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人回魂 八

时间:2020-09-02   访问量:2

岳天太消失在草甸,段放拿出他的定山罗盘暗自偷笑。

一个人在草甸上,有整个世界都是他的感觉,索性展开四肢,大大地躺在了草上,轻轻地还有细微的虫鸣在耳畔响起。

舒服!

段放的听觉很是不错,只觉得身后有悉悉簌簌的草动声,他知道是黑衣人来了。

“人我已经帮你支走了。”声音雄浑有力。

一双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黑鞋黑裤黑衣黑帽,还是昨天那个黑衣人。

段放扭了扭腰站将起来,揉了揉他那撮红胡子,转过身看着黑衣人。淡淡的月光下,黑衣人蒙着面,只能看到一双有神的眼,眼神中透露的是咄咄逼人的气势。

不过,比气势段放从来没输过谁。

“这话错了吧,应该是我帮你把人支走了。只不过是你能偷龙转凤,我没这个本事而已,主意可是我出的。”

“好,随你怎么说。”黑衣人顿了顿,“你倒是笃定我能来见你?”

段放打了个哈欠,并不急于回答,依然是凭着微弱的月光打量着黑衣人。

黑衣人见段放不答话,语气倒也有些缓和。

“实话说,我进这离穴也只能有去无回。从古至今没有一个人进去之后能够从离穴出来,便是老祖宗也未曾出来。所以就目前来说,我并不清楚如何办到。我本来倒不想去弄那盏灯的,没把握。我不知道你凭什么有这信心?”

“我也没把握。”段放说的倒是实话。

黑衣人听到这话,似乎有些生气。虽然看不清楚,但段放明显可以感受到黑衣人不悦的情绪,伴随着这种不悦,段放觉得一股劲道直推前胸,还没反应过来他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摔得不轻。

“不堪一击。”黑衣人有些轻蔑。

段放掸掸屁股,又爬了起来,倒是没有半点愠色。

“你要是不用那些法啊术的,硬碰硬地打架我未必输你。”

段放倒并不完全是吹牛,韩星是搏击高手,所学甚杂,截拳道跆拳道巴西柔术等都已经到黑带,两人日常游戏,段放倒是时常靠着偷袭和蛮力压制。

“是吗?”黑衣人似乎并不相信,近身前来轻轻一脚踢在段放膝弯。

段放见状连忙躲闪,但黑衣人的速度显然比他快得不是一点,段放毫无意外地跪倒在地。

“我打不过你!行了吧?”段放索性坐在地上不起来了,“看来你是把人体结构研究研究得透透的,打哪儿什么效果,你是清清楚楚啊。你赢了!咱不打了!”

段放明白,黑衣人动手不过是想测试一下他的本事,但以武力而言,他跟黑衣人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狼谷之中的念力之类的本事,他更是一丝一毫都没有。

黑衣人看着地上的段放有些失望,摇了摇头打算离开:“什么心力传人,如此不堪。”

黑衣人嘟囔了一句,段放倒是听得清清楚楚。

“没把握并不代表不能尝试啊!”段放坐在地上朗声道,“我倒是可以保你尝试无虞。这样的话不尝试一下才是傻瓜呢!”

黑衣人自然不是傻瓜。段放身上有不少事情让他觉得难以捉摸,正是这种不可知倒让他对段放有了不少信任。黑衣人倒也干脆,立马换了一副语气:“好,我想听你说说,如何取到这盏青灯。

“唯一能出入离穴的是什么?”段放心中其实早已有了答案,坐在地上一本正经地问着。

“灵魂。”黑衣人不假思索,“不过我的灵魂出不了这个身体,其他转借之法只能进离穴的口子,要想深入根本不行,所以这一点行不通。”

段放不慌不忙,从包里一下一下往外掏东西出来。

借着月光,黑衣人定睛一看,却是几只乌龟,他便明白了段放的意图,段放想要借魂入洞。这个世界上可以借的灵魂不多,因为正常来说借了就很难还上,偏偏50年前的一场风波留下了这几只被填装灵魂的乌龟,这就像专属定制的服务一样。

黑衣人点点头,表示肯定:“不过即便入得了离穴,只不过短短一个时辰,在六重无限空间寻找青灯,你有把握?”

段放这时候已经从地上爬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黑衣人,一步步走近。黑衣人见状连向后退了几步,警觉地问道:“你这是干嘛?”

段放指了指手表:“你看看,马上就11点了。我相信你并没有办法搞到青灯吧,那么你除了相信我,还有选择吗?大不了你什么都拿不到,你还能有什么损失?但是如果我对了,你就是那个赢家,我不会和你争这取灯人的身份。”

黑衣人想想也对,他对离穴之中并无多大把握,偏偏段放却那么有自信。借魂入穴并不是没想过,但是从哪儿借魂一直是个问题,虽然在昨天他也知道了乌龟寄魂的信息,不过却并未想过用在进入离穴上,单从这点来看段放确实有想法,更何况他入藏书阁也不过两次便能领会至深,那么看来无缺姑姑心力这一支倒是所传不虚。

“借魂入穴只是进入的方法,只是保全。进去之后呢?现在可没有半点青灯的信息,如何取灯?这可是六道轮回的空间界,就算只在下一层空间也很难渗透。”黑衣人对于拿取老祖青灯的难度其实是很明白的,让他心生退却除非就是连万一的可能性都难存在。

“山人自有妙计,带我一起进离穴,到时候我自然告诉你。”段放依然是自信满满。

黑衣人看准了段放得意之时,两指直戳段放的咽喉之下的璇玑穴,只不过这次他并不是攻击,仅仅是想趁机读取段放的思想。

段放倒是不躲不闪,反正躲也是躲不开的,就那么硬生生地迎着手指,这一次倒是一点都不疼。

“你还真爱动手啊。”段放不抱怨什么,但喜欢嘲笑。

黑衣人的计划又一次落空,毫无防备的段放身上也根本读取不到任何信息。从手指尖传回来的只是一种轻松愉快,没有任何外露的想法,一个毫无防备的人却有如此强大的自我精神防卫,黑衣人算是彻底放弃了控制段放的想法。

“你倒是不怕我把你关进乌龟壳里?”黑衣人显然对于压制段放极有把握,真要动起手来,段放绝不是黑衣人的对手,刚刚就已经显露无疑了。

“我从来不屑于动手。”段放挑了一下眉毛,“你也不过是争强好胜罢了,倒从来没有半点恶意。”

黑衣人看了一眼段放,并没有回话,对于带段放入离穴,也算是默认了。

这几只乌龟极有灵性,当然它们体内本来就是人的灵魂。乌龟看着黑衣人,有几只把脖子紧紧缩在壳里,有几只则接连退出去好几步。当然,它们是没法跑掉的,段放看得出乌龟的怯意,轻轻敲了敲龟壳。龟们不知是怕还是懂,任由摆布不再游走了。

黑衣人把乌龟们摆好,却盯着月亮计算时间。段放见状,便也开始看表,观月相知时辰他是做不到的。

黑衣人一边摆弄,一边问着段放:“入定你会吗?”

不会。”段放回答得倒是十分干脆,干脆得黑衣人没半点脾气。

双手合十,随便想一个东西,游走全身。”

段放只见十二只乌龟此时已经升在了空中,就好像表盘上的十二个刻度。

黑衣人面对着段放一样盘腿双手合十。

“起!”黑衣人轻声一喝,段放和黑衣人已经相对着浮在空中,一圈乌龟围绕着他们旋转。

身在空中,但是段放并没有失重的感觉,就好像身下的空气凝固了一般将他抬举上来,段放没有睁眼,静静地感受着身边的一些细节变化。

“之后可能会如梦境一样,能说也能动,但是你要保持足够的平静,不能一惊一乍,否则你可就直接和这乌龟断开联系了,甚至可能会连累我。知道吗?我说的话可以让你听见,就像现在;你说话随意用意识就好,不用让自己听到,反正我可以听到。你要喊了,反倒误事。”

黑衣人交代着一些细节,虽然他此前并未深入离穴,但是这些基本的操作他还是很明白的。

段放和黑衣人依然悬浮在空中,但是分明可以感受到自己在一点一点地走近离穴。

一股巨大的吸引力从洞中而来,不由分说地把人拉了进去!

没有光线、没有声音、没有气味。

没有重力、没有可以落脚之处。倏忽之间漂移不定,人无上下之分。

离穴是六道轮回的节点,是空间骤变的通道,既可以通往上层空间又可以通往下层空间。离穴的入口有一段混沌界,相当于一个门厅,要去哪儿都要通过这里,段放和黑衣人这个时候正是在这里。

六道轮回,大即是小,小即是大;内即是外,外即是内。

混沌界的感觉极为奇妙,但却又绝非一些科幻电影那般光怪陆离。段放正安安静静体会这状态,黑衣人却并没有段放这样的悠闲自得,他甚至有些着急。

“如何取灯,你可有头绪?”不同于离穴之外,这时候的黑衣人说话只在耳边,“这时候你要再跟我说你不知道,那我真要对你不客气了。”

段放嘿嘿一笑,他倒也无心再和黑衣人说笑。

“你们山上可有什么秘密?我是说所有族人之间。”

“有,但是很少。山上绝大多数来说没什么秘密,一切都在藏书阁,只要功力达成都可以看到。不过几个传人那里会有一点点,《六道轮回》什么的。这些也是为了保护大家才这样安排的,力有不逮必伤自身。比如我也今天刚刚知道这个老祖青灯。”

段放点点头。

老祖宗传下来一盏青灯,胡氏有定山罗盘,那么林氏会有什么?”

虽然看不见,但是段放显然感觉到黑衣人有那么轻轻地一怔。

“今天之前,我只知道那个定山罗盘。要说宝物,山上确实还是蛮多的,随便拿一个出来都是个宝贝。”

“不!狼谷三宝,老祖青灯、定山罗盘,还有一个就是你!”

“我?”段放的话让黑衣人十分惊讶。

如果我算得不错的话,青灯的答案在你身上!”

身上?”黑衣人若有所思。

黑衣人这副样子,段放放心了,他笃定自己猜得不错。下午胡九鹏让他和岳天太脱衣,自然有其不可说之秘密,再联系到胡黄铎公开老祖青灯的秘密,段放就开始推测个中关系,大胆假设精心验证,段放便有了自己的推理结论。黑衣人在狼谷之中隐藏自己,狼谷的长老们不知道他,他也不应该知道那个秘密。

“你是如何知道的?”黑衣人的语气当中有疑惑也似有一丝惊慌。

黑衣人的这个反应,让段放的推测得到了完全的验证,那么他的最大可能性正在成为一种事实,老祖青灯的路径真的就通了。他的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当然在这离穴之内谁也看不到。

“你不妨看看自己身上,然后我们应该就知道去向哪里了。”

黑衣人的秘密在他的后背,毛、鳞、甲、羽、角满布。这是一个他从来的秘密,他也从未真正去仔细观察自己身上的这些细节,只把它当作异象,今天也是他第一次认真观察自己。

虽然借着郁峰的灵魂在离穴之中,但是黑衣人要自观离穴之外的身体也并不难。段放没法看到黑衣人所看到的,但是可以感觉到黑衣人的一种情绪变化,虔诚而又审慎。

毛鳞甲羽角没有规则可言,这代表着什么呢?青龙鳞、朱雀羽、白虎毛、玄武甲、黄龙角,分布没什么规律可言,角更只是半节手指长的凸起。

平面看似平平无奇,但是如果是立体呢?

黑衣人自然是绝顶聪明,将毛鳞甲羽一层层错开,便是一副宇宙星图,那几个角正是锚定之点。黑衣人从未想过自己身负这样的秘密,这个秘密竟然和老祖宗的宝贝息息相关,而此前他却对这一身宇宙星图懊恼不已。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奇妙,你不重视乃至嫌弃的,有时候却成了自己最大的资本。

时间不过一个时辰,黑衣人知道容不得他多想,赶紧赶赴地点要紧。

“谢谢你的提醒,果然无缺姑姑的心力传人确实有一套啊,倒也是应了那谶语。”验证了身上的秘密,黑衣人对段放倒是有些客气了。

呵呵。段放只是呵呵一笑,并没有接话。

地图所指的地点在现行宇宙往下两层宇宙,黑衣人此前从未真正有过六道穿梭,只在书上有所了解,所以施展起来也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

离穴是节点,人间气候尚且瞬息万变,离穴的变化更不能用语言描述,毫厘之间差得何止是千千万万个千万。

疏忽之间,突然有一种魂飞魄散之感,整个自我分崩离析到天涯海角之外宇宙洪荒之边界,却又很快重归一体。如此两次,黑衣人已经带着似乎到达了目的地。


上一篇:狼谷·人回魂 七

下一篇:狼谷·人回魂 九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