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60 《狼谷》 14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鬼门关 一

时间:2019-08-23   访问量:25

晴日,和风,瀑布下。

几艘小船在潭面上,一层层地荡起轻波。

段放、韩星、陆芫、白夜各自摇着船,享受着大自然的美好。

白夜非要和韩星比划船,于是两个人开始使劲摇桨,越划越快,可以看到船尾划过水面,激起常常的白色的水浪。

飞驰!飞驰在潭上!

白夜高兴地大喊,这样的速度,何其畅快?!

船甚至飞了起来,飞翔在空中!

白夜、韩星甚至陆芫的船也飞翔在了空中,盘旋着!

船底下是一只巨大的章鱼,还是那只章鱼,触腕牢牢地吸着船底,同时又开始缠绕上了船。它在甩动,把几个人甩得飞快。

紧接着,章鱼的触腕松脱了船,把船抛向了空中,在船和人分离的刹那,强大而有力的触腕再次把三人牢牢卷住。吸盘紧贴在脸上,让人呼吸都异常困难。

章鱼裹挟着几人沿着瀑布,直飞冲天。然后又直入水中,潜入深处。

白夜早已昏死过去,韩星和陆芫睁眼看到,水中满满的都是一只只巨大的章鱼。所有的章鱼似乎都看到了他们三个人,迅速围拢过来,一只只触腕游走缠绕,他们已经缠绕成了一个章鱼团子。

压力、巨大的压力,让身体无法承受,让呼吸无法进行……突然之间,所有章鱼触腕的吸盘变成了一只只眼睛,还流着血,死死盯着他们。

一声巨响,红色充满了潭底,三人终于被解放了。韩星和陆芫赶紧拉过晕过去的白夜,游向水面。

终于,看见了天空。

段放依然在不紧不慢划着船,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刚刚所遭遇的。

这个时候,风大作。

树枝被吹向一边。

吹着吹着,树枝越来越长,越长越快,快到飞一般地绕住了湖里的三个人,段放依然悠闲划船。

不过树却并不像章鱼一样死死缠住他们,而是开始把他们几个抛来抛去。一会儿杨树、一会儿槐树、一会儿樟树……

短短几分钟,他们就从后山抛到了前山,来到了那片神秘的草甸。

草也似乎有了魔力,长成了十几米的样子,接过他们就继续抛。直到来到了草甸的边缘。

坠落!

陆芫看到韩星变成了一个白衣陌生女人。

韩星看到陆芫变成了一个白衣陌生女人。

白夜此时也已经成了一个白衣陌生女人。

……

段放却依然不紧不慢地划着船,似乎发生的所有都和他无关。

不过很快段放自己跳下了船,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

下沉两分钟,果然又是熟悉的景色,来到了狼谷的上空。

段放不加犹豫,直冲狼谷。

水底已经变成了空中,段放遨游在天空中,缓缓下降,落到了狼谷最高的宗塾的屋顶上。

这时候天色却突然全黑,一轮明月挂在空中。

段放的身后出现了一个身形高大的黑衣人,身着夜行服脸上还戴了黑纱。

“我等你很久了!”段放转身说道。

来人并不答言,一摆手,头顶之上出现了三把宝剑,轻轻一推,直接冲向段放。

段放无一丝表情,视而不见,剑飞向段放之后,也随即消失。

“收了你的神通吧!障眼法对我不管用的!”段放的言语里多了几分轻蔑,“如果不是我想见你,你今天根本见不到我的。”

黑衣人见状,并不多言,摆了个手,便彻底消失不见了。

段放见只有自己一个人,也觉得无趣,便也想着下房顶,到房檐一看足有十米之高,咦了一声,赶紧倒退几步。既然下也下不去,只好躺在房顶上睡一觉,因为他知道天亮就会醒来。

 

果然,一切还是梦境。

陆芫惊醒,看了看表不过早上6点。有了前一晚的经验,自然已经不再惊诧了,看看旁边的白夜,似乎还是昏睡过去了,于是赶紧过去给弄醒。

醒来的白夜,看着陆芫,大口喘着粗气,显然情绪还在梦里。陆芫知道她害怕,也没有说什么,而是回到自己床上继续躺下,昨天睡得晚,早上还可以再休息一会儿,顺便想一些事情。

灯笼人这两天已经查看得差不多,再做研究也已经不是她的事情,而山上的秘密显然来得更为蹊跷,也许解开了山上的谜团,灯笼人的秘密也顺势解开。

昨天段放他们提到的空间错乱实在过于烧脑,陆芫想了一会儿,甚至又有点困了。

不过很快她就被摇醒了,白夜苦着脸,一脸哭相。

“芫芫,我想回家,这地方太吓人了,每天晚上这么被吓唬,不是闹着玩的。”

陆芫本来想着,上山不是你自找的吗?但又转念一想,确实这里实在太过诡异,就算少年斗鹅大师也架不住这种非常环境,毕竟还是个女孩,便安慰了起来。

白姐姐,你别急,一会儿找岳教授他们想想办法,看怎么让你不再做噩梦,不再吓到你。毕竟这里也算和你沾亲带故的,不会为难你的。”

白夜想想也是,这下山估计是没门了,没人会送她下去,那就只好让他们那些聪明的想下办法了。

门外传来一些声响,估计是男人们起床了,于是陆芫白夜也收拾了一下出门。

看见白夜出来,韩星坏笑着问:“咋样,白大姐又昏过去了吧?”

陆芫赶紧推了他一把:“你也不说你自己被吓成什么样,五十步笑百步。”

段放并没有搭理他们几个人,只是对岳天太说:“确实是有人操纵了梦境。我在想他是谁,不出意外的话,我们肯定都见过。”

“那个人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给我们托梦?”白夜不解。

陆芫有些惊诧,为什么段放进入梦境却可以不被惊吓?为什么他还能见到那个操控梦境的人?

岳天太,思索良久,终于还是说了。

“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没有和大家说。狼谷有一个功夫叫做梦里生花,我从小就学习,很是受用。这个功夫最初的时候是能够把梦境都记住,慢慢地变成主动梦境,比如我白天迅速翻阅十几本书,晚上睡觉的时候,再去细细研读,那么等于我所有的睡眠时间也都变成了有效学习工作时间。我现在的能力只能到这一层,但是似乎再往下发展是可以去串联别人的梦境并且去控制的。所以,这两天你们的梦境必然和梦里生花有关。狼谷所有人都会这门功夫,只不过层次高低而已。”

众人听了都表示惊讶,睡眠记忆该多少人梦寐以求,难怪岳天太30岁之前就遍揽优青、杰青、长江学者。白夜更是兴奋得赶紧拿出录音笔,一副准备采访的架势。

岳天太见状赶紧推开白夜,白夜却一脸哂笑,有点耍赖的意思。

段放笑笑:“白大记者也不用采访啥了,这个事情你就当传奇写就好了,山高水长地写一部小说,什么《做梦也能成教授!》,一定可以大卖啊!”

为什么会有一个白衣女人?”陆芫比较奇怪的是梦境的最后。

能看清长相吗?”段放问。

“因为是梦境,所以只知道是个女人,其他长相年龄之类,一概不知。”陆芫摊了摊手,韩星也摇了摇头。

“你觉得引导还是误导?”段放看着岳天太。

岳天太不作声,这事情不好判断。想起来昨天晚上一直忙着上山下山,之前画的图纸还没给众人看,便从兜里掏出笔记本递给了段放。韩星、陆芫也凑过来一起看。

笔记本上正是昨天岳天太在瀑布边绘制的图,只见上面做满了各种形状的记号,最明显的就是几条曲线。

岳天太在旁稍作解释:“不同形状的记号,表明的是不同的树种。线条是分界线。”

寒带、温带、亚热带、热带?”陆芫倒是很快发现了其中的奥妙,“这里的植物分布其实非常规律,都是在线条之内的!”

“不错,在那么一块极小的区域形成了各自的气候,我检查过,地下应该还有不同的水系。”岳天太的一席话,让陆芫回忆起昨天他拿着树枝检查泥土的画面,原来如此。

“这个应该和水潭能够对接上。”韩星看了看段放,顺手接过了笔记本,“我一会儿把整体模块搭建出来,大家再细看。”

这时候段放才不紧不慢说:“瀑布和水潭的基本形态我和韩星已经大概了解了,一会儿等建模出来细说吧。这事情会让你们觉得匪夷所思,但是眼见为实,不过也需要大家保密,不适宜对外公布。”

转脸段放恶狠狠地对着白夜:“尤其是你,这事决不能对外说,明白吗?”

岳天太赶紧推开段放,再看白夜,一脸无辜。刚刚段放说的话,似乎她并没有听明白。

看着白夜,段放的眼神突然有点迷离,然后却又习惯性地摸了摸下巴上的红胡子!随机拉起了岳天太。

“老岳,你跟我走。韩星赶紧去建模,陆芫你看着白夜,别招惹到啥就行。”

众人有点发懵,段放突然之间是发现什么了吗?

 

很快,段放拉着岳天太跑上了前山的草甸边。

段放看着岳天太也有点不解,便笑了。

“你觉得,白衣女人的梦境,是引导还是误导?”

怎么又问这话?岳天太也不是很明白段放的意思。

“我在想,昨晚白夜被引入这个草甸之中的意义,是引导还是误导?那个人为什么要把白夜引向那里?”

岳天太明白了,白夜这里有可能是一条线索,只是昨晚漆黑一片无法观察。

一夜的露水滋润,草甸上的草早已恢复活力,昨天的脚印也已经很难发现,不过段放总算还是找到了入口,依然是难看的半跪姿式,好在他细微观察能力出色,总算找对了路径。

不过刚刚走过二十几米,岳天太就让段放起来,并自信地在前带路。段放也不问,岳天太的笃定就必然有他的道理,谁让他是博物学家呢。

果然,没几分钟就到了昨晚白夜睡下的地方。

段放仔细观察,却并未发现与周遭有什么不同之处,正在挠头之际。岳天太却问道:“其实还可以走,咱们走吗?”

段放抬头,等着岳天太继续说。

“刚刚我发现,前二十米每一步都有一棵千金草,所以我推断路线就是踩着千金草走。你看,再往前还可以走不少。”

段放不由得给了岳天太一个大拇指,这方面岳天太是专家。以他的认知能力也就分辨一些最最常见的杂草而已,其他的识别力就很差了,除非区别明显的,否则很难发现异样。

岳天太再环视四周,不由得感叹,这整个草甸几乎就是一个植物大百科,虽然看似平整,但草种极为复杂。

“我有个想法。”段放的思路一下子被打开了,“会不会每个空间实际上都是比较整齐的草种,那么每一相同的草种都在一个实际空间中?这样我们至少可以在同一空间中畅行。”

岳天太很难得地露出了四颗牙齿,两人想到一块了。

也许,千金草的尽头就是出口。

二人再次略有兴奋,赶紧沿着千金草继续前进。

五分钟之后,他们很快发现又回到了刚刚那块草地上。

问题出在哪儿呢?为什么又出现在这儿?

毫无疑问,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线索并不是这样使用的。

“任意方向一直走都可以回到原点,同一种草属于同一空间应该没有问题,但是同一空间可能还有一个有草和无草的区别,不然所有空间挤压在一起,地方根本不够。草应该是一种特殊存在,不应该是我们所想的那么简单。”段放很快做出基本推理。

“所有草的汇总路线在此处!”段放和岳天太几乎异口同声!

为了验证这个猜测,两人分别挑了一些草进行实验,果然沿着所有草的路线都通往这里集合。

但是汇总点并不是他们的目的,他们想走出这片草甸,去到对面的山头和那仙气袅袅的林子。

路,在哪里?对面是什么?

段放和岳天太几乎同时发现:

草甸上有个人!一个白衣女人!


上一篇:狼谷·白灯笼 十一

下一篇:狼谷·鬼门关 二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