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人回魂 七

时间:2020-09-02   访问量:4

铃声四起。

脚下是一片旷野,他们站在山崖之巅。

段放、岳天太、韩星、陆芫、白夜,一个都不少,刚刚他们每个人都摇响了铃铛,每个人似乎都面红耳赤,心有余悸。

“怎么回事?”韩星长舒了一口气,第一个发问,“我觉得这一串串字符有问题啊。你们也看到了吗?”

“字符?没有啊,我是一只大老鼠。小时候我最怕老鼠,但我们第一堂实验课就是解剖老鼠,所以印象特别深,然后偏偏又让我弄这老鼠。”说这话的自然是陆芫。

“镜花水月照映内心,心底的深处有什么隐秘角落都逃脱不过。”岳天太显然是发现了其中的奥妙,“不过大家都做得不错,摇铃很及时。”

段放一只手搭在了岳天太的肩上:“岳教授看见什么了?”

岳天太不耐烦地推开段放:“秘密。就像你也不会告诉我一样。”

“我没什么不能说的啊,吃了一桌山珍海味,就是觉得酒劲不对,就摇铃了啊。”

段放的话,不知道是真是假,岳天太是不信,或者说根本懒得去分辨,他现在专注的是眼前的景象。

嗡~吽~呜~

一阵阵熟悉的声音又从耳边传来,这正是上山之前他们听到的那奇怪的声音。

旷野之上,尘土冲天,从两侧天际线直挂,迅速向中间涌来,伴随着的嘶吼声越发清楚,乃至于逐渐震撼,继而振聋发聩!

不过一刻钟时间,旷野上已经黑压压一片。放眼看去,似是两军交战,一侧尽是绛红战袍,一侧皆为黑袍。两方人马颇为奇怪,红方盘腿端坐,沉肩坠肘双手向天;黑方则是张开双膀左右跳跃不止,颇有点傩舞的架势。

这是打仗还是斗法呢?几个人很是疑惑。两方人马并没有带着什么武器,甚至连战车战马都没有,这就更奇怪了。

岳天太和几人略有不同,他的着眼点往往在一些细节。拿过白夜手中的相机,放大了看人物,服饰之怪异让岳天太极为疑惑,只见无论红黑两阵,穿的都是连身衣物,不仅衣服裤子一体,甚至连脚上的鞋子手上的手套也是一体,如果是潜水服那样可以找到口子的也还罢了,偏偏各处找不到一处扣子拉链之类的开口,就好像是长在身上的。这样的服饰不存在任何历史时期,乃至世界各国都不曾出现过。甚至于岳天太把古今中外的壁画雕刻等都想了一遍,也没有这样的服饰。怪哉!

突然,一道如太阳般耀眼的火光直冲红方,眼见就要把红方阵营砸出一个巨大的窟窿,说时迟那时快左边一道青光也呼啸而出,硬生生地在撞击红方的那一刻接下了火球,四散溅开的火光不少倒是飞向了黑阵。

啵!一声巨响,一片巨大的青石从天而降,直插在岳天太几人身畔的岩石上,又激起一地碎石。不过庆幸的是,几人明明在巨石和碎石的攻击范围内,却偏偏连一颗沙尘迷眼都不曾出现。

“这场战斗伤不到我们。”岳天太很快发现了其中奥秘,“我们是局外的看客,也不在一个空间。”

这话让几人心定了不少,再看那青石,足足有十来米高却又很薄,透光透亮。

“青龙!这是龙鳞!”陆芫大叫,忍不住去抚摸那几层楼高的巨鳞。插在地上的龙鳞光滑无比,还带着一点黏黏的体液。再仰头看去,上半片粗糙又密集着纹理。

天空中盘旋的,恰是青龙,怒吼着向火球发射着一个接一个的霹雳。

火球却丝毫不怵,各处被冲散的火苗又迅速聚集到一起,它迅速膨大转而变成了湛蓝,蓝得夺目刺眼,如巨浪一般试图去包裹青龙。青龙的那些霹雳,似乎对大火球没有任何作用。

眼见球儿包裹上来,青龙身形略动便已脱身,又吐出几缕雾气直逼那球儿。

球,忽大忽小,可虚可实;青龙则是升腾隐匿,穿梭盘旋;两下斗得难解难分,似乎谁也无法制服谁。

“双龙戏珠!”几个人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红阵这边一转眼又飞来一条龙,与青龙一起缠斗那个球儿,但球儿却丝毫没有落败之像,一样的你来我往,谁也占不了半点便宜。

“这是腾蛇。”岳天太略作观察便认出了新来的,“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那个球可能是混沌,只是此前世上各种典籍的记载多以兽身描述,殊不知真正的混沌却是集无形与有形于一体,如水火之体没有定数,也没有耳鼻口目头手身脚,所以叫做混沌。”

岳天太话音刚落,却见天穹之上漆黑一片,一座大山裹挟着疾风坠向红阵之中。

吭亢!沉闷的撞击声,让人耳膜都有些胀痛,脑袋更有嗡嗡作响,说这是星球相撞天崩地裂一点不为过。

大山并没有砸中红阵,玄甲出龟蛇动,玄武挡在了红阵上面,它硬生生扛下了大山。大山眼见被挡,再次腾空而起继而又重重杵下,玄武自然不敢大意,继续去扛。不过这一次却和刚刚有着明显的不同,顶上有泰山压顶,两侧又有两座大山紧跟着夹击冲撞,试图将红阵挤成肉酱,玄武虽然扛下了直坠下来的大山,却一时顾不上两边的夹击。

“不好!”陆芫不禁替红阵和玄武担心。

然而担心是多余的,一道红光炸裂了东来的山,朱雀一飞冲天;一道白影一掌把西来的山拍得粉碎,白虎啸震山巅。以五敌二,眼见红阵这边略占了上风,黑阵这边倏地又窜出一只黑虎,与白虎缠斗在一起。相比之下这黑虎还生了一双翅膀,白虎会的它样样精通,见招拆招一一化解;比白虎多了的一双翅膀,无论拍打还是飞翔,都是一种显见的强大,白虎很快落了下风。

“穷奇!”岳天太自然认得这只黑虎,“白虎对穷奇毫无胜算,穷奇的翅膀和尾巴完全克制白虎。”

“你们干嘛啊?”段放还是那副姿态,略带轻蔑,“干嘛就带着偏见啊,非要那四灵赢啊?咱们还没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呢。”

“是六神。”段放的话音未落,岳天太便做了修正,不过语气倒是十分平静。

麒麟伴随着金光出现了,帮着白虎去斗那穷奇,这才让战局重归平衡,以二敌一,穷奇顿时觉得吃力。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勾陈、腾蛇,齐了。”段放摸了摸他的那撮红胡子,“那这边,不该是四凶吗?”

“说的不错,我看那大山正是梼杌,只不过梼杌的形体超越了我们的想象,它可以变成一切坚实之物,纯以力量压制。”

“这样看起来,六神这边虽然长得奇怪,但好歹是个正常存在,四凶那边是完全没谱啊!”陆芫看得热闹,不禁脱口而出。

“饕餮还没出现。”岳天太这时候倒是真有些期待饕餮的出现了,四凶之中除了穷奇,现在所见的梼杌、混沌和各种书籍记载完全不同。

“啊!”白夜一声惊叫,吓得瘫坐在地上。

一副带着锯齿獠牙的血盆大口在他们眼前张开,上吞云雾下平草木,足以吞噬一切。

“饕餮!”岳天太段放韩星陆芫几乎同时喊出。

正是饕餮,一张一合闪现之后,血盆大口已然不见,同时不见的还有腾蛇和麒麟。陆芫、白夜一脸错愕,这最后出现的饕餮看来是真正的大BOSS啊,只一下便吞噬了对方两个神兽。

“饕餮一直在,只是别的看不见它。除了嘴,它的身子在异空间,所以才能吞噬万物。”岳天太很快理解了饕餮的只进不出。

红阵这边损失两个神兽自然有些心惊。这时候玄武也已经大得看不到边际,不必担心梼杌的各种侧击,朱雀便不再帮着对付梼杌,转攻穷奇。

朱雀灵巧无比,高低左右不断腾挪,穷奇盯着朱雀不停晃头,倒有些被弄得迷糊,就好像一只大猫被逗猫棒耍得团团转一般,还得防着朱雀喷出的丹火。对上朱雀,穷奇反倒变成了被动接招的那一个,当然朱雀也没有克敌制胜之力,只是绝对牵制。

白虎有了喘息之机,这时候便撤下来伏在一旁,四灵之中白虎反应最快,双耳听风双眼巡视四方,时刻防备着饕餮的突然袭击。

饕餮!饕餮又来了!

一口将白虎吞了下去!

不过,白虎并没有消失,反而猛一转身,虎尾如鞭抽向饕餮刚刚血口所在。

白虎不仅反应快,而且会幻象,刚刚饕餮吞下的,不过是白虎的幻象而已。

天空之上,已经是神兽世界的战场,呼啸穿梭、风雨雷电交错不停,各种颜色壮丽奇诡。

青龙与混沌纠缠不清,玄武与梼杌正面硬碰硬,朱雀与穷奇酣战不休,白虎与饕餮躲藏追逐,整个战局已经进入了一个胶着状态,看起来没有一方有胜算。

作为一个看客,几个人看得有些如痴如醉。

这是什么年代?无从知晓。岳天太现在的关注点反倒不在神兽身上,他认真地看着战场上的红黑两阵人马,试图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红黑两阵都有几万人,红阵依然盘腿端坐,黑阵依然手舞足蹈。红阵端坐自然是一致,黑阵的舞蹈却也是齐齐整整,乃至于地上都有着明显的共振。

服装一致,动作一致,不同的只是每个人的相貌,男男女女高矮胖瘦。

谁是头领呢?密密麻麻的倒不是很好找。

岳天太催动念力,直入阵中。

咣!

好厉害的念力之墙,岳天太不过刚刚动念,就感觉结结实实地撞在了一堵墙上,这只是最外围的一圈保护,看来这阵中任意一人念力都在岳天太之上,他想用念力获知,那是绝无可能。

岳天太正有所遗憾,突然之间觉得时间停顿,光色声都有一种四下散开化了的感觉,犹如梦幻。一道金光横亘天地之间,战斗的六神四凶也顿时停了下来。

金光四散开来,如佛光照拂,让人温暖而镇定。站在这里半晌,此刻的感受是无与伦比的,就好像服下一种仙丹通体每个毛孔都舒畅,那种美好可以直接填充到人的心灵深处一样。

麒麟和腾蛇又一次出现了,他们如两个侍者一样拱卫着中间的那道光。

青龙升腾欢悦,白虎长啸而歌,朱雀翩翩起舞,玄武伏地长揖。

红阵之中也有了变化,他们不再盘腿端坐,而是纷纷和玄武一样伏地跪拜。

黄龙!这是黄龙!

黄龙出现了!

黑阵之中见到黄龙却没有那么欣喜,反倒跳得力度更大了。

梼杌之大,方万里有余,再次从天而降,猛冲六神。玄武正要有所动作,黄龙却示意退后。只见黄龙轻吐一口气,任梼杌百般践踏,却没有丝毫风吹草动,甚至于梼杌连阳光都没有阻挡半点,黄龙早把空间错开,梼杌便有万般刚强、有毁天灭地之力也无济于事。

穷奇集青龙白虎之能,一声呼啸裹挟闪电直击黄龙,黄龙不躲不闪,闪电却反劈向穷奇,穷奇急忙倒地一滚,才没被自己的闪电劈了个正着。

混沌眼见梼杌来硬的不行,又化作巨浪卷向黄龙,黄龙却轻轻探爪信手拈来,只见黄龙双手一使劲,天空中硬生生张开个血盆大口,不必多费思量,正是黄龙抓过了饕餮,黄龙只是那么轻巧地往前一兜,饕餮吞下去半个混沌。

六神四凶斗得难解难分,黄龙却三下两下把四凶玩弄于鼓掌。不过黄龙似乎并没有惩罚四凶的意思,稍稍抖动身子,只让人觉得满世界的清爽,刚刚落在地上的龙鳞也腾空而起,重又回到青龙的身上。黄龙又一扭身,在空中盘旋了几圈,爪中便多了四个球。

绕着天空飞翔一圈,黄龙爪中的四个球相继落下。穷奇见球落向自己并不躲闪,倒是一口吞下。一吞之下,穷奇似乎有了什么变化,浑身黑毛根根竖起,翅膀上的羽毛也倒立了起来。不多时,翅膀消失不见了;穷奇却并没有惊奇,因为它纵身一跃窜上高空,翅膀又亮了出来,甚至比刚刚更大更有力。黄龙爪中的球,让穷奇可以有了幻化之能,它的翅膀也可以随用随有。

一直没有露面的饕餮也出现了。它终于可以控制得让自己身处一处。与印象中的血盆大口不同,现身了的饕餮在一张巨脸之下的嘴却显得分外娇小。只是从头到脚浑身上下的褶皱,让人觉得丑陋至极。

混沌无形亦有形,只是难以定形,吞下龙丹之后,也是可以定形了,甚至它比所有神兽都有更强的变形能力。现在它幻化的是一头青牛,和穷奇、饕餮并排站在黑阵之前。

很快,梼杌也不再是一座座巨大的山脉,以金石为身的它依着黑阵之中人身的样子,变作了一个真正的金石人,同样站在了阵前。

不过梼杌的现身却让几个人有些惊讶,因为梼杌的脸分明就是三星堆铜纵目面具的样子,难道它和后来的古蜀国有什么联系?

不及几人细想,一道金光落下,黄龙化成人形,走入黑阵。

黄龙所行之处,队列便让开一条通道,直至走到黑阵最末。

有一人站立于黄龙之前,并不躲闪,显然他便是黑阵之中的头领。

岳天太再次催动念力,发现黑阵之中强力的念力防护已经撤下了,但他却依然没有听到他们对话的分毫,这是语言的交流吗?岳天太不禁又有些疑问。

只见黑衣头领听完黄龙几句话之后,立时跪拜在地,整个黑阵也随之整整齐齐跪下。

黄龙似乎很满意,腾空而起,重新化作金光闪闪的一条黄龙。

黄龙并没有在天地间盘桓,而是冲破云霄不见踪影。六神四凶见状也紧随其后消失不见,红黑二阵之中,却都飘起了浓浓的白气,紧随着神兽们消失的路径蒸腾上去。

红黑两阵的人,则互相走进,再无敌意。

 

啊!

白夜的尖叫总是警觉而又及时的,天地似乎在那一刹那坍塌。

他们觉得脚下失去了支撑,直坠深渊。

又是灰色的沙丘。

只是,这一次他们看得见彼此。

刚刚我们看到的是真是假?”段放问道,“难道又是心中念想带来的幻象?”

岳天太不敢肯定。韩星陆芫白夜本来各自在试图解释,但被段放这一问也是顿生疑惑。

“这些人,每个人的念力都极其强大,我不确定神兽和他们的关系,是守护神还是念力驱驭或者说是念力供养。”

岳天太下午在藏书阁见到过六神四凶的描述,但是语焉不详;上山之前南天门牌楼柱子上的神兽也恰是这六神四凶,只是少了一个黄龙而已。那么这其中又有什么关联呢?

岳天太越想疑问越多,他恨不得立刻再去藏书阁寻找答案,只是眼下他还需要守护这里。

守护这里?岳天太想到这里突然感觉心头一凛,一把拉过段放:

你是谁?”

韩星陆芫不明所以,只是错愕地看着。段放的脸上露出的诡异的笑容,好像是在嘲笑。笑着笑着段放的身子突然一软,扑在了岳天他身上。

岳天太正要去推,却发现自己身上挂着的竟然是白夜。

白夜?

几个人回头再去看,刚刚一旁的白夜已是一捆茅草。

段放呢?


上一篇:狼谷·人回魂 六

下一篇:狼谷·人回魂 八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