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60 《狼谷》 14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白灯笼 十一

时间:2019-08-19   访问量:28

果然,段放和韩星换完衣服,岳天太便带着白夜到了门口。

“来得正好,把东西带上!”段放见岳天太进门,啥也不说直接扔过去一个背包,咣啷啷响着,应该是装满了东西。

然后又满脸堆笑地,看着白夜:“白大记者找个地方躲躲呗?我们要挪动尸体了。”

“哦对,你干脆去到林族长家找点干粮过来吧,晚上我们的时间特别紧张!”段放是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吃的人。

白夜回头看看岳天太,岳天太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白夜噘起了嘴:“去就去!不过我这两天为什么总感觉有人在跟着我?一晃一晃的。”

陆芫听这话,心下触动,中午时候她就是看到有人跟踪,然后发生的白夜穿越,难道这两天一直有人跟着白夜?

正在想要不要说,白夜已经顾自甩着手出门了。

段放示意陆芫收拾一下屋子里的东西,然后和韩星扛着灯笼人走出门去。

 

出了祠堂向南不过二百来米便是狼谷前面的广场。段放算准位置,将灯笼人放在了距离出现点旁边10米的地方。

看了看表,18:30。

这里是狼谷,天色早已全暗。广场之上并无路灯,身后是狼谷房子里透出来的一扇扇灯光,微微能照出地上的人影。

他们的身前则是那一盏燃不尽的跳跃着火苗的灯笼。

灯笼虽然亮,但是地上却没有灯笼照射出来的影子,众人也是这个时候才发现。之前要么白天,要么在室内的灯下难以察觉。

白夜从林族长家拿来了一些瓜果点心,但是却不敢靠近,远远地叫陆芫接了过去。然后攒足了一口气,对着岳天太喊:“哥,你们干你们的啊,我去姑丈公家里去了啊!”

岳天太笑笑,甩甩手。

段放手里抓起糕点,嘴巴不停,眼睛却丝毫不离灯笼人半步。

已经不需要任何猜测,大家都明白,这是在等待灯笼人的消失,同时等待新的出现。

18:50

“有变化了!”陆芫替代了白夜的预警工作。

当然,大家都看到了。原先灯笼人开始逐渐变得透明,而他的身旁则慢慢显现出一个新的影子,如气如雾如烟,渐渐地变得清晰。

一边在消失,一边在出现,两个灯笼人各自发生着变化。

陆芫早就打开了摄像机对准了他们,把这一切都记录了下来。

在一个瞬间,两个灯笼人的景象也让人眼界大开,如果在场的人都是普通人的话,估计现场早已沸腾。

18:55,新的灯笼人已经长好,而原先的那个彻底消失不见。

段放转过头来看着韩星,笑容可掬,韩星有点不知所以。

段放嘴角一撇,坐在地上倚着脑袋,大拇指按着太阳穴。

“你还记得下午你说的穿越加时间差什么的推理吗?”

韩星若有所悟。

“你现在还觉得这个灯笼人是穿越吗?超时空穿越,即便有,逻辑也没小说家们说的那么简单。今晚大家算是看得仔细了,这绝不是穿越!”

“师兄,怎么解释?”陆芫有点反应不过来。

“白夜点对点空间穿越,没有问题。我们可以理解成空间异常,但时间线是一致的。如果我们假定韩星所说的加上时间差的空间穿越成立的话,那么即便穿越成功现实时间线是不存在的。好比说我现在去唐代,在唐代的时间里是没有我的。你再看今天那俩胖子,更可以确定这不是尸体,一来在唐代没有消失,二来还可以多个存在,而不是换个地方那么简单。”

段放说得很详细,陆芫思索了一会儿,韩星倒是秒懂了,连连点头。

岳天太的心思似乎并不在此,他坐在地上一直闭着眼睛。不过倒是淡淡地冒出一句:

“这个场景早在你预料之中吧,你的真实目的可不是为了给韩星解释吧?”

段放哈哈大笑。

“知我者,太太也!其实,我只是为了对表!哈哈哈哈哈!”

韩星瞬间就明白了。狼谷地形特殊,高高的山上海拔竟然是0,正常的经纬度测量在这里根本无法适用。很多机关讲究的是真太阳时,这和标准东经120度的北京时间略有差异,确定这里戌时基准,自然可以大致确定这里的真太阳时。

“好了,废话不多说!上山干活!”段放起身,掸掸屁股上的土,朝灯笼人挥了挥手。

韩星则顺手拿起岳天太背来的包,毕竟作为一个徒弟和晚辈,他还是得手脚勤快些的,虽然段放不是俗人。

几人起身很快,不过一分钟就到了胡黄铎家门口,不等敲门,白夜已经自己出来了。其实,她刚刚一直在门缝里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看着走近,自然就出来了。

胡黄铎也跟着走出了门,风吹过衣襟,他的右臂被吹得扬起。下巴上的胡子虽然不多,却也根根见风。

“孩子们,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段放倒不讳言:“前山。我上午上去了一趟,有些东西似乎晚上看得更真切!”

胡黄铎略微一惊,但马上又恢复了平静。

“你们走不通的,没人能够走通前山!”说罢,也不等别人说话,直接把门就关上了!

韩星耸耸肩,这老爷子脾气还真大!看来岳教授的某些性格也是祖传。

 

前山上山的道路段放早已记得烂熟,带着几人,不过十分钟就上到了山上。

当一片硕大的草甸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女孩们自然是兴奋的,太美了!正当白夜冲向草甸的时候,段放一把拉了过来!

“你站这儿别动!”顺势就在地上画了一根线,“过了线,谁也救不了你!”

这画地为牢,颇似孙悟空给唐僧画的安全线。

“怎么了?”白夜一脸茫然,“这草地还有危险呢?”

段放很认真地点点头。

“师父,你给讲讲,这里是什么道道?”没有见过草甸凶险的人,自然不知道厉害,韩星也不例外。

段放并没有多解释,而是打开了包,拿出来一个强光激光笔和手电筒。

“这里的空间极为错乱。瀑布那边只是一个扭曲空间,这里可能根本数不清有多少个,而且扭曲的程度可能超过想象。韩星,你先随便走走,给大家看看。”

“我?”韩星似乎有点不乐意,不过这并没有妨碍他服从命令。

几分钟后,韩星回到了原地,白夜的下巴几乎掉到了地上,因为她看得清清楚楚,韩星走的绝对是直线,并没有被干扰走弯路。

段放上前走了几步,然后拿出了激光笔,像右手射出,抬起的左掌上,赫然有了一点红色;但是更让人惊讶的是,他们分明看到,草甸上的红线曲折回环,并非一条直线!

“怎么会这样?”最淡定的岳天太,都忍不住惊讶万分!

段放丝毫不做隐瞒:

“据我上午观察,这里像是有无数个大小不一的天体,融合、扭曲,形成极为错乱的空间、引力场。如果走直线的话,基本都会在一个空间内转圈。我上午尝试折线,但是不知道目标,也发现了印射的不规律,正如你们刚才看到的射线一样。所以我想的是,韩星来做计算,岳教授以天文、地质等知识角度分析路径。”

韩星摇摇头,眉头紧皱!

“即便是完全规律的蜂窝状组合,不知道边界都已经很难计算了,何况没有规律。就算是超级计算机,可能都无解!”

韩星极少示弱,如此为难,必然有其原因。

“地质上我倒可以看看,不过这个比较耗时,最难的应该是位置的标记,时间可能以年计。”岳天太也颇为为难。

“能不能凌空过去啊?”白夜在一旁倒是异想天开。

段放苦笑一下:“大气层、引力都不知道是哪个球球的,在空中也是一样错乱。”

段放思考了几秒钟,打了个响指。

“可能我们只能用笨办法了!你俩谁会爬树?”

陆芫和白夜相视看了一眼,异口同声:“我会!”

三个男的倒也是一样的反应,敢情这俩都是女汉子呢。

“那更好了,你俩一人上一棵树,然后固定机位,广角大全景,我们三个激光绘图。回去之后,看看能不能推导出数据来。”段放其实早就有所准备,从包里继续掏,给了岳天太、韩星一人一根强光激光笔,只不过三个人三种不同颜色的激光。

“我穿的是苍馨妹妹的裙子啊!上树不方便啊!”白夜略有意见。

段放干脆就没有搭理白夜,陆芫直接拉过了白夜,现在是工作,讲不得什么方便不方便了。

段放给岳、韩二人讲述了一下上午自己探路的方式,二人马上明白其中奥妙,便朝着不同方向,各自散开。

只见草甸之上,三色光线交织,光路更是错综复杂。三个人各自行走,每走出一步,光线变化就迥然大异。即便在一个位置站定环照一圈,光路的变化也是出人意料,高低跳跃不说,甚至还有迷之曲线。

三个人足足走了两个小时才算作罢,想想这些数据作为分析,也足够算一阵子了。

陆芫下得树来,却没看见白夜。再看树上,还是没有白夜。

白夜消失了。

“白夜!”岳天太也有些着急,这表妹这两天状况百出,谁知道又发生了什么呢?

天气也似乎故意和几人作对,刚刚还有一些月光,依稀看得清草甸。这个时候月亮却躲进了云层,四周漆黑一片。手电筒固然可用,但是光线却并不听话,任性地拐弯,很多地方根本照不到。

陆芫自从上树之后,一直紧盯着屏幕和光线,并未注意到白夜有什么异常,可她怎么又偏偏不见了。

段放早已从树上取下相机,翻看着视频。

半个小时之前,白夜独自走进了草甸,看步履却很是轻快,没有一点小心翼翼的样子,走了两分钟就索性躺到了地上,似乎是开始睡觉了。

“她又被谁控制了吧?”韩星有些无奈。

岳天太看了视频之后,一回头径自朝草甸走去,显然他已经熟记路线。段放有点感叹,这表哥还挺负责。

“不好!岳天太进去要遭!”段放刚刚感叹完几秒,突然意识到不对!

停一下!”

岳天太却早已先几步走入草甸。

韩星赶紧追在段放身后,陆芫也紧步赶来。

“韩星,你刚才出草甸时候发现什么不同了没有?”段放双手搭在韩星肩上,语气沉重。

“没什么不同啊,原路退出,没问题啊。”韩星有些不解。

“原路退出不假,我们都忽略了一点!每个天体都带着自转和公转,整个轨道空间都是在变化的。我们进去的入口和出来的口,相差了一米多。那么,按照相机中的路线进去,岳天太是决然找不到白夜的。”

段放一边说,一边指着地面,韩星回忆了一下,确实他进入的地方和他出来的地方差了那么一点。刚刚因为顺利走出,所以并没有注意到这些误差。

“岳教授!岳教授!”陆芫开始大喊,岳天太的身影似乎就在眼前,却没有任何反应。

草甸上,音波的传递似乎也绝非那么简单。

“你去追岳天太,我想想找白夜的法子。”段放索性又躺在了地上,紧紧盯着天空。

月亮依然在云朵的背后,丝毫不见。云层足够厚,那么自然星星也是看不见的。

段放翻了个身,干脆趴在了地上,盯着刚才白夜和岳天太走入的地方。

打开手电筒,照在地上。段放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草!

我研究不明白轨道,我看鞋印还不行吗?跟着脚印走那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刚刚没想到?

段放以极不雅观的姿态两脚一手趴在地上,一寸一寸地观察草被压弯的方向,一步一步地前进着。他好像开启了一只老鼠的视界,草丛中寻觅每一个线索。

约莫过来了十来分钟,段放看到了一只脚。白色运动鞋、深色碎花裙,这不是白夜又是谁?

躺在草地上的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女孩子的呼吸还真的很轻,风吹过草梢的声音都比她的呼吸来得重。

段放折了一根草,在白夜鼻子尖上挥舞。

白夜睡得倒是很沉,伸出一只手,揉了揉鼻子,侧过身去接着睡。

段放有些不耐烦了,于是索性直接把白夜拉得坐了起来!

猛地一拉,白夜也总算是醒了,看着段放有点懵。

“我怎么在这儿?”

“非礼你啊!”段放故意吓吓白夜。

“啊!不要!”白夜刚刚醒来,下意识地捂了捂自己,然后才反应过来,段放不过是吓唬她。

“赶紧起来,走!大家都等你呢!踩着我的脚印走,走错一步你可能就再也出不来了,知道吗?!”段放的表情极为严肃,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样子。

白夜也知道自己莫名其妙走进这草甸之中,实在蹊跷,自然大气都不敢出地紧紧跟着段放。

好在段放已经记熟了进来的路,倒不必爬着出去了,否则这景象就更加狼狈了。

草甸之外,岳天太和韩星早已回到起点,果不其然他们和白夜完美错过了。看到段放带着白夜回来,总算放心了。

段放看看表,已经是晚上11点了。

“下山,还有最后一项任务!”

还有活啊?你们这太不人道了!”刚刚脱险的白夜生怕又有啥危险等着她。

“白夜,放心,没你啥事。”岳天太似乎早已知道段放的安排。

 

下得山来,狼谷已经漆黑一片,大家早已熟睡。

月依然不见踪影,风还在山间吹,吹在身上颇有一丝凉意。

11点20。

段放他们先来到了胡氏祠堂。深夜无光,面对这一院子的塑像,白夜觉得后背阵阵发凉,一个个原先觉得慈祥的神像,在此时却都像极了怒目而视的金刚,仿佛在围剿着一群妖孽。

“韩星跟我走,你们仨留在这儿吧!一会儿我让韩星穿越过来,你们记得看好了墙,录好视频。特别是11点55左右。”

白夜听罢,赶紧从段放丢下的包中翻出来一支手电筒,死死地打在墙面上。陆芫觉得好笑,拿着手电筒观察周围。灯光在晃动,当光线扫过塑像的时候,侧脸的阴影让白夜差点哭出来。原来,晚上不能乱玩手动同是真的,真能活活吓死人啊,赶紧哀求陆芫不要晃动手电筒。

转眼,便已经到了11点50。白夜更是紧张得不能呼吸,陆芫被白夜的紧张带得有点分心,一边是看墙,一边看白夜。

只有岳天太还依然注意着整个祠堂的风吹草动,刚刚门口闪过的影子,便没能逃过他的眼睛。只是,他并不作声,也不想吓唬白夜。

白夜右手拿着摄像机,左手则扶着墙,墙坚硬。

55分。

一根手指从墙上慢慢地钻了出来。

白夜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突然出现的手指也吓得她一个屁墩坐在了地上。韩星的脑袋也慢慢露了出来,他是有备而来,自然要慢慢体验一下整个穿越过程。

看到韩星整个脑袋出来之后,白夜倒不害怕了。赶紧起身去摸墙,墙的这头却依然冰冷坚硬,并不能推动分毫。

韩星慢慢地走了出来,同样毫发无损。

“韩星,穿越是什么感觉?”陆芫忙不迭地问道。

对于韩星来说,刚刚从几百米外的地方穿越过来,却好像正常走过一道门一般,甚至身在墙中,也如空气一般,并无触感。

在穿越之前,他的手一直扶在墙上,而空间突然联通的一刹那,他的感觉只是身前所有的阻碍消失了,仅此而已。

段放已经快步走来,手里也扛着三脚架和相机。

“师兄,你咋不一起穿过来呢?那多省事啊?”

段放并没有搭理陆芫,放下设备,拉过岳天太,悄悄耳语了一句。

岳天太点点头。


上一篇:狼谷·白灯笼 十

下一篇:狼谷·鬼门关 一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