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人回魂 五

时间:2020-09-02   访问量:1

话说胡九鹏带着白夜离开之后,胡黄铎便把岳天太带到了藏书阁。

“你可以知道,为什么要带着白夜下山?”

岳天太本就有些奇怪,胡黄铎这一问便更是不解,眼神中透露着一丝困惑,直接摇了摇头。

胡黄铎二话不说,直接从书架上拿过一本书,递给岳天太。

《分神》

“人之精神者,可多分,合而为灵。分神以观,倍事之……”

岳天太翻阅得极快,不过两分钟,百十来页的书稿便已翻阅完毕。此时他似乎已经有了答案:“白夜是我妹,天祖是想用分神术通过白夜来教我。”

胡黄铎点点头。

天太,你本有梦里生花的家传,基础而言已经很是扎实。这些天我也给你讲了不少,以你的资质是该有个顿悟飞升了。现在你还有三个时辰的时间在藏书阁进行突破,能学多少就学多少,但是真正能融会贯通多少,就全看你自己了。今晚我想让你来助那神秘之人。先从这分神术开始吧,这样你能快一点。”

胡黄铎的这席话岳天太听来并不意外,甚至已经在预料之中,既然让他速通狼谷绝学那么必有急用。想来胡九鹏和胡黄铎绝不会自己出面去见那神秘人,他岳天太作为胡氏后人自然会成为他们的首选。

狼谷之学,三阶九层二十七级,无论是念力还是梦里生花都是如此。三阶而言,一阶的根本是认知能力,在一阶的三层九级之内是人才锻造为天才之路,什么过目不忘都只是小儿科而已。二阶的三层九级则是将自身之力发挥到极致,从对物体的控制到呼风唤雨灵肉交替无所不能;三阶的三层九级则是另一重天地,从自身之力转向通力,借助周遭一切可以借助的力量为我所用,自身力量的消耗反倒越来越小甚至逐渐接近于零。所以二阶会有一个身体力量恢复的问题,到了三阶则可以源源不绝。

“以你的资质,半天之内达到五层境界绝不在话下,甚至可能须臾之间便可。从五层跃升到六层还是很有难度的,但并非不可能。今朝如果能够达到六层,那么几年之内你可能可以突破二阶。三阶七层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天地,年轻时候我曾经幻想过,但是自从你外婆离世之后,我连六层都没有到。孩子,靠你了。”

岳天太目测了一下,四重阁内大约有一二百本书,昨天来到藏书阁之后他大多都已看过,此时回想起来似乎每本书的每一个字都在眼前,背诵是他从小最不担心的事情。

分神术。

岳天太微微闭眼,凝神聚气,颅顶有一个意识体随着他的心念游走在他的身体当中,他默默的按照分神术的法则贯穿全身。当意识体再次回到百会之后,分!

霎时间岳天太竟然觉得有了四个自己。

胡黄铎笑了,指了指窗外,岳天太明白,这是让他与白夜通神。

“念动物动,念及物变。”

胡九鹏对白夜所做的所说的,都映入了岳天太的意识中。

岳天太干脆把书架上的书统统搬到地上,同时翻阅。他的念力也在这个时候被激发出来,无需上手书页翻飞。

胡黄铎在一般捻须微笑,这个外孙没让他失望,初试分神术便可以四分那是极罕见的,他当年练了三月才到四分,而岳天太却轻轻松松一蹴而就。

不过一刻钟,岳天太便合上所有了书。此前的所有信息在他脑内翻腾,仿佛被一个个汉字包围。

晋唐心印。四个行楷大字跃然眼前。

这个时候一张书案现于眼前,黄袍老者显然对于自己的这四个字非常满意,抓起桌上的印章便开始钤印。圆章是一个“三”字,方章是个“隆”字。不对,岳天太笑了一下,“三”并不是三,而是太极八卦的“乾”卦。

天圆为乾,地方为隆,黄袍老者,正是乾隆帝,在“晋唐心印”这幅字的旁边打开的卷轴恰是冯承素摹本兰亭集序。

盖上章之后的乾隆帝更是满意,左瞧瞧右看看,不住点头。华夏数千年,能治国安邦的没朕有文采,有文采的没朕能治国安邦啊!乾隆帝是满心欢喜。

“李玉,赶紧拿去装裱了!三天之后,朕还要在中缝上钤印!再题一首绝好的小诗。”

大太监李玉看了看一旁书架上满满的一排印匣,立时又躬身低头连连称嗻,又吩咐几个小太监恭恭敬敬地捧着汉唐心印,退将出去。

灵机大会林苍珩的书法让岳天太印象深刻,他本想去当时的兰亭瞧瞧,不料看到的却只是三希堂的一幕,想是自己念力不济所致。初试念力穿越也不必强求,能看到百多年前也已经不错了。

岳天太睁开眼,胡黄铎正在微笑,这已不是刚才的房间,显然他们已经到了藏书阁的五重阁。

岳天太感觉身上充满了力量,而且每一个细胞都乖巧听话,他想做什么都能随心所欲。就算看空气也已经和往日大不相同,如果慢下来仔细看的话,甚至能感觉到空气中分子的流动。

五重阁的大小和四重阁相差不大,不过书倒是要少一些。这一次,岳天太没有让书页横飞,念力所至五重阁内每一本书都悬在空中,每一页纸都悉数张开,这是一个真正的书的海洋。此时的岳天太分神术也已经精进,一分为六。除了在白夜身上的那一部分,屋内就好像五条游龙遨游穿梭于书海之中。

胡黄铎则在一旁打坐,他的念力也灌注了整个房间,只是这个时候他做的是守护。岳天太可以通悟得慢一些,但是不能出错,他就是护法。岳天太没有让胡黄铎失望,他确实是奇才,哪怕只是梦里生花的启蒙,岳天太在山下自学的基础却极为牢固,一朝爆发,这外孙的念力也让他感受到一种强大的压迫感,不消几天岳天太一定能在他之上。而他自己来说,五重阁已经是极限。

五感加持,通读不过须臾之间,之后便是自证自悟的提升,只有融会贯通才能得心应手。岳天太双目紧闭,时间、物质、空间、灵魂,所有的内容丰富无比,却又似有似无。

某年,氐州大疫。太和镇街巷皆空,人人闭户不出。

白无虞,氐州名医世家第六代传人,身为医者大灾之际自然是责无旁贷,太和镇内唯白家门户大开,问诊开方大锅熬药,广济乡邻。只是此疫非比寻常,纵然白无虞医术高超却只能聊作防疫,染病之人依然无丝毫缓解之迹象,白家大院也是躺满了病患。白无虞连日劳累自然抵不过疫情猛烈,很快也染病不起。白家上下仅白墨白里香兄妹二人无恙,采药试药制药照顾病患的重任也便只能压在这两个少年身上。兄妹二人虽自幼饱读医书,但即便老父尚力有不逮,自然更无力对抗疫症。

这一日,镇上来了一个白衣少年,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只知道他到了太和镇就直奔白家。白家名声在外,总有一些慕名而来之人,不同的是少年神采奕奕、自带清风,丝毫不像是个病人。

白里香看着白衣少年有些发呆,倒是白墨赶忙问候。

白衣少年并不答话,只是从腰间摘下一个铃铛晃了晃,兄妹二人顿时明白,这是一个行走江湖的铃医。对于白家老爷的病症白衣少年似乎早已知晓,让白墨带着来到白无虞面前;少年要过几枚银针,扶起白无虞,二话不说三枚银针直刺后背,白家兄妹看得清楚,那是至阳、中枢、命门三大要穴。与此同时少年两指按住白无虞脑后风府。白无虞只感觉浑身上下炽热无比,一股热浪在体内翻腾,一瞬之间充满力量,还有什么虚弱?除了咽喉略有不适之外,精气神早已旺沛。

少年起身:“白大夫应该没事了,咳嗽一晚迫出邪毒,明早就可以恢复如初。”

见父亲一瞬间恢复如常,白家兄妹又惊又喜,这外来的少年简直是神仙下凡一般。白墨拉过白里香,深躬不起:“白墨谢先生出手相救,感激涕零。眼下氐州大疫尚无一法可迫,百姓苦不堪言。先生如此神术,恳请先生救百姓于水火,白墨甘愿此生追随先生。”

白衣少年笑了笑:“两位不必如此多礼,我这次出山本就是为了这场大疫。白老先生自有多年修为在,所以银针一到便可病消。百姓而言你们可以照这个方子熬药,老弱孕幼略有不同。”

说着话少年掏出几张方子。

白墨接过方子看了一遍似有不解,又交给了白无虞,白无虞也满是疑惑。方子里几味药的药性似乎有违医理。

少年自然清楚他们的怀疑,淡淡地说道:“挑那病得最重的,一试便知。就算只剩一口气,三天便可恢复如初。你们去熬药,我在府上先帮白家人做个治疗,白家人常年熏药我去扎针来得更快一些。”

白无虞已经完全可以下床走动,便挥挥手让兄妹二人去配药熬制,自己领着少年去旁屋。

白家上下十几口人,少年不过一刻钟便完成作业,每个人的穴位各不相同,相同的只是不多不少的三针。虽然不能如白无虞一般即刻下地行走,但也都立时见效不再萎靡。

白墨白里香按着少年的方子煎好药,果然挑那病得最重的灌下药汤,不多时患者便悠悠醒来,脸上的晦色已然消散。兄妹二人虽然年少,但察言观色的功夫却绝非凡品,知道此方确有奇效,改起大锅熬药。半天功夫,躺在白家大院的乡邻病患皆可行走,各自领了药叩谢回家。

白衣少年这时候却已经不见了踪影,白家人以为少年已走,略有失落。

第二日,白里香步入菜园,却发现园子里满是水迹泥泞。再抬头少年正在梨树上酣睡,树上的累累赘赘果子一个不剩,满满地塞到了树下的井中,这满园子的水也是井水淤出。恩公在上,白里香当然有的只是高兴,全不心疼一树的果子。

少年下来似乎有些歉意:“把园子弄成这个模样,姑娘莫怪。我看这是山泉水井冰凉无比,便将这一树沙梨打将下来,一夜浸泡已是去病良佐,结合我昨日的方子见效更快。”

白里香大喜,奔走告之父兄。

三日太和镇无恙,一旬氐州无恙。少年未曾抛头露面,白氏父子便成为氐州英雄,白墨此时不过十八岁。

少年并没有离开,而是在白家住了下来,其医术之精湛医理之超常,让白家上下惊为天人;白家所藏古今秘籍无一不被少年朱笔批点,指出谬误。一年有余,白家父子已经天下闻名,白无虞有意弘扬国医,将少年所传及家传医术广传弟子;白墨则主诊太和镇,无论氐州或者各方患者凡来者无不百病消散。

这一日,白衣少年交给白里香一支凤头钗。

“我要走了,你若愿与我同走,三天之后我便来接你。只是这一走,可能父兄难见,吾家不在尘世间,往来不易,只有灵鸟传书。”

白衣少年说罢便已不见踪影,白里香捧着凤头钗喃喃念道:“无论你是神是鬼,是人是妖;我信你随你!你已救苍生,我岂能有一点疑虑?”

白里香告别父兄,收拾行囊,端坐床头,单等少年来接她。

白无虞和白墨也知少年堪有神仙之品,难长留白家,带走白里香虽是离别,却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归宿,少年也绝非不近人情之人。

三日后,少年果然来接白里香,父女兄妹三人含泪且笑告别。

白里香所到之处,正是狼谷。

 

岳天太的衬衣已经完全湿透。

胡黄铎的视线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岳天太:“孩子,这些你都会了吗?”

岳天太点点头;“明白了。”

生生不息自是人间天道。”胡黄铎捻须。


上一篇:狼谷·人回魂 四

下一篇:狼谷·人回魂 六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