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涅槃》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涅槃·离别篇】35·爱与哀

时间:2020-04-25   访问量:92

 

伍和到底去哪儿了?宋问也一直在寻找答案,他回想着这些天伍和在他家的一举一动,确实很不正常,如果换作平时他可能会管一管,虽然他一向懒得管闲事,但是毕竟还有好奇心,对于掺和一些事情很是喜欢。只是恰恰这几天,唐糖的表白打乱了他的生活,为了演戏给唐糖看,他就顾不上伍和了。

有时候好事未必连连,坏事却经常扎堆。泄密事故让报社人心惶惶,却偏偏报社门口又有人打出条幅静坐示威。

社会日报社名声很大,所以这两年也时不时会有一些人来报社门口喊冤,希望媒体给主持公道,宋问也见过一些。伍和对这些喊冤的也都比较友好,一般都会亲自或者嘱咐下面人细细询问记录,确实涉及一些地方问题的,也会做成舆情呈报,再有一些也会联系一下信访办等单位。从这些细节,这些年宋问对伍和是敬重的。宋问不是一个会感慨的人,偏偏今天在见到这个条幅的时候又想到了伍和。

宋问不想再去看楼下,转身看着刘石头在副社长厉少极面前端茶倒水,又是积极地陈述对版面安排的看法,总是恰到好处地给厉少极留一两个关键意见的机会,再恰到好处地对领导表示由衷钦佩。别说,这小子溜须拍马的天赋绝对高人一等。哪怕之前的伍和虽然不动声色,但看得出也算开心,厉少极则明显是喜形于色了。

“下楼!”段放毫无来由地打来电话,甚至连称呼都不带加一个。

段放并不会在要紧事情上跟他开玩笑,这架势比他那天让段放回报社还严重?不及细想,宋问下楼。

段放正在楼下等他,看见便不由分说抓起就往大门口走。

“怎么了你这是?”宋问还真没见过段放这样着急的,他俩共同的特征就是挑动别人的情绪自己却保持极好的情绪稳定,让别人着急自己却始终稳如泰山。

报社的门口,白色的横幅,黑色的大字。

“宋问!还唐糖命来!”

申冤的不是别人,正是薛飘飘。

 

薛飘飘没有见过宋问,但是她当然认得宋问。见他出来薛飘飘冲过去就要把宋问扑倒暴揍,旁边的保安倒是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她。

“女士,你不能进去!你不能进去!”

几个围过来的保安算是把薛飘飘控制住了。她在门口做一些什么,保安没法干涉太多,毕竟没有执法权。但是如果要闯进报社,那真是由不得她。

薛飘飘的身边还有几个人,看这架势也一起过来从保安丛中拉出薛飘飘。段放并不认识旁的那些人,便是薛飘飘他也不过在老家见过两次,没想到再次见面会是在这样的情形下。

宋问看着充满仇恨的薛飘飘,她如果真的有什么怨恨的话,倒是希望她打他发泄出来。

唐糖死了。

一瓶安眠药结束了她25岁的年轻生命。

此时此刻宋问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对于他,这种自责是前所未有的。甚至他从不知道悔恨是什么。但是唐糖的死,无论如何和他脱不了关系,这一点宋问比谁都清楚。信任?在生命面前信任算什么?

段放在看到薛飘飘的横幅的时候,又把记忆拉回了几年前。岑静的死已经让段放感慨生命的脆弱,而今天唐糖的死又离他如此之近,让段放不免感到生命的残酷。毫无疑问,她的死和前几天晚上的事有关。如果当时他能陪唐糖去度过那个最脆弱的晚上,也许唐糖就不会死去,但是人生没有如果。

隔着保安,薛飘飘怒视着宋问,鼻子里哼出了一声,把一张纸摔到了宋问的脸上。

那是一封邮件,唐糖写给薛飘飘的邮件,打印了出来。

飘飘:

原谅我的任性。在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我已经告别了这个世界。当我最信任的男人辜负了我的信任的时候;当一个道貌岸然的君子露出他的淫邪的时候,我知道你的话是对的,男人是永远不能相信的。但是我已经无法回头了,我已经无法完整地回到你的身边了。所以我选择了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也许,离开才是一种最大的解脱。

我知道我最对不起的是你,只有你才是永远对我好的人。这些,来生再报吧。我希望来生我是一个男人,做一个好男人,保护着你!

唐糖 绝笔

 

你还敢说唐糖不是因为你而死吗?这个世界上她唯一相信的男人只有你,你是她最信任的男人!但是你辜负了她!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薛飘飘又一次冲向宋问,这一次宋问自己走到了她的跟前,任由拳头一下下爆锤在自己身上。保安的拉扯并不能阻止薛飘飘的拳头。也许,这个时候保安的心中也有一丝正义感在萌动,虽然阻挡却并不完全阻挡。

 

飘飘!飘飘!”一辆出租车在报社门口停下,从车上下来一个人,一手塞给司机一百元之后都顾不得找钱,便匆匆冲下来。

胡蝶。

“飘飘,别打了!”

胡蝶拉过了薛飘飘。她听说薛飘飘到社会日报社讨伐宋问之后,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便赶紧过来阻止。

“别打了!唐糖的死肯定不是因为宋问,你信我!”

薛飘飘看着胡蝶,一下子瘫倒在地。

唐糖死了。薛飘飘沉浸在巨大的悲伤之中。毕竟五年的相伴、五年的感情,这都是永久无法磨灭的记忆。即便前天唐糖大闹她办公室的时候,她都从未生气,她知道唐糖的小任性,她总是保护着唐糖,因为她是保护者。但这一次,只是刚刚离开她一会儿的唐糖却选择了这样一种方式结束了她的人生,她永远无法保护唐糖了。

从不在人前流泪的薛飘飘,嚎啕大哭!她的泪水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

段放看了看胡蝶,一脸疑惑。胡蝶似乎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指了指薛飘飘,看来很多事情还得薛飘飘来解答。

杨柳把跟着薛飘飘的几个人打发走了,他们是薛飘飘公司的部下。段放跟门卫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做个登记,把薛飘飘和杨柳带到了报社的食堂。报社食堂就在大门口不远,现在是下午时间,食堂显得空空荡荡,只有几个员工在那里打牌聊天。

死亡的话题是极为沉重的,但疑惑也是满满的。唐糖怎么就突然死了呢?

 

唐糖那天回家之后精神极差,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出来。

唐妈妈敲了几次门也没开,只是能听到唐糖在房间里哭泣。后来杨柳来到唐糖家,大概跟唐妈妈说了一下情况。唐糖只是失恋了,这倒让唐妈妈放心了一些。但后来想想,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唐糖的自杀没有被及时发现。

第二天,唐妈妈再一次去敲门的时候,已经听不到任何回应。撞门进去,唐糖早已离开了这个世界,留在桌上的只有一个安眠药的空瓶。

唐糖最后留给这个世界的,除了给薛飘飘的那封信,就只有一个字条。

“妈,对不起,我走了!养育之恩,来生再报!”

唐妈妈当时就昏了过去,直到薛飘飘的到来。

薛飘飘收到邮件的时间是上午10点,她正在开会。看到那封邮件的时候,她甚至一句话都没有说,立刻往唐糖家冲去,留下一屋子人诧异疑惑。

唐糖发的自然是一封定时邮件。

薛飘飘猛烈的敲门声,终于让薛妈妈醒来。

床单有血,大腿有血,她们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薛飘飘就打着横幅来找宋问了!

说到这里,薛飘飘的脸上又是涕泪横流,餐桌上扔满了一张张纸巾。

“唐糖的死因可能和宋问有关,但肯定不是因为宋问!宋问一直是拒绝唐糖的。”段放这时候索性把宋问为了拒绝唐糖如何演戏给她看的事情从都到尾说了一遍,“所以即便唐糖看到宋问那么做,最多只是让唐糖伤心,不会让唐糖产生自杀的念头。”

胡蝶点点头,虽然之前段放并没有告诉她这些详细细节,但她知道宋问是拒绝了唐糖的,她也相信,对唐糖施暴的人绝不可能是宋问,甚至说最不可能的就是宋问。

薛飘飘渐渐平静了下来,她似乎也明白了,宋问确实是让唐糖伤心了,但不至于真的去伤害唐糖。

“我不是唐糖的朋友,我是唐糖的男朋友!”薛飘飘直指宋问,“是你从我身边抢走了唐糖。唐糖就相信了你一个男人,结果她就错得连命都赔上了!对她来说,你已经是非常非常重要了,你知道吗?她不能对你失望。”

“唐糖和我一样,有着很重的童年阴影。她的爸爸是一个混蛋,整天辱骂她的妈妈,甚至在她妈怀孕的时候也会下狠手毒打。唐糖出生以后,因为是个女孩,所以她爸爸的坏脾气、坏毛病也一天比一天多起来,打和骂成了一日三餐。后来唐糖八岁时候,父母终于离婚了。唐糖跟着妈妈过,她没有享受过任何父爱,她的印象里只有爸爸狰狞的形象。所以,她根本不敢和男孩接触,但是她同样需要有人保护她,我就成了她的保护者,她的港湾。在我们这群人当中,很多T都会同时有很多个P,但是我自始至终只有唐糖,因为对于我来说,她也是我唯一的寄托。”薛飘飘说得十分黯然,“其实,我们这群人不光是弱势群体,也都是一群弱者和孤独者。只有内心最柔弱的女人才不敢寻求男人的保护,才会想到在同性当中遮风避雨。不光P是这样,很多T其实也一样,只不过平日里装出一副强者的姿态,内心有的却比P还柔弱。”

宋问听得很认真,他很少这样认真。

“本来,这话应该是唐糖告诉我的。那天她说要告诉我一些事情,我想就是这些了。”宋问很少有这样说话的时候,平静而又带有自责,丝毫没有平日那种自信和坚定的语气,更不用说咄咄逼人的气势了。

“宋问,她要离开我,是需要付出难以想象的勇气的。这就和你现在去爱一个男人一样的勇气。所以现在你应该清楚,你做了多大的一件错事!”薛飘飘的话已经说完了,她却突然觉得她已经不恨宋问了。

那么,谁是凶手?是谁把唐糖推向死亡的?

 

“胡蝶,唐糖那天晚上给你电话是几点?”段放拿出手机,翻看了一下,“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是19:34。”

胡蝶翻看了一下,19:40,打了53分钟。看来先是找的段放,然后联系的胡蝶,时间上刚好。

现在的关键是,那天晚上,唐糖找了谁?找出这个人,也许就会有一个答案。

段放想到了拉拉酒吧。薛飘飘马上否定,因为唐糖从来不去那种场合,唐糖只和她在一起。

“现在能不能拿到唐糖的手机?”宋问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她手机里应该有和最后见面人的通话记录。唐糖不是那种随便找个人就能一起喝酒的人,她只会找熟人。”

 

宋问、段放一行人感到唐糖家的时候,唐妈妈还在抽泣,女儿是她今生唯一的希望,但是如今,女儿却这样走了,这是一种绝望的悲痛。

手机很快就找到了。那天晚上,唐糖给何佳人、段放、胡蝶都打过电话,但是胡蝶之后却没有了。胡蝶是她最后一个电话联系的人。

未接来电中倒是有个陌生号码,宋问拿自己的手机打过去,关机。

 

警察也在这个时候上了门,也不知道是谁报了警,唐妈妈害怕检查会让唐糖的遗体受到伤害,又是哭得痛不欲生。现场的法医倒是很耐心地安慰起唐妈妈,表示这种情况一般不会解剖遗体,让她不用太过伤心。公安部门也将尽可能地帮助她追查真相。

宋问不是一个会后悔的人,但是对于他自己造成的后果也是十分自责。看着痛不欲生的唐母,暗自决定照顾唐母一世。


上一篇:【涅槃·离别篇】34·重大事故

下一篇:【涅槃·离别篇】36·归案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