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涅槃》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涅槃·离别篇】19·拒绝

时间:2020-04-25   访问量:87

河氏置业集团和远大酒店开业了,这是金阳公关活动业务的第一单。作为承办方,金阳邀请了段放和宋问以媒体身份出席。

河氏置业集团的广告在社会网已经打出了很久,和远大酒店开业的信息也早就发布。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段宋两人对和远大酒店是一点不会有兴趣,管他金阳给多少车马费,八抬大轿都不去。但是自从宋问看到和远大酒店的模样之后,直接一口水喷了出来,段放好点只是装作吐了一口老血。

和远大酒店的审美超出了他们对于现代建筑的理解。虽然没有天子大酒店和五粮液大厦那么夸张,但和沈阳方圆大厦简直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在北京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一栋建筑能够黄得如此金光闪闪,即便故宫的琉璃瓦都没法与之相比,也没见过一栋建筑能够和金元宝一模一样。这样的和远大酒店,让段放和宋问充满了猎奇欲。

开业典礼在酒店一楼大堂举行,十多米的挑高一如金灿灿的外墙一样奢华。酒店内部的装饰也没辱没这大元宝的风采,随处可见的是金、亮、闪。和远大酒店的装修就一个字——豪。除了满处的金光,就是能大气之处绝不小气,墙上的画要覆盖整面的,吊灯怎么都得有一层楼,就是两旁迎宾的礼仪小姐也都是175以上的大高个。

只不过,金阳似乎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细节。大老板河西不过是165的矮小老头,董事长河智利也不过170左右。在一群踩着高跟鞋的大高个礼仪小姐的簇拥下,本该高大上的老板,倒显得十分渺小。

可爱的身高差让段放和宋问暗自发笑,只有善于发现生活细节的人,才能对这种乐趣迅速捕捉。

“这酒店风水不好啊。”段放暗暗对宋问说道,“金光外放,来此要散财啊!”

宋问点了点头:“取动不取静,是酒店大忌。这里改成马戏团的话,生意应该不错。”

段放宋问都是蛮严肃的人,都没笑。坐在他俩身后的一个女记者却笑得不行,差点把口水喷宋问头发上。

酒店的开业仪式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流程还是比较模式化的。看过方案的段放倒是有点期待最后一个特殊环节,不知道搞的什么。因为保密到金阳也只能在昨晚才能知晓做准备。

河西、河智利带着一群嘉宾为酒店开业按铃之后,全场彩带飘飞,一片热闹。正当所有与会者以为活动即将结束的时候,全场灯光突然熄灭,十几米高的酒店窗帘也突然落下,原本亮到闪烁的现场突然漆黑一片。

对,就是神秘环节了。段放倒略微有些期待了。

一束追光出现在台上,追光里的人是河氏金融集团副总裁,河智铭。河西的小儿子,河智利的亲弟弟。

他唱着一首歌,一首跑调的情歌。听得段放后脊梁有些起鸡皮疙瘩,但是似乎还是很用心地在唱。

大屏幕上开始出现一个视频,一个女孩在海边、在公路上、在山上……

这个人有些眼熟,段放努力回想着。不是他记性不好,而是确实这人只是眼熟,照片他肯定没见过,人似乎在哪里见过。

“胡蝶,嫁给我!”

“胡蝶?!”段放猛地一惊。对,就是胡蝶!他在QQ空间上见过两张胡蝶的照片,她也仅有两张公开可见的艺术照,朦朦胧胧并不能给人很深的印象。

追光打到了台下,一个女孩坐在那里。摄像机把画面投影到大屏幕上,段放可以看到胡蝶的脸。

没有惊喜、没有激动。胡蝶的脸上写的却是十分奇怪的表情,有意外也有一丝丝的冷笑。

河智铭还在台上,单膝跪地,手捧着玫瑰花。

现场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嫁给他”,然后是此起彼伏有节奏的“嫁给他”。

人还真是奇怪,自己做决定时候,辗转千回;给别人做决定却不需要一秒,甚至不需要认识对方。

胡蝶还是在那里没有表情。她闭上了眼睛。

河智铭以为胡蝶是在感动,于是又忙不迭地送上一句句“发自肺腑”的情话。“今生今世,爱你一人”“我想带着你,去世界各地,看日出日落,最后一起慢慢变老”……

听到这些,胡蝶反倒笑了。她没有说一句话,转身离席,走出了会场。

现场鸦雀无声,刚刚的“嫁给他”在最后一个人的一句中结束。

“拦住她!”

河智铭一声大叫。然而现场的保安并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出了大门,早没了半点胡蝶的影子!

“废物!一帮废物!”

段放看见,金阳在那里呆若木鸡,而旁边河氏集团的人,一顿接着一顿劈头盖脸的斥责全打在了他的身上。照理说,求婚同意不同意这事,并不是金阳能控制的。段放摇摇头,钟海山的那两万啊,估计要黄了。

 

段放的手机响了一下,是手机QQ的声音。

打开一看,是胡蝶的留言。

“我在隔壁的Slim酒吧,你要是有时间,就过来坐坐。”

显然,在会场上胡蝶早就发现了段放。段大仙自然好认,他的QQ空间从不涉密,各种角度的照片倒是也不少。再加上那一脸标志性的胡子,基本上人群中最显眼的就是他了。

 

Slim酒吧就在一条街之外的路口,虽然段放对这块不是很熟,但是按着地图走,他倒是不会有什么差。

胡蝶很好找,进门之后他就看到她了,胡蝶也朝着他招了招手。

“坐。”胡蝶摆弄着酒杯,招呼段放。

段放极少出入酒吧,偶有的两次也不过是集体包场的那种大型活动。所以他对身边的灯红酒绿显然还并不很适应。

“没想到我们以这样的方式见面了。”胡蝶苦笑了一下,“让你见笑了。”

“我只是比较意外,你竟然有这样的富二代男朋友,而且你还拒绝了。”段放倒也实话实说。

胡蝶没有给段放水单,却递给段放一本相册,一本男人的相册。

在闪烁的灯光下,段放还是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36个男人?”相册上最后一个男人正是河智铭。

“37个。封面那个其实也是。”胡蝶点燃了一支烟,随手递给段放一根,段放不抽烟。

胡蝶吐出一个烟圈。有时候女人的这种风尘味也是很好的女人味,不过段放讨厌烟味。

“你为什么不问我?”胡蝶啜了一口酒。

“我不用问,你也会告诉我。”段放撇了撇嘴,“这也是你找我来的原因。”

“何佳人是我好朋友,但即便是她也不知道我今天要告诉你的一切。这是我的秘密。只是我实在不想再一个人留守这个秘密了。”胡蝶的眼里有些泪花。

她拿过了相册,让段放看封面上的那个男人。

“他是我的初恋。三年前,我和他分手了,他移情别恋了,那天我没有一点点的伤心。虽然没有伤心,但是他却带走了我的一切,包括我的心。他就在这个城市、就在离我很近的地方上班,所以我想证明给他看,证明没有他我可以过得更好。我也想证明给自己看,告诉自己男人不过是玩物,我并不需要爱情,我不在乎。于是我开始有意结识一些上流社会的人物,好在我长得还不算差,一个花样年华的女孩又总是会吸引很多目光的,于是我的计划顺利地开始了。”

胡蝶翻弄着相册,三十六张照片的厚度其实已经不算薄。

“当我进入所谓的上流社会的圈子之后,我发现我身边有着太多太多的选择,每一个都是身价千万以上,每一个都是众多女孩眼中的白马王子。这36个人就是我三年来的所有男朋友,三年,36个,没有一个人超过一个月,我从没对他们任何人动过一点感情,一个月是最好的时间,刚好可以在感情产生之前悄然离开,别人也不会太过留恋。”

“男人有时候真的很可笑,他在得不到你的时候,他会给你他能够给你的东西、他也会狠狠地夸你、把你捧上天,因为男人都是好面子的,得不到我只会显得他们失败。所以,他们会把我描述得非常好,这样他们的脸上也会显得光彩一些。因为这个原因,我在那个圈子口碑越来越好、越来越引人注目、我甚至可以更快、更随心所欲地换男友;可是,我知道我从没有得到任何我想要的东西,虽然我可能只为了向他证明我可以活得更好,虽然我一次次骗自己不需要爱情,不在乎爱情。但这些只是可笑的自我欺骗而已,女人真的很会欺骗自己。今天河智铭当众向我求婚的时候,说实话我有些感动,我甚至差点在一瞬间失去理智去接受。女人啊,也总是太感情用事,我承认我还是不够理智。最终,说是我拒绝不如说是逃避了。再看这三年的生活,我觉得自己简直可笑。我没有活在我以为的理智之中,更没有什么潇洒,我还是沉浸在情感里,沉浸在情绪里,是这种情感和情绪让我迷失了自己,今天才发现我所作的所有都是那么的没用。”

这三年,多少个夜晚,我曾经希望就这样出现一个白马王子,就像大话西游里说的那样,那个盖世英雄,踩着七彩祥云来娶我。但是每一次我都只是想想,动了念头之后,我又很快很坚定地告诉自己,不要这样,你是游戏人间的杨柳,男人充其量只是你的工具而已。面具,一张给自己的面具,让我怎么都不可能获得真正的爱情。我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厌倦了这些男人,也厌倦了我自己。不断地重复一件事情,让我很累很累!掩饰自己也很累很累!我从不相信男人,因为我连自己都没有相信。”

胡蝶说得非常真切,因为她的泪水挂在笑容的上面。当一个人的笑容和泪水同在的时候,往往最是真情流露的时候。

“你就想告诉我这些吗?”段放已经要了一杯水在喝。

“对不起,我说的有点乱。其实我想说的不止是这些。”胡蝶理了理头发,“以前,我认为,为了爱就要付出一切,那样才够真实;后来我觉得‘得不到最美’很有道理,所以我一直不让人得到,让自己成为追逐的焦点,享受这样被追逐的快乐,我以为这样我能更有价值,我能够很快乐,但我发现我并不快乐,甚至越来越痛苦,只是我还得告诉别人我很轻松写意,我在享受人生。但这些天我跟你聊天,我觉得你和我遇见过的所有男人都不一样。不要误会,我没别的意思。你的话让我很相信,因为你说的那种真实感是别人没有的,你从来没有对自己的感情抱有信任,你太理智了,你相信的是人性当中的一些需求和美好,这点特别好。所以我有了一个新的看法,对于女人而言,学会拥有才是最最重要的。只可惜我现在还没有机会去拥有。”

“其实,你说的都没错啊。只不过都要看人罢了。最难的应该是冷静,情绪是人的天性了。在情感当中能够做到冷静的,确实很难有人做到。这个时候再去谈判断力,就毫无意义!身在其中,不识庐山!我只是不想任何时候困住我自己而已,但有时候我的这种理性,反倒会让对方很难。”

“是啊。”胡蝶叹了口气,“回头看看觉得自己很傻,但是当时却认为自己绝对正确,哪怕很多人反对。”

“你觉得我现在傻吗?”段放的所指当然是他与何佳人。

“又傻又不傻。”胡蝶说,“你了解何佳人其实已经不比我们少了,所以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很清楚,只不过是你那性格在捣乱。女人在恋爱的时候不会主动,所以她们对于你所说的尊重是有概念没意识,你本不需要顾忌的,这些在她们眼里都可以看做是爱的表现。不过何佳人的事情你肯定不如我知道的多,我可以告诉你,能够做到你这样的执拗,一般的女孩至少会感动得见你一面,虽然你希望别人是明白,但女孩肯定是感动而不是明白。何佳人的家庭让她压力巨大,虽然她告诉过你她们家族有回汉通婚的先例,但你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吗?那对新人瞒了家里三年,被知道之后家人寻死觅活地不同意,但是这对新人还是怎么都不愿分开,最终的最终才得到家里的祝福。这其中那么多的不容易,何佳人都是看得很清楚的,所以她太害怕了!”

段放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段放。”胡蝶抿了一口酒,“真的,无论是作为何佳人的朋友还是你的朋友,我劝你放弃。你这样是给你自己和她都带来巨大的压力。没有意义。”

“嗯,我明白。如果只是为了结果那确实没有意义,我也不是为了证明我自己能做什么去感动自己,一样没有意义。我只是想迎着问题而已,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该去做什么就不留遗憾。我对自己说过,宁可过错不愿错过,我不想多少年之后留有遗憾。对于结果我真的无所谓了。如果说佳人今天就能找到幸福,我会特别开心地祝福她。老实说,我似乎还真的没啥感情。”

胡蝶看着段放,苦笑了一下。她知道,段放确实不是痴,他纯粹又不纯粹。纯粹得很简单,不纯粹得随时可以应对变化。但是何佳人却不一样了,这个局如何解,她并没有答案,也许只有时间。如果两个人之间没有那些民族问题,该多好啊。

两个人又闲聊了一阵子。胡蝶总算是把自己最大的秘密说了出来,舒服多了。段放也挺感谢胡蝶很用心地分析他和何佳人的问题,虽然不少他早就明白。

 

河氏果然拒绝付给金阳尾款,甚至搬出合同当中的损失条款。金阳这次是栽了,因为他不仅低于行业标准仅收30%的预付款,还特别仗义地把回扣早早给了关系人,让他回头多带业务。不仅竹篮打水一场空,还平白搭进去100万,把之前的家底全赔进去了。


上一篇:【涅槃·离别篇】18·伪人师表

下一篇:【涅槃·离别篇】20·相约不想与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