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涅槃》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涅槃·离别篇】4·媒体人

时间:2020-03-27   访问量:128

段放有过很多理想,大到不可告人。当然现实的理想也是要有的,在高三那年段放的希望是投身媒体,做个新闻人。因为可以这年头已经没法有江湖的刀光剑影,没法有杀人的侠客,那么做做新闻倒也能算另一种侠客,甚至想象过去做战地记者。虽然最终没有报考新闻专业,但却终归成了新闻人。

即便如此,段放也从没想过自己会进社会日报社,因为《社会日报》实在太过官方,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合称中国四大党报。

太过官方意味着什么?束手束脚?也许在段放曾经的浅意识里是会有这样的印象的。在以前日报晚报当中,段放很少看到有批评性文章,更多的是弘扬主旋律歌颂新时代。然而《社会日报》的事实倒让段放有一些意外,除了一些特殊敏感话题之外,绝大多数事件均可评论;只要出发点是正面的,只要不是上纲上线地没底线,各种批评都是可以的。岳东甚至说,只要报社罩得住的副部级以下单位都可以批评,当然文章本身必须负责任。恰好段放是个负责任的人又是一个爱批评的人,所以如鱼得水。

当然,正面宣传报道的任务必然是有的。对于歌功颂德,段放从来没有半点兴趣。不过,这社会本来就有很多值得肯定的人和事,肯定和赞扬并不一定就是歌功颂德,并不一定要叠加各种溢美之词狠夸猛夸,反倒是实事求是不吹嘘不封神更能打动人心。这一些段放是可以接受的。

不接受的有吗?确实也会有。偶尔段放也会收到直接布置好的任务,甚至观点都给到了。对于这些段放确实是不接受的,没办法只好委屈一下他那个叫“栾蓬风”的好朋友了。

人在不同的位置有不同的世界也会有不同的视界。如果只在一个位置看世界,未免主观,未免有失偏颇。评论不是情绪的发泄,不是讨伐的檄文,而是看待世界的态度和改变世界的想法。

段放很认同一句话,一句他自己总结的经验——如果你不能设身处地地去找出一件事物的几个好处,那么你没法去批评他的坏处,你不能让你的意见变成偏见。

当然也经常有领导批评段放,他从来不像其他评论员一样点到为止,从来不会只做引导不留观点,他的文字总是带有太强的自我观点,这并不是一个传统评论员该有的样子。当然,无所谓了,反正并不扣工资。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社会日报社同样有他的另外几面,包括各种明里暗里的斗争,包括钻营投机,甚至还有一些风流韵事。当然,这种事情哪儿都有,毕竟人都有着各自的样子。在一些人眼里这些是阴暗面,也许在另一些人那里这也是努力,也是自由,也是人生。

段放并不是完全的理想主义者,见不得一点灰暗;对于灰暗他接受,但是绝不会认同,他明白人很多时候选择一些灰暗,更多的是一种自我保护,通过不正当手法获得更多物质等内容,以实现一种安全。当社会总体给人的安全感提升之后,灰暗会变得没有必要,也自然会越来越少。所以,社会本身的进步会比消灭灰暗来的更为重要。从这个角度来看,段放倒是典型的现实主义者。

社会网,段放还是很喜欢的,除了微薄的薪水。那个纵横江湖的少年,一直在他心里。


上一篇:【涅槃·离别篇】3·见人

下一篇:【涅槃·离别篇】5·好一个新年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