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60 《狼谷》 14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白灯笼 九

时间:2019-08-08   访问量:27

搞定!”

韩星兴奋地拍了一下桌子,顺势往后一仰。但是他忘了,他坐的是一把普通的方凳,并没有靠背,好在反应够快,一挺腰又恢复了平衡。

陆芫看着他的这一串反应,笑了出来!

“韩天才,查出字迹了?”

韩星的兴奋完全写在了脸上。

“你不知道追这个字迹有多刺激,要不是昨天岳教授说推理,我差点就栽了。你猜猜是谁?”

陆芫白了韩星一眼:“我说你就别卖关子了,我要猜得到你还费那劲干嘛?我猜就好了,是不是?听你这口气,这人肯定不是寻常书法家呗,一定有什么特别的,不然你也不会那么兴奋了。”

“来来来!”

韩星拉过陆芫到电脑前,几幅篆书正停留在页面上。

陆芫不解:“咱们手头的这首诗是行草啊,这是小篆啊,完全不同啊!”

这一天我把晚唐之外的所有唐朝可见字书都过了一遍,首先确定没有一个完全相同的字形。然后分析发现,这幅字的骨架确实和很多行书、草书大不相同。就像昨天岳教授说的一样很怪,那么我就尝试把各种字体和行草进行结合,发现笔意上小篆的结合最为接近。李阳冰的这个小篆,格局上有盛世大唐的气魄,笔意上又瘦劲。不自觉的这种笔意就体现在行草上。你看每个字的起笔状态,分明就是先有篆意,然后落笔成行、草。”

韩星说得是眉飞色舞,确实通过海量的数据,进行对比推断,这基本上属于人工智能的活,而且还很不靠谱,韩星能如此迅速完成,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陆芫有点感慨,这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好大啊……虽然从小她也算一枚学霸。

“那这个也没有标准答案,怎么就能确定就是李阳冰?李阳冰,名字好像有点熟。”

韩星忙于比对,似乎一上午没怎么喝水,这个时候赶紧给自己倒了两杯水,咕咚咕咚灌下肚子。

“流行的说法,有个东西叫匹配度吧!即便学李阳冰书法者,在一些细节上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这个细节没法用语言来表达。写字的人会不自觉地把这些东西跨字体转移。”韩星的兴奋劲儿还没有过去。

“知道了字是李阳冰的,那有什么用呢?”这其中的逻辑关系,陆芫没弄明白,韩星也还不清楚。

于是,沉默!

“但你毕竟搞清楚了李阳冰啊!”陆芫发现自己说的话好像有些不是时候,赶紧补救!

 

风吹月影斜

马啸剑光冷

怒向苍天问

今朝不渡人

岳天太拿着那幅字来回踱步。李阳冰的身世在正史上记载并不多,虽然其小篆在书法史上有重要地位。提李阳冰又绝绕不开李白,偏偏这首诗来说又像极了晚年李白所作,无论风格还是当时心境,但一切终究要有证据,这证据又非韩星推断可得。

白夜很是兴奋,李白可是她最喜欢的诗人。如果真的和李白有关的话,那么被吓的这些都不算什么了。

段放啧了一下,露出门牙咬了咬下嘴唇,然后摸了摸下巴上的红胡子。

“我的第一印象也和大家一样,只是这种想象会不会有误导性在里头呢?能让我们几个都凭空想象到一起去,反倒觉得有问题。陆芫,看看你那儿的新发现。”

“我不同意。”岳天太对段放的态度表示不赞同,“可能这就是答案。不是说所有东西一定要独树一帜才是真相。”

段放摆了摆手,示意不做争辩,把手指向了陆芫。

陆芫这一上午的收获也是不小,只是她是细致地寻找,一点一点发现,不至于如韩星那般激动。

“两个重大发现。蜡烛的灯芯有罂粟,口袋缝里有钩吻纤维也就是断肠草。”

陆芫拿起了镊子,剥开灯芯给大家演示。大家凑前仔细观察,除了白夜。

唐代的蜡烛灯芯往往是一根芦苇,不能充分燃尽,所以才有“何当共剪西窗烛”之说。这根蜡烛却也生得奇怪,芦苇杆内被细细插入了另一根草芯——罂粟捻成的条。罂粟在六朝之时便已经传入中国,不过长期以来一直当作观赏花卉而存在,少有药用。唐人便将之做灯芯,难道已经知道它的迷幻作用?想让人神魂颠倒?疑惑是兴奋难耐?如果这样的话,罂粟的药用史将被改写。

口袋里的断肠草纤维贼非常不显眼,如果不是陆芫用镊子夹起,还以为只是衣服上的棉绒。那么,这断肠草是给谁准备的呢?

每个人都默默地在心中构想起画面。

 

这是一个月夜,当涂县衙灯火通明。

县令李阳冰正和诗仙李白畅饮。吟诗、行酒令、高歌,两人欢畅不已。李白虽然已经是60多岁的老人,但精力之旺盛依然不负豪放之名。

二更、三更、四更,终于所有人都困倦了。

下人们搀扶着李阳冰和李白回房歇息。月光皎皎,李白又想起了十几年前自己的那首诗,他高唱着: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

一切都已经离他而去,唯有明月和酒和那未酬的壮志。

管家服侍李白躺下,递过一杯解酒安眠汤。

李白一饮而尽,正欲沉沉睡去,突然他看见管家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这个管家是一年前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吕諲推荐而来,此人倒是精明能干,县衙官邸上上下下打理得井井有条,更是弹得一手好琴,每每节庆、酒宴都会为李阳冰和李白助兴。

这一笑,是为何?

李白突然觉得气血翻涌,腹内一阵绞痛。管家见此情形,却没再嘘寒问暖,而是迅速退出屋外,还把门锁上了。

李白自非凡人,当年曾得剑圣裴旻真传,略一运气,强压腹内气血。抓起随身宝剑“云剑”,便冲出门外。

管家自以为李白早已锁死房门,倒也不慌张,提着灯笼面有得色缓缓回房。明日旬假,李老爷必定晚起,日上三竿之际打开房门,便是惊闻李太白辞世之时,年老力衰不胜酒力,暴饮之后乃至于血气暴崩,这倒是一个很好的解释。

心口突然微凉,灯笼上也多了一个窟窿。一阵腥风吹来,管家看到月下有两个人影。后面的人拿了一把剑,穿过前人的身体,前面那个人的影子则有一个圆圆的窟窿眼,不大也不小,前面那个人正是他自己。

李白诗文天下知,却无人知道右手文章左手剑!右手是豪迈仁爱,左手是快意恩仇!

……

白夜正闭着眼睛,但是手脚却在不停地舞动,甚至于李白刺向管家的那一剑,她都舞得极是像模像样。

段放看看岳天太,岳天太面色沉重;一旁的韩星和陆芫则一副茫然的样子看着失去了控制的白夜。

白夜的手,正用握剑的姿势杵着灯笼人后背的圆窟窿。恰此时,白夜突然睁开了眼睛,她不相信自己竟然把手搭在了那么恐怖血腥的人身上,吓得尖叫一声,跑到门口坐地上就放声大哭起来。

段放实在忍不住看白夜失魂落魄的样子,噗地笑了出来。岳天太却在那儿恨恨地瞪着眼。陆芫也对段放略有不满,噘着嘴横了一眼,便拿上纸巾过去安慰白夜去了。

三个男人,站成一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倒是岳天太先开了腔:

“白夜肯定是被人控制了,我们这里所有人应该属她的意志最薄弱,所以对方也是挑软柿子下手了。段放,从你的判断来看,这个人有什么意图?干扰我们调查?还是只是捣乱?虽然我和狼谷有渊源,但我相信这里的人应该没太大恶意。”

韩星一言不发,刚刚发生的事情显然超过了他的认知范畴,他在等着段放说话。

段放略一沉沉吟,点点头。

“岳教授的说法我基本同意,不会有太大恶意,但这中间肯定有矛盾所在,也许我们还要找到他们内部的矛盾所在。但……这个似乎更不好办啊。此处不像别的村庄,有个矛盾什么的都会摆在明面上,世外桃源的矛盾,要矛盾起来还真不大容易啊。我可不想趟这浑水,岳教授还是自己处理吧,毕竟也算你家事。”

段放又继续说道:“我们还是研究一下这个狼谷的神奇吧,刚刚在山上,那简直是……”

段放还没说完。陆芫却神色慌张地跑了进来!

“白夜消失了!”

消失了?

 

白夜哭得伤心,她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手搭在了那么恶心的玩意儿身上?段放还笑得那么开心。不能想那个画面,一想起来整个人就感觉不是自己的了,如果她是猫,一定是浑身的毛都炸开了的那种。心脏从没有跳得那么快,甚至比跑步时候跳得都快。

时值正午,阳光刺眼。

西侧院却没有一棵树木,白夜想着隔壁的胡氏祠堂有两棵遮阳的大树,正好离开这个鬼地方!

祠堂果然比西侧院好得多,不仅有大树可以遮阳,两边的回廊坐着也是舒服的,甚至这里的塑像都很可爱,正中的那个老婆婆还在慈祥地微笑。

看着白夜跑向祠堂,陆芫也紧跟着进了祠堂。疏忽之间,她看见一个黑色的人影在祠堂门前闪过,看得真切,也闪得迅急。再到门口一看,早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是谁?是他刚刚控制了白夜吗?陆芫充满了疑问。

陆芫再次走进祠堂,却看见白夜正在一尊神像前出神。她忍不住向前一步伸手去摸那神像。但是就是这一步,白夜却凭空消失了!从祠堂彻底不见了!白夜就在她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上一篇:狼谷·白灯笼 八

下一篇:狼谷·白灯笼 十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