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60 《狼谷》 14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白灯笼 六

时间:2019-07-23   访问量:25

林云巳家,晚餐毕。

陆芫拿出了那张古琴减字谱。

岳天太道:“我们在检查的过程当中发现了这张琴谱,听说苍馨小妹弹琴不错,不知道能否抚琴一曲,我们也感受一下这古曲魅力。”

林苍馨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低头抿嘴道:“我这点古琴都是我妈教的,自己家弹着玩,根本不敢在人前献丑。”

林间梅倒是没有多说话,直接进里屋抱出一把琴来:“苍馨你就弹吧,论起辈份来,你还是这位岳先生的姨呢,都是自家人,也就别不好意思了。”

18岁的小姨……陆芫和白夜交换了一下眼神,确认了对方都憋着笑,不过白夜很快意识到,按这辈份,她也的跟着叫姨。倒是段放一脸正经,仿佛从未听到什么可以调戏岳天太的话,眼睛盯着那把琴。这是一把黢黑的梁鸾式古琴,上面布满断纹。虽然段放并不懂琴,但好赖还是有感觉的。

“这琴有年头了吧?”

“大概是明宣德年间的吧。”林苍馨边调着弦边回答,“山上不少人家里有琴,明琴不少。学校里还有一把宋代的古琴,那个珍贵,不敢轻易抚摸。”

这边岳天太则拿过琴谱,和林苍馨、林间梅母女讨论起指法来。不多时,几人便基本讨论完毕,林苍馨在减字谱之外又抄写了个弹奏节奏指法。

琴声起,众皆静听。

流水动,清风徐来;悠悠然,明月当空;倏忽间,弦外有惊音。

循环几遍下来,众人有点摸不着头脑。率先发问的一定是白夜:“这是什么曲子?那么短,而且听得感觉有点别扭啊。”

“流传至今的古谱琴曲,没有这一段,我可以肯定。”说话的是林间梅,“这些年来,我别无他长,就好个弹琴,传世的不传世的古琴曲接触过不少。”

“我同意你的意见,这琴谱未必一定是琴曲。”岳天太对古琴也略有研究。

“它只是一个情报。”段放说这话摸着自己的那撮红胡子。

林苍馨再一次弹奏了一遍琴谱,在段放情报论的引导下,每个人都在捕捉着琴弦传来的信息。

“明月惊弦!”韩星道,“月明之夜,杀人之时!这是一则特殊的杀人指令。”

对于韩星的观点,众人都表示同意,细细品琢,琴声传来的正是这样的情绪。即便当年如非古琴高手,绝难读懂这则指令的信息。那么这个唐朝小胖子究竟是凶手还是被害者呢?他如何就被人削出一个圆窟窿呢?!

突然,段放猛拍了一下大腿,立时跑了出去。

众人先是一愣,但岳天太很快也明白了:“白夜留下,韩星、陆芫赶紧跟着老段!”

白夜一愣:“为啥我不用去啊?发生什么了?”

岳天太却并不急于回答,先是给白夜倒了一杯茶,然后才说:“他们去追尸体去了,你对那个血乎啦的东西有兴趣吗?”

“没没没……不,有。那东西怎么了,他们怎么就跑出去了?”白夜还是好奇得很。

岳天太举起左手,指了指手表给白夜看。

“现在将近7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祠堂旁的那个尸体马上就要消失了,而广场上就会出现一个新的一模一样的尸体。”岳天太呷了一口茶,“段放出去,一定就是抓这个转化的时间节点去了。”

岳天太料得不差。段放跑向祠堂侧院,唐朝小胖子的身体和衣服都在逐渐变得透明。随机赶来的韩星和陆芫也诧异地看着这逐渐消失的尸体,说不出话来。段放手抓着尸体,手感从肌体的弹性变成软硅胶、变成棉花、直至变成空气最终消失。这个过程,就像是一种三维渐变。

“去广场!”段放带着韩陆二人飞奔到最初发现尸体的位置。果然,尸体又一次出现在那里,那盏白灯笼的火苗悄悄地跳跃在山风伴狼吟的狼谷中,闪耀着光芒。

七点,戌时!

段放看这手表:“这个灯笼人每天都会更新重启一次!不管它被移到什么地方,它出现的始终是这里。”

“原理是什么?”韩星一直在思考,“会不会我们所有看到的,都只是幻象,并不是真实存在的?”

韩星的话让陆芫似有所悟,但很开她又摇了摇头,然后顺势掐了自己一下,确认了疼痛。

段放干脆仰面躺在了地上,看起了天上的星斗。城市里已经很少能够看到如此清朗的星空,段放仿佛回到了童年,夏日里伴随着虫火蛙鸣的露天晚餐,搬到屋外的电视机里播放的聊斋,还有那天上的银河和传说。

段放忽然想起了什么,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铃声却从脑后传来。

“不用给我打了,我来了!”来人正是岳天太,“我手上的琴谱也消失了,想来又纳在鞋底里了。白夜胆小,我就让她先留在林族长家里了。”

“来,一起躺下看星星。”段放拍了拍身旁的空地,示意岳天太也和他一样全然不顾形象。

“行,你也别想蒙我,你不就是想让我看星系来判断这个地方的奥义吗?别装得跟文艺青年似的。”岳天太早就知道了段放心里的小算盘,不过他自己也早有此意。

狼谷的居住布局极为考究,那么这个进门广场之处又有什么秘密呢?岳天太和段放一样都想知道。

 

“不打扰你们了,我回去看字画去了。”韩星撂下一句话,就加班去了。

“不打扰你们了,我去找白夜姐姐了。”陆芫也使坏走了。

狼谷的风轻轻吹过,白灯笼映照下的血窟窿里传来幽幽的小曲,两个人在地上一躺一坐仰望星空,这也算是一副奇景了。

天太,咱们认识多少年了?”

“22年。你12,我11,并称东方大学双子星,你是我人生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遇到的对手。”岳天太回想着过往。

“是吗?但我可没把你当对手啊,不过确实是一个很有趣的人。”段放说得倒也是实话。

“性格不同吧,我只是自负,你比我狂妄,你根本不屑和任何人比。”岳天太其实很了解段放,“只是我没想到的是,这些年来狂妄的你反倒是越来越低调了,甚至公众已经渐渐忘了你;低调的我却成了明星。”

“何止是你啊,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我有一天会低调。”段放若有所思,“只是后来我发现,做背后的那只黑手,其实更有趣。事情是自己干的,但功劳让别人领去,省得被身外之物拖累,更潇洒自在。”

“你是狂傲到极点了。”岳天太倒是理解段放,“有时候挺羡慕你的,实话说我做不到。”

“我和你换个身份,我也做不到。你当初选择的道路决定了你只能那么走。”段放倒也是认真了起来,“不说别的了,狼谷的一些事情可能会改写人类认知。从星象,你看出什么来了吗?”

“普通,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天文上来说,没有任何指向性。不过从白天整个地理环境来看,群山环抱倒也是一个风水上的福地。”岳天太道。

“也许,普通正是他的不普通。很多真正普通的,倒可以有各种好处来表述。”段放道,“从上山开始,这个地方就各种神秘,还有他们的老祖宗,我倒是很感兴趣。明天白天,你我各自去周围探探,你觉得如何?”

“这一点我和你判断一致,越是表面看似普通,就越藏有大门道。更何况,我自己和这里渊源颇深,我甚至怀疑这是不是有人在安排一切,我不相信巧合。下午白夜的表现验证了我的一些想法,那不会是西方的催眠术那么简单。也许……”岳天太突然想起了梦里生花,但这是他的秘密,甚至连夫人王晔也并不知晓,此时他还是决定暂时不提,“也许祠堂西侧院本身就有一些神秘装置,用来控制人的行动。”

也许吧。”段放自然会捕捉谈话中的一些细节,并不去追问。


胡氏祠堂西侧院,白灯笼依然在无止境地燃烧,血窟窿依然悬着几滴不会掉落的血。

韩星依然在电脑前飞速地过着唐朝字画,强行扫描对比;陆芫则没放过一寸皮肤,寻找着寄生虫、伤口、疤痕等细微线索;白夜则在韩星旁边,在电脑上整理照片,梳理文字。

整个房间,寂静无声。

突然,一滴血的声音打破了沉寂。血?声音?

陆芫觉得有点异样,血洞里却真的在滴血,又一滴血落在地上,发出了本不该出现的声音,让人惊悚。

陆芫有点紧张,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尸体,唐朝小胖子,竟然,眨眼了!

陆芫真吓了一跳,桌上的杯子掉落在地,韩星和白夜也感觉到了异样,回过头来。

“啊!~”白夜一声惊叫,直接晕了过去!

只见尸体,开始动了起来,朝着韩星和陆芫走了过去,血洞之中竟然长出了一只巨大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两人。

韩星和陆芫迅速寻找房间内一切可战斗工具。

然而尸体并不给他俩任何机会,血洞之中迅速长出八只章鱼触角,直接冲着两人就甩了过来。韩星和陆芫根本来不及思考,夺门而逃。再一回头,白夜早已被卷了起来,而尸体的速度却丝毫不减,紧追着两人。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狼谷南端的广场,却发现下山的路已经消失,广场下面就是万丈深渊。

唐朝小胖子狂笑着,血洞里的触角顺势抓住了韩星和陆芫,紧紧地将他们缠绕、举起,二人感觉根本动弹不得,而且越勒越紧。陆芫想大喊,却发现怎么都发不出声音;而韩星刚刚张开嘴,触角就直接伸进了他的嘴里。恐怖、绝望!

灯笼依然在燃烧,挣扎的韩星陆芫这时候倒有点羡慕晕倒瘫软的白夜,至少她不用感受这种绝望的恐怖。

尸体狂笑着,狂笑着,露出了血盆大口,刹那间变成了巨蟒,要将他们一个个吞入。

一支箭从林中射出,正中蛇头。巨蟒吃痛,狂叫着冲下悬崖,韩星陆芫和白夜也同时坠崖……


上一篇:狼谷·白灯笼 五

下一篇:狼谷·白灯笼 七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