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涅槃》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涅槃·离别篇】20·相约不想与

时间:2020-04-25   访问量:89

七月。

段放决定放手一搏。

上了一年晚班的段放突然要求这一周全部改成早班。他要做一件不近人情、不可思议的事情。

何佳人一直说没有时间,他不反驳,也不耽误她的时间。于是,他要利用她的下班回家时间,因为人总要下班,因为下班总要时间,因为这一时间总没有其他的安排。何况何佳人的公司和家的距离,公交车需要差不多四十分钟的时间,对于段放而言,够了。

 

第一天。

不到五点,段放便已经到了九天证券。不过他断然不会进去找何佳人,如果他可以那样的话,去何家更加方便,他要的就是何佳人甘心自愿地出来。

段放坐在九天证券马路对面的一个广场上。这个时间正是欣赏落日的时间。看着太阳从金黄变成火红再变成灰暗,段放感觉心里头静极了。长久地坐在办公室,发现这样的守候未必是一件苦差事,至少这里没有办公室那么闷热,这里虽然有车声却绝没有人声来得恼人。

静思。可以想很多问题,什么中国男足软脚病问题、什么中国房地产泡沫问题、什么传统教育问题等等,段放发现,今天的脑子似乎异常的好使,看来在城市旷野中独坐沉思还是有无穷的力量的。

六点半了,差不多是何佳人下班的时间了。也许还要培训?所以段放并不急,他的到达的短信是早就发过了的,何佳人应该知道他已经在这儿守株待兔了。是不是只有傻兔子才会往树橛子上撞?何佳人不是傻兔子。

很快,又一个小时过去了,段放又渴又饿。

今天的电话何佳人接得异常快,这倒有点出乎段放的意料。

“我刚旅游回来,还没上班呢。”

“哦。那我回去了。”

于是,段放回去了,很平静地回去了。

 

第二天。

九天证券的对面有一座清真寺。段放坐的地方刚好能看见清真寺上面的星月标记。这倒是很应景,段放笑的有点无奈。欲语苍天,唯星月相伴,纵天晴,空灵更孤寂。

今天的段放显然有所准备,他在手机里放了几本书。与其等待、与其胡思乱想,不如踏踏实实看两本书,充分利用时间,也让自己的心静一静。

这回,何佳人打来了电话。

难道她想明白了?

“我已经到家了,你也回家吧。”

意料之中的事情。

段放施施然地回家了,他的心底很平静。

 

第三天。

段放看着九天证券的大楼,盘算着,如果他进去走一圈,遇到了何佳人那会怎么样?

那肯定不会怎么样,也许这可能还是好事,因为只有傻兔子才会装上树橛子,好兔子都是需要追着抓的。不过,别人既然不愿意见自己,我又何必找别人麻烦呢?

这样的时候,确实是很无聊的时候。于是,段放拿出手机,开始找人骚扰。

宋问、钟海山、曹玥、岳东……

但凡手机里有被骚扰资质的,段放一个都没放过。

“龙飞儿。好久没联络了,骚扰一下,发展下感情。”段放拨通了电话。

“段放啊!”电话那头的龙飞儿显然对段放的电话感到很是兴奋,“你怎么给我电话了啊?”

“好久没联系了,联络下感情嘛!”段放的话还是很实在。

“你忙吗?你在哪儿啊?我去找你?”龙飞儿的话让段放一时语噎,他实在想不出道理所在。

“有事吗?”好不容易段放挤出两个字来。

“没事我找你干嘛?我无家可归了,今晚住你家!”又是让段放彻底晕倒的话。虽然他从不后悔,但他有点后悔刚才这个电话了。

“我现在忙。”段放说的也是实话。

“那我九点来找你!”龙飞儿显然是吃定段放了。

不过,段放知道,龙飞儿绝对是纯友谊,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她就是麻烦点,倒不至于惹火上身。

 

八点多了,段放给何佳人发了个短信询问状况,何佳人倒是回得很快:

“傻人,我已在路上了,你快回家吧!”

不是傻人决做不出段放这样的傻事,段放不带一点情绪地、欣然地回家了。

买了些烤肉串,段放就当作是晚饭了。

 

大肥猫已经和段放混的很熟了,每回段放回家,它总会凑上前来,转两个圈然后躺在地上等着段放给它舒舒服服地挠痒痒,懒猫和肥猫从来都是一回事。段放的烤串让这肥猫馋得不行,直勾勾地盯着段放喵喵叫着。

段放扔下一块肉,它高兴地巴拉了两下,几次抛到空中,然后跑到一角有滋有味地嚼了起来。吃完后又开始死盯着段放。

段放记得岳东告诉过他,猫和女人有着太多相似之处,如果能和猫相处好了,也就能和女人相处好了。那么显然,何佳人不是猫样女人。

 

龙飞儿是段放的同学。这女人经过了几年的工作的磨砺,越发显得魅力十足,相比较学生时代的清纯,现在的她更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媚态,而且一身职业装更显得干练了几分。

“我室友男朋友从外地过来了,所以我主动无家可归了!”龙飞儿倒是开门见山。“主动无家可归”,也算是一个比较新鲜的词。

和龙飞儿一起来的,竟然是七八束玫瑰花,瞬时之间,让段放的杂货屋飘满了花粉的味道。

“今天是我生日。”龙飞儿显然是怕段放把她当做卖花姑娘,于是不等段放说话,便开口解释,“所以收了一些鲜花。就当我今晚的房钱了!”

“谢谢。我对花没兴趣。所以这些花打哪儿来回哪儿去吧!”段放说话很冷,并不带什么热情,因为他觉得这个时候这个地方,不能有什么热情,“你倒不怕我吃了你啊?孤男寡女的。”

“我相信你啊。”龙飞儿的一双眼睛扑闪扑闪的,虽然算不得美目,倒也灵气十足。不然也不至于一个生日收到如此多的玫瑰花。

“干嘛?抛媚眼啊?!”

“你看,我抛媚眼都不管用,所以我很放心!”龙飞儿很得意。

“你跟猫睡行吗?那间房子比较大。”段放指了指隔壁。大肥猫显然现在又躲在那张床底下。

龙飞儿跑过去看了一眼,又捂着鼻子跑了回来。

“太脏了,全是猫毛!还有点臭味!”说话间,龙飞儿还手扇鼻子。

段放有点后悔,这是今天他第二次后悔了。

段放后悔自己为什么天天洗澡、天天洗衣服、洗袜子,要是屋子里有臭被子、臭衣服、臭鞋子、臭袜子的味道该多好啊!

“我先洗澡去了!”龙飞儿麻利地从段放的衣柜里拿出一件衬衫来,“借来用下!”

“要不要一块儿洗个鸳鸯浴啊?”段放邪恶地笑着!

“你跟猫洗好了!”龙飞儿头也不回一下。看来,光一张臭嘴是对付不了龙飞儿的了。

 

段放还在上网,龙飞儿却在房间里东翻西找。

大肥猫似乎有点不怕人了,慢慢地踱了出来,然后在黑暗中瞪着两只发亮的眼睛审视着龙飞儿。

猫其实也不算太笨,看得出来谁会善待它,龙飞儿就是。

不一会儿,像猫一样的女人正在给像女人一样的猫挠痒痒,大肥猫舒舒服服地躺在地上,发出吭哧吭哧的呼噜声,它美极了。

段放看着蹲在地上的龙飞儿,冷不丁来了一句:

“龙姑娘,注意仪容。你的两个图钉露出来了!”话已说完,眼神却并不收回,直盯着龙飞儿。

龙飞儿立刻掩了掩胸口,然后恼怒地看着段放。段放得意地一笑,然后继续上网。

过了不多会儿,龙飞儿开始打哈欠。

“我要睡觉了!”龙飞儿指了指段放的床。

“你睡你的。”段放正在写一篇评论,并不搭理龙飞儿。

“可你开着电脑我睡不着。”

“那是你的事情,我可没请你来!”段放还是没回头,现在笔意正浓。

龙飞儿没再说什么,和衣而卧。慢慢地,她还打起了小呼噜。段放看看那她,耸耸肩,继续他的忙碌。

半个小时之后,刚刚还像小猫一样睡在床上的龙飞儿突然惊醒大叫:

“你是谁啊?出去!出去!出去!”起身不由分说把正在写文章的段放生生给推了出去,然后一把锁上了门!

段放在门外发愣。中邪了?鬼上身了?还是梦游了?幸好明天休息。

谜一样的女人啊!

 

终于,在跟猫同居将近一年之后,段放和大肥猫同床了。之前,段放的房间是猫的禁区,决不允许猫的进入;而现在段放自己走进了猫的房间。

一大清早,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好不识趣啊。

不识趣的还是龙飞儿。只见她手里拿着早点并若干蔬菜及鱼肉。

但是她却还穿着段放的衬衫,长及膝盖。

“我忘记换衣服了,我也没钥匙。”龙飞儿看样子确实是很不好意思,“对不起我害得你跟猫睡,所以今天我给你做点好吃的补偿补偿你吧!”

“哦。”段放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那你先帮我把锅洗了、灶台什么擦了吧!有年头了!”

说罢,拿过一份早点,又回到猫房睡觉去了。

等到段放再一觉醒过来到时候,他发现家里大变样了。客厅和他自己的房间,墙角上全是玫瑰花,叶子、花瓣、花朵搭配得错落有致,也算是有点园艺的功夫了;地也扫了,猫砂也清理了;龙飞儿正在厨房里飞刀作业。

“看不出来,你竟然还有贤妻良母的潜质啊!”段放倚在门框上端看着龙飞儿的菜刀功夫。

 

饭桌上。

龙飞儿的手艺果然不错。

“借我点钱吧!”龙飞儿看着吃得正美的段放。

“借多少啊?”段放的眼里只有菜。

“你借我两万吧!”对于刚刚工作两年的人而言,两万确实不是小数目了。

段放放下饭碗:“遇到什么事情了?”

“我想买房子。”龙飞儿很尴尬地说,“早上我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说,杭州那边的房子涨得很厉害。所以我想买一栋房子做投资。”

“多少一平啊?”

“两万。”

“你买多少平啊?”

“我想买小点的,七八十平。”

“你工资多少一月?”

“三千。”

“你有脑子吗?”

“我有的。”

段放晕厥。

送走了让人晕厥的龙飞儿,段放看着四处都是的玫瑰花开始犯愁,花谢了我得花多少工夫收拾啊?

摇摇头,又开始上网。

 

今天是第四天的守候。

段放比以往更早地来到了目的地。不过很快,他就回去了,因为何佳人回复了短信“今天休息”。

 

第五天。

段放发出的短信一直没有收到回执。答案只有一个,何佳人的手机关机。

等。没有确切的消息,就等。

从五点到九点,四个小时,段放都在等。他已经不会再去电话骚扰好友,因为没准又有谁想去借宿,那可真就麻烦了。

回去的路上,段放带着微笑。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等待,等待过后甚至还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第六天。

一如昨天的关机。一如昨天的等待。却不同于昨日的心情。

何佳人,她怎么了?

段放未免有些担心。因为昨天的短信到现在依然没有接收的回执。

 

第七天。

段放放心了。何佳人显然已经开机,前两天的短信回执已经收到。

今天将会是段放最后一天守候,这是他早就给自己定好的,再多的守候本没有太大意义,更何况段放知道他这样做给何佳人所带来的压力。

静静地等待,静静地寄托。

七点,短信,何佳人。

“回去吧,现在路应该好走了。”

“好。我回去了。”段放知道,何佳人不会出来见他。

他只有离开。

 

其实,何佳人就站在马路对面看着段放,但是夜色之中,段放又如何看得清?

她跟着段放,保持着五六十米的距离,即便段放回头,她都有充足的反应时间不让段放发现。

如果段放不这样,不非要她心甘情愿去见他;如果段放冲进公司,她说不定就一下子会心软。她见过同事偷情的老公不顾保安的阻拦冲进办公区给老婆道歉,一个深深的拥抱就让已经下定决心离婚的老婆顿时感动。女人,其实都需要冲动,但段放为什么偏偏要给她理智?

她知道,段放未必不知道这些,但是段放啊段放,你为什么那么不屑去那么做呢?这是一道怎样的鸿沟?如果段放那么做了,说不定她真的会不管不顾那些传统、那些束缚,她会勇敢向前。可是她一个人,她不敢。

段放已经随着一辆公交车而消失。明天,他还会不会再来?何佳人不知道。

何佳人正在恍惚,却在马路的那头发现另一个熟悉的身影。

杨柳?

是杨柳!

何佳人清清楚楚地看到,杨柳正挽着一个中年男子的手,小鸟依人般地依靠在他的怀里,钻进了一辆奥迪A8。

杨柳也有秘密?

杨柳从不对何佳人隐瞒任何秘密。


上一篇:【涅槃·离别篇】19·拒绝

下一篇:【涅槃·离别篇】21·温柔最是难拒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