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涅槃》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涅槃·离别篇】40·阴谋

时间:2020-04-25   访问量:135

李小海是第一次见伍晓敏是在一年前,伍和带着一家老小来他家拜年。

老伍夫妇,小海是常见的,但是在他开门的一刹那,他却看到了一个让他意乱情迷的女生,厚重的冬装下是一番无与伦比的娇俏,那就是伍晓敏。看见站在门口发愣的他,晓敏嫣然一笑,这一笑又让李小海神飞物外,顿时飘然。

那一天的李小海显出从未有过的热情,又是端茶又是倒水,显足了待客之道。倒让李青海纳闷了半天,以往对他的部下,小海从来爱理不理,甚至故意刁难。

那一次以后,李小海开始试图接近晓敏,因为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吸引。李小海是无比自信的,因为他觉得他和晓敏谈恋爱的话,对于伍家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荣幸,伍和每年厚着脸皮来拜年,不就是为了在社长面前讨个近乎吗?虽然他是所有来客当中送的最少的,一只扒鸡、几根老参便算作是礼物。

但是,小海的热情却无法融化冰山一样的晓敏。她没有半点要谈恋爱的意思,不光是李小海,对所有人她都是保持着距离,似乎她真的是一座冰山。这是最让李小海苦恼的,锦衣美食的小海甚至为此瘦了好几斤。

半年多前,刘石头在河氏金融有个叫做查夜耽朋友找到了他。让他给一点内部信息,因为之前,刘石头曾经露过口风,社会日报有一些内部通报信息。

查夜耽的条件蛮诱人的,一条给500元,就这样刘石头给他们提供了半年的消息。很快查夜耽再次找到刘石头,让他提供一些更有价值的信息,因为他提供的其实价值不是很大,因为是朋友就勉强还给他钱。

刘石头自己是没办法搞到这些的。他想到了李小海,社长李青海的儿子。在他进入报社不久,他就和这个小公子交上了朋友,还经常一起喝酒。

两人一拍即合,李小海甚至拒绝了刘石头给他的木马软件,他说他有更好的方式从他爸那儿搞到信息,至于怎么弄到,李小海口风很紧,毕竟那是他的秘密,刘石头也不好打听。除了钱之外,李小海有一个要求,那就是直接和河氏金融的负责人谈,查夜耽同意了,也给安排了。李小海直接和谁接触的,刘石头就不知道了,李小海那边的信息他也不经手,他并不知道李小海提供的是什么。就这样,半年来两人各自给河氏金融提供着各种信息,河氏金融也在这半年多来在股市予取予求,成为风头最劲的金融公司。

李小海有了很多钱,可以随意挥霍。有了钱,很多女生几乎是排着队让他挑,对于伍晓敏,他似乎也已经淡忘了。有辣妹入怀,谁会想去碰一座冰山。

但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他从他爸那儿得到了一个消息。社会日报社有人泄密,上头特意给各单位发了不同版本的宣传报道提示,查明了泄密的源头。李小海还是个大学生,他根本就是个从未涉世的毛头小子,对这样的事情,他从来是不知道如何去应对的,他认为这将是灭顶之灾,他根本躲不过。

刘石头未必是个聪明人,但却绝对是个活络人,就像他选择和李小海做哥们,曲线向社长靠拢一样,他在总在寻找最佳方式去达成他的目的。报社信息泄密,纠查内鬼,他当然害怕,他的唯一靠山就是李小海,但是现在李小海却靠不住了,替死鬼只会是他刘石头,而不是别人,现在唯一的方法是再找一个替死鬼。

闪过一长串的名字,想到了最不可能的那一个,刘石头却有主意了,一个邪恶却皆大欢喜的好计谋。

这一天,伍晓敏所在的神龙大学和李小海所在的清水大学联谊,这个联谊正是李小海所组织的。晓敏从来是个好女孩,好女孩往往容易轻信别人,尤其是熟人。李小海算是一个熟人。

舞池里,一些男女在欢快地扭动着,晓敏坐在一旁看着。有时候做个观众也是挺快乐的事情。

李小海也没有下舞池,他坐在晓敏的旁边看着晓敏。

“怎么不去跳会儿?”问话间充满了熟人的关切。

 “我不会。”晓敏看是李小海,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她又冒出了一句让小海匪夷所思的话,“你别教我啊,我看看就行了。”

李小海哈哈大笑:“我会教人我还会站在这儿吗?我也是专踩别人脚的人。”

伍晓敏看看李小海没有再做声,只是继续在那儿找她的女同学,看她们的舞姿,不是地还拍些照片。

“你喝点什么?”

“不用了,谢谢。”老伍的女儿,家教自然是很好的。

“别忘了今天是联谊会,又不是我请你。”李小海笑了笑,他知道晓敏这样的女孩并不好接触,他已经碰壁无数次了,所以也算有了经验,“帮女生拿点东西,那是我们应尽的义务。”

“那,给我拿瓶果奶吧。”

这是李小海最想听到的话,就在他参加今天的联谊之前,刘石头给了他一瓶迷药。

伍晓敏没有并没有提防李小海,她根本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成为别人的一颗棋子,任人摆布。但是强烈的药效,让伍晓敏身不由己。

一早醒来的场景,让噩梦成为了现实。

李小海赤条条地躺在伍晓敏的身旁,一只手还搭在她的胸前。晓敏感觉浑身酸软,药物的作用还残存在她的体内,但她还是用最大力气推开了李小海。

哭泣?她没有哭泣。一种难当的羞愤让她冲出了宾馆,忘记了哭泣,她的童话破灭了。她真的很想和那些电影、电视中的女主角一样以死亡来解决这种痛苦,但是她却没有勇气,她也知道死亡是一种不负责任,那将让她的父母陷入更大的痛苦。

伍晓敏的世界从这一天开始坍塌掉了。

看着以前聪明活泼的女儿,一下子遭受这样大的变故,伍和和支媛的心痛得就跟刀割一样。平日温和的伍和拍着桌子要惩办元凶!但是当他们得知迷奸晓敏的竟然是社会日报社社长的儿子李小海的时候,伍和的心又像沉到了海底一样无助。如果是别人,也许他还可以用他的笔,用他二十多年来建立起来的媒体关系圈去讨伐、去抨击,至少会有一个交代,不管是好还是坏。李青海、李小海,是他今生无法撼动的人。有些人有些事,没有行动就预想了结果,不再作为,偏偏伍和就是这样的人。

支媛看着伍和的表情就已经很明白他在想什么,一种无明业火在她心头熊熊燃烧。这样一个男人,一个公认老实勤恳的好男人,越是在需要他的时候,越是一点用处没有!二十多年的夫妻,她很清楚伍和,别说找李青海评理,就是找李青海把这件事情说清楚,他伍和都决计不敢去!二十年前,李青海不过和伍和一样的普通编辑,但是人家却摇身一变成为了堂堂社会日报社的社长,而伍和不过还是一个小小的部门主任,连报社的编委都没有进。这种落差如果放在平时,支媛并不会太过在意,但是此时此刻又面对如此无为的伍和,所有的问题都被放大、所有的问题都爆发了出来!

“离婚!”支媛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

有时候平静才是最可怕的,因为平静的人理智,这种理智会让她的决定不可动摇;发火的人纵然惊天动地,却不过是一时之愤,稍加安抚便能化于无形。

伍和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甚至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毫无用处。百无一用是书生,他觉得用在自己身上一点都不错,他能做的岂不就是一些书生的事情吗?

离婚很快。两个人、两本证、两个章就让伍和离开了住了二十年的家。他没有带走一样东西,他不希望那个家因为他的离开而少了什么,他希望那里更多欢乐、更多幸福。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是有道理的,人的情绪往往会直接决定了人的理智和判断。

伍和万念俱灰之际,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一个叫吉列的美国人希望伍和能够和他进行合作,向他提供内部信息,报酬是他工资的十倍之多。伍和根本没有考虑就答应了,他二十多年来的付出换回的是一无所有,他还有什么理由去坚持自己的操守?更何况,他最尊敬的领导的儿子夺走了他女儿的贞操、毁了他全家。

当然,身为业务骨干的伍和并不知道社会日报社已经在安全部门的介入下被全面监控了,他的邮件很快就被拦截了。确凿的证据,让伍和根本不能抵赖,何况他本来就没想过抵赖。一个从事新闻事业二十年的老新闻人,自我背叛的下场就是成了向海外提供情报信息的间谍。

老伍被捕了,但老伍被捕的消息并没有在社会日报社公开,他的变节会让报社上下的人心不稳,他只能是继续失联了,报社也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等大家都快忘记的时候发一则通告。

李小海和刘石头当然能够很快知道老伍被捕的消息。李青海经常拿报社的事例教训儿子,老伍的变节当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很快就成了李社长嘴里经典的教子典型。

刘石头,笑得很开心,他不仅解除了危机,同时还当上了国内新闻部的副主任,当然这样有李小海的一份功劳。

李小海,笑得很开心,他终于一亲伍晓敏的芳泽,而且他的财路依旧畅通。

河氏金融的人也很开心,因为这起泄密事件和海外反华机构扯上了关系,自然和他们的买卖没有半点瓜葛。

“好。我相信你。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宋问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答案其实早已猜到,所以他眼神里充满的是凶狠,“去年告诉河氏集团我在做专题的人也是你吧?”

“是!”刘石头的头低得很低。

“没用的玩意儿!放着中国新闻奖不要,去贪图那几个钱,你亏大了!”宋问满是嘲笑。

刘石头刚刚说的这些是实话,宋问很相信自己的判断。

接下来,该他宋问出场了!


上一篇:【涅槃·离别篇】39·逼供

下一篇:【涅槃·离别篇】41·当污蔑成为一种正义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