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60 《狼谷》 14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白灯笼 八

时间:2019-07-30   访问量:21

来人正是胡斓皓,他的后面还跟着一个微笑着的中年男子。

胡斓皓和男子站在一起,很容易让人恍惚和感慨,因为他俩除了年龄带来的体貌变化之外,真的如同复制粘贴一样,一般无二。

“段哥、表哥,这是我爸,胡重峰。一会儿就他带你们上前山吧。”

看来岳天太是胡黄铎外孙的事情,在狼谷传得倒是极快,当然,狼谷本身就极小。这个胡重峰正是胡姓族长胡黄泽的儿子,岳天太母亲胡重香的堂弟,岳天太的表舅。

段放很快梳理了他们的关系,其实他很不愿意别人带着去一个地方,无论是旅游还是研究,因为会有被限制的感觉,也不利于发现问题。段放撇着嘴,从嘴角里缓缓地丢出一句话:

“岳教授他表舅,我们这些搞研究的呢,也真是不喜欢被人带着,您看这样,要不您大概跟我们说说,然后我们自己上去,您就做个应急救援什么的?不然,我们真不好做啥。”

胡重峰倒是也知趣。不,整个狼谷的人似乎一个个都精灵得很,段放他们一行人这一天打交道的人,无不让人爽利,一个个精明能干。胡重峰作为族长的儿子,自然决不能例外。

“那这样吧,我不带路。你们走你们的,我远远跟着,只做一些必要的应急。要是走不通了、迷路了我也不干涉,我只最后将你们安全带下来。”

“如此甚好。在你觉得安全的距离下,越远,越好。”段放边说,边伸展着手臂比划着。

胡重峰看着得意的段放,似笑非笑。这个表情段放自然熟悉——轻蔑。想来他对于段放自己上山的自信,根本就不屑,等着看段放他们的笑话。

岳天太怕有什么尴尬,便有意上前和表舅攀谈。毕竟此前和狼谷从未有过交集,岳天太还是略有一些不自然,很礼节地向前伸出一只手,做握手状。

“东大岳天太。”

胡重峰倒是没在意,抓过岳天太的手,使劲握了握,然后又拍了拍他的后背,便开始感慨良多。

段放看他们开始聊家常,觉得无趣,便起脚往祠堂门口走去,准备进西侧院看看灯笼人的情况。韩路白三人却在这时踏进了胡氏祠堂的大门,很明显他们刚刚是听到了段放几人的声音。

“表哥早!”论说话,白夜从来都会抢在别人前面,这是她多年记者生涯练就的独门功夫,可以在各种新闻会场横行。

白夜一开嗓,段放倒笑了起来。

“哎呀呀,不得了不得了,这里全都是岳教授的亲戚朋友啊!岳教授的表舅、岳教授的表弟、岳教授的表妹、岳教授的师妹、岳教授的大媒人!哦,韩星,就你算是外人啊!”

“谁是表舅谁是表弟啊?”白夜似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陆芫捅了一下她,然后眼神示意了一下。

白夜愣神了几秒之后,略有所悟,哦起了嘴。

“你们反应怎么都那么快啊?太可怕了!在单位我可是超级无敌机灵鬼啊!”白夜的嘴又从圆变成扁,撅了起来。

胡重峰看到白夜,有点出神,和昨天林云巳看到白夜时候的眼神几乎一样,这一切段放尽收眼底。白夜和狼谷之间又有什么联系呢?难不成也有一个亲戚在这里?

祠堂院内有两棵巨大的海棠树,几只柳莺正在树上嬉闹,这一闹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也打断了胡重峰的思绪,不过倒也正好掩盖了他的出神。

“我看人都到齐了,咱们什么时候动身?”胡重峰看着段放和岳天太,他并不很清楚这两人谁领头。

段放把白夜拽到岳天太跟前:“小白你就跟着你的大表哥吧,陆芫和韩星上午就继续做手头的工作,我们仨上山。小胡说的后山没啥危险是吧,那就岳教授带着白夜上后山看看,我呢就自己去探探前山,也省得吓着白姑娘。”

岳天太瞪了段放一眼:“你懂九宫八卦、奇门遁甲、风水堪舆吗?上狼谷路上就不少阵法,你上了山不跟瞎的一样吗?要去一起去!”

段放摆了摆手:“我知道岳教授这方面很强,但是也许抛开这些认知之后,以最初的形态看可能出现的问题,也许更能找到答案。”

岳天太明白了段放的意思,在某些问题上,既往的认知反倒会成为阻碍,重建逻辑正是段放最擅长的一面,便不再多言。

一旁的白夜好奇心旺盛,扯了扯胡斓皓的表弟:“那啥,表哥的表弟,前山有啥新奇好玩的吗?说来听听,我也去看看啊!”

胡斓皓有些无奈,这记者他是委实招架不住啊。

倒是胡重峰接过话来回答:“要说神奇有趣,倒还是后山,一会儿上山之后,准保你们不敢相信。前山嘛,只是道路险阻而已。”

“是啥是啥是啥?说说呗!”白夜追问不穷,韩星和陆芫也有几分兴趣,毕竟他俩一会儿得坚守阵地,不得出门。

胡重峰笑而不语,不愿作答,把白夜急得又是一阵哼哼。

 

今日天气不错,胡氏祠堂的门口可以清楚地看道前山。山并不高,有三个的山峰,中峰和右峰之间依稀有一条直上的山路;左峰和狼谷东侧的山脉仅仅相连;右峰之右是一处密林,浮着一层云雾,有仙气缭绕之感。

走出胡氏祠堂,西面同样有一口浅井,同样是一条蜿蜒的上山石径。

胡重峰做了个请的手势,他并不在意段放如何上山。

拾级而上,一路倒是没什么异样,山野之上照常花花草草,常有鸟鸣虫声,偶尔在旁边的林子里窜过一个兔子山麂什么的。段放腿脚不错,走得极快,约莫15分钟之后,可以看到狼谷的房屋已经变得很小。再转个弯,豁然是一片平地,此时回头已经看不到狼谷。

胡重峰也停下了脚。

“我便在此处看你,段兄既然不愿意我来引领,再往前可大有文章了。”

说罢还是那熟悉的似笑非笑。

段放拱了一下手,并没说半句话,便向前走去。

这是一块和周围环境显得有点格格不入的平地,倒像是一块草甸。地上满满的是结缕草,再有一些不知名的杂草和野花一处处点缀着,就风景来说,倒是相当不错。草地不大也不小,向前,段放可以看到那个仙气袅袅的的林子,也不算很远。

历来,阵法的设置都涉及心理干预,会用一些错误的参照去迷乱人的判断,以此四向不分、高低错乱,也就被困其中了。段放深知这些,进入草地他虽然并未放慢脚步,但每一步其实都已经很是小心了,他在确认自己不走偏。

胡重峰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走了几分钟,段放再一回头,不见了胡重峰的踪影。正在狐疑,却发现胡重峰就在他的身前。

确认过位置,胡重峰没有动,是段放自己走了回来。但,分明走的是一条直线,即便是走歪了,半径也不至于那么小啊。

段放又侧着走了一遍、斜着走了一遍,发现无论他怎么走,不多时都会回到原地。

胡重峰还是站在那里似笑非笑,而且索性蹲下了。

好邪性的地方!

段放从兜里掏出一根激光笔,往右侧打去;果然,左侧的身子出现了激光笔的红点。

这,绝不是迷阵!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段放就地打坐,开始了思考。

如果向前的光线能够从后面射来,那就意味着环绕了一整圈。眼前的这块地,从视觉上来说是平的,但这种平坦可能只是一种视觉差,甚至从空间上可能是一个球体?

这仅仅是一个球体吗?如果是一个球体的话,那么这个地方是无论如何走不出去的,但从段放坚信,这个地方一定可以走过去,那么这就意味着这绝不是一个球体!

答案是?

不是一个。

那么,这里有若干个,乃至无数个球体?

球体空间的叠加?!那么球面的切点,一起形成了这块平地?那么,每一点点偏差可能就不会不在一个球体上。

可能吗?不,段放的思考从不被是否可能束缚,因为这个环境已经是不可能了。现下的分析,是最合理的解释。

段放站了起来,他先向前一步,再向右一步,再前一步,再右一步……段放知道,这种步法至少可以让他不再绕圈,但是去向哪里,他并不清楚,因为本就不知道目标何在。

一旁的胡重峰有些惊讶,他没想到段放竟然如此之快明白其中奥义,但也不紧张,因为现在只是乱走,毕竟他连目标都不知道。

段放兀自走了十几分钟,他终于没再绕圈,但他知道这样走,他怎么都走不出这个空间。原理他已经大概明白,虽然还来不及思考这种情形是如何形成的。

如果这块平地是一个规规整整的矩形,那么段放还是可以通过计算各个球体相交点映射到地面的点,来获取路径的。但是此刻他仅凭视觉根本无从知道整块区域的大小、形状,那么一切根本没法计算。运气来说,随机走出的可能性甚至会低于大乐透的中奖率。看来,今天他靠自己决计是走不出这个地方的。

不对,路径映射到地面的线路可能并不如想象的那么简单,不应该是简单的球体空间映射;在若干球体组合的基础上,再加一层扭曲……这个规律……段放心中已经有了新的主意,便决意返回。

返回倒是简单,凭借记忆,原路退回就是了。

 

宗塾的北面通往后山。

这是一条沿溪而建的山路,一路上流水潺潺,很是幽静空灵,白夜在这样的环境下也是少女心满满,一会儿捡一片树叶,一会儿掬起一捧水,嚷嚷着让岳天太给她拍照,总之一路上她是欢快无比的。

岳天太很是无奈,平日里在学生面前,他是严肃刻板的岳教授,但是在这个表妹面前,一点辙没有。算了算了,就当自己放松心情来了。

走了十几分钟,白夜突然激动得跳了起来!

“瀑布!瀑布!好漂亮的瀑布!”

前方,瀑布。

这是一个高达五六十米的大瀑布,如白练从天上垂下,直挂悬崖,极是壮观。瀑布的底下是一汪深潭,潭水很是清澈,远远看去如镜一般映着蓝天白云。

白夜自然绝不会放过这样的美景,立即就和瀑布玩起了错位游戏,让岳天太不停按快门,就好像她是来这里旅游一般。

似乎,有哪里不对。

瀑布飞流直下,水花呢?水面上的涟漪呢?

岳天太和白夜走近潭水,眼前的景象让他们目瞪口呆!

自古水往低处流,但是这瀑布和潭水却颠覆了这个概念,这个瀑布竟然是逆流的。潭里的水,虹吸一般往瀑布之上流去。水面却依然跟静止了一样,没有一丝一毫的涟漪。

岳天太找了一个木棍使劲扔向瀑布,没有任何水花,木棍却顺着瀑布流上了悬崖。

白夜一向话多,这时候却说不出话来。

“录视频!”岳天太的话倒是提醒了白夜,赶紧打开相机、手机所有一切可以留存影像的设备。

岳天太观察着这深潭,潭水虽然清澈,但向下看却并不见底,也许因为太深了,整个是黑漆漆的。岳天太随手拿出一个小瓶子,装了一瓶潭水采样。职业习惯,他会随身带很多采样的工具,以备不时之需。

忽然岳天太又像想到了什么,微微皱紧眉头,把上山的路回忆了一遍。

“白夜,狼谷在这潭水下面。”

“狼谷本来就在这山下面啊。”白夜有些不解。

“我是说正下方!从刚才上山所有的轨迹的空间变化来看,这潭水是在狼谷头顶上!”岳天太说得郑重。

“但是狼谷的头顶上明明是天空啊!”白夜还是不解。

“你说的也没错,我说的也没错!”岳天太陷入了沉思,他研究考察多年,从未见到这种反定律的现象。究竟是怎么回事?


上一篇:狼谷·白灯笼 七

下一篇:狼谷·白灯笼 九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