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60 《狼谷》 14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白灯笼 十

时间:2019-08-19   访问量:24

 

四人紧步来到胡氏祠堂。

白夜消失的地方在祠堂的东墙。抬头看去,这尊神像和周围并无太多不同,神像下方的排位写着“六世祖胡门寔”。

段放和韩星仔细检查着周围,墙是实心青砖,地面也是石板铺设,就是那个神像也并无异常之处。陆芫也拿着仪器仔细观察白夜消失的那个地方,墙上并没有任何皮屑等人体组织,显然白夜并没有撞到这堵墙上。

当然,经历过前山的那些神奇景象,对于白夜消失的诡异现象,段放倒并不很惊讶。

岳天太倒是显得很着急,毕竟这是她的表妹。

段放见状,拍了拍他的后背。

“你放心,白夜不会出问题的。刚才我在前山也经历了类似的空间异常。”便把刚才在山上所见,跟众人仔细地说了一遍,同时猜测这是一个空间扭曲的地方,那么白夜的消失也就并不奇怪了。

“当务之急,先去找白夜吧!”岳天太说道,“我去找我外公,老段就去林族长那边问问情况。”

众人点头。刚要出门,白夜却自己回来了!

“你们都在找我吗?”

岳天太见状,算是长舒了一口气,这丫头总算没丢。

白夜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有疑惑、有兴奋、有不安,总之是算是情绪溢出了。

“我刚才,好像穿越了!不知道谁推了我一把,然后一个趔趄我就跑到了林氏祠堂里了。然后我还想看看能不能穿回来,结果撞得我脑袋疼。”白夜边说还边揉揉额头,显然是真撞出了个大包。

段放看了看表,12:15。

哥,咱们下山吧,我怕这儿晚上有鬼。你看山上瀑布都是倒着流的,然后这里还各种诡异,太吓人了!这还是大白天呢,晚上还怎么得了啊?”白夜是真的害怕了。

“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你是从林上云神像旁边进的林氏祠堂吧?”段放盘算了一下,问白夜。

白夜半张着嘴,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你怎么知道?”

“对称。”段放嘴里吐出两个字。

岳天太明白了段放的意思,狼谷的整个建筑极为规整,东西两个祠堂本身就是对称的。如果胡氏祠堂东墙穿越出现在林氏祠堂,那么最大可能就是林氏祠堂的西墙对称点上。

陆芫赶紧过去从上到下仔细检查了一下白夜的身体。除了心跳有点快,额头撞了个包之外,倒没什么大问题。

韩星也有点不怀好意:“白姐姐,会不会你这一穿越,就不是你自己的身体了?细胞都给换掉了?”

白夜噘着嘴狠狠瞪了韩星一眼,然后一脚踢出!

“你才换了身体呢!你全家都换了!”

韩星练过格斗,略一侧身便躲开了白夜的进攻。不过,在那一瞬间突然他想到了什么。

“点对点穿越?!那么如果穿越有时间差的话会是什么样?”

白夜又是一脚踢过去,这次韩星却没有躲开,但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因为灵光一现让他想到了那个莫名出现的灯笼人。

岳天太当时会意,他明白了韩星所指。没有时差就像今天白夜一样,从西到东的简单穿越。如果再加上1000年的时差,那么会不会就有了灯笼人这样的现象?

段放却微微一笑,没有任何表态,伸了一个懒腰,摸摸肚子。

“饿了饿了饿了。大家都先吃饭吧!下午休息片刻,晚上有大活!”

“大活是啥?”白夜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问的不对,“要不我还是赶紧下山吧!”

“是谁昨天死皮赖脸地跟来的啊?”段放歪着头看着白夜,不怀好意地哂笑着。

白夜环顾了一下几人,岳天太、韩星、陆芫,似乎没有一个人有为她出头的意思,便只好自己挺直腰杆:“大活就大活,谁怕了似的!”

那行!两点后山看水、六七点钟捉鬼、天黑透了上前山!”

 

山风轻轻吹拂,吹来了瀑布的凉爽。

飞流直挂却悄无声息,林间偶有蝉鸣。如果不是倒流,这里倒是一处人间美景。

当狼谷的瀑布再一次出现在面前的时候,白夜还是觉得神奇万分,依然不停地按着快门。陆芫倒不像是第一次看到此奇景,二话不说就潭边采集一些样本,什么水草、苔藓、泥土,一样一样装好,密封起来。

这一边,段放和韩星则干脆脱掉了衣服,露出一身泳衣和绳索等装备,看来他们上山之前就已经准备下水了。

段放先让韩星找了一块石头,然后把绳子一头系在了树上,一头绑上了石头,丢入潭中。

石头一直往下沉,绳子越放越多,却丝毫没有见底的意思,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绳子尽头。300米,潭底依然是未知数。

“没有装备情况,你能潜水多少米?”段放问韩星。

韩星略作估算:“15米吧,再深就可能有问题了。”

“哦,那就随便看一眼,主要还是去探探那个瀑布吧!”段放向来不勉强自己也不勉强别人,能就能,不能就不能。

“这水没问题吗?”白夜略有担心。

“放心,刚才岳教授带来的样本我检查过了,几乎就是顶级矿泉水,没有任何有害物质,倒是怕他们下水污染饮用水质。”陆芫答道。

段放和韩星略作热身,便一齐下水。

看得出来,韩星的游泳水平比段放高得太多。

韩星是标准的运动员入水姿势,标准的竞技自由泳,往下扎的动作也显得极为专业。段放则是慢悠悠走进水中的,再看游泳的姿势,分明在各种说“不急、不急、不急”,慢得像是在浴缸里撩泡泡。

看着段放的泳姿,白夜直接就笑了出来。陆芫也是第一次见段放游泳,不过总归是她的大师兄,想笑又使劲憋住了。

段放正在悠悠闲闲地划水,韩星已经再次钻出水面。

“底下水压有问题!越往下水压越低,完全反物理!”

“我看看去。”

段放的潜水倒是迅猛,嗖地一下就不见了,全不似刚才那养生式泳姿。

在基本的物理知识当中,水越深压强越大,潜水者往下钻的时候在浮力和水压的双重干扰下,受到的阻力也会逐渐增大。但是这潭水却奇怪得紧,越往下扎越是轻松。段放计算着时间,他只能往下潜一分钟。

潭水深处,依然有阳光的照射,清澈透亮,却无一物。周遭只有水,连一条鱼、一丝水草都没有。

韩星也已经扎到段放身边,示意段放赶紧出水面。

段放正要往上折回去,眼睛却突然放亮,很多信息迅速在脑海中闪过,他示意韩星继续往下扎。

韩星伸出一个手指头,已经一分钟了,往上水压又大,怕支撑不住。

段放索性没有搭理韩星,独自继续下潜,韩星见状,只得继续跟着。

约莫半分钟,眼前出现了一幅奇景:整个狼谷出现在了水面之下,如此清晰、真实!广场、林氏祠堂、胡氏祠堂、宗塾……一个个分毫不差。

韩星见段放依然不动,赶紧示意已经下潜两分钟了,几乎已经很难憋住了。

段放却不管不顾,继续往下深潜,并示意韩星赶紧上去。韩星无奈,只好转身上浮。他知道,段放绝不是一个拼命冒险的人,他一定发现了什么。

两分钟后,韩星窜出了水面,长吸了一口气,四分多钟这已经是他憋气的最高极限了。

“段放呢?”岳天太见韩星终于出来,略松了一口气,但是马上又发现段放还在水下。

“老大让我先上来,我不知道他想干嘛。”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五分钟,段放还是没有上来,众人开始着急了。韩星休息妥当,为防意外先在自己身上绑了一根绳子,然后再一次潜入潭中。

这一次,韩星的速度明显比刚才快了很多,因为他知道他必须用同样的时间下潜到更深处。

然而,可以看到狼谷的地方,却不见了段放的踪影。难道他还在更深处?

不及思索,韩星还是得迅速回到水面上。

岸上的三个人,正焦急地等待着。看着韩星浮上水面,却依然不见段放,每个人的心里都阴沉沉的。

段放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恰在此时,瀑布之上却传来声音:

“我在这儿呢,韩星快上来!”

段放什么时候上的瀑布?

韩星的体力是极好的,很快便游到瀑布之下,段放早已扔下一根绳子。

“把那头固定住,抓着点,水流会把你带上来的,你别被冲得太快就是了。”

果然韩星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在身下推动自己,只短短十来秒,他便已经来到瀑布的顶端。

山上的场面极为壮观,这是一个巨大的湖面,粗粗估算便有数公里之广。更诡谲的是,这个湖没有岸,湖畔也无山脉,就像一面镜子一样平铺在这里。

“这是怎么回事?”韩星不解,“您是怎么上来的?”

段放指了指远处的一根绳子:

“刚才那根测水深的绳子。我在水底的时候发现这根绳子下沉的方式有问题,所以断定,这里的空间肯定也有问题。水底下我没法和你说,如果再往下扎的话,就会浮到这边的湖面上。这里是比潭底更低处,所以相对潭面来说就更低了,也就有了这个倒流瀑布。而湖面和潭面则是参照空间上的高低差,实际空间上正好相反。”

“也就是说,这又形成了一个圈?”

“结构得计算一下,但是可以确定这是一个空间错乱。我们终于找到一处空间扭曲的实证了。”

韩星望着悬崖下潭边的几个人。

“这些,他们能接受吗?毕竟他们是普通人。”

段放微微一笑:“你忘了我一直想把岳天太拉进94所吗?而且他是狼谷的后人,他身上还有秘密没对我们说。这个地方你把每一个细节都记好了,然后回去建个模。这可比克莱因瓶什么的真实多了。”

韩星释放目力,脑海中扫描着每一处细节,时而微微闭目储存记忆。眼睛忙碌着,身体也不闲着,时不时游来游去。

段放也不去打扰,朝下边的几个人挥挥手,然后开始浮在水面上享受阳光。闭上眼睛,思索着这个水域的真相。不多时,微微一笑,他已经有了答案。

 

潭边,岳天太他们三人倒不无聊,岳天太在给她俩讲山上的植物,狼谷也确实奇怪,很多不该同时出现的草木在这里却相伴为邻,在岳天太的解释下,白夜是啧啧称奇,不由得感叹:

原来人生是这个样子的啊,很多景色只有懂得的人才能明白多么美丽珍贵啊!”

陆芫有点惊诧,这白大记者没再被附身吧?不过再看一眼,倒确实还是本来的神采。

岳天太给俩姑娘介绍了一会儿,似乎发现了什么,来来回回地在潭边和山脚之间用脚丈量着,十分仔细,还顺势掏出了本子边做记录边画图。偶尔还会在地上捡起一根小木棍,插到泥土当中去。

白夜有些好奇,正想问话,却让陆芫给拦住了。

“嘘!岳教授肯定在研究事儿呢,别打扰他了。”

于是,白夜就一脸迷茫得看着岳天太在那儿踱步,陆芫则干脆不理了,抬头望向瀑布之上,看看段放他们的反应。

瀑布之上并无人影,水面这个时候却开始泛起波澜,没几分钟段放和韩星从潭水中冒出头来,他们下来了!

陆芫见状自是十分开心,刚刚她还为段放揪心了半天,现在看来这种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段放自是从不让自己吃亏的人。

“师兄、韩星,你们可算回来了,这么久有什么发现没有?”

段放抹了一把脸。

“现在我是你湿兄。时间不多了,我们赶紧下山,回头再说。老岳在干吗?”段放算是发现了岳天太的异常。

岳天太倒是耳朵尖,听了个清楚,不冷不热不紧不慢不高不低地应了一句:

“我画个图,你们先下,十分钟后我就来!”


上一篇:狼谷·白灯笼 九

下一篇:狼谷·白灯笼 十一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