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涅槃》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涅槃·离别篇】1·小测试

时间:2020-03-27   访问量:144

“假如你饿了一天,有个选餐的机会,你会选择哪个?

A、肉丝面+桔子

B、面包+香肠+西瓜

C、米饭+红烧鱼+葡萄

D、红烧肉+酒+苹果”

 

单身公寓,北京。

段放正在收拾他的家当,明天他搬家,搬到报社附近,因为他是个懒人,也因为北京的交通实在是让人揪心。

这样一则短信,打断了段放的工作,因为短信的发件人是 “何佳人”,一个对他而言最为特殊的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测试呢?他毫无疑问会选C,原因很简单,最顶饿。

其实,段放一向对此类的测验嗤之以鼻,因为他很明白一些出题者的思维,一种习惯而必然式的逻辑,并不能涵盖他这种不按常规出牌的人。

电脑并没有关机,对于段放这代人而言,互联网早已成为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段放并不清楚测试的内容和目的,网络是个好工具。

A、对感情细腻,一生会喜欢几个人

B、喜欢一夜情并且尝试过

C、一生一世只爱一个人

D、偷情成性

 

呵!呵!呵!

有无奈也有欣喜。

小等了五分钟,并没有回复。她总是这样,总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却也因为是这样,段放也明白了许多。

看着半屋子杂乱的包裹,段放有点发呆。他不是一个常发呆的人,但这个时候却似乎有些茫然。

从2001年的夏天一个人来到北京,从上学到工作,到现在已经整整五年。他这五年过得平淡却又并不平淡。

二里庄,这是一个介于学校和社会的地方,往往这样的一个地方所呈现的总是最为复杂、给人最多感触的状态。段放在这里认识了很多朋友,很多跟他有类似经历的朋友;也见证了身边发生的很多事情。几年来的一切在这一刻好像突然都堆砌在眼前,似乎全部都在昨日……明天他就要离开这里了。

 

段放正在出神,电话响起!佳人?不。是单位的电话。

“段放,你现在有空吗?我这边有个急活!你马上去国新办取个重要文件!快!快!快!全网站就等你呢!”

“我……”

不等段放说话,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这是典型的岳东的风格,社会网评论部主任、段放的顶头上司。哦,岳东是位女领导!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中共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属一个机构两个牌子,坐落于朝阳门内的老外交部。国内所有的新闻机构均受其管辖,尤其像社会网这样的国家级重点新闻网站,与之的关系就更加密切了。去国新办领取机密文件,这于段放而言,并不是第一次了,曾经还有过半夜12点取件的经历。

现在的国新办门口,非常热闹。京城主要媒体的编辑记者几乎在同一时间赶到,报上社会网的名号,获得了门卫的许可,段放便熟练地穿梭在国新办交错的楼道中。

“娘希匹!你也来了啊!”

在北京说娘希匹的人本来就不多,敢在中国新闻的最高监管部门办公楼里说娘希匹的人更不多,但是宋问是!

宋问,社会日报国内新闻部的评论员,是段放的同乡兼大学同学又是一个报社大院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同事。他们之间的友谊是骂出来的,在针锋相对中发现彼此,在针锋相对中惺惺相惜。相对于段放,宋问更加肆无忌惮,他很少有朋友,除了段放。

段放撇了撇嘴:“宋公子也能来做跑腿的差事,实在少见啊!今天没骂个专家教授什么的?”

“你!”宋问并没有搭理段放的话,他的手指在空中划了一个圈,重重地指了指段放,“赶紧给我去把通知领了!然后跟我一起打车走,车上说!”

 

南城,在现在的大北京当中显得十分尴尬。看北四环外的高楼鳞次栉比地站起来,而南城却依然有着太多的平房、太多的低檐矮户;然而这里却是清朝以来老北京的居民区,是老北京风韵最为浓厚的地区。

南城的开发在这一两年随着地价的高涨而随之兴起。社会网所在的社会日报社,也适时地盖起了一座现代化的写字楼,成为北京宣武国际传媒大道的景观建筑之一。报社的老楼就给了社会网和社会日报社旗下其他的几家媒体使用。宋问总能透过新大楼的16层玻璃窗睥睨老楼7层窗边的段放。

一路上,段放和宋问并没有聊太多,他们太熟悉了,既不需要寒暄,也不需要打听。只是在段放下车之际,宋问乜斜着眼,吐出五个字:“你命犯桃花!”

“放心,我犯也不是犯你!”段放微微一笑,“明天我搬家,明晚你请喝酒!”

“娘希匹!你搬家啊!我请客啊?!”

“你请!两点!1、搬家不用你了,所谓不出力出钱!2、你不想知道桃花的事情吗?明晚见!”

宋问恰一脸错愕,段放便已下车,留给宋问的是窗外段放嬉笑的和意味深长的挑眉!

司机在签名忍不住笑出声来:“你这哥儿们真逗,咱们现在去哪儿?”

“哦。我也到了!”宋问淡淡说道,然后暗自骂了一句,“他妈的段放,你也能报销还让我掏车钱!”

 

做宋问的朋友很难,所以宋问很少有朋友;做宋问的同事也很难,因为宋问不把他们当朋友;但是很多人却想把他当朋友,因为他的想法他的嘴他的笔永远是最为毒辣的!

“宋哥,上头给了什么新指示啊?”刘石头是宋问带的新人,也算是徒弟,他对宋问的崇拜似乎也是全报社最为强烈的。

“跟着。”宋问只淡淡吐出两个字。

国内新闻部主任老伍正在埋头奋笔,他确实是个勤奋的人。因为勤奋,二十年前他成为了全报社最年轻的处长;因为勤奋,二十年后他成为全报社资格最老的处长;他始终勤奋。

“伍老师,这是刚刚从国新办拿的紧急报道提示。”对于老伍,宋问还是比较尊重的,这样的一个老媒体新闻工作人,他的品格他的操守,宋问没法不敬重,虽然宋问并不欣赏他。

“通知内容你看了吗?”老伍的眼突然放射出一道锐利。

“看了。”宋问知道,以老伍的脾性,这通知是万万不能看的,是一定要亲手交给领导,让领导传达上级精神,自己才能知道通知的内容的。宋问并不反对这种观念,头两次他也一样恪守这个本有的原则,只不过,马上他就明白紧急和机密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老伍在说一些什么,宋问已经不记得了,或者说他根本就没听清老伍在说什么。通知的内容其实很简单,“明天残奥会吉祥物发布,请各单位预留相关位置做突出报道,报道内容以新华社稿件为准”。这件事基本和宋问无关,他不需要负责报道新闻,他只做他的时评,供报社旗下的几家媒体使用,所以在社会日报社,他是少有的那种闲人,少有的不受限于条条框框的人,他可以连续几天不来上班,只要在需要的时候提供需要的稿件。这样的快意,正是宋问所期望的,他乐意于现在的工作和现在的状态!

宋问自认为和段放的最大不同是,他远比段放安于现实。因为他知道,像他这样的人恰恰是最难成功的人。做成一件事情,并不需要看得清楚明白;看得越清楚越明白就会去思考更多的解决方式,然而问题却总是没有尽头;即便所有的问题都已解决,所有的方案计划都已架构完毕,按部就班去做恰又不是他这类人的风格。

有勇气、会投机、有小聪明的人才是中国社会最适宜创业的人群;而一旦聪明才成为智慧,成就睿智的人格,那么他需要的平台,而非一块踏板就能解决,寻找平台的路就能耗尽人的一生,宋问绝不愿将人生就此耗费,他要享受人生、享受快意,享受对人对事抽丝剥茧精致的快乐。宋问的认识段放同样明白,但段放有一种使命感却是宋问所从来没有的,因为这种使命感,段放才会成为宋问的朋友。人,总是会被自己没有的所吸引。

宋问再抬头,老伍已经离开。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涅槃·离别篇】2·表了个白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