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涅槃》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涅槃·离别篇】2·表了个白

时间:2020-03-27   访问量:126

短信。何佳人。

“偷情成性!”

答案是已知的,何佳人的谎言代表什么?也许什么都不代表,因为她不可能把正确答案发给段放,没有一个女孩会那么做。

段放看着手机,想了一分钟,却一无所得。

“呃……”是他唯一的感叹词!他不知道如何去回答,暧昧的吧,现在根本不是时候;抗议吧难道自己事先知道答案?

电话。何佳人。

段放和何佳人之间很少电话联系,一方面段放很怕没话说,他本就不大会聊天;一方面,电话总有太多不方便,万一在忙、万一在做什么,打扰不好。

“喂。”段放微笑接起电话,因为他知道微笑是可以在声音当中传递的。

“你明天搬家?”何佳人当然知道段放明天搬家。

“是啊。以后找你玩方便多了。”段放笑着。确实,搬家有很大的原因也是为了她。因为她家就在社会日报社旁边,这让段放大可借工作之名行搬家之方便。如果没有何佳人在附近,段放想来还会在舒适性与方便之间权衡。

“我帮你搬家吧!”何佳人并没有理睬段放刚才的话。

“嗯,谢谢。”段放的情绪在那一刻高涨,“我搬过来之后你帮我收拾东西吧,别的不敢劳动!”

“好,把东西弄乱我最在行了!”何佳人在电话那头咯咯地坏笑。

“无所谓了,如果你真有这能耐,我舍命陪女子啊!”段放正打开电脑,翻看何佳人的照片。

“你现在在干吗?”何佳人的声音突然变得温柔。

“我现在啊?”段放决定说实话,“我……”

电话却已经挂了。女人啊,谜一样的女人啊。

 

一分钟后。

短信。何佳人。

“我妈回来了,懒得和你聊了!”

无奈。

段放看着电脑上何佳人的照片。回想着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场景。那是一群绿色志愿者的森林公园郊游活动。她并不算漂亮,所以在活动的前半段,甚至自我介绍环节,段放都很少注意她,直到玩至喷泉。段放是那种拖人下水的典型,而且是舍身拖人下水。何佳人很喜欢玩水,看到音乐喷泉便不自主地脱掉袜子嬉水,于是她恰成了段放手下的牺牲品。段放拖着她的手拉向了喷泉的最中央。

何佳人本来就是喜欢水的,只是她并没有那么大的勇气跑向水幕的中央,所以被拖拽的她并不抗拒。可是突然之间她脚下一滑,失去了平衡。

段放抱住了何佳人,在段放的记忆里,这一抱的温柔似乎就在刚刚,而且有越来越明显的感觉,反倒是事件当时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感觉。

一曲结束,两人都成了落汤鸡,段放看着何佳人打湿的头发和衣服,突然之间有了愧疚之感,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六月的北京虽然已经阳光灿烂,但是偶尔的凉风还是会吹得人哆嗦。何佳人倒并没有在意,坐一边和女伴聊天去了。

过了一会儿,何佳人招了招手,示意段放过去。

“嘿,还好吧?干了没?”段放笑笑,何佳人的头发依然是湿漉漉的,不像段放一身上下的夏装几分钟便已吹干。

何佳人没有说话,笑着指了指段放刚刚坐过的地方。

一个硕大的臀印。已经有不少人在拍照留证了。

“哎,你说怎么赔偿我吧!”何佳人开口了,“你看看今天我这身衣服可全泡汤了啊!”

“呃,要不你咬我几口解解恨?”段放说罢便伸出胳膊来,送上前去。

“我是回民!”何佳人似笑非笑。

“那……”段放并不腼腆,但却绝不是会聊天的人,因为他太多时候只和自己说话了。

“那你回去吧!”何佳人的女伴插话道,“段放同学!”

哦,原来让我过来就为了取我的证啊?段放总算是明白了过来。

 

回到家中,段放开始翻看参会人员的联系方式。

“缘木鱼,QQ……”就是她!

其实当时段放的目的非常简单,交个朋友,并无他念。

在线,通过。

段放终于知道了她叫何佳人,她也确实是回民。那天与她同行的女伴是她的发小,唐糖。

也正是从那天开始,段放告别了QQ隐身历史,而始终现身,原因很简单,欢迎来扰。

此后的几个月来,两人见了七八次面,网上则基本是每天聊一会儿。

对于段放而言,他并没有特别的强烈的被吸引的感觉,倒更像是一种习惯的形成,这和他当初的设想大相径庭。

 

搬家。不表。

北京的五年,段放基本上每年都要搬一次家,从集体宿舍到单身公寓,而这一次,段放却是和一只猫同居。

段放的房东在北京有多处房产,这一处只在逢年过节时候接待老家的亲人,而平时只是猫宅,因为房东爱猫却又有鼻炎,不能和猫长期共处。

房租比较便宜,水电费也免了,附加条件是段放需要照顾好那只猫。

这样也好,猫毕竟不是人,安安静静的,自己可以做很多事情。

段放抬起手腕看看表,已经快11点了,这丫头干嘛呢?还没来?

正想的时候,电话也响了。

何佳人。

经常是这样,有时候段放刚刚想发条短信过去,却同时会迎来一条短信。难道这就是心灵感应?

“你搬过来了吗?”

“嗯。”

“我下午有点事儿,就不过去了吧!反正你也搬完了!”

“什么事情啊?要我帮忙吗?”段放倒是很殷勤。

“女孩儿家的事情,你帮得上吗你?”显然,何佳人的小嘴是撅起来了!

“这样吧,我一会儿就收拾完了,也不用你帮忙了,反正还早,你过来坐坐吧!如何?”

“好吧。12点半,40路车站。”

森林公园之后,段放和何佳人的第一次见面也在40路车站。那一次,是何佳人给段放送烧饼吃,因为她发现她家离段放的报社只有五六百米,而段放又在电脑的另一头抱怨单位的伙食。

想到这些,段放的笑容便不由自主地绽放在脸上。

何佳人来了,绿的衬衫,白的短裤,让本就白皙高挑的她显得更加青春动人,恰如夏日绽放的一朵荷花,亭亭玉立。

“愣着干什么?”何佳人微微一笑,“看够了没有啊?看够了就去你的新窝看看!”

“你觉得我在看你吗?荷花二娘子。”段放故作深沉。

“难道你看得见我旁边的三娘子和狐狸精?”何佳人一撅嘴,聊斋她还算熟,“二娘子?为什么是二?”

“有你在,什么荷花三娘子还好意思站旁边吗?再说了,眼睛看到的不过都是一些幻象而已。去感受气场,才是一种沉浸体验嘛!”段放道。

“少贫嘴!”何佳人白了他一眼,“这是大街,不是大学!”

“大学才形而下呢!”不过段放马上转移了话题,“下午什么事啊?需要保镖不?”

“都跟你说了,女孩儿家的事情。少管了啊!”

“哦哦哦哦哦。”段放点头如捣蒜,何佳人也不由得噗嗤一笑。

不多时,两人就来到了段放的新家。何佳人背着手,好像领导视察工作一样,各处看看,指点指点。

段放的新家并不大,普通的两居室,他住在北间次卧。客厅摆了不少杂物,显得凌乱而又有些拥挤。

“你的她呢?”何佳人四下视察之后脱口而出。

“她?哪个她啊?”段放确实不知道何佳人所指。

“和你同居的小母猫啊!”

“我听这话怎么那么别扭啊?”段放用一种无奈的眼神盯着何佳人,“更正一点,那绝不是什么小母猫,而是一只不折不扣的大肥猫!”

这只不折不扣的大肥猫现在正躺在主卧的床底下哆嗦着,虽然块头足有十三四斤,但却是只不折不扣的胆小猫,绝见不得生人。多年后段放才知道,猫大多都是这样,在家越久越怕见生人,哪怕小时候是公园里的流浪猫各种胆大。

“没劲!”何佳人噘噘嘴,又到四处打量了一下,没收拾好的房子,确实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改天你跟这肥猫混熟了我再来玩它吧!现在你送我下去吧,反正也没什么可看的了!踩点完毕!”

“那,到下面的小公园走走吧,反正现在还早。”

好。”

 

几个月来有一句话,在段放的心中已经徘徊了很久,但是他一直不知道怎么说出口。但是在今天,段放觉得他非说不可。是的,非说不可!

这句话,他从没说过,他不知道如何开口,似乎有两个全副武装的卫士把他的嘴给完完全全堵上了。

两个人,走在街心公园的小径上,并不说话。何佳人似乎也感觉到这其中气氛的尴尬,她似乎预感到段放想说一些什么。两个多月了,段放想些什么,她岂能不清楚。

有一对情侣正在小竹林里狂热地亲吻,段放感觉自己这个时候的木讷非常好笑,但他终于没有笑出来。终于,他飞快地在手机上打了一行字,递给了何佳人。

“做我女朋友吧!”

何佳人一愣,白净的脸上立刻泛起了一阵红晕。

“别闹。你要这样我就不理你了啊!”何佳人的话细如蚊蝇。

“好。那我不闹了。”段放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把搂过何佳人的肩,“现在送你到车站。”

何佳人并没有抗拒,她的大脑在瞬间近乎空白。她在想什么?也许什么都不想。这一刻,她无法思考,就像所有的一切都被凝住了。

出了公园,何佳人本能地用肩甩了甩段放的手,他也很识趣地放开。

“啊!”一辆电动车与何佳人擦身而过,不由得让她一声惊叫。

段放眼疾手快,一把揽过何佳人;这一次比刚才更加用力,几乎把何佳人夹得生疼,但她却明显顺从了很多,也许是因为刚才的惊吓。

看着何佳人的侧脸,在阳光下泛起的绯红,绝美。段放突然轻轻地一口吻在了她的脸上,她的脸更红了,段放能很明显感觉到刚才那一吻的温度,一张滚烫的脸。

候车,谁也没说话。何佳人看着马路,段放看着何佳人。

车来了,段放才松开手。

“路上小心。”

“嗯。再见。”

车,开出了很远,段放才转身,他希望何佳人在看他,他不希望何佳人看到他的背影。

段放一回头,却看见了同事小侯、小毛、小李。

“你干嘛呢?搬完家了?”小毛问。

“搬完了,回去收拾东西。”段放无心与同事更多闲聊,拱拱手,便回到家中。


上一篇:【涅槃·离别篇】1·小测试

下一篇:【涅槃·离别篇】3·见人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