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白灯笼 四

时间:2019-05-28   访问量:135

怎么了?”陆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白夜噘了噘嘴:“我才想起来,你们都是有备而来,我一件换洗衣服都没带!”

“我当什么事呢,不打紧。”林云巳的女儿林间梅说道,“你和苍馨身材差不多,吃过饭我就让苍馨给你送些衣服过去,只是这丫头的衣服都比较孩子气,白大记者莫要嫌弃就好。”

白夜再看看林苍馨,果然完全是一副学生妹的样子,不过十七八岁,虽不惊艳却十分清秀,和这狼谷的山水风土倒也颇贴合。

“只怕是我穿上之后,没有苍馨妹妹那么漂亮了。”白夜的自嘲让林苍馨倒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不对!”白夜忽然回头对林云巳说,“族长你骗我,现在还没高考呢,东方大学提前批录取也没开始呢,苍馨妹妹怎么就秋天去东方大学了啊?”

林苍馨还是害羞地低着头:“我对东方大学的现代博物学这个专业还是蛮有兴趣的,考试对我来说倒不是难事!”

“你要考姐夫的现代博物学!”白夜不禁瞪大了眼睛,“虽说这个专业每年全国招生30人,但是从2008年招生到现在,十年来淘汰率100%啊!甚至没有一个人能够撑到第二年,姐夫的蹂躏下那些各省的状元娃娃们全乖乖换到传统专业了!”

韩星不怀好意地凑过来对白夜说:“大姐,叫姐夫还是表哥您给个准信!还有,您多大了啊?还那些娃娃们……2008年高考的算娃娃的话……”

白夜忽然想起来,自己正是十年前考入的东方大学,只不过她距离“现代博物学”的面试基准线差了100多分,再谈下去恐怕要把自己绕进去,于是乎嬉笑着不再说话,只是心想这小丫头还真是看不出来的自信啊。这狼谷,到底有多少神奇的故事让她来挖掘,她不敢再想。

“啊!”

白夜正在暗自盘算,却又是一声惊叫,不知道是谁在她屁股上狠狠地拧了一把!但是回头一看几乎所有人都离她两米开外,难道这是错觉?但那扎扎实实地疼痛却并不会骗人。

“您又忘记带啥了?”韩星不怀好意地问道。

白夜看到所有人都盯着她,却不知道如何解释,于是只好低声嘟囔,“没,没啥……”,心里却是奇怪不已。

段放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便起身告辞。

 

出门之后,段放看了一眼岳天太,不料岳天太恰也在看他。

“怎么着,接下来你什么打算?”段放问。

“明知故问。”岳天太道。

段放回过头来对陆芫说:“这样,陆芫你下午仔细检查尸体体内,还有衣服。然后该拍照的拍照,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突破性的线索,让我们可以缩小范围。韩星你就配合陆芫,然后在细节上你来把控分析的方向和突破口。”

接着段放又对白夜说:“白姑娘,和尸体打交道显然不是你的特长。那么下午,咱们就和你的大表哥拜会一下你的姑丈公,然后我们再熟悉一下整个狼谷。你看如何?”

不用和可怕的千年古尸打交道,对于白夜来说自然是比什么都强,于是乎捣蒜般点头。捅开了兄妹这层窗户纸,岳天太也不掩藏,拍了拍白夜脑袋,从小他这个大表哥可没少给这个表妹辅导作业,答不出题拍脑袋,答对了还会拍拍脑袋!

“我陪你们去吧!”几人的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回头一看是林苍珩,“黄铎叔家在最南边,正好你们可以走一整圈熟悉一下这里整个环境,折返着条巷子也就到了。”

 

狼谷的建筑整齐得几乎是处女座的杰作。东西是两姓祠堂,正北是唯一的楼房,是宗塾;正南则是个小广场,也就是进出狼谷和发现尸体的所在。狼谷腹地的民居是极为整齐的六排房子,每一排长度都有200米左右,各自带有前后院。特别的是,由北往南第二、第四、第六排房子的中间都有一条三米多宽的通道。白夜很是不解,为什么不干脆中间全部贯通呢?像北京的前门大街一样一条迎宾路多好?非要如此设计?

林苍珩带着三人在狼谷的街巷一层层地走着S轨迹。狼谷虽是山村,功能却完备甚至先进,住宅之外还有木工屋、铸铁屋、裁缝房、酿酒房……甚至还有一个接引潭水到各家的水泵房,让人叹为观止!

 

不多时,已经来到狼谷最前排的房子,林苍珩指了指一道门,说这就是胡黄铎的家。段放和岳天太发现,胡黄铎的家就在狼谷的最南端,他家门口和发现尸体的地方也不过就是短短的一二百米,他第一个发现现场,也就不难奇怪了。

段放看了一眼岳天太:“你会不会紧张啊?”

岳天太这个时候似乎已经忘记了和段放的一些过节,淡淡地一笑:“其实刚刚到狼谷的时候,我和老太太打过电话问到一些情况。但是所有的问题,她都只是让我自己寻找答案,不想细说。所以我们还是自己上吧!虽然和这个外公我从未见过面,到时候随机应变吧!”

白夜肯定地看了一眼岳天太,她是相信他的表哥能。

几个人在胡黄铎的门前徘徊,互相又看了一眼,林苍珩的意思就是,你们进吧,我也就不去通报了。

岳天太也没有推辞,轻轻地推开了门,胡黄铎盘坐在正对门口的罗汉床上,看几个人进来,他眼睛微微一睁,但并没有露出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随手往前一指,意思是请坐。几人倒也不推辞,各自坐下。

毕竟是岳天太的家事,所以还是岳天太首先发话了。

“您是不是胡重香的父亲?”

胡黄铎的眼睛略微睁开看了一眼岳天太,他并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听着这个年轻人的问话。

岳天太继续说道:“胡重香是我的母亲,我们在上山之前发现一份地图。我很诧异地发现,地图的绘制者是我的母亲。我不知道我曾经和这里有什么渊源?我也从来没有见过我的外公和外婆。所以你能告诉我这一切吗?我的母亲是从来没有向我提到过您。”

对于岳天太的这一番说辞,胡黄铎甚至没有一丝丝惊讶。他可能早就知道岳天太是他的外孙,或者他根本就不知道,他只是很淡定。

胡黄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重香离开狼谷的时候,刚刚十岁。自从她离开之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她,虽然有几次我曾经下山去找他。但是她始终不肯见我,我不知道为什么。”

岳天太再次问道:“那为什么?她当时离开狼谷呢?”

胡黄铎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你的外婆失踪了。从那天开始,重香她就不开始不相信我。所以我也拗不过她,把她带下了山,送到了她的外婆家。所以从此以后,她基本就是他舅舅带大的。

“其实从你一上山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有不一样的地方。只是我并没有想到你竟然是我的外孙,这就是狼谷,不可言述!”

“那,那我姑姑的妈,哦哦,那我的姑婆是怎么失踪的呢?”白夜似乎突然想起来了辈份。岳天太的外婆应该是她的姑婆。

胡黄铎看了一眼问道:“你是白家的人?”

没有等到白夜来回答,他自己又继续说道:“果然这一切该来的都来了,该发生的,迟早会发生的。”

岳天太继续追问:“那么当年我外婆失踪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什么呢?”

胡黄铎说:“发生了什么?我知道一二,但是并不能完全了解。所以不会告诉你,即便告诉你也没用。如果你自己可以解开这里的谜团,那么你会得到你要的答案,比我告诉你的更接近真相。”

“包括整个狼谷的答案吗?”

显然刚才林族长的话他并不相信,胡黄铎并不像林族长那么圆滑。他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对!整个狼谷的答案!如果你能解开的话!这也是我们在寻找的一个答案。”

胡黄铎与岳天太祖孙间的对话,段放不好过多掺和,他更多地观察着房间里的所有细节。胡黄铎的家虽然远没有林云巳家整洁,但整体规格和格局基本没有差别。只不过孤身一人的胡黄铎家中实在是空荡荡,也因为这种空荡显得阴森了!

甚至于胡黄铎的右手袖筒也是空荡荡的!段放发现胡黄铎竟然只有一只胳膊,他的右手一直低垂在盘腿间,因为坐姿且屋内光线并不明亮,不细看还不容易发现。

生地死,死地生。生死之地,死生连。生地死,死地生。生死之地,死生连。生地死,死地生。生死之地,死生连……”

胡黄铎反复念着这几句话。突然他一把拉过了岳天太,把他搂在了怀里。“我没想到我还能见到我的外孙,我真的没想到我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我的外孙,我都不知道你的存在……”说着说着,声泪俱下。

白夜悄悄地说,这外公的反射弧可够长的。

胡黄铎放开了岳天太,说:“孩子你能来到这里,似乎真应征了山上一个久远的传说,之前我百思不解,只是最近突然有了一些头绪。我想这背后的秘密,和你们不无关系。”

岳天太倒也不追问那句话:“刚才我们转了两圈,发现这里整个村落的布局似乎是未济!”

胡黄铎点点头:“这个很明显,稍微懂点易经的都可以看出来。对于这山上来说,没有答案才是最好的答案。未济才就有无限可能。几百年了,是该有个变化了!”

段放想起来前一日陆芫他们做的笔录,似乎有头无尾,也没有采访过这个第一个发现死尸的人。于是便问道:“黄老先生,是您第一个发现那具尸体的吗?”

胡黄铎看了段放一眼,狠狠地瞪了一眼。

这哪里是尸体?你觉得这是尸体吗?”

段放并不反驳,只是问道:“那您觉得这是什么呢?”

胡黄铎干脆不说话了,还是那副姿态,无可奉告!

 

白夜戳了一下林苍珩,悄声问道:“未济是什么?”

林苍珩也压低了声音,说道:“那是《易经》六十四卦当中的最后一卦,小狐狸过河,尾巴湿了,没过去。说的是物不可穷,也可以理解成未完待续的意思,就是还有无限可能的感觉吧。下坎上离,离为火,坎为水。火向上炎,水往下润,两两不相交。卦中也是三阴三阳,两两相应,有同舟共济之的意思。未济和既济相对应,既济是六十三卦,有功德圆满的意思,但偏偏用未济做结束,反倒更有意思……”

行行行……”白夜对《易经》毫无研究,听着有些头大,“我回去自己上网查一下好了,你那么说信息量太大,我一下子接受不过来。”

林苍珩会意,笑笑不再说。

这边厢,胡黄铎还继续拉着岳天太的手,虽然并没有说什么,但是这时候他是一个普通的外祖父而不是这里的族长。

段放拉了一下白夜和林苍珩,两人会意,于是三人便悄悄退出了胡黄铎家,留下一对祖孙在那里。

胡黄铎看段放他们走远,却突然跳下床来关紧了门!然后再一次上上下下打量了岳天太一番,不同的是这一次老人的眼里放出的光芒是灼热的,似乎一下子恢复了青春,全不似一个80多岁的老人。

“你还真的和五十年前的我很像啊!”胡黄铎笑呵呵的看着自己的外孙,“你小时候,你妈给你看过一些古书吧?”

“是。几乎包罗万象的一堆没有书名的书。所以五六岁在家启蒙之后,我只上了两年小学和两年中学就进了大学。那些书对我的影响很大,甚至现在再去翻看,每每还有新的收获,带来不少启示。”那些书对于岳天太而言显然很重要,“想必这也是从狼谷传出去的书吧。那么狼谷之中就用这些书来教育子弟是吗?”

你说的没错。我们的老祖宗学识非常广博,只是当时来说除了儒家经典,都为世所不纳,所以干脆就只用以家族传承。更重要的是,每一代还会根据时代的发展及时增补新的内容,而不是故步自封。狼谷的宗塾传承的是天下的道术,而不仅仅是知识。重香下山时候只有10岁,还没来得及完学,所以我把能带的书都给她带上了。我不知道她自己看了多少,但是至少你是都完成了。而且看你在东方大学做的那些事情,显然你已经有了很多自己的想法、研究和建树。可能我要等的人就是你!”

等待?”岳天太确实不解。

不便说!不便说!我也不知道,知道的说了也没用,你知道了反而不知道!你自己知道的才是你自己的!”外公说得不甚明了,但岳天太瞬间懂了,胡黄铎继续说,“后继无人啊!几百年来,老祖宗的传习虽然没有中断,但却一代不如一代,连寿命也是一代比一代短。我们一直在等待一个能够改写这一切的人!一个新的天才!”

胡黄铎的眼神里放射的都是期待的光芒,犀利而殷切。

没有等岳天太说什么,他又抓住了岳天他的手,上下不断地抚摸,继而又闭上了眼睛,口里不知道念着一些什么奇怪的话。

岳天太看着胡黄铎,清瘦,须发早已雪白,眼睛不大,却并不妨碍那神光的放射;嘴唇虽然干瘪却依然看得到倔强。从外公脸庞的轮廓,他也看到了母亲的模样,这个当年敢于让他不断跳级的倔强女人。

胡黄铎突然睁开眼睛!

你自学竟然连成了‘梦里生花’?!要知道这个本事即便在山上也不过10人左右能够达到。果然!果然啊!天赋、勤奋你都是万里挑一啊!不,世所罕见!”

岳天太没有说话,“梦里生花”一直是他多年的秘密,除了他的母亲之外无人知晓,甚至连段放也毫不知情。这是一项白天速记晚上依靠梦境回忆学习的特殊技能。他可以在30分钟内翻完10本书,然后在夜晚凭借梦境再现进行学习,而且丝毫不耽误休息。也正是因为这项技能,让他比别人有了更多的时间获得知识,因为他几乎可以做到24小时在线!这也是他学术生涯奇迹的最强撒手锏,而这一切的渊源他这时候才知道都是来自狼谷。

“只是你的‘梦里生花’现在只在一阶三级。‘梦里生花’共有有三阶九级,每一级都是一个全新的天地;以你的资质,突破二阶应该不是问题。咱们老祖宗的学问极为博大深奥,你母亲带下山的不足万一,还有太多的东西在山上。我希望你这次来能够成为真正的传人!我相信你就是我们几代人一直等待的那个人!”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和林族长商议,在山上再开一宗!”

狼谷有林、胡二姓,也就是两宗,再开一宗就相当于让岳天太成为狼谷第三姓的始祖。胡黄铎对外孙的期待,不仅让他第一次见到外孙就毫无保留,甚至已经不能再用诚意二字来表达诚意。

岳天太显然有些猝不及防,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传人,是怎么给传法?”

作为一名学者,对于学术的探究,已经深入岳天太的灵魂,他没法不对狼谷的学问产生巨大的好奇。相比较段放,他更深切地知道从小母亲给他的那些东西对他带来了多大的影响,说现在的一切全仰仗“梦里生花”也不为过。

胡黄铎闭上眼略一皱眉,道:“答案在宗塾,不数日便会有人引你们去那边。”

“我们?”

岳天太正在疑惑,电话在此时却响起。陆芫。

“教授,有重大发现,您和师兄赶紧过来!”


上一篇:狼谷·白灯笼 三

下一篇:狼谷·白灯笼 五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