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涅槃》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涅槃·离别篇】17·金阳家的一本经

时间:2020-04-25   访问量:116

 

金阳又来和段放聊天了,只不过这次他说他要拓展新业务,进军公关活动领域,邀请段放这个媒体从业者聊聊天叙叙旧。金阳是个很好的生意人,从大学开始就各种折腾买卖,还没毕业就摸到了一条赚钱的门道,从图书编辑到教育产业,现在又开始准备做公关活动。再看看段放瞎买彩票都能让他中奖,简直是财神爷在他们家安家了。

他的公司坐落在北京西郊的一座四合院里,一座极其普通的四合院,屋顶上还窜着几只流浪猫。

四合院北屋是主人家的居所,东西厢房是办公室。办公室里贴满了条幅:“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文化是人类灵魂”、“读好书、出好书”、“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责任、责任教育”……确实很有文化公司的文化。

金阳长得很白净,而且非常秀气。这样的长相常常让他被误认为是江南书生,而实际上他是不折不扣的黑土地的孩子。

几年的商海沉浮,已经让金阳挂上了商人特有的标记。那是一种很职业的笑容、很职业的动作、很职业的话语。看见段放,金阳满脸是笑容,怎么说段放都是他的老朋友,他也想让段放的社会网成为他首次公关活动的核心媒体,想让段放给他做个专题,如果说能让社会日报也参与进来,那就更好了。

“老段啊,现在我公司业务壮大了,前几年做图书,但是图书能赚几个钱啊?而且过两年版权管理也会越来越严,文化公司这块以后主要还是做教育了,这个可是朝阳产业啊!你看,西厢房的人现在主要就负责替我招生。”

“当年编写图书你可招的全是应届毕业生啊,全是1500的高薪啊!现在呢,这批员工工资待遇提升了没有啊?”段放问。

金阳做的很多事情,段放其实一直是很不屑的,不过这倒并不影响他对金阳的态度,人只是投机了一点而已,并不算坏,对于商机的敏感确实是他的天赋。前些年网络开始逐渐走入生活,各种资料也都开始在网上流传,但同时传统图书市场依然还算景气,于是做互联网的搬运工,倒也确实是一笔快钱。社会发展的趋势金阳预估得很准,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必然让实体图书市场受到冲击,即便是刚需的少儿教辅也只是时间问题;再就是西方国家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迟早在中国也成为标准,也只是个时间问题。这个时候能做到急流勇退,金阳确实值得称赞了。

段放的问题,金阳并没有直接回答。

“现在,我招的很多都是在校大学生。我这儿也搞员工年轻化!”说罢,金阳哈哈大笑。言下之意,工资只有更低没有最低。

西厢房里的人果然一个比一个年轻。段放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在那儿对着镜子化妆。

“我怎么看着不像是精兵强将啊?”

“她绝对是我最得力的干将!”金阳的嘴角露出一丝得意,“洪韶,给客人倒杯水。”

刚才对着镜子化妆的小姑娘便站了起来。段放发现,这姑娘年纪不大,身体却异常的成熟。

“怎么样?”金阳似乎更加得意了。

“你改行拉皮条了吗?”段放依旧是冷冰冰的话,“还是让她在课堂上当人体模特吸引学生啊?”

“庸俗!”金阳看段放不明就里的样子,简直得意极了,“像她这样的学生,才是招生的关键。学生拉学生最容易,何况是漂亮的女生。”

“我那么直接跟你说吧!”看着段放的反应还是冷冷的,金阳倒有点耐不住了,“她在学校可是万人迷,所以说呢,她要说两句,那些讨好她的、追求她的男生就乖乖地报了我的培训班了!反正这个帐到家里也好报销,而且也有货真价实的培训证书,独家的!协会的职业资格培训证书!”

“老段啊,”金阳看出段放的冷淡,“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们做媒体的人我见了很多,你们有一种天然的正义感,可你真别觉得我这是把文化庸俗化了。真的,时势才是文化,这是我做文化那么多年最大的体会。就像那些书,你还真别看不起他。我能卖好它,就说明它是受欢迎的,受欢迎的就说明是好的。是对的!知识和文化也是需要包装的,我这是知识和文化的重构。做图书是这样,做教育也是这样!”

段放没有反驳。

“我只是奇怪,你怎么做公关活动了,而且是那么大的项目?”

金阳笑得很开心:“你知道我现在主要做的教育项目是什么吗?品牌管理职业资格培训啊!那我再做点品牌公关的业务不是水到渠成啊?有合适的学生,他交钱培训,还替我干活,我这不是不赚白不赚吗?”

“后期呢?不能总指望这些人啊?你总得要公关业务的骨干员工吧?”

“后期?”金阳的眼里掠过一种奇怪的表情,不过很快消失,“后期简单,我们算过了,不做日常公关,做活动、做品牌咨询,用不了几个人,其他都拿学生顶着,这样利润率高。”

金阳说着,打开了电脑,把活动方案给段放看。

“来来来,段大记者给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该完善的地方?”

段放不好推辞,也就坐下了。但是他刚坐下却一下子愣住了!

PPT封面上赫然是河氏置业集团和远大酒店开业典礼活动方案!这不是钟海山做的那个吗?

钟海山的方案前几天段放看过,而这个方案和钟海山版的极度相似,区别只在于活动时间改了、一些顺序调整了、演出节目换了,同时增加了一个没有在方案当中说明的神秘环节。但是总体策划思路、细节把控几乎一致。段放还注意到,在个别页码,“北京老把头公关顾问公司”的LOGO甚至没删干净!

“你老实告诉我,这个方案谁写的?”段放盯着金阳,甚至有些怒目。

“怎么了啊?我写的啊。”金阳看着严肃的段放,还真有些紧张了,转眼就说了实话,“其实是这样,因为媒体邀请的缘故,这个活动本该半个月前举行,但是推迟了。然后他们市场部嫌那家报价太高,就直接让我做了,把方案也给我了,我就把一些东西改改,也就没问题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坑了人的老把头终究也被坑了一把。段放还想听听金阳透露一些消息,所以依然盯着金阳。

“行,我当你是哥们,只要你别把这事捅出去,尤其是上媒体什么的,我什么都告诉你,以后有钱咱一起赚!”

段放点点头,表示答应。

“他们市场部的老大,是我一老乡。行规呢,一般都是会返给10个点,老把头那家报的是250万,能返给他们25万,但是私下说了再压价也只能减少返点了,不能再低了,说是创意无敌!我合计了一下,这活我们能干啊,方案啥创意费啊,我们报的是230万,但是我给我拿老乡返20个点!做生意嘛,有舍才有得。所以这活归我了。放心,老把头要是还想在圈子里混,就只能接受,反正他也没证据说我抄袭!很多都改了的。”

真是,奇谈啊!段放都有些想笑。

“你知道这方案谁写的吗?”

段放这一问,倒把金阳问得一愣一愣的。于是段放把前前后后讲了一遍!末了金阳一拍大腿:“天意啊!我这也叫路见不平了是不是?”

段放从未见过如此理直气壮的路见不平!好在金阳还算没那么厚颜无耻,表示结算之后给钟海山2万的费用,以后他们做项目也按这个标准找钟海山写案子。

段放便也饶过金阳了,这对钟海山来说倒可能是最好的结果了。

 

说话间,金阳的电话响起,显然那边是有急事找他。因为他说了句“我马上就来!”

“今晚在家吃饭。我给你做我们家的特产美食!千万别走!”金阳临行前又特别叮嘱了一句,“今天千万别惹你嫂子,她吃了火药了!”

金阳的老婆段放也是很熟的,因为当年金阳、燕玲当年便是在二里庄相识相交相恋的,段放算是个目击者。

燕玲怎么了?燕玲很生气!

金阳不在,段放干干地坐在办公室里也不是事,更何况,洪韶还在那儿冲着段放笑。他只觉得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不舒服。

段放撇撇嘴,走。

 

走不成了,因为他出门就碰上了燕玲。

“老段,你想走啊?”燕玲的小腹已经隆起,不过行动还很方便。

“哦,那屋太闷,出来转转。”

“走,到我屋里去!刚给你准备了点新鲜水果。”

北屋约莫二十来平,已经被隔成了一室一厅。虽然不大,但是布置得还算精致,茶几上摆着刚刚洗好的葡萄和荔枝。

“待我不薄啊。”段放笑着把自己放进了沙发。

“你是贵客啊!”燕玲显然也是将段放当作老朋友的。

“不贵不贵,就重点。”段放的调侃绝不放过任何人,包括他自己。

这个房间什么都挺好,就是电视旁边一张发黄的婚纱照显得不是那么协调。

金阳倒是金阳,燕玲倒是燕玲。

只不过这照片也太黄了点了,似乎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照片。难道是故意做旧,象征白头到老?那也应该顺便把人也变老了啊。

看着狐疑的段放,燕玲拿起了相框,递给了他。

“你仔细看看。”

段放发现,照片一点也不黄。黄的是婚纱,很黄。

“现在开始流行黄婚纱了?”段放问完这话自己也不相信。

燕玲的脸开始晴转阴。

“我是故意摆这儿的,给他们家老两口子看的!段放,金阳对我怎么样,我没的说。但是他们家的二老,简直就是极品中的极品啊!”

“本来我们也没打算今年结婚的,可他们非逼着让五一结婚,说是家里什么都收拾好了。就等着我们回家办酒席了!结果我们五一期间都忙,没时间回去。他们在五一之后又催死催活的让我们近期尽快回去,说请柬都发了!再不办他们的老脸就丢光了!还把金阳臭骂一顿,说他不给他们挣脸!说别人家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就他连婚都没结!好!那我们就端午节回去了。不回去的话还不一定出什么事呢!”

“结果呢?所谓的收拾好的新房,就是刷了一下外墙,屋里连块磁砖都没贴。倒是有家具,一个缺了一条腿的用红漆漆出来破桌子!这都罢了!反正我和金阳一年到头在那鬼地方住不了三天!然后我说婚车准备好了吗?你猜我公公怎么说?到大街上打辆的士拉到饭店里就完事了!我靠!我又不是二婚的!这是糊弄谁啊?还他妈的打辆的士就完事了?金阳也火了,公公又说找两辆面包车,因为面包车拉的人多!要说是抠门就抠门吧,我也不计较了,但他们那边还有个破规矩,请客吃饭得把客人接过来再送过去。接一次十块,送一次十块。这钱他们没不舍得,给我弄婚车就不舍得花点钱?还好金阳在老家还算是熟门熟路,找了个同学,在半天内凑够了六辆黑色轿车。预备好了糖果、香烟和押车钱。”

“至于结婚那天的新娘妆,在回去之前我问他们是不是找好了?说找好了。结果呢,居然是一个破理发店!剪头两块的!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女人,只会剃个光头的,居然让她给我化妆!我真服了他们了!还化什么妆啊?我素面朝天也不难看!”

“然后就是这婚纱了。说什么在当地最大的那间婚纱店给我租了一套最好的婚纱,就是你看到的,我真怀疑这是活人新娘穿的还是黄土高原的死人新娘穿的。还好自己有点洁癖,不喜欢穿别人穿剩下的东西,买了一件婚纱和礼服带回去。他们又说买那些东西干什么,穿一次就扔掉了!真是岂有此理!这钱还是花我们自己的,又没掏他们口袋里的钱!因为怕浪费他们的钱又让他们说闲话,我捂着鼻子穿了穿那套婚纱拍了这两张照片,这下满意了?”

段放一直听着,没有说话,他知道这要再搭茬,燕玲会将思维全面发散。

燕玲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说话间,她拉开了两个橱柜抽屉,全是满满的婴儿衣服,随手扯出一件,却见白白的裤子上一摊黄黄的渍。

“就这个,破烂衣服,给我捡了一大堆。还告诉我是哪家孩子穿过的破衣服。我说我们现在虽然经济条件不是很好,但这点钱还是花得起的。你猜我公公怎么说:穿破烂的孩子好养活!谁家孩子小时候不是穿破烂长大的?!就你这孩子金贵!”

“气得我一愣一愣的!本来想堵他两句的。可怕金阳受夹板气,就忍住了。他还得寸进尺!没完没了的!居然进展到让我生完孩子,等孩子满百天他就带回东北养着!这样一年能省下不少钱!冲了他两句,他又老实了!我发现他就这样!!典型的欺软怕硬型的!不骂他两句,他就不舒服!!”

清官难断家务事,段放就干脆做了一个好听众。

“然后呢,我怀孕了。他们也知道预产期是什么时候。公公说先过来照顾我。那好!过来呗!反正现在退休了也没什么事,看着帮公司一点忙,打打杂什么的。来是来了,每个月也按员工标准给开了工资。结果呢,我白天继续在他儿子公司里上班,晚上还得自己做饭。做饭倒是无所谓!拜托,金阳是在理账和准备第二天的工作安排,你知道我公公在干什么?跷着二郎腿在看电视!居然不知道到厨房里帮我洗个菜或者拿个盘子什么的。叫一声还不乐意动的!又提起婆婆的贤惠起来:你妈在家,我什么都不用干的!饭给我盛好端过来,洗脸水都给弄好的!我靠!我欠他的的呀!都什么年代了,还拿儿媳妇当奴才使呀!美死他!

吃完饭了,公公他为了不显得自己那么清闲,主动揽下了洗碗的大权。说实话,我还蛮感激他的!至少可以给我省点工作量了!可他洗的碗我每次都得重洗!上面油还是油,饭粘子还是饭粘子。这是冲碗还是洗碗呢?跟他说多少次,多倒点洗洁精,他倒好!回敬我一句:就你们这样子过日子的,金山银山也给败光了!”

“至于我泡电饭锅里的那些难以清除而扔掉的锅巴,常常成为他不顺眼的根源,挑事的理由:这样就扔掉了呀!就你这样过日子!我就看不顺眼!你泡完了不会再倒进米里蒸饭用?!一看你就不是过日子的人!”

“我怀着孕呢!他非要惹我跟他吵架!一回两回三四回,我忍了他多少回了?他自己也不想想!非逼得我忍无可忍骂他几句才舒服?!”

“再说这房子。段放你记得,去年我们租的好歹也是立水桥商住一体的三居室吧?今年为什么搬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就因为这老爷子趁我们一不注意就把上门要和我们续租的大厦经理给挡回去了,三千五的大三居他嫌贵!拜托啊,那不是家属院啊。在北京这样的楼已经很便宜了。他还不告诉我们这事儿,临了说忘了。后来又主动说帮我们找房子!好。结果就找了那么一个破四合院。我们当时实在是没时间再找了,而且他连知会都不带一声地就把定金给付了!儿子是他儿子,可是公司的事情他说了能算吗?这房子多少钱?三千!就便宜了五百块钱,那环境差的是五百吗?没暖气没卫生间!大半夜的我上厕所还得出去啊!”

“刚才说了那么多公公,婆婆呢?也是极品。三天两头掂记着我肚子里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的事,老是打电话过来。上个月,她自己想来北京了,却又不放心家里的那些破东烂西。!三天两头打电话让公公回去接她。我们说让她在家找个托运公司直接托运过来省得人回去了,花了路费比运费还多。这是事实吧?公公又不高兴!非说托运贵!结果呢,回去光路费就花了一千多块钱!你猜他们带回来多少东西?一袋子榛蘑,一袋子肉鸡!还有那堆破衣服!这些东西我妈一个人就能弄过来!我就纳闷了,他们劳师动众的就为了这点东西?!”

燕玲终于将胸中压抑已久的话语彻底释放了一遍。段放听得也相当无语,难为燕玲也难为金阳了。

晚上,段放吃的是金阳亲手做的榛蘑炖肉鸡。


上一篇:【涅槃·离别篇】16·500元的好友

下一篇:【涅槃·离别篇】18·伪人师表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