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60 《狼谷》 14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鬼门关 二

时间:2019-10-27   访问量:19

果然有白衣女人!

在距离他们十几米的地方,草地上趴着一个白衣女人,光着脚披头散发。从露出的手臂来看,这是一个年轻的女人。

白衣女人手指微颤,显然不像那个灯笼人一样是个死物。

但,怎么过去?路在哪里?

岳天太仔细观察周围环境,并没有一种草可以引导路径。

太阳已经升得很高,明显地可以感觉到燥热,如果这个女子身体有什么状况,时间一长会不会出现问题?

段放和岳天太正在束手无策,却看到一人走入草甸,行踪却漂移不定,一会儿在东,一会儿在西。

段放想起了昨晚那自由不羁的光线,显然这个人的行走路线和光线一样。昨天晚间,因为天黑,他们彼此并未发现各自行走路线的诡谲。白天,草甸上的行走路线就显得让人惊诧了。

段放示意岳天太,他们先退出草甸,因为发现来人正是昨天陪他上山的胡重峰。

 

不多时,胡重峰搀着白衣女子也走出了草甸。

白夜?!”

岳天太被吓了一跳,不过再一看却并非白夜,只是五官模样极为相似,看年龄约莫30岁左右,浑身似乎并无气力,瘫软地靠在胡重峰的身上。

岳天太、段放赶紧上前帮忙,从胡重峰手上接过了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气息虚弱,根本无法行走,搀扶倒变成了架着,段放索性就要背起来。白衣女子略微抬了一下眼皮,却指了指岳天太,示意岳天太来背。

段放觉得有点好笑,也不推辞帮着把女子放到岳天太背上。

段放有点好奇胡重峰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便问道:“胡兄来得好巧啊,怎么这个时候刚好出现在这里了呢?该不会是专门来找这个女人的吧?”

胡重峰在旁边护着白衣女子,听段放如此说,略有生气:“昨天你就一个人瞎闯这前山,今天看你一大早又上来,我自然过来看看,要不然真把你困住了,那可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说完这些之后,胡重峰顿了顿,又仔细看了看这个女人的脸。

“说不出来我在哪儿见过她似的,但肯定不是因为你们那个小姑娘。”

“你并不认识她?”段放问道。

“从没见过。”

昨夜,有人托梦给众人,明确了白衣女人的线索,今天果然出现。但是她是谁呢?狼谷这个地方本就人迹罕至,她又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呢?

段放和岳天太对视了一眼,他们似乎都在想这个问题。昨夜的梦境,似乎并不适合告诉眼前的这位岳家表舅。

 

很快,几人来到了祠堂西侧院。

几人看到果真有一个白衣女子,惊讶万分。而且这个女人正是昨晚他们梦境中的那个人,形态、衣服完全无二,只是到了今天才看清了脸。

白夜看着自己和她长得颇为相似,更是觉得不可思议,上上下下各处打量,甚至还不时摸一摸。

陆芫则根本不需要招呼,马上示意让白衣女子躺下,便开始做一系列身体检查。

白夜看着陆芫忙碌,刚想拿出相机拍照,却让段放给挡了下来,不妥。随后还和韩星一起拉上了帘子,让众人稍稍退后,好让陆芫做进一步检查。

白夜的背后有什么秘密呢?段放开始回想这两天的一些异样。林云巳第一次见到白夜的时候表情不对,胡黄铎则是直接认出了白家人的身份,而这几天似乎还有人在暗暗观察着白夜,更有那时不时的控制。眼前的这个女人,又和白夜有什么关系呢?

“没什么大碍,就是身体太虚弱了。血压偏低、体温偏低,好好休息几天应该就好了。”陆芫检查完毕,拉开了帘子,“去给她弄点吃的吧。”

这个时候林苍珩、胡斓皓、林旭然三人进得门来。

“刚跟林族长商量了一下。把人抬到我家吧,我家人多,也可以有个照顾。”说话的是林旭然,显然他们是听了消息赶过来的。

胡重峰点点头,表示应允。段放他们对于此事倒不好说什么,毕竟是在狼谷出现了一个神秘女子,他们只是来调查灯笼人的。于是几个人很默契地往后退了两步,给他们腾出地方。

正在他们行将动手的时候,门口却传来脚步声。

“慢着!慢着!”来人正是胡黄铎,他今天的步子有点晃,颤颤巍巍地走来,口中还低声咕囔,“生地死,死地生。生死之地,死生连。生地死,死地生。生死之地,死生连。”

“这句话啥意思啊?老念着。”白夜拉了拉岳天太的衣襟。岳天太只摇摇头。

胡黄铎在看见白衣女子的一刹那,愣住了。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继而泪花涌出,像疯了一样冲了过去,细细地看着女子的脸,眼泪已经倾泻。一下子扑了上去,独臂搂住了女子。

“你可回来了!里香!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林苍珩等不明所以,正要去拉开他,却见胡黄铎一回头,眼神里充满了凶横,吓得林苍珩赶紧闪开。

胡黄铎继续抱着白衣女子痛哭。

“李湘?谁是李湘啊?”白夜一脸好奇。

胡重峰轻轻走到几人旁边,压低声音说:“我好像听我父亲提起过,我伯母早年失踪,就叫白里香。”

“哥,他是你外婆?!看起来没比我大几岁啊!我得叫她姑婆?”白夜有点茫然,又特别想笑。不过她还是忍不住一直盯着这个年轻的姑婆看。确实和自己非常像,眉眼间又有点像爷爷挂在家里年轻时候的照片,果然家族的基因还是很强大的。

胡黄铎依然抱着白里香痛苦,然而白里香还是静静躺着,没有一句话,但她应该是听见了,只是脸上依然无动于衷。

陆芫走了过来,蹲在了胡黄铎旁边:“老爷子,您也别激动了。她身体太虚了,现在还不能说话,需要休息,你就让她好好休息吧!”

胡黄铎也意识到了什么,于是站起身来高声道:

“抬到我家!”

不过他马上又觉察到了什么,又压低声音说了一遍:“抬到我家!”

段放却摆摆手,先拦住了众人。

“老爷子,这个不能认错的啊。您怎么确定她就是你的白里香?长得像的人很多,不能说你认为她是白里香她就是了啊。”完了还指指白夜。确实从五官而言,白夜和她的姑奶奶长得极为相似。

“她腰间有一朵梅花胎记。”胡黄铎不假思索。

陆芫刚刚给白里香检查过身体,此时便肯定地点点头。看到陆芫确认,岳天太此时有点控制不住情绪,伏下身来看着她的外婆,从未谋面,比他母亲还年轻的外婆。确实,他看到了年轻时候母亲的影子。

 

胡黄铎指挥着狼谷的年轻人,抬着白里香走了。

房内又只剩下段放他们五个人,灯笼人倒是还在墙角打着灯笼,一动不动。陆芫给他披了一件外套,白夜倒也不怕了。

韩星看着这一切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咱们这是每天都有惊喜啊。明天又会来些什么呢?”

段放没有理会:“昨天的资料整理怎么样了?”

“已经搞定了。”韩星边说边走向电脑,“正如师父所料,那个潭是一颗大水星。”

韩星的电脑上已经把狼谷的后山做了一个3D模型,还有内部结构剖面。只见那个水潭和瀑布是一个四分之三的球体,一个直径只有百来米完全由水质构成空间球体嵌入了狼谷的后山之中。众人看到的潭其实只是一个水星显露在山体的一个横断切面,瀑布顶上的水面倒恰恰是这颗水球的表面,潭底同样是这颗水球的表面,他们互相连通,不必潜水就可以从瀑布游到潭底。段放在水底看到狼谷的地方,再往下几米其实倒是出水面了。从潭底的水面扎入水底,倒可以从看似正常的潭面出水了。

那么越往下水压越低,这已经很好解释了,相对于这个水球来说,潭面才是真正的深处。

白夜也若有所思,基本的物理常识她还是明白的。

“但是,为什么瀑布会上流呢?对于这个水星来说,这也不是上下关系啊。”

韩星笑了笑:“其实很好理解,在这颗水星和地球的空间扭曲当中,这个地方没有重力,所以水压决定了瀑布上流。但这个重力真空地带也仅限于瀑布。昨天在我往上爬的过程中我就发现了那里的重力场很乱。”

“另外四分之一颗水星在潭边,形成了各种地下水,而且冷暖流分明。”岳天太接过话去,联想到昨天他手绘的图纸,他已经明白这中间的奥妙。

韩星把画面往边上一拉,岳天太昨日的手绘也已经糅合在了一起,只是底层条件无法得知,也就没法详尽了。

“前山草甸那个有什么结果吗?”段放早上刚刚领教过草甸空间的威力,瀑布他可以很快明白怎么回事,但是草甸上的空间实在太乱,他光靠心算根本算不过来。

韩星很无奈地摊了摊手。

“这个真的无能为力了。昨晚我们的视频导入了,草甸上的空间体数量可能超乎想象,根本没法算。刚刚强行计算,电脑都报警了。”

胡重峰能够来去自如,那么草甸一定有它自己的规律,段放暗想。

“老段,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岳天太似乎想到了什么。

“哦?”

这狼谷,我没有看到祖坟。一般一个村落,尤其是传统村落,相距不远都会有一个祖坟所在,但是我们在狼谷几天了,却没有发现一个坟碑。你觉得这是不是问题?”

这果然是个问题,狼谷有宗塾、有祠堂,这些其实可以没有,但偏偏却没有祖坟,这个似乎是不可想象的。

“会不会就在草甸的对面?”韩星问道,“草甸就是祖坟前的大阵,这个祖坟一定有什么天大的秘密!”

韩星一说,白夜立马兴奋起来,似乎全忘了她之前的倒霉事。

“我觉得,我们得好好拜会一下你外公了。这两天又是你,又是你外婆,接二连三出现,也许他能告诉我们一些秘密。应该比林族长那边容易一些。”段放盘算着。

“确实我也该跟过去看看老太太身体状况。”陆芫也有点不放心白里香的身体状态,虽然并无大碍。

“芫芫,我咋没觉得这是老太太啊。”白夜明知那是她姑婆,却总没法把身份和人物匹配在一起,总觉得太过于别扭。

 

胡黄铎性子不好,脾气古怪,寻常家里是不会有什么人的,他也不让别人去他家,但是今天却进来了不少人。有看探视的,有道喜的,有看热闹的。白里香失踪已经50年,当年见过她的人也都已经是老人,能记得清样貌的更是少之又少。不过,看着这个不过三十岁样子的白里香,很多人还是不敢相信。

陆芫突然拉住段放,指着一个人附耳压声:“那个人,好像就是跟踪白夜的人!”


上一篇:狼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