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白灯笼 三

时间:2019-05-28   访问量:117

段放环顾狼谷四周,虽然四面环山,但视野颇为开阔,不远处的山腰便有云雾环绕,果是个清幽之地。

“这里的海拔是0。”岳天太道。

“怎么可能?”白夜十分诧异,“我们分明是上着山来的,一路上几乎都没有下坡路。韩星,你说是不是?”

韩星点点头,作为一个车手,上下坡的感受最起码是不会错的。

“陆警官,你们又过来了啊。”有三个狼谷的年轻人微笑着走了过来,正是昨天陪同陆芫的三个人,说话的是林苍珩,“这四位也是警官吗?”

一行人开着警车来到狼谷,却只有陆芫一人穿着警服。段放微微打量了一下三个年轻人,并不答话只是对着陆芫压了压手。

陆芫心领神会:“白灯笼一事太过蹊跷,超出了常规的刑事案件范畴,所以这次是省公安大学和东方大学的几个专家专程过来做个研究。这位是东方大学的岳天太教授、这位是省公安大学的段放教授、这位是段教授的助手韩星、还有一位是《东方日报》记者白夜。”陆芫将众人一一介绍。

新出现的尸体呢?”白夜是记者,职业让她更加急不可耐。

在那儿。”随着林旭然手指的方向,众人看到几张蔑席围成了一个圈,一个民间版警戒圈。陆芫相信,那个位置和昨天出现的位置丝毫不差。

打开蔑席的一刹那,白夜立刻跑开,在路边一阵呕吐。段放冲韩星摆了摆手指,让他去照看一下。

一切仿佛昨日重现,无论是血洞的形状大小、血滴的位置、甚至灯笼火苗的样子都一般无二。

陆芫无解地看着段放和岳天太,这两人却各有感兴趣的地方。段放仔细观察着血洞,岳天太却对服装、灯笼很感兴趣。

“从服装的款式、质地还有灯笼的材质,这都是非常典型的唐代中期物件。”岳天太很是认真,“而且绝无造假可能!”

陆芫张大了嘴巴,一个在她那里根本无从下手的事物,到岳天太那里竟然一眼就找到了突破口,这个最年轻的长江学者果然让人惊叹。

“这种布料非常有特色。染料的矿石源自长江岸边芜湖一代的山矿,在唐朝中期之后就已经基本绝迹了;染布的手法又是比较典型的唐初中期技术。灯笼也差不多,纤维材质很说明问题。”岳天太一边摆弄着灯笼一边继续说,“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要知道他是谁,就需要定位精准的时间、地点,这一步之后才是难点。”

啪啪啪!段放带头鼓掌。

“今天需要移动尸体吗?他会不会再消失?”陆芫问段放。

段放看了看岳天太,又瞧了瞧远处的白夜,她不仅在吐而且还哭了。

“会不会再次消失我不知道,但显然有些工作我们不能在露天完成吧。”段放看了看三人,显然林苍珩年纪略长,便也有意无意对着他说,“今日来不同昨日,我们还得在这边住上几日,做一些调查,不知道是否可以给我们安排两间屋子?”

“云巳爷估摸着你们这趟来会住几天,已经让我们准备了。先处理了这个东西,一会儿我再带你们去住处。”林苍珩却早有准备。

“云四爷是?”段放问。

“我们林姓的族长,林云巳。按辈份我得管他叫爷爷。”林苍珩道,“狼谷有林、胡两姓,据说早前是一家人,所以无论林胡我们这里都是按着辈份起名、称呼的。”

“七八十年代之后按照族谱严守辈份的已经很少了,你们这里倒保留得很好。”作为文化学者岳天太显然对这种宗族文化很是感兴趣,“你们这里还有祠堂吗?”

“有两座,林姓胡姓都有。”胡斓皓道,“现在我们就把这东西给扛到西边胡姓祠堂的西侧院,但是我爷爷说了千万不要让这类物事经过祠堂正门正院。”

岳天太自是明白其中讲究,便不多言。

 

一行人安顿了住处之后,重又回到胡氏祠堂西侧院,段放并没有把提着灯笼的那个东西放在床案上,而是像蜡像一样让他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只是在上面覆盖了一块白布,省得白夜看到恶心。

“白夜,你怎么样?能坚持吗?”陆芫关切地看着白夜,生怕一会儿揭开白布之后她又是一阵恶心。

“你们揭开时候我背过去吧,其他讨论我一块参与,只要别让我看见就没事。”白夜倒也不逞能。

我首先说一点。”段放开门见山,“大家不要有任何疑惑,就算岳教授推断出来是唐代的物件,我们也只当作这就是三分钟前发生的案件,不要自己先给自己设置太多心理障碍。”

明白。”韩星、陆芫应诺,岳天太默认。

“可是我怎么下手呢?我无法从尸体身上提取任何物件,没办法进行化验。”陆芫确实对自己的工作有所怀疑,“难道我们就只能靠着姐夫的观察进行判断?”

“确实,就算我们把时间、地点更为精确了,找个人还是大海捞针一般。譬如说开元元年的长安,那还是没有头绪。你段放还能穿越时空不成?”岳天太显然是等着段放露一手。

段放看了看白夜:“白大记者转过身去呗。”

白夜很是听话,不加犹豫立刻转身,还跑到了门口的位置。陆芫看白夜乖的样子,完全不似上午逞强要来的厉害,不禁扑哧一笑。

段放揭开了白布继续说:“我们一步步来推敲,看看能不能最终找到答案。首先来看这个血洞,陆芫从你专业的角度,觉得这是什么伤?”

陆芫指着血洞:“血洞直径9厘米,创口异常平滑,应该是利刃所伤,但是我想不到在古代会有这样的工具能够造成这样的伤害。从灯笼和衣物上的血迹来看,是从后背贯穿而来。”

那如果搁现在呢?可能是什么?”说话的是白夜,虽然她站得挺远,却禁不住她自己的好奇。

对于白夜又害怕又好奇的样子,陆芫尽量控制住自己不笑:“如果是现在的话,最可能是一个锋利的圆筒,每秒500米以上的速度,也就是相当于子弹的速度贯穿胸膛,有可能造成这样的伤害。即便是现代,这种假设要成立也很困难。”

是剑。”段放悠悠说,“只有高手用剑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近乎武侠小说啊。”

剑伤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洞?”陆芫不解。韩星倒是很仔细地听着段放做解释。

“杀人者不仅是用剑高手,而且熟悉人体结构。剑从第六节胸椎上部刺入,迅速划圈,斩断三根肋骨,切出心脏,从第七节胸椎下部划出,顺势收剑,几乎可以说是庖丁解牛一般。”段放对凶手的剑法颇为钦佩,“所用的剑极窄、极锋利,硬度与韧度恰到好处,这样来看,也应该是当世名家。而且此人左手持剑,右手的话会变成顺时针旋转。”

陆芫打上手电仔细地去看那个血洞,创口极为平滑,在段放分析之后才发觉血管壁和肌肉纤维的细微区别。对于法医来说,捕捉这种堪称微毫的细节确实不是她的职责所在,但是却一样可以让她感受到自己和段放之间的差距。

当然这些推断在下一阶段才会有用,现在来说对我们的解题不会有任何用处。”段放继续说,“陆芫,这些衣服能扒下来吗?”

可以,但是一松手就会恢复原样!不过解开扣子脱下来倒是和正常一样。”

段放不由分说,拿起剪刀连剪带扒,韩星则在一旁帮忙。段放像欣赏艺术品一样,手指划过每一寸皮肤,仔细地接受着手指反馈过来的触感,同时捕捉着每一个毛孔。

“他的左臂有纹身。”陆芫也顺着段放的手游走同时观察着。

“这个纹身估计岳教授更有兴趣,隔了1000多年根据纹身查一个人,除非这个人本身就是个大人物,否则基本无从谈起。”段放这时候已经完成了他的工作,尸体的衣服已经自行恢复,“这个人生活条件不错,唐朝小胖子一个,皮肤细腻,手足部位都没什么老茧,甚至指甲缝都很干净……”

“管家、门客之类的高级仆从。”岳天太道,“看衣服就知道,何必搞那么麻烦?”

虽然段放认真仔细上下探索的分析在岳天太一句话之下就变成小儿科,但是不同角度的一致性,显然坐实了这个结果。

段放嘿嘿一笑并不生气,对陆芫说:“接下来看你了,常规操作解剖一下尸体,从食道残留物、体内寄生虫等推断遇害时间、更详细的地域信息等。这些都不需要提取也不需要化验,只要观察到就可以。我得去做另外一件事情。”

如果说是一句寻常的尸体,陆芫肯定早就把这些信息提取到了,甚至于更仔细,只不过因为太多神奇的因素交织在一起,让陆芫反而不能以常态去对待。陆芫暗自懊恼,自己还是不够冷静,干扰了理智,这也是学校的导师们耳提面命的,确实自己应该更专业一些,虽然千年古尸很难遇到,但这不能成为借口。

陆芫正在出神间,院子里却传来了脚步声,为首一人60来岁年纪,脚步很是轻便,让段放暗暗称赞的是一双目光如炬,绝不像深山老林的乡野村夫。

“几位警官远道而来,我实在是惭愧啊,没有第一时间来迎接。”老者的声音里透着一种劲道,仿佛是一个武林高手在用内里发声一般,声不大却有足够的穿透力。

一旁的林苍珩赶紧向段放等人介绍:“这是我们林姓的族长——云巳爷,他刚刚忙完,就马上过来了。”

云巳爷好,不过我们这儿除了这个法医同志,其他都不算警官。”段放很自然地以队伍负责人的身份和族长对话。

别那么叫,那都是这里的一些小辈的称呼,你们叫我老林就行。”林云巳伸出手来和众人一一握手,段放马上发现他看岳天太和白夜的眼神有点异样,不过也仅仅是一瞬间,然后马上回过神来。

“林族长,您不必那么客气,我们这现场工作也确实怪瘆人的,要不咱们出去说?”

时间已是中午,不过西厢房里依然需要点亮灯,还得把专用的手术无影灯支上,整个房间明暗交错、光影横杂,很多人不消看到那带着血洞的尸体,光是看这些光线就让人起鸡皮疙瘩。

“对对对,都出去!我让他们弄了一桌饭菜,也算是欢迎几位到来了!”林云巳满脸堆笑。

“段哥、岳哥,自打我记事起,我们族长可没有请过一个外边的客人啊,你们这是头一遭啊!”林苍珩在旁附和,“你们看,这都快12点了,也该吃点午饭了!”

恭敬不如从命,几人没有推脱,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前往林云巳家。

 

族长家在狼谷的北边,从胡姓祠堂走过去也就5分钟的路程。狼谷的建筑很是统一规整,除了正北有座楼房外,居民居住的都是单层的砖瓦中式传统房屋,族长家并不比普通人家高大,不过一样的雅致干净。族长家中的陈设甚是古朴,仿佛来自民国电视剧,现代的东西很是少见,随处可见的书柜、书籍倒很是醒目。

族长家人并不多,女儿林间梅、上门女婿朱海冰、孙女林苍馨以及作陪的林苍珩。无论老幼男女,几个人谈吐与眉宇之间都没有丝毫的浊气,这让段放和岳天太几人都感到十分舒服。

狼谷与世隔绝,已经形成一个小环境,席间的鱼肉蔬果均是此间自产,虽然普通却都极是新鲜清爽,而且样样都是纯有机,在城市里都是难觅踪影。吃得白夜都想做一篇偏远山村有机农业发展的新闻报道。

几番闲聊客套之后,林云巳突然问道:“我盘算着几位上山怎么都得三个小时,怎么来得如此之快,难道几位早上7点就已经到了斗岙?”

白夜显然对山里的饭菜非常满意,美食让她从恐怖的血窟窿阴影里恢复了活力,这时候立刻接过话来,把岳天太一顿吹嘘。

“你懂得奇门八卦阵?”林云巳更是仔细地打量着岳天太,“而且这绝不是初窥门径就可以的。实不相瞒,早年我们祖先来到狼谷的时候确实在这个入口上颇下了一番功夫,也正是这样几百年来我们这里鲜有外人进入,误闯的可能性都极低。能够在那份地图之外再自己找到道路的,就连我们山上的人都没几个能够做到。”

岳天太迟疑了一会儿,然后抬头看着林云巳。

“族长,我得向您打听一个人。您知道胡重香吗?”

“我自然知道。她就是现在你们用的那份地图的提供者,这也是上山地图唯一的外露。”林云巳不紧不慢地回答。

“她是我母亲。”

林云巳的脸色瞬间一变,筷子上的一块肉差点掉到桌上。一个向来沉稳的族长,神情如此变化让众人颇为意外,小孙女林苍馨更是疑惑得看着爷爷。

“你是胡重香的儿子?”林云巳显然是激动了一下,不过他很快试图让自己恢复平静,“那我就明白了,一切就说的通了。”

“什么你就说的通了?我们更糊涂了啊!”所有人当中,最不沉稳、最好奇的一定是白夜!

林云巳轻轻呷了一口酒:“胡重香是我们山上的人,所以天太,你也是这山上的后人。重香是胡黄铎唯一的女儿,也就是胡家族长胡黄泽的亲侄女,不过她在很小的时候就离开这里了。我记得是十岁左右吧,交给了她的外祖父母。”

“对,表姑就是从小跟我爸一起长大的。”白夜话说出口,顿觉失言。陆芫和韩星也是吓了一跳,这叫了岳天太半天的“姐夫”怎么突然又冒出一个“表姑”来?只有段放在那里不动声色。

“你姓白?”林云巳看着白夜郑重地又问了一遍。

“对,刚才我们介绍过。”白夜抿了一下嘴唇,怕自己再说错话。

“哦,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了。”林云巳如此说,却又多看了白夜几眼。

“您关于我母亲的了解就这些吗?她在狼谷没有其他什么了吗?”岳天太追问道。

“确实,她离开山上的时候还小,我只知道她再也没有回来过,她走后不久,你外公也慢慢变得一阵清醒一阵疯癫的。”林云巳显然开始变得很高兴,“果然这一切都是缘分啊。按咱们山上的辈份你还比苍珩低一辈,得管我叫太爷呢,哈哈哈!”

林云巳继续和岳天太攀谈着,完全就是失散数十年的亲人重新相认的架势。

这边厢陆芫捅了捅白夜:“不是姐夫吗?怎么变成表哥了?”

白夜皱了皱眉,一副向陆芫告饶的架势:“本来一直是表哥,后来我和表嫂一个部门,为了避嫌就管着表嫂叫姐,管他叫姐夫了。其实段哥老早就知道了,他就是看我笑话。”

白夜恨恨地看了一眼段放,段放却在对面和她做着口型,除了见不得恐怖血腥之外一向机灵的白夜顿时会意,这是要让她充分发挥职业特长的时候到了。

白夜清了清嗓子,打断了林云巳和岳天太之间的对话。

“族长,这狼谷好生奇怪,我想问您一些问题。为什么我们明明是在山上,但是海拔却是0?为什么上山的道路如此复杂?既然这里是与世隔绝的地方,那么你们祖祖辈辈又是怎么繁衍生息的?既然与世隔绝,那么孩子们上学怎么办?”

白夜一连串的问题,让陆芫暗暗笑得肚子疼,只是还得转作若无其事。便是岳天太也觉得有点好笑,这白夜都能扯到繁衍生息上去,不过想想也是,又是山路隔绝,内部人群基数又不够。

林云巳对白夜的问题并不抵触,倒像是很欢迎的样子。

山上就是山上了,这点你们都很清楚,仪表总是有失灵的时候,世界上不是有很多地方会让仪器失灵吗?罗布泊、百慕大什么的,也许我们山上也是一样。当年我们的老祖宗来山上,就是希望隐居起来的,就像桃花源一样不易被发现。至于繁衍嘛,山上内部从不通婚,因为即便林胡两姓,也是同一老祖,所以到了适婚的年龄基本上就会下山一段时间,或嫁或娶都会找到合适的对象。几百年前不像现在山下都是花花世界,山上物资丰足,环境又很是养人,所以基本上来了之后就都不想走了。教育的话,我们有自己的学堂,类似当年的宗塾。这些年有些孩子也会直接下山参加高考,比如苍馨,秋天就要去东方大学了。”

林云巳虽然是解惑,但却让他们更加迷惑了,这回答之外的信息量满满,白夜更是觉得可以在这里好好做几期传统家族文化的专题了。

“那为什么昨天晚上我们会做一模一样的梦?”陆芫紧接着白夜追问。

“你们昨天做了一样的梦?这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各位昨天白天所见相同吧。”林云巳表示无能为力。

“自从有了狼谷上山地图之后,这些年有多少外人来过狼谷?”白夜追问道。

“不超过10个。”

白夜掐指一算,算上他们5人,再加上昨天的米露、卢国城已是7人。

林云巳微微一笑继续补充道;“虽然二十几年前有了地图,但好奇上山的人走一个小时大多就知难而退了;再往后那份地图就差不多被人忘了。昨日几位上山,我们是特意叮嘱了警官查看那份地图。”

林云巳虽然有问必答,但是却又打得一手好太极,这也在段放的意料之中,解开狼谷之谜,总得付出一番功夫才行,连入山门路都充满玄机,“轻易”二字绝不适用于此。

“哎呀!”白夜突然叫了一声!


上一篇:狼谷·白灯笼 二

下一篇:狼谷·白灯笼 四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