掉这个尾巴!”

卢国城很为难:“段哥,再一公里咱们就出城了。去狼谷那是唯一的一条路了。这条道车少,是没可能甩掉的。但是现在我们也没法绕行了啊,不然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了。而且到了这里,几乎都是往那条道走的,我估计她都能猜到我们要怎么走了。”

你们早发现了,为什么早不甩掉?”陆芫的反应也算迅速。

段放打了个哈欠,搓搓手:“韩星,这姑娘之后就交给你对付了啊,别让她影响到我们。争取让她多干粗活累活,多看看血腥阴森,能吓跑最好!再不济,在山上给她说门亲什么的。”

呃,我尽量。”韩星唯唯,随后悄悄扭头跟陆芫说,“我师父喜欢看麻烦的麻烦……”

岳天太有点听不下去了,他看了一眼后视镜,这车他认得。“小卢,靠边停车吧。后面应该是白夜,我妻子的同事,《东方日报》的。”

韩星顿时明白了段放的意思,确实是他惹的祸。之前段放让他跟岳夫人王晔告个假,因为按照以往的经验等岳先生想起来跟家里请假的时候往往已经过去几天了。坏就坏在韩星太过相信师父,段放刚交代完走进岳天太的办公室,他就提前跟王晔告假去了。虽然作为夫妻,王晔很是支持丈夫;但是作为《东方日报》社会新闻部主任,职业敏感让她很快意识到,段放和岳天太一起外出一周以上,必有大事,于是乎放下电话立刻就让白夜跟进。哪怕韩星在看到岳天太之后再行告假,这个尾巴就不会出现。

卢国城把车停在了路边,向蓝色408招了招手。

白夜自知已经被发现,也不再躲闪,下得车来半是笑容半是尴尬。

“姐夫好、段大哥好,各位好!我是白夜,《东方日报》社会新闻部记者。”白夜向来管王晔叫姐,岳天太也自然是姐夫了,他倒也不违和。只不过韩星在白夜的目光里看到一丝狡黠。

“白大姐,您也看到了,这是警车,我们这是在执行公务,并不适合您做采访。您也知道警务报道都有专门的流程,我也相信您作为党报记者的职业素养。”韩星未等所有人开口,就开始了拦截工作。

“这一声大姐叫的我好生别扭啊!”白夜爱笑,笑得就差蹲地上了,“谁说我要采访警务工作了?我跟着岳教授采风不违纪吧?你们这架势要是办案?那我白做了那么多年记者了。再说了,我们报社除了日报还有《东方时报》《东方周刊》《东方画报》啊,很多类型素材都可以采集的,哪怕我做个新农村发展建设思路的专题呢。不该报道的东西,就算你们不说,我都不会去碰,我可不是娱乐记者!社会价值高于新闻价值,这是新闻人真正的觉悟!”

韩星正等着白夜说什么新闻自由,然后他加以驳斥,没想到白夜偏偏如此配合,让他一时不知道如何应答。

“岳夫人带的好兵啊!”段放嘿嘿一笑,“我知道怎么说你都是非去不可,那我也不拦你,但是话先说在前面,我们不带一个废人!你要跟着我们,也要做事。不过你可想好了,这趟很多场景不是常人可以接受的!”

段放指了指陆芫:“陆芫可是法医,死的活的、五脏六腑、腥臭恶心的,一切皆有可能!到时候哭着喊娘再打退堂鼓,那可没有机会!”

白夜听着有点犯恶心,咽了一口吐沫,倒是很坚定:“小意思!”

陆芫看着白夜,似有不信,很轻但很郑重地说:“我第一次在学校看到福尔马林浸泡的尸体的时候,可吐了三天三夜!”

白夜咬咬牙:“我五岁时候都跟大鹅打过架,三战三胜!”

岳天太都忍不住笑了一下。段放摸了一下上嘴唇:“这样吧,国城你们昨晚也忙的挺晚,今早又起得早,你开着白夜的车送到报社;然后你就去公安大学,我办公室里有一批新的国际案例,你拿回连山市。不着急,休息一下,下午再走!然后,白大记者,先请您给我们做个司机,我们这几个大多昨晚都没怎么休息,岳教授又习惯随时随地思考问题。”

开车并不是什么苦差,白夜也想迅速融入,也不推辞。

岳天太瞥了段放一眼,似有不满其实也没什么不满;虽然看似欺负白夜,却也颇有道理。段放顺势换了一个位置,从副驾挪到了后排;岳天太不愿和段放挤在一起,索性就坐到了副驾。

两个人的这些细节,陆芫和韩星看在眼里,捂嘴偷笑。

陆芫捅了捅韩星,然后指了指假寐的段放和沉思的岳天太:“你知道为什么他俩那么不对付吗?”

韩星摇了摇头,不过又很期待地看着陆芫,显然她应该知道一二。

陆芫笑道:“你师父啊,简直就是这个岳教授的克星。按说岳教授的智商当然没的说,情商来说也绝不低,但是架不住他正经你师父不正经啊!据说,岳教授的婚事就是你师父给搅和成的,而且原因巨逗,就因为岳夫人叫‘王晔’,你师父就想看看他俩在一起之后,互相昵称好玩!这事儿东方大学里几乎就是个公开的秘密。”

“老婆管老公叫太太,老公管老婆叫爷爷?”韩星自然一点就通。

“对对对!然后你师父还找书协钱主席写了一幅字送给他们作为礼物。”陆芫压低了声音,但是明显着重了语气,“太!太!做!主!”

 

9点10分,整整两个小时之后车已行至狼谷脚下,附近是一个叫做“斗岙”的小村子,近些年村里人大都去向生活条件更好的城里,村子基本已经空了。接下来的这段山路即便是原先斗岙的村民也无人知晓。路上一行人早已翻看过所有地图APP的各种模式,并没有发现有狼谷的存在,斗岙的三个方向绵延了几十公里的山脉,哪怕放到最大也没有一点村落的影子。

卢国城留下的这份地图叫做《连山县地图全册》,出版于1992年,是一本100多页详尽记录村道的地方地图。将近30年的时间,连山早已县改市,地图上几乎所有的建筑道路早已物是人非,唯独最后一页的狼谷上山线路图却成为现今唯一可以参照的依据。业余赛车手韩星看过一遍地图,从白夜手中接过方向盘,随手就又把地图给了白夜。

 

进入狼谷的门径就颇为隐秘,在一片树林当中七拐八拐早已让陆芫和白夜晕了头。岳天太轻道:“奇门八卦阵,再右拐就出去了。”果然,再一个右拐之后,出现了一条百来米长的石板路,真正的狼谷之路才出现。

岳天太满意地给了自己一个微笑,然后伸手向白夜要地图,但是在他看到地图的一瞬间却愣住了,“这幅地图是我母亲绘制的!”

地图的最下方赫然有一行小字:本图由胡重香同志提供,特此感谢!

还没到呢,已经越来越有趣了。”陆芫说,“一会儿该不会段师兄也和狼谷有什么联系吧?”

段放拍了一下陆芫的脑袋:“严肃点!所有的巧合都是必然,所有的不可思议都只不过因为无知。几百年前见个鬼火还真以为见鬼了呢!永远不要把思维局限于你的已知,不然反倒会变成无知。对未知保持开放,是我们这些人应该有的态度!”

段放正经的时候倒是满口老夫子的说教,所以他就习惯性地让自己不正经。

山路是原始的土路,绝大多数路段并没有铺设石板。所以一路颠簸自是难免,好在韩星是个不错的业余赛车手,比之前日的卢国城驾驶,已经让陆芫觉得平稳了很多。

停车!”岳天太突然叫停。

段放依然保持着他一贯的淡定,毫无表情地假寐。但是陆芫和白夜却是好奇心旺盛,实在不清楚岳天太这半路上突然喊停是什么意思。

岳天太的注意力在车子的四周,只见他稍作观察然后指着一堆乱石与草丛说,“从这儿开过去!”

韩星疑惑地看了一眼段放,段放仍旧眯着眼,只是轻轻点了下头。

“我刚才奇怪这条路为什么只有前后两处布置了阵法,这不符合一般格局。果然这道路中间还有文章,此处应该是捷径入口,这份地图提供的线路至少要多走一倍路。”岳天太倒不会故作玄虚,马上说明了意图。

岳天太料得丝毫不差,虽然冲入乱石草丛颇为颠簸,但是前一天三个小时的上山路,这次一个小时就到了,对此众人皆颇为叹服。


上一篇:狼谷·白灯笼 一

下一篇:狼谷·白灯笼 三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