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60 《狼谷》 14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白灯笼 五

时间:2019-05-28   访问量:35

陆芫把两张纸条分别递给段放和岳天太。

“刚刚在对尸身全面检查的时候,我在衣服的夹层和鞋垫底下发现了两张纸,从纸面内容来看,都颇值得研究。所以我想听听师兄和教授的意见。”

岳天太手上的纸虽然被熨平却看得出之前明显被揉捏过,上面是一首诗“风吹月影斜,马啸剑光冷。怒向苍天问,今朝不渡人!”字如其诗,雄壮豪迈却透着一丝悲凉。

段放手上的纸则小很多,折印也是整整齐齐,显然这是鞋底取出来的,只不过上面却似字非字。

段放摸了摸唇上的胡子,把岳天太手上的纸了换过来,“这张纸就该让岳教授来鉴定嘛,看着依稀像是民乐的乐谱。我哪儿懂这些啊!”

岳天太笑笑,随口便道:“这应该是古琴的减字谱,不过虽然千百年来减字谱依然流传至今,但还是遗失了很多的。”

“如果是琴谱的话,没有必要藏在鞋底吧?而且我看还是纳上了的!”陆芫不解。

“这个让岳教授弹奏一下便知分晓,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古琴。”段放自然知道岳天太虽不是古琴大家,却也是有几年功底在的,按照琴谱弹奏并无多大问题。

“云巳爷家有琴,苍馨妹妹弹得也是不错。”林苍珩依然在旁,所以接过话来。

“我们晚些时候再去族长家拜访吧。”岳天太道,“古琴都有自己的脾气,这里并非清雅之地,拿过来似乎并不合适。再者我还想听听小姑娘的弹奏,这环境把她叫这里来也不合适。再有说实话,这个琴谱我还要琢磨一下,这应该是最早期的减字谱了,有些指法得前后思量一下才可以万无一失。”

段放微微一笑:“看来我们晚上又要去族长家蹭饭了。”

林苍珩赶紧回道:“您哪里话,几位到来我们自然该尽地主之谊的!”

“再来说这首诗吧!”段放对林苍珩略一拱手,然后就继续进入工作状态,“从细节来看,大家有何见解?”

韩星分明看到段放在盯着自己,师父自然心中有所想,来考考徒弟。

“这幅字揉捏痕迹明显,没有落款,更没有吟印,所以应当是一幅日常习作、草稿之类。联系到最早我们给尸体界定的管家身份,这很可能是下人顺手将主人日常废弃的习作偷卖。历史上名家的下人这种事情没少做。”

“Bingo!”段放笑了笑,“还有什么吗?”

“啸字中间的那一竖似乎粗了一点点,也许正因为如此,这幅字就废弃了!”韩星还在认真地看那幅字,想着透过这张薄薄的纸,解开整个事件的谜团!

“说得倒是没错,但我想说的并不是这个。”段放随手指了指白灯笼,“你对比一下所有的横。”

韩星笑了:“我明白了!灯笼上的字和这首诗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那么通过字体比对,锁定这个人,就会是一个突破口,至少知道这具尸身出自哪里!”

“要严谨,诗的书法作者。”段放挑了一下眉毛。

陆芫还是一头雾水:“师兄,这个怎么查啊?难不成把唐代有名的书法家的字都拿来比对一番啊?!”

韩星点点头!

“啊?!”陆芫尚在惊讶,白夜却惊讶得不得了地发出了声音,“这你得多少天啊?你怎么能确定他就是知名书法家呢?万一是个什么小县城书法家协会主席之类的呢?放历史上根本不值一提呢?”

少则半天,多则一天!”韩星翘着嘴,得意地转了一圈眼珠子,“现在就开动,进入工作模式!”

韩星的工作状态看起来极为疯狂,屏幕中的书家字帖每幅几乎只出现一秒钟就迅速被翻过。白夜和林苍珩是第一次见韩星这种操作,看得直发呆。

这边,岳天太盯着那幅书法,仔细地看着每一笔,神色颇为凝重。陆芫正要张口,却见段放做了个嘘的手势,便咽回了话头。

“韩星,有难度。虽然是这首诗是行草所书,但从笔法来说迥然不同于主流风格,很是怪异,我现在也很难看出所以然来。你在比照之外的推理就显得很关键。甚至于你得把范围放宽到所有现在可见的唐代文字,包括大臣奏章。”

“那我就加快速度呗,有些就自然排除了!”韩星依然觉得是小菜一碟!

继而,岳天太拿起纸来接着说:“虽然手头没有什么检测仪器,没法做碳14确定年代。但从纸张的各种纤维的结构来看,几乎全部指向唐代,因为历代造纸的技术不同,有些原料在后世几乎绝迹,根本没法造假!相反,如果拿仪器检测,这么新的纸张成色,按照碳14的原理很可能都没法检测年代。其实,我们探究尸体的真相已经并不重要了,现象远比真相来的有价值。”

“穿越?”白夜的眼睛里放着光芒。

“伪科学看多了吧?”韩星头也没抬,只是随口冒一句话出来。

“穿越不存在任何理论依据,更多的是一种假象。”岳天太倒是认真回答了一下白夜。

“也许在狼谷我们可以重新定义时间和空间概念,我有想法不过需要验证。”段放这时候倒是蛮认真的。

这里会是中国的百慕大吗?”陆芫也有点兴奋,“而且都在北纬30度啊!”

有可能,等你下山之后就发现,已经过了七百年了!”段放倒是说的还是蛮认真的。

岳天太已经独自思索了一会儿,这时候缓缓道:“所有的内容都指向唐中期,这一点已经无需怀疑,如果我们能够确认这个人的身份,那么之后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给这种现象一个合理的解释,至少在逻辑架构上要完全合理。这个意义大得有点不像话,甚至可能重写我们对物质概念的定义。”

白夜似乎明白了这其中的重要意义,也不害怕那血淋淋的恐怖物事,慢慢走近尸体,甚至用手去触摸那还带有温度的尸体。

看着平静的白夜,陆芫反倒有些震惊,这丫头的变化也实在太快了吧,上午还吓得连哭带吐,现在吃顿饭的功夫就可以如此近距离触摸了?

白夜摸着尸体的手,却问了韩星一句:“韩星,你家飞刀今年还参加比赛吗?”

飞刀比赛?”陆芫心中一愣,“韩星还会玩飞刀呢?不对,白夜不是刚刚认识的韩星吗?怎么会知道他会飞刀?”

段放和岳天太也是觉得奇怪,但更奇怪的无疑是韩星本人,因为飞刀是他的狗的名字,这几个人中除了段放应该无人知道,但白夜又是如何知道的?

“飞刀品相那么好,该多给它找几个女朋友。”白夜还在继续说。

段放几步上前,迅速拉过白夜。白夜笑着看着段放:“段大哥劲儿太大了,弄疼我了。”

几个人都围了上来,白夜的神色却并没有任何异常,反倒惊讶大家的神色失常:“怎么了,都看着我?”顺便还从段放手中把手挣脱了出来。

“我能读心术不行吗?”白夜嘟起了嘴,“陆芫,你家还有达尔文、牛顿、丘吉尔、瓦特对不对?用得着那么大惊小怪吗?”

陆芫虽然在学校解剖小白鼠无数,但却真心是喜欢小动物,达尔文是赤狐,牛顿是蜜袋鼯,瓦特是三花猫,丘吉尔则是一只土拨鼠。知道她养稀奇古怪动物的人不少,但叫得上名字的却没几个。

白夜的神色丝毫没有不正常,但几乎没有人相信这是白夜该有的正常反应。段放立时抓过尸体,闭上眼睛去感受,却没有任何反应。再看一眼白夜,却分明在有一种嘲笑的眼神。

得罪了!”段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着白夜就吐过去一口口水!所有人错愕不已,白夜更是脸色大变。

段放吐完口水之后,迅速把其他人拉到一边,示意不要做声。

“你们仨在干吗?”

“保护你,这不替你挡着这尸体呢吗?”段放接过话来,“陆芫又要开膛破肚了,你快跑!”

哦,慢慢慢点啊,我先走了!”白夜说着话,跑了出去,还奇怪地摸了一把自己的脸。

看着白夜走开,陆芫压低声音问:“她这是中邪了吗?”

岳天太略一沉吟,眉头一皱,却并没有说话。

段放拍拍陆芫肩膀:“邪是什么东西?你一个警察,不要邪不邪的,你还是个法医呢。你要说中邪什么的,以后还做不做工作了?”

“你刚才吐那一口,感觉跟泼一盆狗血似的。”看着白夜没大碍,放松了的陆芫开始想笑。

“这话说的不错。”岳天太微微一笑,“狗血之所以驱邪,完全是因为狗吃屎,狗血也是污秽之物,所以呢泼狗血对妖魔鬼怪有奇效。段放的口水,自然是一样一样的。”

段放并不理会岳天太的讥讽,反倒逐渐神色凝重。“韩星、陆芫,你俩都要小心一点,看起来现在就我和岳教授暂时安全一些。”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催眠术吗?”韩星这两年跟着段放也经历了一些奇案,但这个事件他却无法解释。

“你先解书法,我再想想其中问题。”段放喜欢挑战,事情虽然越来越复杂了,但却越来越好玩了。

岳天太这时却拉过段放,指着窗外看去。白夜正认真拍着拍祠堂斗拱,门外却有半个脑袋,似乎正盯着白夜,不过只几秒似乎便发现了段放岳天太二人,闪过不见。


上一篇:狼谷·白灯笼 四

下一篇:狼谷·白灯笼 六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