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79 《狼谷》 33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人回魂 十一

时间:2020-09-02   访问量:2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世外桃源,世外桃源里有很多世外高人。十几年前,山上最德高望重长者家添了一个孙女,全家人很是欣喜,把她当作宝贝一样。这个孙女也真是聪明伶俐,所以就更得宠爱。但是这个孙女却偏偏却对于这种宠爱很不喜欢,因为长者对山上的男孩都很是严格,她觉得宠爱反倒是一种偏见,是另一种不被重视;她觉得严格对待才是更高的期望和重视。

可是偏偏这个小女孩的性子又骄傲得很,她不想告诉家人她也要严格对待。想争一口气却偏偏又不想去向别人证明,于是她另外想了一个主意,一个也只有足够天才才能做出来的主意。

山上还有两个出色的年轻人,一个叫林苍珩,是她同宗哥哥;一个叫胡斓皓,算起辈份倒是她的大侄子。这个小女孩找到了两个人,说是可以让这两个人在一段时间之内在各方面突飞猛进。开始时候,林苍珩和胡斓皓当然不信,以为这个小女孩只是在吹牛。但是小女孩很快凭实力让他们相信并听命于她,在小女孩的暗中协助之下,林苍珩和胡斓皓在各方面都有了一个质变,让山上的几个老人都非常欢喜,他们觉得这两个人有着无限希望。当然,暗自高兴的是那个小女孩,因为这样她可以觉得她是最强的,她甚至偷偷地练起了爷爷藏着的《六道轮回》。

段放一边说,一边捡起地上的几只乌龟,放进包里装好。

听到这里,黑衣人这时候扯掉了外袍,露出本来面目。哪里有什么伟岸的身姿,分明是一个正青春灵动的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林苍馨。

林苍馨看着段放,眼神里有些疑惑。

“你什么时候知道是我的?”

段放看着林苍馨,脸上倒是笑得很好看。

“如果我说第一天见你的时候,你相信吗?”

“第一天?”林苍馨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第一天你就发现我有什么问题了?”

林苍馨在回想着第一天见段放时候的情形,那天正是林云巳邀请段放几人在家吃饭。林苍馨全程并无过多话语,只是……

“我说报考岳天太的现代博物学,让你怀疑了?”林苍馨突然想到了什么。

段放点点头。

“袁有容小朋友,你也实在让我刮目相看啊!”

林苍馨的脸上极快地闪过一丝惊诧,而后是一脸的茫然。

段放嘿嘿一笑:“去年东方省出了一个高考无名氏,小朋友还记得吗?无名氏的高考报名资料上叫的便是袁有容!”

去年的东方省高考成绩揭晓之后,立刻在全国上下引起轰动,甚至全国媒体连篇累牍报道了整整一周,而在自媒体上的热议更是持续至今,时不时就有各种“揭秘”吸引点击量!因为这是一个近乎理论上的不可能!一个无姓名考生,语文、数学、英语、理科综合、文科综合,全部满分!

虽然没有证据证明各科满分的无名氏是同一个人,但是却又没理由相信这不是一个人!更神奇的是文科综合和理科综合是同时开考。事后东方省教育厅整理了所有考试数据,全省报名的考生都有各自的成绩和排名,无名氏简直就是凭空出现,但是无名氏的考卷却又真实存在,除了没有填写姓名!

“因为无名氏考生事件,没有利益相关方,警方的调查也毫无头绪,所以很快就不了了之了,只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毕竟这个人可能打破了20年前高考748分的国内历史记录。

“韩星倒是查到系统上曾经有一个叫袁有容的考生,但最终放榜成绩没有袁有容,而那个人的资料也是一片空白,似乎这个人就没有出现过。”

林苍馨静静地听着,并不说话。段放斜着脑袋看着她说:

“我相信,对你来说,侵入报名系统给自己报个名,控制一下现场的摄像头,也不是什么难事。事后你再清除掉自己的相关资料。因为你只是恶作剧,并没有侵犯其他人利益,所以这事情最终不会有人深究,而且你确实做得很干净。”

说到这里,再多的掩饰已经没有太多的必要。林苍馨淡然道:

“其实我去年本来是没想恶作剧的,想着考现代博物学的25到30名,够分数线就好,这样不显山不露水。”林苍馨摆弄着衣角,“只是考砸了!考完语数外之后突然意识到都是满分,即便故意理综压分,也还是太高调了,我就不喜欢关注度太高。所以干脆剩下一门就玩了一把。你们能查到无名氏就是袁有容这是我预想的上限,但你是怎么知道我就是那个袁有容?难道你能从我这里发现了什么?”

段放哼笑了一下:

“这两天你也看到了。你我各自有各自的门道,你有念力,而且超群,自然会用这种方式直接去控制获取别人的思想。但是对我来说,却更多地可以通过细节分析判断。我们来狼谷的第一天,在你家里你说你要上东方大学现代博物学专业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你的身形和那个始终没有露脸的袁有容一模一样!”

“袁有容那么胖,怎么可能一样身形?!”林苍馨去年故意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小胖子,毫无现在的清秀样!

“有一种语言,叫做身体语言!这一点改变不了!”

这时候林苍馨索性不再一副楚楚可人的样子,瞬间她身上释放出一股强大的气势。这种气势,让段放倒是颇为欣喜,这丫头还真蛮有意思的!当然林苍馨的强大气势并不是凌厉的锋芒形态,而是从眼神和细微表情当中的自信、骄傲与轻慢。

“段叔为什么现在提袁有容的事情?这应该没犯罪吧,我只是自己考的成绩不想要了而已。”

 “毫无疑问狼谷最近所有的一切,真正在幕后导演的,是你吧!”段放胸有成竹,“如果没有你做的一些事,我们不会上山,也不会有这这一系列故事。”

“你在说什么?”林苍馨的自信在那一瞬间似乎受到了打击。

“白灯笼的出现当然是你在尝试视见与造身,诱导我们上山的人是你,胡九鹏的回魂也是你做的!至于为什么,你要我来说吗?!”段放说话声音不大,但这些话却一个字一个字地敲打进了林苍馨的心中,不由得有些吃惊。

林苍馨闭上了眼睛,默默地说道:“段叔,你真的让我超出想象。我甚至一度以为曾经的东方双子星,有一颗已经陨落了,没想到你只是一颗没有轨道的星。

“不错。所有的事情都源自于我。生地死,我想着在南天门弄出一个死人出来也有些意思,因为老祖宗曾经留下谶语,我相信我爷爷和黄铎叔肯定会联系上那句话。我也想看看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只是我没想到,本来只是我的一个玩笑,我爷爷竟然会让苍珩去报警!因为山上几百年是不来外人的!

“下山时候给你们做梦障,再次上山后给你们集体托梦的也是我。因为我只想把你们吓唬走,不想让你们扰了这里的清静。这里不得不说段叔,第一天你竟然熟睡到我根本无法进入你的意识;终于等你睡到不那么沉了,竟然能和清醒时候保持一样的理智和思考能力,这一点着实让我吃惊。所以后来我干脆就不去进入你的梦境意识,免得给你发现什么。

“赶不走你们,就只能不赶了。白夜上山之后,我就发现无瑕婶不对劲,于是我就试了试女娲术,但是女娲术造不了灵魂,机缘巧合就把胡九鹏太公的意识捉回来了。通过离穴里头仅凭念力很多东西太难控制,能撞见一个灵魂也已经算是极为不易了。嗯,她是九鹏太公我也是刚刚上山前才确认。其实我做这些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企图,太多只是好奇继而尝试。我还是小孩子嘛,贪玩。”

这时候的林苍馨倒是有点故意以年龄做幌子的意思。

没有特别的企图吗?我看未必吧?”段放知道,林苍馨显然不会只是贪玩胡闹,“胡老太爷的回魂是你干的,这个我早就想到。只是我不知道你这招叫做女娲术。这个法术还真是强大无比啊,还能收纳灵魂。佩服!这你要下山顽皮,那还不得搞得天翻地覆啊?”

此时,林苍馨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低下了头:“不能轻易显摆,这个我是知道的。”

“丫头,你所有做这些的原因,可不是好奇那么简单吧!女娲术……造物造己,呵呵,我觉得女娲术达不成你想要的目的吧?你想脱胎换骨,但是骨肉皮囊在你的老祖宗面前不值一提,所以易容易型、女娲术已经是这一类型的极致,再往上不会再有进阶。皮囊的改换和制造也无法合二为一。”段放没有再说下去,也没有了之前逼人的气势,只是用特别温柔的目光看着林苍馨,他知道这些会是她的隐秘。

林苍馨看着段放,嘴角挂着微微的笑意:“你说的没错,你倒还挺能识人心。不错,我想脱胎换骨,我想微微地改变自己的肉身。这是我的秘密和执念,不过现在知道我是星宇传人了,也就释然了。谢谢你!没有你,我可能确实会执拗下去。”

林苍馨很释然,但是段放反倒不赞同林苍馨的这种释然:

“你是星宇传人,那又如何?这又有什么可开心的吗?就像你之前又有什么可以在意,可以不开心的呢?你就是你自己,与是不是传人并没有什么关系。再说皮囊而已,不值一提。”

段放很认真。

林苍馨听着这话,看着段放,久久没有说话。有些东西一直压着她,如今终于释然,却又似乎重新被压了什么。是啊,何忧?何喜?有些在意却是妨碍。哪怕是欢喜,有恃则喜未免不是另一种枷锁。

“其实,如果你只想着平常的喜怒哀乐,我不该说这些的。只是你本是该是超脱之人,你所追求的也在天地之外,所以我就多嘴几句了。别去东方大学了,老岳那儿也没啥意思。去我那儿吧。”

这时候,段放又恢复了嬉笑的面皮。

“你那儿需要政审。”

段放听到这儿,瞪着林苍馨,却是笑着的。

林苍馨也笑了。

 

几阵风吹过,狼谷的四周再一次响起呜呜声。

草甸和林苍馨逐渐消失在风中,段放睁开眼,东方既白,今天他就要离开这里。


上一篇:狼谷·人回魂 十

下一篇:狼谷·人回魂 十二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