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涅槃》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涅槃·离别篇】15·QQ上的神秘人

时间:2020-04-25   访问量:84

工作习惯和生活习惯已经融为一体,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段放基本上是完全把自己挂在了网上。

QQ上有人加段放为好友。

“你好,我是何佳人的姐姐。”

段放认得这个QQ号,确实是何佳人的姐姐王诗。因为督促学习,段放曾经保管过何佳人的QQ。

王诗是看到了段放在何佳人空间上的留言,觅踪而来。何佳人是她们最小的妹妹,所有人都对她关爱有加。

质疑、解释。

段放将前前后后的事情都告诉了王诗。

段放迎来的是一场暴风骤雨,王诗劈头盖脸地在QQ上骂了他一顿。段放的所有解释都成了王诗口中的借口。

段放知道,今天不是说话的时候,他选择了沉默,不再解释。

 

几分钟后又有人加段放,一个网名为“无双”的女人。

对于这个人,段放有一种直觉,又是与何佳人有关的人。

“你好,可以聊聊吗?”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话。

段放的QQ装的是珊瑚虫版,可以看得见IP。这个人的IP,与王诗一样的IP。

段放不知道这种明白是好还是坏。如果他不知道这人就是王诗或者不是和王诗相关的人,那么他尽可以去聊,但是如果明白对方一个黑脸一个红脸地和你说话,你还会故意去说一些该说的话吗?段放不会,哪怕说的就是真话。于是,段放礼貌性地应答了几句便结束了对话。

聪明、知道,有时候真不是什么好事。

 

又是一天。段放正在和无双聊天。

他并不想戴着面具聊天,所以他直接把IP问题抛给了无双。无双承认,她是不仅是何佳人的朋友还是王诗的同时,所以工作时间IP自然是一样的。这样就有聊天的基础了,当然了,段放并不排除她还是王诗的可能。

无双所关心的问题,都是很现实的问题。

无双:你能给她带来幸福吗?

段放:能。我很少,甚至从不给什么承诺,但我在她身上说了。我是那种谁对我越好,我就唯恐亏待了谁的人。我想只要双方的心走得越近,我所能造就的幸福也会越大。其实我有不少时候不切实际,追求太远,如果说是对家的感觉特别敏感的,相对世俗一点的,我确实没法带来幸福。但是佳人,你很清楚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并不太多追求物质,但是她要真心对她好,就这点来说,对我从不是什么问题。再者,我一贯积极,也不算懒惰。

无双:你考虑过民族问题吗?也许这是一个会让双方都很敏感的问题。

段放:考虑过。只要不是说非要入教,其他的对我来说不是问题。哪怕说吃素,我都无所谓。选择她就选择了一份责任,尊重她的民族习惯本来就是一份不可推卸的责任。只要是必须要做的事情,我不会有半点含糊的。一般来说,我是那种要么不应允,应允了就执行到底的人。这类事情我根本就没当回事,太容易解决了。当然,有些也只是我的判断,因为她曾经也说过她家里有个亲戚也嫁给了汉人。

无双:你们都是独生子女,而又来自南北两个不同的地方。这在将来会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如何解决?

段放:虽然钱不是万能的,但是在很多地方还是可以解决问题的。也许我能做的是让他们生活得更好。而对于父母来说,虽然希望孩子能时刻守候在身边,但是如果能看到孩子的成功,那是对他们最好的回报。所以,努力生活吧!

无双:生活不是一个热情就可以支撑的,生活是无数的琐碎所构成的。如果有将来,你如何去面对琐碎的生活,比如洗衣做饭扫地除尘。

段放:我并不希望她为我做什么,我不是想找一个保姆。其实哪怕何佳人什么都不会做,那也无所谓。当然说实话,也并不代表我去承担这一切。这有时候更多是一种责任吧,该做的自己该去主动承担。我不关心家长里短,反倒对这些事情无感,为这点事情较真的话,我也太没出息了。

不过这还涉及到一个层面问题。我始终以为把事业做好了,这些生存的基本问题是不会存在的。有谁见过比尔盖茨和她老婆在赌气今晚谁做饭。

另外一方面,科技是在发展着的,在二十几年前谁又能想到如今的电气化时代呢?生活的科技化在未来几十年会更加得到体现。在这一个大点上,我认为:有心就行!

更重要的是,我是一个极少有情绪的人,可能有些事情会急于求成,但心态上真的什么都不会急,没必要;想的都是解决方式。

无双:两个人在一起这是一辈子的问题。而你的性格又是短暂闪耀型的。

段放:这点我觉得你对我的判断有出入。实话说,厌倦必然会有,如果说一成不变的话。我每天在变,每天都是全新的一个我。选择何佳人有一方面就因为她不是个停滞的人,她很积极。而其他的很多人我除了能确定不会亏待之外,真的保证不了一生。所以这点上,我认为不是持久性的问题,而是一个保鲜问题!保鲜,我还是挺拿手的!发现新鲜,共同持续成长吧。就像希望,有些人可能小时候对未来充满期待,长大就越来越现实。但是,你看现在我……

无双:为什么你现在会让她感觉到压力?

段放:这个怪我。如果我只想结果的话,那么很多问题她现在根本不需要考虑。偏偏我想明目张胆地走进她内心。过度的坦诚倒变成了主动性的丧失,对女生来说,主动其实很难的。我知道问题,却无法让自己去用情绪控制她。

她其实很单纯,从心理上如果我让她不设防,始终让她和我在一个立场上去做事、去体验一些人生,情感其实太容易产生了。但是这不是我认为的她对我的认识过程,我不想让她在将来再去认识我。我不想让她没有选择。

其实,我有点傻。没必要这样。正常我劝别人的话,既然能够负责就先求结果好了。只是我不是别人。呵呵。

无双:为什么喜欢她?

段放:这个问题已经设想过很多答案了。但是却被自己推翻了更多答案。也许只是一种味道一种感觉。现在已经不去想这个问题了。如果真有理由的话,可以按图索骥,批量生产了!

无双:考虑过失败吗?

段放:考虑过。我要的只是两下轻松,畅快地谈一场,其实我倒无所谓结果。

无双:你大男子主义者吗?自私吗?

段放:极端大男子主义。曾经自私。

所谓的极端大男子主义。我有我的主见,思想。但是我并不排斥其他思想,不想通过暴力压倒其他思想。我自信,我希望通过十分平等方式与其他意见、看法角逐。但是最终我可以胜出,当然并不排斥失败。所以说这种心态应该算极端大男子主义,很绅士、很民主。但是比大男子主义还要自信。所以我应该很少自私了吧。我说话真假你应该能听出来。

 无双:你确定在何佳人身上,你所谓的机会是真的机会吗?

段放:我不是木头人!

无双:为什么不把握这些机会?

段放:因为,我极端大男子主义啊!得到,而且要光明正大、心安理得地得到。而做到这些,可能会让自己受更多的罪!当然,一旦得到,那比那些下三滥手段就强多了!不过好像我这样做也确实让佳人受了不少罪。但我相信,只要经过了现在,那么一切都会很好。其实不是说适应我的方式,只要是完全信任我了,其实就都好办了。

无双:你如何确保你会成功?确保你会成为成功人物?

段放:中国现在面临一个经济转型期,从最初不规范的市场经济模式,粗放的经营理念转型到规范化、系统化上去。而现在的状况正是这种矛盾激化阶段,可以说一旦到达峰值,一场从上到下的大转型势在必行。这就是一个极大的机会。而别人,很多还没有预期到这种到来,我的优势自然极大。

同时,在现在这个阶段,物质无序发展,而文化却几乎堕落殆尽。中国人的精神几乎是空虚的。在文化近乎空白的时候,总是思想最容易发挥作用的时候,这对我同样既是挑战又是机会。

两者兼之,时势可以造我!

无双:你认为你们之间可能和好如初吗?

段放:一年多了,也许在别人看来没有什么可能了。因为时间,因为隔阂。可能也会把这一年多看作是互相伤害。毕竟都很痛苦。

但是对我而言,可能只是一句话的事情。我没那么多感性纠葛,所以,是很好办的。而对待的态度也是一如既往。如果她心中有我,那一切太好办了!放得下、拿得起,这才是大丈夫。

 

段放和无双聊得还算是比较愉快。段放让无双感觉到十分真实;而无双对何佳人的关心、提问的深入也让段放觉得说得畅快。

最后,段放知道了无双的真名:胡蝶!


上一篇:【涅槃·离别篇】14·故地重游

下一篇:【涅槃·离别篇】16·500元的好友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