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当前位置:首页>四时书斋>《狼谷》
全部 60 《狼谷》 14 《涅槃》 45 《杀手阿星》 1 小品 0

狼谷·鬼门关 三

时间:2019-10-27   访问量:18

 

胡黄铎把白里香安置在了东屋的床上,这是一张老式的拔步床,在其他地方这种床已经极少见,但是在狼谷却几乎是每户人家的标配。

一把椅子,胡黄铎就坐在了东屋的门口,谁也别想进,他不想别人打扰到白里香。

客厅里的人来了走,走了来,黑衣老妪确实是个很奇怪的人,她是一直没走的那个。时不时还站到胡黄铎的身旁,往屋内瞥一瞥,似乎非常关心屋内的一举一动。

“这个人肯定有问题!”韩星也压低声音说。肢体语言、细微表情往往会流出很多信息,韩星可以说是这方面的专家。

段放嘴角一歪,哼笑了一声。然后拉过几人,示意不要关注。陆芫等会意,他们也早已习惯了段放的习惯,显然他在盘算一些什么。

这边黑衣老妪看着岳天太他们几人进来,似乎也颇觉意外,短暂低头想了一下,很快就借故离开了。

白夜看着老妪的背影,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几天恍惚间后面跟着的人,就是这个人。

岳天太见屋内已经只剩下他们几个,直接走向了胡黄铎。虽然是外公,但毕竟三十余年没见,即便已经相处了两天,他依然不能让自己融入情感身份,即便开口叫外公也尚觉别扭。他半蹲在身旁,说道:

“让陆芫进去照顾一下……外婆吧。毕竟她学医。”

“我就是郎中!最好的郎中!”胡黄铎眼下似乎很是生气,家里无端来了那么多人,扰了他的清静。更要紧的是,这时候正是他最需要清静的时候,自然就不会对他们有太好的态度。

陆芫和岳天太对视了一眼,眼神传递着信息。有对胡黄铎态度的无奈,也有对他医术的怀疑。

胡黄铎似乎看出了陆芫的心思,板着的脸反倒松弛了下来。他环顾四周,看了看几个人,然后把目光定在了韩星身上。

“你过来。”

韩星不知道胡黄铎要做什么,略带迟疑地走近身前。

胡黄铎也不多说,站起了身,贴近韩星。左手抓过了韩星的胳膊,仿佛怕他跑掉。

“啊!”韩星几乎就是一个惊呼。

韩星分明感受到,胡黄铎的另一只手直接从胸腔穿入,进了他的身体。从心脏到肾脏、到肠胃,这只手在韩星的身体里游荡,还不时轻轻地拍打着他每个脏器。

胡黄铎的眼神里含着笑,挑衅似的看着韩星,然后瞟了段放一眼。

韩星虽然偶有卖弄,但根本上是个很镇定的人,他的那声惊叫倒确实让在场的人一惊,瞬间就都围了过来。

韩星本想挣脱胡黄铎,却发现胡黄铎左手的力量奇大,死死抓住他的胳膊,让他根本无法脱身。

看着众人都凑到跟前,胡黄铎的脸上飘过得意之色。

被胡黄铎死死抓住的韩星的右手上,皮肤之下开始游动起来,慢慢地皮肤被撑了起来,众人看得清楚,分明是一只手掌在韩星的胳膊里。

胡黄铎大笑着放开了韩星。

“我这只手,能知百病!”

再看胡黄铎的右臂,依旧是空空荡荡。岳天太一把抓去,只是一只袖子。

“孩子,别说是你,我自己都抓不住。”胡黄铎叹了一口气,“它只能在里面,不能在外面。”

“你天生就是这样?”韩星稍稍缓过来一些。

“当然不是。”胡黄铎深情地回身看向里屋,然后对着岳天太说,“那是在你外婆失踪的那年,也是你母亲离开我的那年,一次意外变成了这样。”

“好了,不想再多说了。除了天太,你们都出去吧!”胡黄铎对于其他人下了逐客令。

“老爷子,别着急赶我们走。”段放又露出他招牌式的笑容,同时摸了摸下巴上的红胡子,“我打赌今晚你这里有事发生!”

段放同时给韩星一个眼色,韩星很明白地过去把大门给关上了。屋内的光线顿时暗下很多,只是透着窗户照进来几缕阳光打在地上。这时候再看胡黄铎空空如也的右臂,多了几分阴森。

胡黄铎,瞥了一眼段放,想起来好像这几个人似乎正是这个人带的队,颜色稍微缓和了一些,

这里是我家,除了你们,每个人都是我的家人。你凭什么那么说?”

“刚才那个黑衣老太太是谁?”段放很正经地问道。

“那是我弟媳妇,重峰他妈。”然后低头看了岳天太一眼,补充道,“你的小外婆。”

段放在说话的时候,很仔细地观察着胡黄铎的表情变化。在问到黑衣老妪的时候,胡黄铎的神情明显是有所变化的,似乎他也早已知道这其中有什么问题。这老头偶尔疯疯癫癫,实际却是鬼精明。

我也不多说,今晚你听我的安排行吗?如果没有事,那么我再不进你这个门!”段放的笃定,倒是让胡黄铎有些诧异,这个孩子的口气不是一般的大。

胡黄铎确实不是一般老人,他也不再多说,只回了一个字:

“行!”

白夜这时候突然想起了刚刚提起的祖坟的事情,便开始插话:

“姑丈公,我有一个问题……”

“无可奉告!”没等白夜把话说完,胡黄铎直接拒绝,然后一个转身,进了里屋,关上了门。他们分明看到,转身那刹那,空荡荡的袖子扬起落在身后,关门的时候甚至还被夹在了门缝里,然后里面一用力才把袖子抽了回去。

 

夜。月亮只是一个牙,挂在空中。四处的风声,伴随着呜呜的狼嚎声,飘荡在狼谷。

胡黄铎的家中传来一声声呼噜,白里香无声无息地睡在大床上,而床脚则是坐在地上已经熟睡的胡黄铎。

狼谷是真正的夜不闭户,如果不是因为博学,他们应该不会知道门闩、门锁是什么东西。

一条黑影,轻轻地溜进了房内,蹑手蹑脚地摸向床头。屋外是并无灯光,屋内漆黑一片,虽不能说伸手不见五指却也相差无几,显然这个人对这里也极为熟悉。

黑衣人左手拿着一个口袋,右手似乎在口袋里抓着什么东西。正当她一脚走上拔步床的时候,突然感觉脚下一紧,随后噗通一声摔倒在地,整个身体就被倒挂了起来。

这时候灯光大亮。黑衣人正是白天那个黑衣老妪。她的手里这个时候还抓着一条蛇,这是一条剧毒的银环蛇。

“叶无瑕!你要干什么?你想害死你嫂子?!”胡黄铎气得直跺脚,他脸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颤动,每一个毛孔都想发泄他的愤怒。

叶无瑕,默然笑了笑,撒开了手,手中的蛇也滑落到了地上。

韩星反应极快,趁蛇刚刚落地,一脚踩住了蛇头,然后抓了起来。看着韩星这利落的动作,陆芫不禁冲着韩星比了个心,表扬了一下。

“放我下来。”叶无瑕的声音似乎没有一点情绪,这几个字极为冷淡。

等叶无瑕站定之后,她这才发现,躺在床上的并不是白里香,而是白夜。白夜正在一双扑闪扑闪的眼睛,面带微笑地看着她。

“你说吧!里香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了?你为什么到这个时候还想害她?!”

“还?”叶无瑕略有震惊,“原来你知道?”

胡黄铎叹了一口气:“我只是不敢相信,也不想伤害我的兄弟,那时候你刚刚怀了重峰。”

“好吧,既然已经落到这般田地,我就干脆全跟你们说了吧!”叶无瑕也已经是70多岁的老人了,显然很多秘密她已经背负了一辈子,“我根本就不叫叶无瑕,我叫白夜,白里香是我孪生姐姐。”

她也叫白夜?她竟然也是我的姑婆?这边的小白夜一时之间震惊得有点晕,她这个名字是爷爷给她起的,爷爷为什么要把自己亲妹妹的名字给她?虽然她小时候听爷爷提起过,有两个妹妹,有一个在很小的时候就失踪了,再也没见过。

老白夜缓缓地讲起了故事:

 

太和镇白家是远近闻名的书香门第,明代以来出过好几个进士,也有官至二品大员。民国之后,白家人恪守祖训不再从政,行医、教书成为白家人的营生,虽不富贵却也足以自给自足。

白家的长房有一儿两女,要说这两个女儿也是少见得很,一般双胞胎都长得一个模样,偏偏白家的双胞胎女儿,虽有相似,却完全是两般模样。这两个女儿便是白里香和白夜。

性格真的是很神奇的东西,有时候一样的父母,一样的教养,却天生两个脾气,白家的这对小姐妹很好地说明了问题。姐姐白里香生性温柔乖巧懂事,而妹妹白夜却顽皮倔强处处与大人较劲。于是乎,白夜从小就是家里的批评对象。每天,白家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不是在训斥她,就是马上就要数落她。白夜觉得,所有人都在嫌弃她,她更倔强了。

有一天,镇上的小男孩学着爸爸训斥白夜的样子故意气她。白夜从来不是受气的人,对着家长她没法反抗,但是同龄的小男孩她怎么会轻易放过,很快打在了一起。这一架打得是鸡飞狗跳,白夜将满腔怨恨发泄到小男孩身上,这孩子哪见过这阵势,很快便输了气势被揍得鼻青脸肿,哭着去找爹妈去了。

白夜还在生气,不过总算发泄了一下,气也消了一些。不过她很清楚,自己打这一架,晚上少不得又被训斥一顿,甚至还得挨打。

果不其然,白夜刚刚走进大门,奶奶看到她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干净的,很是生气,于是顺势抄起扫帚就追着她打。当然,老人教训孩子倒不会真为了打她,毕竟是疼爱孩子,教训了几下之后,又让她脱下脏衣服,带到井边给洗脸洗衣服。

老人家一边洗衣服,一边让白夜在旁边罚站听她训话,几乎把她从小的错事数了个遍,然后还让她好好学学姐姐的样子。老白家几百年来没有出过白夜这样的不孝子孙,就没见过她这样不循规蹈矩的。

奶奶的训斥可能只是想让她听话,但是白夜却越听越生气,她觉得她就是这个家里多余的人,哥哥是长子担负着家里所有的期待;姐姐是家里真正的心肝宝贝,而她只是被用来教训的。看着奶奶依旧在那里不停地唠叨,于是刚才和小男孩打架的狠劲儿又上来了,一咬牙,将井口洗衣服的奶奶推入了井中。

毫无防备的奶奶在猝不及防的震惊中掉入了井里。奶奶是小脚,也不会游泳。水面和井口有着一米多的距离,这是一口用了几百年的水井,井壁长满了细细青苔,无比光滑,她抓不住任何东西。她想呼喊,刚张嘴却被一口水呛到。呼喊变成了呻吟。白夜看着奶奶在水中扑腾,她就一直冷冷地看着,直到奶奶再也无法挣扎,只能看到漂浮在上面的头发,她才转身离开。临了,她还特意在井边踩了一块小肥皂。

白里香却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白夜的面前,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刚刚,白里香听到了井里传来的奇怪的声音,跑出屋来看到的是白夜在井口那副冰冷瘆人的模样。白里香不敢靠近井口,她害怕那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白夜淡淡地说了一句,奶奶淹死了。

白里香惊恐地看着白夜,好一会儿才说了一句:“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看到的也不会告诉任何人。”

白里香一直很心疼妹妹,每一次白夜被训斥她都替她求情,甚至有时候白夜犯的错,她也会揽在自己身上,这样妹妹可以被少骂几句。也许父母真的有些偏心,白里香的错他们从不责备,反倒让白夜好好学学承认错误。以至于白夜看到白里香,也并没有太多好感,反倒很是不平。

很快,奶奶被发现死在了井里,白家上下乱得一团糟。白夜不相信白里香,认为她迟早会把看到的告诉家里人,那么等待她白夜的会是什么样的惩罚?白夜不敢想象。当天晚上,她趁着家里混乱,偷偷溜出去爬上了一辆运送物资的大卡车,来到了另一个地方。绝口不提白家人的身份,谎称家人在战争中都已经死去了,自己是孤儿。于是,她成了叶无瑕。

命运就是如此神奇,十几年之后,叶无瑕遇到了下山的胡黄泽,狼谷男人的魅力迅速吸引了她,而世外桃源的狼谷也正是她期盼已久的最好的安身之所。一个逃离家庭的人,当然希望永远不被人发现。然后上山之后的第一天,她就发现,姐姐白里香竟然早已嫁到了狼谷,而且是她的亲大嫂。

幸好她们是异卵双胞胎,又有十几年没见,白夜假装自己完全是另一个人。白里香虽然心存怀疑,却也并不能肯定。但白夜知道,自己身上有一块胎记,终究有一天,白里香会认出自己。那么自己这个害死奶奶的凶手,白家的人是不是会再次找上自己?

白夜在狼谷担惊受怕地度过了几个月,大嫂白里香对她的照顾也是无微不至,但是她可以感觉到白里香的眼神中有另一种感情,毕竟她们是一母同胞血脉相连。

 

老白夜讲到这里突然顿了一下,转头问胡黄铎:“1968年的那件事情,能跟这几个孩子说吗?”

胡黄铎点了点头。


上一篇:狼谷·鬼门关 二

下一篇:没有了!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